《特傳》火焰【六X漾】

 自從陰影事件結束後,水火妖魔像是再看一件未知發展的有趣戲碼一樣,將那份從陰影封印深處解救下來的『六羅靈魂』光體交給我後,抱著愉悅的心情大方的將魔使者送給了我們,好奇的想看我們會怎麼處理。
  
  雖然心裡明白,六羅的死因時間過於長久,要復活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我還是將光體交給了九瀾大哥,希望他能找到好方法,能讓他的弟弟以某種形式恢復成正常的『六羅』。
  
  很難得的再九瀾大哥眼裡看到一絲溫柔,雖然他甚麼都沒有說,但看得出來他很高興的接過光體,頭也不回的離開體力明明都還沒完全恢復,他大概很興奮……有個有趣的研究實驗物件。
  
  
  從九瀾大哥拿走靈魂光體後,我們將學長送入炎之谷與冰牙族的任務旅途持續進行,照理說我和五色雞頭應該要在送到炎之谷後,先行回到學園,但不知道我天生帶衰的能力突然爆發,還是五色雞頭愛惹麻煩的性格,讓我們無法回到平穩清幽的學園。
  
  雖然學校也不是完全那麼平靜,但在外流浪那麼還真的有點懷念只有點點插曲的學校。
  
  
  最後仍是跟著學長們到處跑,不管是到炎之谷還是冰牙族他們都忿恨得不想再讓學長離開,要不是學長拖著尚未恢復得身體強硬的要離開,也不接受治療了,他們也不可能軟化。
  
  
  不過那是學長與學員三董事之間的事情,至於我,我覺得我能活著回到學校,真是三生有幸,妖師祖先們保佑,雖然也是我的祖先害慘了無辜的我。
  
  
  炎之谷的態度不太友善也就算了,我深感覺得踏入冰牙族的領地後,眾人看我的眼神就像是要把我丟入滿清十大酷刑中鞭策都不夠他們消恨,只能說自己祖先造的孽,後代子孫就該承擔,就算對方是溫和的精靈,都不能打馬虎眼。
  
  或許就是因為惹到得是壽命漫長的精靈,事情才難以解決,因為他們會永遠記得妖師與鬼族對他們做了甚麼。
  
  
  詛咒,害死了冰牙族能幹的三皇子,學長的父親,也讓學長無法繼承王室,不管是在冰牙族還是炎之谷。
  
  
  況且我的身邊又有一隻人見人怕的陰影化作烏鴉的形體站在我肩膀上,當然令所有人畏懼,除了陰影與學長的面子上,他們再經過漫長的時間中,仍記得他們對妖師族人做了什麼事情,才會被當時的妖師首領‧凡斯,打壓、詛咒著。
  
  所以就算我走在他們領地裡,也不會被找麻煩,表面上將我們當作客人,雖然他們沒說甚麼,但光是他的們目光就能將我殺的片甲不留了。
  
  
  這種被注目的感覺,實在很不舒服。
  
  
  「呆子,早就叫你離開回學校去,你就是不聽。」
  
  學長躺在床上,雖然還很虛弱但氣色跟一開始比起來好太多了,因為就算他對我再生氣也可以在現實中痛打我一頓也不會氣喘吁吁了。
  
  學長剛吸收完冰牙族的能力,現在得休息一陣子讓體內那兩股逆向的能力能夠融合平穩,所以情緒管理是很重要的。
  
  只是他明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還是很不好,卻還是很愛生氣,明明不能講話,卻還是想要罵我幾句,用他那雙紅色銳利的眼睛瞪我幾眼,示意我在繼續腦殘下去,他就要把我種了那般兇狠。
  
  「漾漾先出去好了。」相處了幾個月,阿斯利安也知道我和學長相處的德性對他自己的身體有多麼糟糕,扶著額頭把我『請』了出去。
  
  我無奈的垮著肩膀出去好讓學長安心療養,漫遊目的的走在這唯美清幽的冰之領地裡,將無視領域開到最強,不在乎路人的目光。
  
  烏鷲一直停在我的肩膀上,跟我一樣好奇的看著這個有如聖地一般的美麗國家,而我身後一直跟著沒多大存在感的魔使者,雖然我叫他先回學校去,但他好像突然有了反抗期一般,不願離開我的身邊,他這樣的反應真不知是好事壞。
  
  看著魔使者那冷漠的臉孔,下意識的伸手觸碰著他的面容。
  
  
  我知道,六羅笑起來,很溫柔。
  
  
  「漾~」五色雞頭特定式叫法,拉下臉想離開,卻總是被那傢伙抓住:「漾,你這負心漢不要總是看到人家就走嘛~」
  
  
  誰跟你負心漢了?你這樣讓人誤會誤很大啊!還有你這語調是怎樣?你從看了武打片後轉為看愛情八股劇嗎?
  
  
  「幹嘛?」無奈的看著五色雞頭,心想著他最好有重要的事情,不然、不然他就…….也不能怎樣……
  
  烏鷲在我耳邊低語:要殺了他嗎?
  
  哦~不要總想著要殺人好嗎?怎麼我身邊個個都是暴力份子?
  
  
  「跟我回家。」五色雞頭意正嚴詞的對我說,這讓我愣了三秒鐘。
  
  「我又不是你的人,為什麼要跟你回家啊!」甩掉五色雞頭的手,大聲捍衛我清白。
  
  
  如果讓我的母親大人知道,她家唯一的獨子突然被人帶回家去見公婆,那他還有命再嗎?
  
  
  「你再說什麼啊?是老三突然叫我帶老四回去,但老四又只跟在你身邊,所以你一定得跟我一起回家啊!」五色雞皺著眉頭解釋著,這到讓我從驚嚇轉為想挖個洞將自己埋了的衝動。
  
  
  哦~我怎麼會講出這麼令人害譟的話~~~
  
  
  「回羅耶伊亞家?」紅著臉低頭問,得到五色雞頭大大的肯定後,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小聲的嗯了一聲,然後跟著他走。
  
  只是他很欠扁的用那種不懷好意的目光看著我,讓我想在他那閃耀的七彩彩紅頭上大大的揍上一拳,當然我不可能這麼做,我還想活命。
  
  「原來漾這麼想當我的人嗎?」五色雞頭摸著下巴賊笑得看著我那張已經燒紅到不行的臉,頭已經低到不能再低的窘境。
  
  
  超想宰了他啊~哭。
  
  
  
  
  風塵僕僕的跟學長們道別,馬不停蹄的跑路、傳送陣的使用一路趕到羅耶西亞家,原以為我會看見一座像義大利黑手黨般的壯觀西式建築古堡,但佇立在眼前的是一座高大有威嚴的中國、日式建築,如果要用一句話形容的話,大概就是日本的大阪城以及中國的靈骨塔結合在一起的感覺。
  
  
  只能說殺手家族的住處真的令人為之驚嘆,還有對於五色雞頭奇怪的價值觀……是有遺傳的。
  
  
  剛走進大門的瞬間,兩把大高橫在我和五色雞頭之間,刀鋒上閃耀著銳利的鋒芒就離與我面前0.5公分的距離,沒被嚇到是騙人的,但就是因為過於驚嚇導致大腦停擺,完全無法反應過來,只能僵直著身子死瞪著這兩把差點要了我小命的刀。
  
  「西瑞少爺,歡迎您回來。這兩位是……」迎面而來的是一位具有威嚇性的老人,長白的鬍子垂至到地面上,沒有一般老年人的滄桑,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正注視著我和我身後的魔使者。
  
  不過此時我腦中想到的卻是金庸武俠小說裡那段淒美的愛情故事中絕花谷裡的樊老翁,如果被學長知道在這種時刻我還在亂想這些有的沒的,一定會先被他宰了。
  
  
  「你這老頭,感對本大爺的僕人這麼無理,要知道打狗也要看主人吧!」五色雞頭的聲音瞬間冷了八度,那雙兇狠的金色獸眼散發出不祥光芒,緩緩轉過頭去狠瞪著面前的老人,手上也已經變化成獸爪,打算跟自家人幹上一架趨勢。
  
  
  只是……..
  
  
  你這隻該死的雞,誰是你家的狗了?還有說過多少次我才不是你的僕人!我在內心拼命叫囂著,五色雞頭也是無動於衷的沉浸在他打算引起腥風血雨的衝動下。
  
  
  「如果這個人真是西瑞少爺的僕人,當然會禮儀招待歡迎少爺歸來。」老人無所畏懼的淡淡訴說著,目光繞過了五色雞頭直直看著我,這到讓我冷汗直流,面對他那股毫不掩飾的殺氣和威嚴,我的脖子一陣涼意。
  
  「只是這兩個人一個是邪惡妖師族的後裔,另個是帶來災厄的魔使者。將危險帶進羅耶伊亞家本部,就算是少爺老夫也有權力阻攔您。」
  
  「喂,老頭你既然知道我要回來,那應該也有聽老三說過我要帶什麼人回來吧?」五色雞頭瞇起危險的眼睛,獸爪喀喀作響,張狂的笑著:「你是為了我家那口子,才膽敢來阻攔老子的吧!」
  
  
  五色雞頭的囂張,似乎在自家有越發助長的趨勢。
  
  
  「老爺對於您搭上妖師的後裔做為僕人,就已經很生氣了,何況少爺您還認妖師後裔當您的搭擋,這對老爺的身體造成很大的負擔,還有對於少爺您的處境令人堪憂。」
  
  
  意思就是說,他父親已經氣炸了,想將自家兒子打入十八層地獄。
  
  
  「哼,本大爺是無拘無束的天下第一浪客,要殺要留都隨我心意,就算是天皇老子,也無法將本大爺打回原形,誰都無法干涉。」
  
  
  五色雞頭招牌式的胡言亂語,什麼胡話搭什麼亂戲。
  
  
  「西瑞少爺……」
  
  
  「西瑞‧羅耶伊亞!!」
  
  
  一聲有如雷霆般的咆嘯從骨塔深處傳來,震的地面為之顫動,隨即而來的是一陣天怒般的大爆炸打在我們前方,如果不是我身後的魔使者眼明手快的將我一把抱起,躍身跳到稍遠的樹上,我想我已經被炸成碎片了。
  
  等待場面爆炸引起的塵埃散去,就聽到一聲聲激烈的打鬥聲,想來是五色雞頭已經跟人打起來了,而這個人也許就是…….
  
  
  「褚冥漾,你還在上頭看甚麼風景?還不快帶著老四過來。」黑色仙人掌的聲音從下方傳來,他像似無視於場面的混亂、爆炸一樣邪邪的笑著。
  
  我若有所思的看著已經打得如火如荼的鬥爭和下方等著我的黑色仙人掌,默默指示著魔使者跟黑色仙人掌走。
  
  隨後我發現原本一進門攔下我的那個老人,在黑色仙人掌的帶領下,誰也不敢向前說一句話,更別說的阻攔了。
  
  
  看來不管是五色雞頭還是黑色仙人掌,他們的惡行是從裡到外的。
  
  
  
  
  跟在黑色仙人掌身後到處走走看看,發現不管是走過來僕人還是從遠處發現我們的僕人,都會在看到黑色仙人掌的下一秒掉頭就走,能逃多遠就逃多遠,甚至用驚恐的目光看著我,我很哀傷的明白他們的反應是為什麼…..
  
  走了不知多遠,黑色仙人掌總算在一扇門扉前停下來,拉開門就在我要跟著進去的同時,身後靜默無聲的魔使者突然輕拉住我的衣袖,我錯愕的轉過頭看著他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孔,狐疑的轉過頭打算尋求黑色仙人掌的翻譯,卻見到黑色仙人掌正散發出一絲危險的微笑,咯咯的悄然走進門扉內。
  
  
  我的背脊冒著冰冷的汗水。
  
  
  天啊,如果不是魔使者,不『六羅』沒將我拉著讓我走進去的話,不曉得我會不會後悔一輩子,甚至是噩夢連連?
  
  
  無奈的嘆一口氣。尋視著這個跟我所想不太一樣的內園,原以為這裡面會是充滿陰氣冤魂的地方,沒想到還挺舒適的,除了外觀有點詭異外,危險的大概只有住在這裡的人而已。
  
  轉過頭看著魔使者淡漠的面孔,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得出來他的心情似乎很好的樣子,我踮起了腳尖摸的他的臉孔,將他連身帽從頭上掀起,那張精致秀麗的臉孔暴露在空氣中,冷漠的氣質在瞬間好像柔和了不少。
  
  
  不管曾經這個家帶給他的是痛苦的束縛,這裡仍是他從小到大熟悉的生長環境,這麼久沒回來了,能回家他一定很開心吧?
  
  
  有一句話不就說了:不管發生什麼事,家永遠都是自己的避風港。
  
  
  是說,我好像也很久沒回家了。默默的想著掏出口袋裡的手機,看著上面的日期,皺著眉,本想打個電話,卻又被六羅那雙冰冷的手抓著跑。
  
  
  「欸……」本想叫喚他停下來,黑色仙人掌還沒出來,我們這樣亂跑好嗎?但在見到他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孔,心中有一種模糊的想法,所以就沒有出聲阻攔他了。
  
  
  跟在他身後跑,每個路過的僕人在看到他的臉孔時,都會錯愕放下手中在處理的事情,活見鬼一般眼睜睜的看著他。
  
  我們來到一個比較深處的園內,這裡的感覺跟之前感覺到的不太一樣,有一種很祥和很溫柔的感覺,如果我不是很清楚明白自己的確還在殺手家族羅耶伊亞本家裡,我都會以為自己走到了清幽的古代山明水秀的住處。
  
  魔使者似乎很熟悉這裡的路一樣,走進去推開一扇門,門內空空曠曠沒甚麼物品有的只是櫃上無數的書本,和一盞飄忽不定的火焰渺小的燃燒著。
  
  我靠近了那盞火燈,想伸手感覺他的炙熱,但卻一點溫度都沒有。
  
  環顧著四周,這裡真的跟殺手家族很不搭嘎,這讓我想起之前學長說的話。
  
  
  我轉頭看著魔使者,然後笑著對他說:「這裡就是六羅學長的住處嗎?」
  
  他想當然而的沒回話,也沒任何反應。
  
  「六羅學長果然跟西瑞他們不同,是個很溫柔、很知性的人。」
  
  從在夢中與真正的六羅交談,以及西瑞他們訴說六羅這個人,和這住處所散發出來的感覺,還有一大堆書籍,這到讓我猶感而發的想著:
  
  
  他們家終於有個正常人了,可惜短命了點。
  
  
  魔使者對於我的話只有在出事情時,他才會有反應,而且很少做出不同的反應,我看著他一直看向裡面的角落,好似那邊正有東西吸引著他。
  
  隨著他的目光走過去,在一張小桌子上,靜靜躺著一隻墨色的口風琴,上面有著很漂亮的紅色圖紋,它雖然有些老舊,但看得出來它的主人很有心的保養它。
  
  「你會吹嗎?」口風琴會放在這裡就代表這口琴是六羅生前的物品,我將它拿到魔使者面前,那雙淡淡的金色眼眸認真的注視著它很久,才緩緩的將我手中的口風琴拿起,但他只是觀看著,並沒有吹它的意思。
  
  
  現在的你,即使想不起來『六羅』的記憶也沒關係,只要你還活著,這對所有在乎你的人來說,就是最大的安慰。
  
  
  我笑著牽著魔使者的手,提著那盞燈火走到外頭。這裡陽光這麼好,也不會太熱,涼涼的就像學園裡最適合吃午飯的清園一樣舒適,待在屋內實在太浪費了,雖然我挺怕將這盞火焰拿到外頭有熄滅的可能,但這只是我的胡思亂想,因為這盞燈火,代表著『六羅』的生命。
  
  
  他曾經完全熄滅過,如今火焰又悄悄的燃燒起來,即使是這麼一小搓飄忽不定的火焰,卻也代表著希望。
  
  
  「啊,你知道嗎?今天剛好是我那個世界的一個節日喔,學長給我的手機裡,剛好有註記很多節日。今天是端午節呢。」我興奮的拿起手機給魔使者看,他沒甚麼反應的看著我的手機,然後又看著我。
  
  「這天呢,我的世界都會準備很多很多的粽子,那是一種用粽葉包成三角形裡面裝著你想吃的餡料去蒸的飯,很好吃可惜我沒法回去,不然我一定會帶很多很多粽子來給大家。」
  
  「當然,我沒回去的下場應該會讓我死的很難看就是了。」我窘著臉搔搔頭,內心很恐懼的想著哪天回家會被母親大人宰殺的驚恐畫面。
  
  
  姊姊應該會幫我找藉口吧?畢竟她甚麼都知道啊,真希望下次回家不會被追著打。
  
  
  「我們中國有很多節日都是團圓節,今天就是一種團圓的日子。」我漾著大大的笑容:「歡迎你回家。」誠心的替他開心。
  
  
  在外流浪了這麼久,終於回到自己熟悉的家園,還帶著所有人滿心的期望和祝福。
  
  希望你能平安、希望你能恢復、希望你重生後,能更快樂。
  
  
  
  看著那盞火焰,感受風吹來溫和的微風,然後,耳邊傳來悅耳的琴笛聲。
  
  
  口風琴放置在魔使者薄而美的唇上,幽美的樂聲隨著他平穩的氣流,傳出動聽的樂聲,聽的入迷之際,我沒注意到有一團光體隨著琴笛的聲音飄致在魔使者身邊,在他身邊繞了個幾圈,魔使者直盯著光體,停下了琴聲,我疑惑的抬頭,見一份光亮瞬間融入到魔使者的身體裡。
  
  我瞇起雙眼遮蓋著,一雙低溫的手捧住我的臉,一個柔軟的東西觸碰我的臉頰。我有些被嚇到的呆滯著,看著魔使者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
  
  
  「謝謝你,漾漾。」
  
  
  溫柔的表情,帶著一絲欣喜和寵溺,像一場美麗的幻影般,消逝。
  
  
  魔使者那張淡漠的臉孔仍是佇立在我面前,即使我拼命瞪著他他也不會有任何反應,讓我一度以為自己剛剛站著又睡著了,才能讓我見到六羅那溫柔的笑容。
  
  下意識伸手觸碰著剛剛被『親吻』的臉頰,臉暈紅著低著頭,背對著魔使者,臉上帶著害羞的笑容,和一陣鼻酸濕潤的眼眶。
  
  抹抹不爭氣得眼淚,頓時聽見五色雞頭從遠方大聲叫喚我的聲音。
  
  
  我回過頭看著魔使者的臉,我帶著淡淡的笑容對他伸出手說:「我們走吧。」
  
  
  他盯了一會,有些意外的得到了回應。
  
  他搭起我的手,緊緊握住,然後將我拉著網五色雞頭的方向走,跟在他身後,我看見的是兩個影子的重疊。
  
  
  
  
  你沒死,你一直活在在乎你的人心中。
  
  而這一刻,不管是你淡漠的表情,還是那難得一見的溫柔笑臉,都成了我無法忘懷的珍貴記憶。
  
  
  
  
  搖搖欲墜的火焰,也在瞬間燃燒起比往長還要壯麗的艷紅。
  
  代表著,所有人希望的火焰,以及那份失而復得的生命。
  
  
  
  
                               《FIN.》
  
  
  
  
  ──後記──
  
  哦,遲來的端午節賀文之二,同理,不要問我為何現在才貼 = =
  這篇跟上篇冰漾一樣,純走溫馨路線,只是我意料之外的這篇竟然只有六千初而已
  這兩篇真是有夠頑皮的,都跟我預期的數字不一樣,嘖嘖嘖。
  但,很開心的將【六漾】順利的打完.........
  〈不,其實不怎麼順利,因為這篇在我打到四千字時不小心被我手賤的作廢了 = = 拼命吶喊叫囂我的檔案也回不來了,哭〉
  唉,總之他光榮的誕生出來了,恭喜!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