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日常情趣小品 一 【冰漾】慎入

1.晚間戲曲
  
  年級:颯彌亞 大學二年級、褚冥漾  大學一年級
  
  階級:颯彌亞  黑袍、褚冥漾  白袍
  
  地點:黑藤館
  
  時間:晚間十點
  
  
  
  
  
  這天,一如往常得上完課處理完任務,迷迷糊糊的踏著疲憊的步伐回到住了四年的黑館,屬於自己的房間。
  
  在當初升上白袍時,褚冥漾曾跟宿舍管理人賽塔提議要不要換到白蔓館,賽塔卻笑著說:
  
  『既然漾漾都已經住慣黑館了,也不用特意去申請,相信亞殿下也會希望你繼續住在黑館的。』
  
  當時對於賽塔後面那句話,感到很奇怪,但現在……
  
  
  在準備開門進去時,隔壁得鄰居赫然打開門,探出頭來的是一頭銀髮中參雜著一搓鮮紅紅髮的青年,那張美麗精緻的臉孔,不是一個冷豔美女真的很可惜。
  
  「褚,進來。」
  
  颯彌亞‧伊洛木‧巴瑟蘭,匿名冰炎殿下,炎之谷與冰牙族的皇子殿下。
  
  他喚著站在門外的褚冥漾,褚冥漾先是愣了一會,然後摸著頭乖乖聽話走到颯彌亞的房間。
  
  「學長今天沒工作嗎?」褚冥漾看著颯彌亞心情好像不錯,關上房門一邊問。
  
  「你不是叫我不要接太多工作嗎?」不冷不熱的聲音,像在說『話不都你在講』的口吻。紅色漂亮的眼睛看了褚冥漾一眼,到一旁特地幫他倒一杯水遞給他。
  
  「謝謝。」接過水,褚冥漾有些不自在的喝著颯彌亞倒給他的水,坐在沙發上,緊握著手中的杯子,心情其實很緊張。
  
  之所以會緊張的原因.....
  
  他和學長在經過了那麼多事情後,關係只有越來越好,雖然那種好也只是讓學長打他打得越順手而已,只不過他們逐漸明白自己對對方的心,對對方的存在越來越大、越來越重要。
  
  
  在褚冥漾剛申大學部的時候,颯彌亞向他告白了。
  
  
  雖然學長向他告白,他接受了兩人便是情侶之間的關係,但生活卻沒什麼變,學長還是會對他的腦殘感到火大失手打爆他,甚至戲弄恐嚇樣樣俱全,他們之間的關係說變沒什麼變,說沒變也不是完全沒改變。
  
  
  例如,有時候學長會用很溫柔的口吻對他說話,甚至用那雙漂亮的眼睛『勾引』他。
  
  
  
  「你的腦袋是不是又在亂想些有的沒的?」颯彌亞瞇起危險的眼睛,看著褚冥漾的臉,坐到他旁邊,守不安好心的搭在他肩膀上,瞬間讓他僵直著身子,連忙打哈哈。
  
  「學長你想太多了,我甚麼都沒想,相信我。」在三保證他絕對沒有去想學長鄭在『勾引』他的事情,褚冥漾一口氣將杯子裡的水一飲而盡,但在一陣緊張和喝得過於急速被嗆的咳嗽連連。
  
  「咳咳……」
  
  「你是白痴嗎?喝水喝那麼急幹什麼。」颯彌亞皺著眉頭,溫柔的拍著他的背幫他順氣,卻還不忘念他幾句。
  
  「咳、對對不起,我太緊張了……」
  
  「緊張?」颯彌亞的眉頭皺的更緊,快可以夾死一隻蚊子了。
  
  「我……」褚冥漾支支吾吾個老半天,紅著低著頭,緊抓著褲子的手都出汗了,最後他像是豁出去般,低著頭大聲說:「因、因為每次學長把我找來你房間,都、都是為了做、做做做做做做…」
  
  做到最後,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了。
  
  颯彌亞看著他羞紅的臉,連一句話都講不清楚,便知道它到底是想講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情。
  
  「…………」颯彌亞沉默個半晌,無奈的嘆一口氣,摸著他的頭口氣充滿著受不了他的寵溺說道:「你到底是把我當什麼了?又不是每次你來我房間就是做那檔事。」
  
  褚冥漾的頭已經低得不能再低了,仍習慣性的小聲低喃幾句:「十次裡就有八次麻……」
  
  「褚,看來你已經迫不及待了?」颯彌亞漾起邪惡的壞笑在褚冥漾耳邊吹氣的說,紅色的眼睛也染滿了期待的光芒。
  
  「才、才沒有呢,學長你就只知道欺負我。」褚冥漾摀著耳多,跳了起來,跟颯彌亞保持著距離,雖然對他一點用也沒有,但總是給自己買一份安心。
  
  「褚,你難道就這麼討厭跟我做?」聲音低了幾度,心情自然因褚冥漾得拒絕而壞了起來。
  
  原本他滿心期待褚冥漾今天回來後會有幾天閒暇,打算補足兩個禮拜彼此極少相處的時間,更別說是身體上的交會。
  
  但現在看著褚冥漾明顯得不願意,這讓颯彌亞的心裡有些難過。
  
  
  又不是說找來房裡就一定要做那種事,他只是想好好的抱抱他、親親他,畢竟這兩個禮拜他都沒有好好跟他講過幾句話,甚至褚冥漾就在眼前,他都不能就這樣緊緊的抱著他感受他溫暖的體溫。
  
  雖然總是到最後他就被颯彌亞抱到床上吃乾抹淨,但這也是人之常情啊,自己喜歡的人在身邊,哪有按耐得住的道理。
  
  所以看到褚冥漾的反應,讓颯彌亞不鬱卒都難。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啦,我只是……」褚冥漾看著已經負氣在一旁的颯彌亞心情有些著急,拉了拉他的衣袖,頭輕靠在他的背上,聲音也有些鬱悶:「我不是排斥跟學長做那種事,只是我真的很怕痛麻,雖然到最後會很舒服,可是想到早上會痛到沒辦法好好走路,就不管當下的感覺怎樣,對這種事情難免會有恐懼感。」
  
  「況且有時候學長還會不知節制……」說到最後褚冥漾還是免不了抱怨一下:「我當然不是那種在喜歡人面前還能很理智拒絕的人,而且我們還聚少離多。所以不管學長對我做什麼、要求什麼我都會答應,但這種事情總不是說習慣就能習慣的。」
  
  聽著褚冥漾有些委屈的聲音,臉早已埋在他背後,發燙的耳多顯示著說出這些話,要他多大的勇氣。
  
  
  這小鬼......為何總是能不經意的輕易勾引他?甚至不顧一切順從他、寵溺著他?
  
  
  颯彌亞在聽到褚冥漾真心告白後,當然有一時衝動想當下推倒他,但他實在不想嚇到他,讓自己搞得像委屈的小媳婦而他是壞心不體貼的大野狼一樣。無奈的,為了這個可愛的小情人,他只能委屈求全讓他先去洗澡,自己則是在外頭平復要爆炸的慾火。
  
  看著褚冥漾從浴室裡出來穿著自己的睡衣,雖然他骨架很纖細但對褚冥漾而言還是顯得太大了,鬆垮垮的樣子很煽情。
  
  「學長要睡了嗎?」褚冥漾走他到面前,偏著頭問。濕漉的頭髮還滴著水滴,因水的溫度而在健康的皮膚下透著淡淡的淺紅,明亮透徹的大眼毫無警備的看著他。
  
  說真的,他都覺得自己快變成超人了,在這種狀況下,還能保持一絲理智。
  
  「把頭髮擦乾在去睡。」拿起毛巾就在他頭上胡亂擦一通,只能轉移自己得注意力,才不會讓他下一秒面變成兇惡的大野狼吃了這個可愛天真的小綿羊。
  
  「唔,學長好了啦,它等等就會乾了。我今天好累喔,超睏的。」褚冥漾笑著拉住颯彌亞幫他擦頭的手,打了個呵欠代表他真的很想睡。看他一副累壞的模樣,颯彌亞只要使用一個小術法讓頭髮快快乾。
  
  然後兩人關燈,睡覺。
  
  
  紅色的眼睛在只有月光透露的黑暗房間裡格外鮮紅明亮,他看著身旁睡的平穩的人兒,絲毫沒半點睡意。
  
  雖然說服自己要對他體貼,但兩個禮拜的禁慾早已讓他的心按耐不住了,更別說人現在就睡在他旁邊。
  
  
  這種只能看不能吃的感覺,對男人來說真是一大考驗。
  
  
  摸著他前面稍長的黑色髮絲,頭輕輕嘆過去,蜻蜓點水般在他臉上輕輕一吻。頓時褚冥漾睜開他那雙大大的黑眸,在月光下明亮的閃著耀眼的光芒。
  
  有做壞事被抓包的感覺,但那只是一閃而過,颯彌亞的臉上沒有意思驚愕和心虛,他只是靜靜的注視著自己可愛的小情人,等待他的動作。
  
  褚冥漾看著他半晌,將身子娜進一點,伸手環抱住颯彌亞的腰,將自己埋在他的胸膛,聽著他那顆規律跳動的心跳聲。
  
  「學長,我好想你。」
  
  
  好想念你的體溫、好想念你身上的味道、好想念你抱著我的感覺、好想念、好想念……
  
  
  「褚,」颯彌亞的聲音有些低啞乾澀:「你這是在勾引我?」
  
  「嗯,我是在勾引你。」誠實的話語從懷裡傳來,這下可就沒中途喊卡的權利了。
  
  颯彌亞迅速翻過身,壓著身下的黑髮人兒,吻落在唇上貪婪的吸吮著他的唇瓣,舌間探入對方口中,褚冥漾也很快的回應著他。
  
  緊緊的抱住對方的脖子,感受自己的衣物正被颯彌亞一件件撥去,手也不安分的在他乳尖上戲弄然後挺立。
  
  褚冥漾不好意思的閉緊雙眼,不停加深他與颯彌亞之間的吻,直到自己被吻到快沒氣時,他才放開他。
  
  喘著粗氣,明亮的黑眼頓時染上一絲迷茫的氣息,看著在月光下閃閃發亮的銀髮,他真的覺得能跟颯彌亞心意相通,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颯彌亞的手探到褚冥漾的雙腿間,拉下他的睡褲連同內褲,這個舉動讓褚冥漾倒抽一口氣的緊張,感覺到褚冥漾的心情,颯彌亞輕吻著他的唇、他的眼、他的臉一路延到脖子、鎖骨,然後手溫柔的握住他敏感的部位,讓褚冥漾小聲的發出低鳴。
  
  「學、學長……」褚冥漾抓著他的手臂,不停的叫喚著他,他溫柔的輕吻他使他放鬆,一手摸索著櫃子裡的潤滑劑,慢慢的讓褚冥漾習慣。
  
  面對颯彌亞溫柔的愛撫,比起被慾望侵蝕後,更加令人害躁得不知如何是好,所有感官都瘋狂的渴望著颯彌亞能夠好好滿足他,而不是像現在要做不做的。
  
  「學長,夠了進來吧,我、我受不了了……」褚冥漾抓著頭髮,手指陷進枕頭裡,黑眸中含著一絲難耐的淚光,催促著。
  
  「在等等,為了不讓你痛,讓你在害怕做這種情,前戲是很重要的。」颯彌亞帶著笑容低啞的說。
  
  
  說真的,他也快撐不下去了,但為了自己以後有求必應的未來著想,這一點忍耐算不了什麼。
  
  
  「唔,不要了、沒關係,進來吧……我真的受不了了,學長……」褚冥漾抬高的腰部顫抖著,他還抱著颯彌亞的脖子,低聲呼喊著情求,就是希望颯彌亞不要在折磨他了。
  
  「真受不了你……」寵溺的溫柔話語,在吻上他的唇時,腰一個挺進進入那柔軟炙熱的體內被緊緊包覆著感覺,使他差點控制不住的射了。
  
  但他可不會這麼掃興,在等褚冥漾適應後,他規律的在他體內衝刺著。
  
  「唔嗯……啊…...學長、學長……」褚冥漾情不自禁的發出陣陣呻吟,那是最好的助興劑。
  
  當颯彌亞的動作越發越狂野後,在抱緊颯彌亞的脖子在他耳邊輕輕的說:「我最喜歡學長了……」
  
  炙熱的精液佈滿在兩人的身上、體內,剛釋放後的疲憊使兩人喘著粗氣,颯彌亞撐著手看著他,漂亮的紅色眼睛,認真得注視著他。
  
  什麼也沒說的將他可愛的小情人緊緊的抱在自己懷中,碎吻著他的頭髮:「睏了吧?快睡吧。」攬著他的腰,在他耳邊輕輕呢喃。
  
  
  褚冥漾帶著笑意,抱著他最愛的人,在他懷李安穩的沉沉睡去。
  
  看著他的睡臉,颯彌亞臉上也漾著幸福溫柔的笑容。
  
  
  
  
  
  偶爾,做出退讓,反而會得到更好的溫存效果。
  
  這樣,就算要讓他當一隻溫順的大野狼,他也願意。
  
  
  
                               《FIN.》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