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 屋頂 【九西漾】

晴空萬里下,難得的一天空閒,回到自己的世界,卻無法好好在家休息,睡個懶覺好好放鬆放鬆。
    
    現在,褚冥漾正趴在頂樓的欄杆上,一手撐著頭看著天上的藍天白雲,在看著地面跑跑走走的車子和忙碌的人群,狀似悠閒的模樣,他心裡卻優不起來。
    
   
    「哦哦~這真好吃。」一聲聲吃東西的雜音從後方傳來,轉過頭看著身後那即使不是七彩頭還是很引人注目的金色刺蝟頭,正狼吞虎嚥的吃著他剛剛在食品商圈買來的一堆食物。
    
    「唉~」
    
    為什麼在這美麗得假日裡,我得在這看著一隻雞吃東西,還吃得那麼噁心?
    
    褚冥漾低著頭嘆著氣,哀怨的想。
    
    想到西瑞硬拖著他硬要跟她一起來原世界玩,好聽的說是『玩』其實只不過陪著他到處買東西,又因為他說想到高處去,所以現在他們才會在這頂樓消滅他剛剛買的食物。
    
    
    「唉~」連連嘆氣,他都覺得自己老了許多。
    
    
    
    眼神飄渺的看著天空,今天太陽不大,雲也很稀薄,天空藍的美麗動人,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口袋頓時一陣震動,疑惑得掏出手機,是學長傳來的一封簡訊。
    
    難得,學長會傳簡訊給我。
    
    操作著手機,看了簡訊內容後,臉瞬間紅了起來。
    
    「咦!?」褚冥漾大叫了一聲,差點把手機摔下去。
    
    「嗯?漾你在叫什麼?」西瑞嘴裡塞滿了食物轉過頭,問著背對他的褚冥漾。
    
    「呃…..不,沒、沒是、什麼事都沒有!」驚移不定的裝沒事,趕緊把手機收進口袋。
    
    「嗯~漾,你很可疑喔。」將東西吞進去,西瑞挑著眉瞇著他那雙金色的獸眼,懷疑的看著他。
    
    「什麼可疑不可疑吃你的東西啦。」不安的低著頭紅著臉說,看起來更加可疑了。
    
    「漾,剛剛是簡訊吧。」西瑞把最後一串章魚燒丸子吃下去,抹抹嘴十足把握的問。
    
    「嚇!你怎麼知道?」驚恐的看著他,明明在認真吃東西的人,為何會之到他剛剛有簡訊?
  
    「因為我是西瑞大爺,沒有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他走過來伸出手:「我看看。」
    
    「什…...為什麼啊?」面對西瑞理所當然的手,褚冥漾先是錯愕皺著眉頭拒絕。
    
    「漾,作賊心虛就是在說你現在的樣子吧!快把手機給本大爺交出來。」西瑞硬是撲上去,搜身強奪手機。
    
    「誰作賊心虛了?你給我放手、放手啊!」褚冥漾奮力的掙扎,一手重重的打在西瑞的金頭上,頓時讓西瑞停下搜身的動作。
    
    
    這下慘了……
    
    褚冥漾驚恐的瞪大雙眼,暗暗叫不好,他很明白西瑞最討厭的就是有人碰他的頭。
    
    
    「怎麼?僕人翅膀長硬了,想篡位了?」西瑞的聲音瞬間冷了幾分,緩緩的抬起頭,眼裡散發著危險的光芒。
    
    「你在說什麼啊?我不是你的僕人,所以沒有竄不篡位的問題,快放開我。」雖然心驚,但他早已不是從前的褚冥漾了,現在的他能做一點點反抗。
    
    況且,他知道西瑞的為人,雖然他總是這副要把人給宰了模樣,但他從不會真正傷害過自己。
    
    
    在這點上,他常常想著是不是這代表著西瑞…...很重視自己!?
    
    
    「那麼就是夫妻了,漾快交出你那隻外遇的手機,不然我就告你不忠。」西瑞用一臉認真的說出這段令人吐血的蠢話來。
    
    「你不要越說越過分了,誰跟你夫妻?我們只是搭檔、搭擋啊!」雖然不太願意承認這份被硬逼的契約,但是為了阻止他亂七八糟的話,也得面對這個事實。
    
    「原來漾覺得跟本大爺做比夫妻還要甜蜜的搭檔還要好嗎?既然如此就乖乖的把手機交出來給本大爺。」
    
    越說越離譜,褚冥漾已經完全無法理解這隻雞的腦袋到底是怎麼做成的?
    
    現在他只想揍扁他,從這高樓給丟下去。不過如果他真的這麼做的話,最後死的很慘的人就會是自己了。
    
    
    
    兩人滾在地上互相爭奪手機的同時,頂樓唯一的大門被重重打開,兩人不約而同的看著門的方向,見的是一頭烏黑厚重長髮,帶著一副無框大眼鏡,笑的一臉邪魅的────九瀾‧羅耶西亞。
    
    在太陽光的反射下,看不見他被劉海和眼鏡下的表情,只見他笑的一臉詭異,讓褚冥漾冷汗直流。
    
    
    「原來,你們兩個的關係已經到了可以肆無忌憚在公共場合裡做這種事的關係啦?西瑞小弟。」九瀾看著滾在地上的兩人,一上一下,衣服凌亂,邪邪的笑著。
    
    「本大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削任何人管。臭老三,快滾,不要妨礙我調教我的僕人。」西瑞看到自己的三哥,老大不爽得大罵。
    
    該死的,剛剛不是說了什麼夫妻,還有比夫妻還要重要的搭檔嗎?怎麼又變成你的僕人了?你這臭五色雞頭!褚冥漾在心裡暗罵著,想想不對,剛剛黑色仙人掌說的話誤會很大啊!
    
    
    眼見兩兄弟又開始吵起來,而且還有越吵越兇的趨勢,雖然只是西瑞單方面的和九瀾嗆起聲來,但和西瑞吵到最後總是沒好事,他還是趕緊落跑比較安全。
    
    當他從地上爬起身,走到門邊打算好心的把場地讓給兩兄弟之後的廝殺,打開門的同時,兩隻手從他兩旁冒出,大力的推上門發出巨大的撞門聲。
    
    「想去哪啊?」九瀾在他耳邊吹氣的問。
    
    「漾,你該不會要丟下老子吧?」甩出的獸爪在他旁邊活動筋骨。
    
    「你們……繼續啊?不用管我,我只是個小人物,驚不起大風大浪的。」褚冥漾僵硬的轉過身,苦笑的推擺著。
    
    「漾,剛剛的帳還沒算清呢。」西瑞的臉靠近著他的臉,都明顯聽得到他呼吸的聲音。
    
    「不,西瑞我……」褚冥漾只退到牆邊。
    
    
    哀怨的想:什麼剛剛的帳?明明是你硬要搶我的手機,為什麼我一定要給你看?你們到底要讓我沒人權到什麼地步啊?
    
    
    「最近,我在研究一件事,褚冥漾我希望你能幫我。」九瀾白皙的手指抬起褚冥漾的下巴,危險興趣的笑容,端詳著他的臉。
    
    「我能說我不願意嗎?」帶著渺小的希望,哀求。
    
    「不行。」一秒拒絕,破滅他微小的期望。
    
    「不要轉移話題,臭老三,漾是我的。」西瑞瞪視著自己的三哥,宣示主權。
    
    
    喂,我誰都不是誰的,請還我人權!!
    
    
    「西瑞小弟,不要這麼吝嗇,很沒君子風範喔~」九瀾漫不經心的打發他,雙手在褚冥漾身上東摸西摸的。
    
    「你說什麼?大爺我可是正邪兩派的君子大俠,你居然敢侮辱我,我今天一定要你死!」變化的獸爪,在西瑞講完後,從九瀾頭上重重砸下,造成地面的凹洞。他帶著褚冥漾躲開西瑞的衝動,看著自家兄弟一眼,臉上的笑容更大了。
    
    「西瑞小弟,你難道不想知道這『外遇』的真相是什麼嗎?」九瀾不知何時摸走了褚冥漾的手機,在西瑞面前晃啊晃的。
    
    「哇啊!為什麼會在你那?還我!」看到自己的手機被九瀾拿走,還被他拿來當作引誘的工具,褚冥漾拼命強奪手機。
    
    「看你這麼緊張,到底是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嗎?」九瀾瞇起危險的雙眸,愉悅的逗弄眼前這嬌小可愛的少年。
    
    看他緊張不安的模樣,真是有趣。九瀾壞心的想。
    
    
    「可惡,漾你一定背著我在外面亂搞!」西瑞氣沖沖的衝過來一把就要搶下手機,卻被九瀾給閃過。
    
    「把手機給我,臭老三。」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西瑞小弟。」九瀾笑了笑,將手機放進自己上衣的口袋說。
    
    「可惡,你到底想怎樣?」西瑞氣得咬牙切齒,想一掌拍死他。
    
    「幫我一起研究一件事。」在他眼前身出一隻手指說道,然後指著褚冥漾:「把他衣服脫了。」
    
    
    「什麼!!?」褚冥漾驚恐的大叫。
    
    
    「臭老三,你到底想幹嘛?」西瑞皺著眉疑惑的問。
    
    「嗯~最近激起了對生物交配時的生理構造、活動、機能和會引發的後遺症感興趣罷了。」九瀾想了想,無所謂的回答。
    
    「研究那種東西你拿白老鼠或什麼動物做就好了啊!幹嘛脫我衣服?」褚冥漾覺得自己快失控的尖叫大聲喊救命了。
    
    
    「嗯?那種實驗沒意思,我說的是人類、同性人類。」
    
    
    「你另請高明吧!不要連自家兄弟一起陷害。」他覺得自己的胃有一陣翻攪的痛,在不離開他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令他吐血的事。
    
    「這到挺有趣的。」每想到西瑞卻天外插來一筆驚世駭俗的話,瞪著褚冥漾的眼睛都快掉出來了。
    
    「別鬧了西瑞,我們都是男的。」褚冥漾抱著一絲期望這隻雞能夠成為有正常思想的雞,不要跟他哥這顆詭異的仙人掌,一起瞎起鬨。
    
    「只要對方是漾就OK。」西瑞一本正經的說,這讓褚冥漾到了啞口無言的地步。
    
    「你們要瘋就自己的瘋吧!我不奉陪!」怒氣衝上腦門,記出傳送陣打算離開,但卻怎樣也發不動。
    
    「我設置了結界,你逃不了的。」眼鏡下的精光,危險的讓人無可動彈:「乖乖做我實驗的對象吧!」
    
    
    「別開玩笑了!」
    
    褚冥漾失控的大聲咆哮。從沒看過他爆怒的模樣,西瑞瞪大雙眼,看著他顫抖的背影。
    
    
    「漾……」輕聲叫喚他,想伸手抓他,卻被褚冥漾一手打掉,他狠瞪著看著西瑞,眼眶中有著委屈的淚光。
    
    「以為你重視我,是我太笨了才這麼想。」褚冥漾生因顫抖的說:「對你來說,我不是搭擋,只不過是任你玩弄差遣的『僕人』!」
    
    「漾,你是本大爺認可的搭擋,難道你還不了解其中的意義嗎?」西瑞難得語氣出現慌亂,他皺著眉頭說道。
    
    「不了解,也不想了解。反正你想怎麼做都不關我的事,對我來說你……」
    
    「褚同學,剛剛的話是我冒犯了。抱歉。」九瀾嚴肅的看著褚冥漾打斷他要說的話。
    
    「老三?」難得看到自家三哥會道歉,西瑞疑惑的看著他。
    
    褚冥漾稍作冷靜的吸吸鼻子,慶幸九瀾阻止了他要說的話。
    
    他知道,對羅耶西亞家的人來說,是不需要搭擋的,況且自己一直是西瑞他們父親最看不起的妖師後裔,百般阻止西瑞跟他在一起,但他家任性的小兒子怎麼說也說不聽,打啊、罵啊甚至關起來,他都執意和他在一起,這點,褚冥漾很明白西瑞是真的很重視他。
    
    可是,他就是不能原諒他剛剛那輕浮的行為,就算是惡劣的玩笑,也無法原諒。
    
    他可不是實驗的白老鼠,更不是一個隨便的人。
    
    
    「褚同學,雖然我剛道歉了,但我可不是隨口說說的,對於各類研究,我一直抱持著很認真的態度喔。」九瀾笑著摸著褚冥漾的頭說。
    
    看著九瀾他低著頭,低聲道歉:「抱歉,剛剛是我失控了。」
    
    「哪裡,剛剛的漾就像一隻被採到尾巴的貓,不痛不癢。哈哈。」西瑞大力的拍著他的肩膀,讓他覺得內臟都要被他拍出來了。
    
    「不過漾,我剛剛說的也很認真,只要對方是漾,做什麼都可以。」西瑞的話瞬間讓褚冥漾紅了臉,無力的看著他。
    
    「這種話,你怎麼好意思說出口啊……」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本大爺行的正坐的正,有什麼話是說不出口的?」正眼看著他,絲毫沒感覺奇怪的說。
    
    「好了,兩位小朋友請幫幫忙吧。」九瀾又從中冒出來說:「忘了說,我也要實際加入。」
    見九瀾一副不達到目的不罷休的模樣,褚冥漾汗顏的往後退,然後大喊。
    
    「不要,你們都給我走開!」
    
    「漾,不准丟下本大爺!」
    
    「咯咯咯咯~」
    
    
    
    
    萬里晴空之下,起初的手機簡訊事件,在這三道身影愉悅〈?〉的追逐嬉戲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一切就發生在這過於午後悠閒的美好晴空下。〈?〉
    
    
    
    
                              《FIN.》
    
    
    
    
    
    後記
    
    這篇事羅耶西亞加的兄弟與漾漾篇,雖然中間一度快寫成【西漾】,但偏離軌道的樹枝我又把它硬坳回來成了【九西漾】(揮汗)
    
    這篇,是之前上課跟同學談論出的梗
    原本他的配對是【冰漾】五色雞只是壓倒漾漾刺激學長的配角,但我同學那時正深厭著學長,所以就被坳成這副模樣了〈加入九瀾是我的主意啦,其實我挺喜歡九瀾的啊!〉炸飛
    
    總之,這是一篇奇怪的文,寫到後半有點困難,本來是輕鬆愉悅的直接吃了,沒想到漾漾跳出了悲情牌這筆,真是傷腦筋的孩子啊。
    
    
    那,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
    〈雖然很坳,但我盡力了= =〉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