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我不是你的守護者 (上)【骸綱】慎入



黑夜中的森林,總會讓人迷失方向感到恐懼,對他而言『迷失』是他擅長的領域,他能讓人迷失自我,身陷在幻覺中自我崩潰,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迷失』的恐怖之處。
  
  因為他早身陷在永無清醒的迷道裡,沒有人救得了他,也沒有人能拉他一把。
  
  就算是能包容一切的天空,那個光芒一般耀眼的存在,最終也只能隕落在黑夜迷霧中,感受不到溫度的黑棺裡。
  

  
  站在森林深處的偏僻角落,在那躺著一副沉靜精緻的巨大黑棺,上面印烙的金色家紋,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就如同他臉上的表情,看不清楚的茫然。
  
  沒有人能拉他探出黑暗的泥沼內,曾經那股光芒已經消失,消逝到他無法觸及的輪道裡。
  
  彭哥列的年輕首領,就算經過十年的歲月,那稚氣的模樣脫穎為青少年的外表,內心仍是無可改變的天真,也就是自取滅亡引導自身毀滅的道路。
  
  『骸。』
  
  他的聲音真切的在身後傳起,每當他轉過頭看見的就是校的一臉溫和的天空。
  
  那笑容對他來講是刺眼的光芒,令人憎恨,卻也渴望……
  
  
  「骸,你怎麼回來總是不跟庫洛姆一起進來呢?」青年傷腦筋抱怨的表情,配上身後一望無際的藍天,陽光灑在他身上,刺痛的想逃。
  
  「咯咯,我對於黑手黨的集會沒興趣。」
  
  「你該不會認為我對黑手黨的恨已經消失了吧?」
  
  「那是不可能的。況且,我並不是你的守護者。」故作輕鬆冰冷的話語:「我遲早有一天會殺了你,澤田綱吉。」轉身之後消失在他眼前,不願看到他臉上傷心難過的表情。
  
  不願看見那抹憎恨又渴望的身影,心中矛盾的情感讓他刻致不住的想用殺戮來填補那股不該有的心情。
  
  
  
  目光冷冽的瞪視著黑手黨痛苦難耐在死亡深淵努力徘徊掙扎的可笑模樣,讓他的心張狂的熱血沸騰另他覺得安心。
  
  因為這就代表他是無所遁形的堅持己道,不受迷惑、不受不該有的情感干擾。
  
  但當血液冷卻下來時,看著地面各個死前扭曲掙扎的面孔沒了溫度的屍體,青年難過的臉在腦海中浮現。
  
  
  不要、不要在干擾我的心,這是不該有的!
  
  
  憎恨,侵蝕他的感官,就算時間過了那麼久,他也只是控制憎恨的壓抑不是消失。
  
  但唯有那個繼承天空的少年,卻能瓦解自己建立好的決心。
  
  他憑什麼讓我原諒這個對我不公平的世界?
  他為什麼能夠在這黑暗的世界裡如此閃耀動人?
  
  
  
  身上帶著令人作噁的血腥味,一道幻象殘影真實顯示在暖燈照耀的空間裡,面向應該坐在桌前整理資料的人,現在只剩空空如也的黑色皮椅,內心一陣失落就打算在次離開時,聽見他和他的聲音。
  
  
  「骸。」
  「既然來了就多留一會啊。」
  
  他的聲音總是這麼溫柔,對於他總是包容一切,不管自己對他說出在怎麼殘忍的話,他永遠會對他笑,會用溫柔的話語對他說話。
  
  這到底是救贖;還是自我毀滅的絕望深淵?
  
  
  不顧一切的將他擁入懷裡,粗暴的吸取他口腔內的溫暖,明顯感受到他的身子先是對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僵直了一會,然後雙手環抱他的腰,回應著他的吻。
  
  連帶的身子往後一帶,雙雙躺入柔軟的大床,被雪白柔軟的床深陷其中,他看著他因吻失了準頭迷茫雙眼,探頭吮吻著他誘人白皙的鎖骨,急迫的解開他的襯衫,吸吮著他胸前的紅乳,讓他發出誘人的可愛呻吟。
  
  他環抱住我的手,來到我胸前解開大衣,皺著眉喘著氣,他知道他想說什麼,他也知道他對他很傷心。
  
  這個幼小的天真首領,就算經過了十年,那份可笑的善良還是沒變,也許就是這樣的他才能使他對他深深著迷,就算不願意承認,他明白自己早已為他付出所有。
  
  輕笑的握住他的手,來到他致熱尖挺的部位,在感到灼熱感時可愛的他紅著臉縮著手,他深深的將他捉牢不願意他逃,他吃痛的看著,然後抬頭吻了自己,怯懦的手顫抖的隔著褲頭撫摸。
  
  他深吸一口氣的將手探入他褲內,另一手扯開他的衣褲,褲子滑落在他雪白的大腿下,敏感脆弱的部位暴露在空氣中,在他眼裡。
  
  冷空氣使他一陣哆嗦的縮緊身子,看著他的目光深情炙熱的令人難以轉移視線。
  
  他抱著他的頸,在耳邊輕輕呢喃:「抱我。」
  
  激情從這兩個簡短的字句爆發,他搓揉著他敏感的部位,用手指深入那狹小緊熱的空間,讓他慢慢習慣他的進出,直到自己已經快按耐不住一個挺身落入他體內被深處。
  
  「啊、哈啊啊………」一開始的不適讓他留下眼淚,用吻拭去他的淚,埋在他體內的緊致柔軟,使他瘋狂的進出著。一聲聲魅惑的呻吟聲充斥著整個空間,他緊緊的抱住自己,像是害怕他離開一樣。
  
  其實在內心深處,他不也一樣害怕他在也不願意用溫柔的笑容迎接他,在也受不了他帶給他的言語傷害。
  
  他害怕自己失去這個陽光般的青年,更害怕他刻致不住內心的憎恨殺了黑手黨的他。
  
  
  所以他逃,不管幾次他都會逃,從他身邊逃離。
  
  
  他從不會在晚上激情過後留下來過夜,不會睡在他身邊到白日睜開眼讓他第一眼就能看見自己,所以他不會知道當青年早上沒看見他時,那痛苦落淚的模樣,比什麼還要令人心疼。
  
  他只是一昧的逃離他給他的陽光,那會讓他喪失在黑暗中生活的勇氣,使人崩潰。
  
  
  雙眼乾澀的注目著黑棺,那是在每一個夜裡他不斷逃避的身影,他正安穩的躺在棺墎中,永遠沉眠。
  
  
  最終,你也是落入了永無止境的黑暗,在眼睜不開眼了嗎?
  
  
  藍白的天空,轉入黑夜,陽光在也不屬於你,但黑暗還是壟罩在他身上……
  
  
  被幻影迷霧迷失在黑暗中的,原來是自己嗎……?
  真可笑。
  
  
  
                              《TBC...》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