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我不是你的守護者 (下)【骸綱】


  真實與虛偽,就像我們倆的關係一般。
  
  你是真實的光,我是虛偽的影,我不是守護你強大力量的守護者,而是只為向黑手黨復仇的黑影。
  
  我的存在,就是為了蒙蔽光帶來的世界;你的存在,卻是帶給被黑暗壟罩的無情世界。
  
  你是異類,在這個黑暗時代裡,善良天真的心,最終帶給你的是毀滅之路。
  
  

  
  
  在他消逝後的日子,他像是斷了喉頸上的鐵鍊,瘋狂的尋找殺了青年的黑手黨,一一抹滅絲毫不留情。一度失控的渴望撕裂那個下達命令的首領,那個自以為能稱世界唯王的幕後黑手───白蘭。
  
  唯有他,要輕自手刃這傢伙。
  
  
  「骸大人,請您冷靜點,BOSS他一定不會希望您為了他受傷的。」庫洛姆強硬堅決的壓抑他占據她的身體,全身是傷、帶淚的臉讓人心疼。
  
  
  可是,失去光、失去天空包容一切的他,就像失了前面的方向,一頭兇猛的野獸,傷了別人也傷了自己。
  
  我不是他的守護者,什麼都不是,他甚至是自己應該報復的對象其中之一,但心中的狂亂,失去他的痛苦,卻淹副他的理智。
  
  那時他才明白原來那個帶著溫柔笑語的青年,在他心裡早就生了根 帶走了陰霾,只是他不願意承認、只是他選擇逃避事實,然後等到失去已經後悔莫及了……
  
  他永遠都不會習慣被光普照的感覺,卻在這一刻,他真誠的希望光能再次闖進他的心裡。
  
  
  這次他絕對不會在推開那到光。
  不會的……
  
  
  
  當一陣暖意直流盡心砍中,他感受到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覺,那份感覺讓他全身顫抖。
  
  不是恐懼、不是興奮,而是期待後絕望,在大腦尚未反應,身體已經不知不覺的邁進,到那座森林深處,躺著黑棺的角落。
  
  他感覺到他,就像他也會感覺到他到來一樣,帶著不可能的心態,卻又希望奇蹟出現的心情,他很快的來到森林深處。
  
  當在看到那個熟悉又懷念的身影時,死去的心像是又活了起來。原想邁步走到他身邊,然後緊緊的抱住他,告訴他他不會離開,就算不是他的守護者,他也不會在離開了。
  
  可是當他看清楚眼前的人在也不是青年模樣,而是從前那幼小的澤田綱吉後,失落讓他蒙上一層陰影。
  
  遠遠看著那張稚氣的臉,對於他會來到這奇怪的地方感到困擾,想在多看他深動的表情,就算是從前的那個孩子,也無所謂。他的一切,他都接受,只要不是那具冰冷沒有回應的黑棺,什麼都好。
  
  
  他的嵐之守護者站在他面前時,也是一副不可置信,對於能在看見朝思暮想的十代首領,沒有比這奇蹟還要興奮。
  
  在角落看著他們的互動,心起一股歧異的憤怒,想要像那個人一樣欣喜的抱著他,對他說很多很多話。
  
  在他身邊,他一直都太壓抑自己的感情,他無法坦率的對他說出關心,他無法對他關懷做出反應,這樣的自己根本不適合守護他。
  
  當他繼續默不作聲的觀察後,發現不只那孩子其他人都發生重回十年前的樣子,甚至最後連庫洛姆也變成十年前的模樣。
  
  雖然對於這異變的狀況感到狐疑,想來他們是帶著希望到來的,他們的到來即將改變這個世界,那麼………
  
  
  是否代表他能再見到屬於他的青年?
  
  
  
  他的情緒因那孩子的到來變的安分,對於接下來的事情他得好好思考才有機會反將白蘭一軍,就算失敗,也得留下下次出奇不易的現身,返回優勢。
  
  
  下一次,就會在他的面前,他期待的想著。
  
  
  
  「唔,這種感覺是…….」
  「來了、是六道骸!」
  
  
  看著他帶著驚恐和期待的目光注視著自己時,心一陣刺痛。
  
  這不是屬於青年的眼神,他面對他除了莫可奈何的無奈和擔憂外,還有更多複雜的情感,這單純的視線是那個年幼的孩子,不是他的青年。
  
  從前習慣的眼神,如今這麼陌生。
  
  
  他果然是過去的人,忘記關於他一切的,過去之人。
  
  
  「幫我照顧好她,澤田綱吉。」
  
  
  拋下庫洛姆的身軀,短短交代幾行字,消失前在多看那孩子一眼,淺淺的笑著。
  
  他居然會信任一個黑手黨家族的人,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他都是唯一一個執他信任的人。
  
  
  與白蘭的戰爭,是一場激戰,取回身體的他手腳並不靈活,但為了能再見到他心心念念掛念的人,他希望能夠在最近的距離,陪在那個孩子身邊。
  
  他雖然口中常將『不是守護者』這句話掛在嘴邊,但不管他遇到什麼危險,或者他需要他時,他一定都會出現。從前他只認為這是巧合和利益相同,現在他卻認為,是命運將兩人緊緊綁在一起。
  
  是厭惡了黑暗,渴望著光芒的自己出現在他身邊。
  
  
  當戰鬥結束,每個人帶著勝利的喜悅回到基地,等著將重回機器調整好,這個世界和從前的世界就會恢復和平。
  
  與庫洛姆最後道別完後,他沒留下來等他們傳送,而是一個人來到了森林深處,做著每次來到這裡都一樣的動作,注視著那黑棺什麼都不做,只是靜靜的看著。
  
  心沒了焦躁不安,平靜的感覺周遭的動靜,聽到身後的沙沙聲,他連轉頭都不用轉頭,就知道身後的人是誰,那雙正看著他背影的人,是甚麼樣的表情。
  
  
  「骸。」
  
  用著他熟悉的溫柔嗓音換著他的名字。
  
  在他消逝後,他身後總會出現這個聲音,但那一直都是自己想念的幻影,迷失在絕望的幻影中。害怕那又是自己的幻影,即使感覺是那麼真實,但習慣逃避的他,仍無法好好面對內心的蓬敗。
  
  
  「骸,對不起,丟下你一個人了。」那人在身後如此的說,他瞪大眼聆聽著。
  
  
  為什麼要說抱歉?將你丟下的一直都是我,為什麼要說抱歉?
  
  
  「雖然雲雀學長有叫我要是先把計畫告訴你,但是我怕你會阻止我,雖然我覺得這也許是我想太多了,可是我就是無法開口對你說。」
  
  
  能跟雲雀恭彌說的事情,卻不能跟我說,為什麼?難道你認為他比我重要嗎?
  
  負面的情緒在他內心深處糾結,直到他說了這句話。
  
  
  「不管是現在的我還是從前的我,骸寧願自己受傷都不願意看到我冒險,所以我才認為我不能跟你講。」
  
  「況且我相信骸一定會守護著我的。」他從身後抱著他,溫暖的手,規律的心跳,真實的觸感,一在說明這人是真實的存在。
  
  
  「我……」
  
  「不要在說你不是我的守護這種話了,就算你不是我的守護者也沒關係,對我來說骸就是骸,是我重要的人。」激烈的打斷他的話,他第一次感受到他對他的話感到不安,除了難過外,還有滿滿的不安。
  
  
  剛剛的陰影頓時化為烏有,放寬了心,想著這段時間失去他的痛苦,他臉上漾起一抹從來沒有過的溫柔笑容。
  
  
  「我是要說,我不會離開你了。」
  「就算,你覺得藍白的天空中有一朵難看的烏雲,我也不會在離開你。」
  「所以,別在亂來了。真的不願意在失去你,就算這是對我總是離開你的報復,也不行。」
  
  
  不要在我習慣你的存在後,剝奪你。
  
  
  第一次在他面前坦言,第一次在他面前示弱,這次他真的懼怕失去光芒,活在迷霧中的日子了。
  
  
  「這樣我好像有點吃虧。」
  他頑皮的笑著說,手緊緊牽住他的腰,他也緊緊的握住他的手,不願在放開。
  
  
  
  就算藍白的天空中,有一朵烏雲,那也是天空中一大特色,不容抹滅的痕跡。
  
  就算你不是我的守護者,但默默的守護著我的你,對我來說卻是想要守候的對象。
  
  
  
  
                                 《FIN.》
  
  
  
  
  
  
  
  後記
  
  啊~ 這兩篇其實可以分開來看,所以我把他分章節了。〈其實也是故意的〉
  算是增文章數吧!〈踹〉
  只能說以前欠的短篇文稿都清光了,剩一堆長篇,所以現在我在打長篇咩~〈裝可愛〉
  至於這篇麻,其實也是之前我不要的短稿裡出來的,只是增長了它的故事。
  但我總覺得不知道自己在打些甚麼了= =〈尤其是下篇,唉~果然是不要的嗎?〉
  總之,雖然很詭異,但希望有人喜歡這樣。
  〈快,來人發現這兩篇的精隨!!〉炸飛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