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怪盜》 殞落【伶×助】



當黑夜籠罩整個天空中時,血液中動盪不安的狂熱因子,正蠢蠢欲動的騷動著。

這看似平靜的夜,在警笛聲中,劃下渲染的一幕。


【今晚,取得七夕夜遺落下來的情人寶石。 怪盜DARK】


不失高雅的卡片上,短短印上幾行字,代表著與警方為敵的挑戰書。

日渡伶毫無波瀾的雙眼,默默的將卡片收到口袋裡,看著前方被警備人員團團包圍住的,所謂的『遺落下來的情人寶石』,那是擁有一隻獨特的紅寶石耳環。



兩百年前,冰狩一族的祖先利用七夕這天掉落在地面的殞石製作出來的,據說那名創作者是一名女性,與她十分恩愛的丈夫,在幾個月前離奇失蹤,當找到時已經是一堆白骨,當女人見到自己丈夫的屍體時,情緒當場崩潰。

在喪禮上,女人就像一具死灰枯槁的女屍,漂亮的臉孔木然的雙瞳,過幾日當人發現她時,她已經在她與她丈夫的屋子裡,成了一具沒有溫度的屍體。

但是,當眾人的目光聚集在屋內,始終沒停留在女人身上,而是那個躺在女人身旁那只閃耀著艷麗鮮紅的單邊耳環。

有人說,那顆艷麗寶石是在天上的丈夫為了他深愛的女子,遺落在地面的殞石,讓冰狩一族的她為了見證他們愛的靈感製成的。

這隻單邊耳環,有著強大的思念與不甘,那種力量即使過了兩白年後,仍隱隱約約存在,這就是DARK動手的原因。



盜取所有冰狩的藝術品。




「日渡總司令,C區的已經準備好了,A、B區也派人嚴加看緊了。」一名刑警來到日渡面前報備,日渡像那人點個頭表示回應。

轉身看著被燈光照的明亮的夜空,他期待與那人交會的時刻。

嘴角浮現一抹耐人尋味得笑容,隱身走進黑暗的角落。

現在的時間,只有等待,等待他的獵物上門。他有這個信心。





「啊,今天真的個美好的夜晚。想這種時刻,就該有美女相伴。」張狂的聲音在燈火通明的遠方高處,漫不經心的注視目標,語氣有著說不出的刺耳。

「為什麼今天情人節,卻還要做這種事情啊~」一道稚氣的聲音,很哀怨的說。

「哈,大助你還太嫩了。就是這種日子才更有價值。」

「不只是偷竊頂級的藝術品,還有少女的心。」深紫色的髮,在黑夜裡染得墨黑,俊美的臉搭配著女人都愛的壞笑,這人就是怪盜DARK。

「什麼少女的心?你這變態!我現在只想回家、回家!」宿主丹羽大助在心裡不停狂叫,但沒法得現在身體的主人是DARK。

「大大,你就好好看著我華麗的身影將耳環奪到手吧!」DARK笑的不懷好意的說:「然後看著我使用我無敵的魅力,在這美麗的夜晚,偷取愛慕少女的心。」

「DARK~~~」行動,在一聲憤怒的嚎叫中,動作。





面對絲毫沒有難度的警備,DARK輕而易舉得奪下單邊紅寶石耳環,將耳環戴至右耳,耳環在月光的照射下,閃耀著邪魅的紅色光輝。

輕盈的身子飛躍在半空中,乾淨俐落的落地時,唇邊樣起明瞭的輕視。

「我還想說,在今天這特別的日子裡,不能跟日渡總司令相見,挺無趣的。不是嗎?」DARK看著前方靠在牆壁上等候多時的日渡伶笑著說道。

「DARK,」日渡稍微走出陰影處,越光在邊的臉上呈現美麗的對比,他淡漠得推上樑邊的眼鏡輕語的說:「乖乖束手就擒吧。」

「長官,你癡人說夢話嗎?」一個低身準備越過:「我怪盜DARK可不是你想抓就抓得著的。」

日渡的聲音在黑夜中響起,那低沉得不帶感情的聲音,格外響亮。



「我要得到你。」




「咦?」


一瞬間,大助看見了日渡站在他面前,身體正逐漸往下墬落,在骸不知道發生石麼事情下,失去了意識。

看著那醉落的紅髮,日渡伶輕步的走到他面前,那雙嚎無感情的雙眸,正透露出一波邪魅的色彩,就如同他左耳上的紅寶石光輝一樣。

邪魅得令人奪去心神。




沉靜純白的空間裡,只有兩道均勻平穩的呼吸聲,雪白的床上躺著一名紅髮的少年,身上的衣物漆黑得在這白色空間裡,格外突兀,但那張清秀稚氣的面容,卻襯托出與這房間同理的氣質。

純淨無雜質的,白色。



日渡輕撫著床上人兒的柔軟髮絲,挑起他右耳上掛著的艷紅耳環,唇邊有一絲淡淡得笑意。



世間流傳著許多傳說,但不是所有故事的內容都是正確的。

單邊的紅寶石耳環,它卻石是冰狩一族的藝術品,但它不像口耳流傳的一樣是一則美麗的故事。

在這耳環裡,注入最多的是不甘與贈恨。


那女人的丈夫,其實是被她自己給殺死的,因為知道她丈夫在外面有另一個女人,這引她失控的殺了她丈夫和外遇的女人。

不願面對現實,導致瘋狂失意,這個耳環注入了比思念愛戀更多的───束縛。

束縛著她自己以及她瘋狂愛著的人。



耳環當然不只一邊,另一個隨著她的屍體一起帶走了,將另一個留在世間為的是將她的愛人,套牢在她身邊,感覺就像是變相的冥婚,不願意讓人在離開她的身邊。

這就是七夕夜下,墬落在世間徘徊不去的亡靈。



這件藝術品在經過兩百年,力量逐漸流失,它將會變成一副死去的美術品,擁有冰狩血統的他,啟動這個微薄的能量,加速流失這副美術品的生命。

已經,無所謂了。

它們在這世上這麼久,心念早就該終結了,所以至少在最後,在最後的時間裡,能讓他得到他想要的。



「丹羽……」輕聲喚著少年的姓名,藍色的瞳孔流露出複雜的情緒,就跟他的心一樣,複雜。

「唔嗯…...」床中的紅髮少年,動了動自己的身子,逐漸甦醒雙眼正適應著,眼前的光亮。

漂亮的紅瞳注視著那雙總是很壓抑眼,眨了眨輕聲喚著:「日渡?」

疑惑的環顧四周,拼命想著昏迷前發生的事,驚恐的睜大雙眼,迅速的坐起身,發現自己的手被手銬束縛著,這讓他更為驚慌的看著好整以暇坐在床邊看著他反應的日渡。

「日渡你……為什麼我會在這裡?不,為什麼我是這個樣子?DARK呢?」大助對於這未知的情況感到恐慌,他感覺不到體內的DARK,只能求助看著知道一切的日渡,即使這一切也許都是他做的。

「很快就會恢復的。」日渡輕描淡寫的安撫,並將她身上的單邊紅寶石耳環丟在床上,根大助右耳上的耳環產生了共鳴,發出微弱的紅色光芒。

「咦!?耳環怎麼有兩個?」大助拿起那隻耳環,奇怪的問。

「耳環要一雙才正常,不是嗎?」起身走到一旁,將外套脫置放到一旁,白色的襯衫扣子開到胸口,背對著還驚疑不定的大助。

「那個……日渡我……」大助無助的看著被自己銬牢的雙手,想著他該不會要帶補自己吧?

「我說過,不會對這樣子的你動手。」即使沒轉過頭,也知道大助在擔心什麼,輕鬆的口吻頓時讓大助忐忑不安的心,稍微安心了。

「這是約定,不是嗎?」這時,日渡轉過身,身上的白襯衫開到底,一覽無遺他白皙精緻的身體進入眼簾,日渡臉上難得帶上輕挑的笑意看著發愣的大助。

走到床邊,輕撫著他的臉,唇慢慢靠近,在他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什麼事的時候,頭被一個力道壓住,不得動彈下,交疊在一起的雙唇,讓他不可置信的睜大雙眼。

許久,當下第一個反應就是掙扎逃脫那柔軟的唇,但日渡卻像不給他逃避的機會一般,將舌探進他口中,在口腔裡肆意。

這讓大助完全無法了解為什麼日渡會這樣對他,面對這樣的事情,他恐懼得想逃,在心裡不停叫喊DARK但沒反應就是沒反應,只能害怕的掙扎。

當日渡放開他的唇時,他迅速的退後幾步,靠著床頭眼中透露著恐慌,他的反應日渡都看在眼底。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大助喘著氣,缺氧使他氣息凌亂的問。

「這樣的你,我不會動手抓你,但不代表我不想得到你。」日渡理所當然的看著他說,在一次接近。

「不要過來!」大聲制止,他將自己縮在床頭,警戒的看著這個他所熟悉卻又陌生的人:「為什麼,日渡同學要做這種事?」

「這種事?」無所謂得笑著,手撐在床上,兩人之間的距離都能感受到對方的氣息,他緩緩的開口:「你說侵犯你這種事情嗎?」

見他睜大的雙瞳,在那雙清澈得紅瞳裡,很明顯看到不相信及害怕。



當他知道他是警方的人,要抓是怪盜之子的他時,他從沒表現出害怕;當他知道他體內也殘留著跟他一樣的怪物時,他也從沒表是出害怕。


現在,他眼睛那明顯的恐懼,讓他心底產生一股怒氣,那是對他自身的恐懼。


他害怕,真正的日渡伶。




捉住那雙被銬牢的雙手高舉至上頭,另一手解開他的衣裳,頭探道他的胸前,肯咬著紅潤的突起。

「啊,不、不要……不要這樣,日渡……」大助死命掙扎著,希望他可以住手,但日渡像是沒聽見他的叫喚聲一樣,一個勁的往下在往下。

當他的手觸碰到他敏感的部位時,他感覺到自己全身正劇烈的顫抖,不只是心裡的恐懼,還有對日渡的舉動感到傷心。

淚水,不知何時盈滿眼眶,劃過蒼白的臉頰,這才讓有些失控的日渡拉回理智。

他抬頭看著全身劇烈顫抖恐懼的淚滿盈眶的少年,垂下肩,放開他的雙手,退至到床邊。

見日渡停下動作後,大助拉著自己身上的衣服,抿緊了唇,不語。



沉靜的空間裡,又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安靜得令人生疼。


「你走吧。」低啞的聲音迴盪在空盪的房裡,日渡拿著鑰匙解開他手上的鐐銬,然後就這樣安靜的坐在床邊,等著他離開。

「……………」看著他寂寞的背影,大助知道他從來沒有了解過他,不管怎麼想使他敞開心房,都沒用。

他從不知道他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只能看著他越來越冰冷,越來越不願意說話。

如果,他不是怪盜DARK,他也不是一心想要逮捕DARK的總司令,那他們一定能相處得更好,更能像一般朋友一樣,快樂的過日子吧。


「日渡我……」


「我不是叫你走嗎?趁我還沒回心轉意前,快滾!」低聲嘶吼著,卻不願意面對他。


「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像普通朋友一樣?為什麼你總是要將事情往心裡放?」帶著哽咽的聲音,激動得抓著床單大聲的對他說:「我一直很想幫你、想要了解你的一切,為什麼你總是要把我推得遠遠的?」


「不要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話!」佈滿血絲的雙眼,轉過頭看著他:「你根本什麼都不懂,就別說什麼想要了解我、幫我這種蠢話。」


「那是因為日渡你什麼都不說,我才不知道該怎麼辦!」大助抓著他的衣袖,大大的雙眼參雜著淚霧,眼裡有說不盡的苦澀。

咬緊牙關,他抓著他的手臂,在次吻上他的唇。



狂亂中,帶有著明顯的佔有慾,和不該有的情感蠢蠢欲動。



這次,他很快就放開他,看著他那雙清澈的雙眼,壓抑不住的情感,在他面前坦言:「我想得到你。」

沒有預期得驚愕反應,大助平靜的看著他,斂下眼,主動靠近他的唇,輕下去。

對於大助的舉動,有些手足無措。

他以為他會被狠狠的拒絕,然後在也不願意理會他,已經做好將會失去他的打算,如今他的反應讓他不知如何是好。




「這不就傳達到了嗎?」臉上帶著靦腆的笑容,低著頭輕聲的說。

剛剛日渡衝動的舉動卻時嚇著了他,但不代表他討厭日渡碰他。

在他心裡一直有個小小的聲音,那就是希望日渡的目光能在自己身上,而不是追隨DARK才接近自己的。



想要的,不是DARK,而是他 丹羽大助。





「丹羽……」


「我在。」


唇落輕輕交纏,緊緊擁抱住對方的身體,留下的只有兩人的喘息聲,和在乎對方的情感,化作一室綿情。





屋內被黑夜上掛著皎潔的月光灑滿一室銀白,紅色的光芒閃爍著,逐漸平淡暗紅。

在七夕夜裡墬落的情人寶石,在世人眼中是個見證美麗愛情的信物,但在他眼裡,那就像哀切自己的命運一樣,付出過鮮血,也不得能回報的愛。


就算只有一瞬間也好,我希望你能成為只為我殞落的光芒。





《FIN.》



後記


當七夕情人節悄悄然到來時,完全沒發覺 = = (嘆氣)

視當家族裡討論著可愛的玩笑話時,我在腦袋裡想著

〝情人節阿~要寫些什麼文章呢?〞

然後就莫名的,天使怪盜冷酷的配角(日渡)來找我報到了,然後跟我要求他要跟可愛的主人翁(大助)一起合演。

哇啊哇阿~太驚奇了,我超久沒看天使怪盜說,他竟然還能自動自發跳到我腦裡。

咳,所以這篇就這樣閃亮亮的出生了。

在腦裡預想時,的確有滾綁意圖,但打到中間的時候,就覺得好像會變成溫馨的日渡獨白篇了。

幸好,劇情走向又被我給拉回原意,可喜可賀!哈哈哈哈!(炸飛)


嗯 總之希望大家會喜歡 這樣ˇ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