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接龍》晴空下的戀愛滋味 。一之二 (木魚)

韻潔篇




走在明陽科大的校區裡,不免因為好奇心而東張西望著,校園裡種植了不少地綠色植物,讓學校的環境有著一種優雅而安寧的氣氛。

一想到能在這樣良好的學校就讀,不禁使心情大好了起來,從今天起一切都將是嶄新的開始,好!吳韻潔,在這新環境裡加油吧。

拖著一大箱的行李,慢慢地欣賞著風景邊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呃…前面那個對著宿舍大吼大叫的神經病,該不會是…她吧!?」提著行李箱看著眼前這個熟悉的聲影,我正猶豫著要不要過去跟那個無敵大蠢蛋相認…因為感覺很丟臉,算了吧,任由她在宿舍前大吼也是丟臉,不如上前去跟她打個招呼。

「嗨!」我仰起笑容向前走去。

「咦咦!妳怎麼會出現在這邊?」怎麼會在這邊?拜託…頭腦是裝飾品嗎?不會動一下喔。

「笨啊!當然是跟你上了同一所學校。」我翹著眉看著她道。


真是的…,從以前就是這麼大而化之,這種粗魯又隨性的個性,也難怪就算是大學生了,皓文哥還是十分擔心這個家中唯一的妹妹。

雅文接著問了我住不住宿舍,我想都沒想便回答:「對啊,103A。」


先不管那個蠢蛋,我的行李也是重的要死呢!
宿舍…我的宿舍房間103A,再哪呢?


「哇靠!真哀……」蘇雅文那低沉略帶沙啞的嗓音大聲叫起。


什麼啊!?突然一個人在那大叫又竊笑的…種種行為都十分可疑。


「我居然會跟你同房,天啊!我一定是上輩子沒燒好香,跟你這女人同校就已經夠……」她以一臉哀怨的表情看了看我,接著大大的嘆了口氣。


好啊,蘇雅文!我都還沒嫌你,你倒先嫌起我來啦…,我看你根本就是在找死!


「有種說妳就別給我跑啊!」你這可惡的傢伙!

「當我白癡啊!不跑等著被你打?」看她一臉得意的笑得好不誇張。


啊!那個蠢蛋只顧著回頭對我燦笑,也不轉頭看看前方有人啊!「等、等!蘇雅文,小心!你前面有人」

話才說出口,仍阻止不了撞上教官的事實,真是的…為什麼誰不撞,偏偏撞到教官呢!煩啊~蘇雅文你害我有夠丟臉的!


「同學,起來吧,都上大學了,你們難道不知道走道上不准奔跑嗎?」教官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我走向前去跟雅文兩個人一起低頭認錯,可惡﹗為啥也有我啊!?

這時旁邊傳來地一陣竊笑聲吸引了我的注意,撇過頭往發聲源望去,我看見了有著一頭亮眼的金褐色長髮,一雙碧綠色地大眼因為微笑而呈好看的月彎形,精緻的五官在配上那潔白的膚色,一時間我竟看得有些傻眼…,好個如此甜美有氣質的女孩,如果有緣能夠跟她當個朋友,就真的是太好了。

不過,現在可不是想這些事的時候,我們目前恐怕已經被教官釘上了吧!?唉呦,真的是跟在雅文身邊總沒好事…。


「都是你啦!超丟臉的耶!」等離教官遠了些後,我才終於大聲的抱怨出來,同時不忘用手肘撞雅文一下。

「唉呦!很痛耶,這樣我們就出名啦!有什麼不好?」聽著她的胡扯,忽然全身都沒無力了,唉~這個樂天蠢蛋,要知道所幸這次教官沒生氣,但我們的樣子恐怕被記住的吧!以後做甚麼事還是小心為妙的好啊。


提著自己的行李,便往103A間走去,不想管身後那個精力充沛、大吼大叫的蠢蛋。

才剛放好我的東西,便聽見廣播正叫著我的名字,要我移至導師的辦公室。
我想會被叫去恐怕跟申請獎學金的事八九不離十吧!跟雅文說了一聲,便動身前往老師的辨公室了。


「來,這是這次的獎助學金申請,因為你的成績很優秀,所以老師覺得只申請弱勢獎助學金太可惜了!想說幫你問問看有否獎金更高的申請,結果就幫你申請到了單親家庭獎助申請,你媽媽不在了,只剩爸爸一個,而且你統測成績又有五百多的高分,剛好可以申請這個。」


走在回宿舍的道路上,導師剛說的話到現在仍言猶在耳,尤其是那句妳媽媽不在了,聽在我耳裡真的是十分刺耳!

是,的確我媽媽是已經不在了,但…曾經我也有過放學回到家,便能聽到媽媽在廚房做著晚餐的聲音,而現在當時媽媽圍著圍裙細心做菜的身影,仍深深烙印在我腦海中,不曾淡忘,不曾淡忘…。

拿著申請單我連我是怎麼回到宿舍的都忘了,只是在回到宿舍後,便發現桌上多了幾個行李。


咦!?是其他室友的嗎?怎麼還是沒看見半個人影?那雅文呢!?又跑到哪去鬼晃了?


望著掛在牆上的時鐘,現在才快4點鐘而已,不如先慢慢收拾行李的東西,等雅文那個愛玩傢伙回來吧!


只是,等著等著竟不知不覺地打起了瞌睡,啊,不可以睡著,蘇雅文那傢伙到現在都還沒回來,不知道是不是又在哪裡給我闖禍了,所以…所以…我不…不能…先睡著…,說著說著還是進入夢鄉找周公下棋去了…


「同學,同學!醒醒啊!」伴隨著一陣開關門聲後,便感覺有人輕輕地搖著我。

「咦!?什麼?」別在搖了,我醒了!我清醒了!

「終於醒啦!」一個極為輕聲細語的聲音傳進我耳裡。

「你…你…你!不是那時在竊笑的女生嗎?」我指著她的鼻子,大聲尖叫著。

「呃啊…?」只見她滿臉疑惑的望著我。

我ㄧ臉害躁的抓抓頭道「不是啦!嘿嘿…」

我到底在幹麻啊!?
怎麼會想到什麼就直接說出口了呢?這樣不就跟雅文那個蠢蛋一樣,說話不經大腦思考?


「?」雖然錯愕已寫在她的臉上,但…我本人厚臉皮地決定忽略掉。

看著她手上的少量行李,我想到一個她能進入這房間的理由,於是提問「你…該不會是我的室友吧?」

「恩,是啊!我叫蕭羽晴,以後還請你多多指教囉!」她親切的伸出右手,微笑道。

「我是吳韻潔,也請你多多指教囉!」我嘴角揚起個大大的笑容,將手遞出回握著。

就這樣接下來的一個鐘頭時間,我們東聊西聊著許多事情,包括就讀的科系、家庭大致的環境、就讀明陽的原因啊…等問題,最後我便得知,我們一樣是就讀美術系地新生。

家庭環境的話,我是不完整的單親家庭,讀明陽很大的因素是離家近,可以為家裡省下一筆交通費;而她則是雙親健在地有錢人家獨生女,之所以會大老遠從台北南下來讀書,是因為父母人都長期待在法國,不想一個人獨守空盪盪的家。


不過在這樣東拉西扯地閒聊後,我發現羽晴她跟我很合得來呢!


相信在不久後地將來,我們一定能成為令人稱羨的要好朋友。



原本並不在意,可是當短針指向6時,仍不見雅文的蹤影,讓我漸漸地擔心起來,她是否出什麼事呢?一個正麼大的人了,不會出什麼事的吧!?

努力說服自己沒事的,但…隨後又想了再想,是蘇雅文就不一定了!


於是,便跟羽晴大致說有關雅文的事情,「除了我之外,還有一個室友叫蘇雅文,她跟我是從小的青梅竹馬兼鄰居,她在家排行老四,上面有三個哥哥,下面還有一個小一歲的弟弟,個性非常衝動和粗心,挺愛玩地,平時我們也總是打打鬧鬧的,而…唉~」

說到這雅文,我不禁嘆了好大一口氣,「今天下午我們分開後,到現在我都還沒見到她呢…」就是這糊里糊塗地個性讓人很不放心!

「那…她會不會在校園裡迷路了?」聽完我的話後,羽晴擔憂的說。

「很有可能!」我ㄧ臉困勞地正經道。


隨後決定與雨晴一同出門去找雅文,我便走到門邊把沒人在的房間上了鎖。

接著,跟著雨晴打算離開宿舍前往別棟建築,所以我們便一路小跑步來到宿舍大門口,此時我赫然地想起,也許雅文有把手機帶在身上!

就當我伸手從口袋拿出手機,低頭查看有否認何訊息的過程中,有人從我旁邊和我擦身而過,在當下我並沒有特別地在意,只是專注的用著手機罷了。


但…再抬頭看羽晴一眼時,卻發現她有了異狀…。


「羽晴!你身體不舒服嗎?怎麼兩頰紅紅的?」我急忙問道,可她卻像沒聽見似的,雙眼直愣愣地盯著前方看。


咦!前方有著什麼嗎!?我看看了看,什麼都沒看見啊!難道是後方有什麼嗎?我便轉過頭看後方有沒有什麼,這次我不再什麼都沒瞧看,印入眼簾地是個男生的背影…



「韻潔!!」



「蛤?」聽見有人叫著我的名字,便轉身再次將我的視線望向前方。

「你對學長一見鍾情喔!」反反覆覆地把那男生的背影和羽晴稍紅的臉看了幾遍後,她彷彿發現什麼新大陸似的,咧嘴一笑著,一段看似普通卻驚人的話語,頓時脫口而出。


  我驚訝的瞪著大眼看蘇雅文,她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嗎!?突然莫名奇妙的出現在我們眼前也就算了,才剛出現又沒頭沒腦的說什麼啊!

  「呃…嗯。」羽晴一張通紅的臉抬地低低的,雙手因為害羞而不停糾結著。


  喂喂…小姐,雖然你的行為舉止早已說明了一切,是說…你幹麻還承認呢?



  現在是怎麼一回事啊!?
  在演哪齣?


  我抓著頭髮面露訝異地在內心大聲叫道,雅文口中的那位學長又是何許人也?不論那有著高挑背影的學長是誰,這個素顏未面的學長,在我還沒見過他地優秀風采時,他就在我心中有著特別深刻的印象…。

題目 : 自創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