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逆光【伊那。暉范】中 之一

居於禮貌進人家們要先敲門,不過這點放在伊耶身上根本成了空話,因為即使是跟他交情比較深的人,他都是敲門跟開門動作一氣呵成的做,就更不要說是面對已經有成見的人,沒把人家的門拆了就不錯了。

一腳踹開范統家的門,入目眼簾的是一幕讓兩人大腦停滯驚愕的景象。

眼見修葉蘭壓在范統和那爾西身上,臉甚至靠在那爾西距離不到3公分的距離,一手還抓著范統的手,親暱的擺在他自己的胸口上。

這幕令人想入非非遐想的畫面,讓站在門口的月退和伊耶都瞪出雙珠直盯著他們三個。

最先反應過來的修葉蘭心想不妙,趕緊離開兩人身上,卻被手腳比大腦運作還要迅速的兩人,雙劍出手抵在修葉蘭的喉頸一左一右,鋒利的劍身還是放著噬魂之光。

完全動不了身的修葉蘭,連一滴冷汗都不敢流下來,只怕自己大力呼吸一下人頭落地就算了,還無法從水池裡浮上來。


「梅花劍衛,你有了范統還不夠嗎?」

「不,陛下冤枉啊,我……」

「現在連你自己的親弟弟也要下手?也不想想他是誰的人,你活得不耐煩了嗎?」

「不,這只是我們兄弟之間關愛的交流表現而已。何況,那爾西還不是你的啊……」左邊的劍滲入皮膚,溫熱的血液低落,瞬間讓修葉蘭嚇的向那爾西求救。

「哇啊啊啊啊~~那爾西快救救哥哥!!哥哥還想親手幫你披婚紗啊!」

「你還是給我去死吧!」


於情於理他不管怎樣都會吃口制止伊耶和月退,畢竟他不想讓他們兩個真的殺了修葉蘭,這會讓他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只要,修葉蘭不講出後面那句話,惹他不快。

得到那爾西弒兄的允許,伊耶笑的一臉邪惡,舉劍揮下。


「哇啊!你們衝動點,要打壞我家,我要在你家見血,整理起來很麻煩的!」范統總算在混亂中回過神來,見事情往很糟糕的情況發展,在一旁出言制止,一邊抓著噗哈哈哈防止他們真的掀了他家的屋頂,還在他家灑血,難道他們不知道血很難擦拭嗎?。

「咦!?范統你難道只在乎屋子,不在乎我嗎?我好難過喔。」修葉蘭一臉哀怨的面相范統,霎時讓范統良心不安了一下,但隨後被修葉蘭後面的話給打消了。

「也是啦,畢竟這裡是我們的愛的小屋,就算我死了,你還可以留有我們甜蜜的共同回憶可以溫存。真是浪漫啊~」
會因他的表情而感到罪惡感,是他太傻了。范統在心裡默默的反省。

難道你死到臨頭,都還要講這些亂七八糟會激怒人的話嗎?你不覺的月退的劍就要讓你人頭落地了嗎?還是說你已經抱持著必死的決心?


「你們兩個怎麼會來?」完全不想再聽修葉蘭的胡言亂語,那爾西開口問道,雖然他心裡已經有個底了,但他寧願晚點認清現實。

「那你又為什麼在這裡?」上午才跟他鬧情緒,下午就來找范統尋求安慰?想甩了他跟這枚用的傢伙在一起……嗎?

可惡。伊耶被自己的猜測給激怒到,冒著濃厚黑氣,手中的劍握的死緊。


「唔喔喔喔──鬼牌劍衛請你冷靜點,我對死無全屍一點興趣也沒有啊。」

「如果真的要死,我也要保全我的屍體,浸泡在馬福林中,遺留給我一生最重要的范統和那爾西啊!」

「我要!」

「什麼是馬福林?」

兩人異口同聲說出的自己不願意和聽到不明白的詞彙發出的提問,修葉蘭校的一臉燦爛,十分樂意地替弟弟解答。

「馬福林是范統他那個世界的化學藥劑,可以防止屍體腐爛保全起來。」

當修葉蘭在天花亂墜口沫橫飛的同時,他似乎忘記那兩把抵在他脖子上的劍,或者是說他就由胡言亂語來假裝遺忘冰冷的兵器。


十分厭惡被人忽視,尤其是當他提出的問題尚未回答。

伊耶已經氣到面容異常冷靜,下手卻是快狠準的狠辣,一手掐住修葉蘭的後頸,一劍當場劈下。

「唔啊!」修葉蘭瞪大雙眼,使用他那身即使不及在場兩個魔王般身手的武力,但驚險的逃命還是能做的,在0.1的距離冒著會被擰掉一塊肉的危險,低身、往前狼狽地逃到伊耶劍身長度之外的距離。


「等等,有話好好說,我還有話要問他們兩個,我相信你們也跟我一樣有相同的疑問,就別在這殘殺自己人了。」

「誰跟你是自己人!」

「同為西方城,又是工作上的同事,我們之間的關係那麼親密,怎不是自己人呢,鬼牌劍衛。」

「不要用那種下流的字眼使人誤會。」

「哈哈,別這麼說,你可是在追我弟弟的人,再怎樣都要取得對方『家人』的同意才能娶進門吧。」

「…………」


啊啊,矮子陷入沉思了,跟暉侍那張能把死的講成活的嘴認真就輸了啊。范統無奈地看著剛剛驚險的兩人之間的對罵,順道看了一眼那爾西的表情。

呦,充滿衝擊性的黑氣。這場鬧劇到底何時結束?不過我看那爾西似乎一點都不想結束,就算對話在怎麼糟糕,也好過他要面對的,他一定很傷腦筋該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吧?

話說,月退一直很安靜呢……他低著頭,看不見他的表情,有點恐怖。


「咳,好吧別玩了,我們剛剛講到哪裡?」修葉蘭見目前自身安全,便清清喉嚨轉回一開始的問題。

到底是怎麼演變成這亂七八糟的情況?硬坳回正經的話題已經什麼感覺都沒有了。范統眼神死的扶著額頭,逃避。


「你是最沒資格講這句話的人。」那爾西白了自家哥哥一眼。

「親愛的那爾西,雖然我萬分地相信你絕對不會傷害哥哥的玻璃心,可是心裡的彆扭感,會讓你哥哥因煩惱過度就這樣變回金髮的模樣的,我相信在場所有人都不會希望看到兩個那爾西的,是吧。」

「………」


發現矮子的眉頭皺的更深了,該不會他真的在幻想兩個那爾西吧?啊啊啊,他看起來似乎被自己的想像刺激到了,發出惡寒地顫抖。

就說不要跟暉侍認真啊,認真只會傷身的。


「我倒是很樂意幫你殺回黑毛。」一直默不作聲的月退,突然因冷冷地開口。

修葉蘭僵直了背脊,扭曲的掛著尷尬的笑容,他完全不敢挑戰這句話的真實度。

「哈、哈哈哈哈哈──屬下怎能勞煩陛下您做這種事呢!您那驚天地泣鬼神的能力是得用在外敵上的,不適合浪費在屬下身上。」

「在這和平的時代,空有能力無可發揮也是浪費,如有人願意當我的假想敵,想必也不算爆遣天物了。」月退帶著不合時宜的燦爛笑容繼續說:「何況對象是你,我很樂意花心思的。」

這句看似好感的話,從月退嘴裡說出來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就更別說他訴說的對象是他最討厭的修葉蘭。

「哈、哈哈哈哈──陛下您真是讓屬下受寵若驚呢,但真的、真的、真的不必勞煩了。」想當然爾,修葉蘭也不可能把這句看似『善意』的話當真,沒嚇死就不錯了。

最後他將頭轉向那爾西:「親愛的那爾西,你就別在逃避了,難到看著哥哥在一旁耍寶,很好玩嗎?」

「是還不錯。我不會打斷你的興致,你可以繼續的,哥哥。」

「呦~ 那爾西你怎能對哥哥那麼殘忍~」

「夠了,在吵我就真的殺了你。」赤紅的眼,爆發的情緒一目了然的在死線上。這下真的沒有人敢在挑戰伊耶的忍耐程度了。

他轉著瞪著范統,手指著修葉蘭,用低到不能在低的嗓音說:「把這傢伙給我帶走,你也順便給我滾,現在看到你我就不爽。」


他什麼也沒做,站在一旁也會被槍,況且這裡是他家耶,哪有客人趕主人的,這到底還有沒有天理?

即使在心理抱怨個沒完,范統也沒那個膽子挑釁伊耶,只能乖乖的摸著鼻子,拉著修葉蘭的衣領將他拖出去。

在出去前他不安的看了一眼那爾西,只見他在思考些什麼後,抬起頭來對范統說:「范統,你先帶我哥出去吧,我想我可以處理的……大概。」


搔搔臉,決定選擇性的忽略他後面兩個不確定詞,畢竟他現在沒任何理由留在這哩,甚至可能將情況變得更糟。

他推著還在嚷嚷叫的修葉蘭,拿他沒轍的對他說出「等上我辯解給你聽啦!」的反話,才有辦法順利將他帶走,走前不忘叮嚀一句:「請要把我家拆了。」

這句話是爭對矮子說的。




-TBC-




-後話-
伊耶哥哥啊─── (抹臉) 我愛你 可是 我一直把你崩壞....
然後,修葉蘭 我真的不忍說你 寫你我好歡樂 又覺得你好煩!!
其實 中間有因為之前情緒的關係 而更改過
這份是我手稿的劇情 另外被我刪的是我情緒低落時 寫出來有點小悲
(那份的伊耶 更為失控...雖然 我不討厭那時打的劇情 可是以適合度 還是手稿的這份會比較歡樂ˇ)

阿阿阿阿~~ 預知一下,下下篇開始就是不正經的甜文(?)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