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沉眠,有你陪伴的夜【暉范】

d665c3ea73e9180560785049ed7f0fe0.jpg



朋友的刊物 來個友情推廣 殘本不多 可上 露天 購物!

【刊名】情人節

【社團】BLUE ACCENT藍調

【性質】沉月之鑰 同人二次創作衍生 / 女性向

【規格】A5判 小說本

【頁數】66P

【作者、封面繪者】 YICHIA

【價格】200 新台幣

【販售點】露天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204074156305

【殘本量】大概五本上下


以下是我為朋友寫的插花文~~
雖然被邀稿邀的很莫名其妙 但 打得挺開心的 哈哈ˇˇˇ

看著你毫無防備躺在我身邊的模樣,完全信任依賴我的心,

滿溢的情感,總隨著你的舉止悸動著。

即使,你從未表示過……




情人節風波過去的的隔一天,范統臥病在床,所有人都擔心的帶看病禮物來看他,就擠在范統自家的小房間裡,一屋子吵吵鬧鬧完全不像深病人該靜養的地方。

「范統你現在覺得怎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還是甚麼需要我幫忙的,你儘管說。」月退著急的神色,眼角泛著淚光,跪坐在床邊,握緊著范統的手。

「有沒有甚麼想吃的?還是想喝水?不管是什麼是請你說出來。」那爾西難得露出一臉憂傷擔心焦急的神色對著范統說。

「范統噗哈哈哈已經去沉月祭壇拿解藥很快就回來了,相信你很快就沒事了。」就連珞侍也特地跑來范統的住處探望他,這讓綾侍在出門前念了他幾句。

不管事西方城的皇帝和代理皇帝還是東方城的皇帝,通通聚集在這狹小的住處裡,讓人知道了,他都不知道會被別人說的多難聽?

剛成為代理侍,就這麼高調,一開始就是攀人情才能爬到這麼高地位,實際上根本一點都沒實力,然後就這樣被人接二連三的挑戰,打的落花流水?

不,好歹他都認真練習過符咒了,還不至於真的被打的很慘,況且還有暉侍遺留在體內的深灰色流蘇的實力能抵擋,照理說不怕被人挑戰的。

只是如果可以他依然不希望被人閒人閒語的誤會,或成天被不必要的勞動佔據一半的時間。

「咳,我、我有事啦……要擔心。」我沒事,請不用擔心。即使在破病中,嘴巴的詛咒依然喜歡欺負他。

他現在只希望他們能各自回去做自己的事情,或者被他們的『監護人』帶回去,不要通通留在這裡,這樣他壓力很大,對病情一點幫助也沒有。

何況這不是甚麼大病,只是誤食了一些東西,噗哈哈哈都已經幫他去要解藥了,根本就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每個人都來。

房子很小,空氣稀薄,你們的心意我都接收到了,拜託你們請回去啊啊啊啊啊───。

因為身體虛弱無法表達出自己內心想要他們離開的激動心情,只能在心裡吶喊,大概是內心過於激昂,讓他連咳了幾聲,使旁邊的人更為擔心,怎麼樣都不願意離開。

哦,誰能救救我?

求助哀怨的目光飄到一直安靜地站在角落裡的修葉蘭,他面無表情地看著他,眼裡雖然也充滿擔心和想照顧他的心情,可是他現在完全被他的上司們禁止接近范統一步,能讓他默默的站在房間的一角,已經是莫大的榮幸了,當然有一半是因為珞侍的求情,他才沒淪落到罰站在外面的下場。

因為范統會變成這樣,說來說去都是修葉蘭的錯。

情人節當天晚上,在送走所有人後,修葉蘭才將他準備一個晚上的巧克力送給范統,只是幻世的食材和范統那個世界的食材怎麼說都有些許的差異,在不太清楚食材有沒有副作用的情況下,為了找到跟范統那個世界的味道相符,就已經渾身乏術了,一不小心沒注意就放進巧克力裡面讓范統吃下去了。

噗哈哈哈說那東西有一味香料是會讓新生居民生病的,可是也很難會引起作用,畢竟新生居民的身體,只不過是一個容器罷了,那東西就像細菌一樣附著在身體容器上,生根破壞,雖然只會引起小病,如感冒發燒一般,但至從成為不可能生病的新生居民後,重拾感冒發燒的懷念感,范統依然覺得十分難受。

噗哈哈哈再出發去沉月祭壇時,還白了他一眼碎念范統那麼衰,愛找他的麻煩,有他這樣的主人真是受不了後,就離開了,即使他愛碎碎念,仍是會幫范統解決任何問題。

當然還有最快治療的方法,就是殺掉重生,這是綾侍一邊看公文一邊冷言說道。

只是在場所有人都不希望看到范統死掉,全都護著他這讓范統心裡一陣溫暖,因為他真的很不喜歡死掉後重生那段時間的不適的疼痛感。

那爾西注意到范統的目光正看向修葉蘭,心裡不是滋味的擋在范統面前,額頭輕碰范統發燙的額。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范統緊張的僵硬身體,呼吸也有些急促。

「那個……太遠了,舒服……」

呦,這是什麼誘惑的話語?真想撕爛我這張嘴,明明就是太近了,我不舒服,那爾西你明明聽得懂對吧?為什麼還要羞紅著臉,笑的一臉滿足呢?不要把反話當真啊!我說。

「咳,請留下來吧……我真的有事……」范統強坐起身,推開那爾西將臉撇到一旁,有些尷尬無從面對這三個過於熱情的朋友。

「范統你要趕我走嗎?我是真的很擔心你,擔心到想殺了那個害你變成這樣的傢伙。」月退在一臉急切擔心的表情中,加入了濃厚的殺氣,他都不知道月退的技能已經到達雙面散發的效果了,他真擔心修葉蘭遲早又會變成亡靈來找他。

「我真的有事,拜託別亂來……咳咳……」只要情緒太激動,他就腦部缺氧,咳嗽連連,一個勁的往後倒,頭痛欲裂,身旁的人又開始嚷嚷大叫了。

哦~你們到底讓不讓人靜養啊?

「那個……我想我們還是安靜點讓范統休息吧,看他這樣好像挺難受的……」在一旁默不作聲,總算看不下去的修業蘭,出聲勸道。

下秒慘遭兩人狠毒的目光。

『這裡沒有你開口的餘地!』月退與那爾西異口同聲地怒罵。

「是……」修業蘭低著頭乖乖認錯,珞侍無奈地看著修葉蘭,也無法說什麼……

擔心的吵鬧聲沒有持續很久,他的房門就被伊耶怒氣衝天的一腳踹開來。

「你們兩個給我適可而止,我一不留神你們就給我跑到東方城來,是想怎樣?皇帝與代理皇帝都跑來,到底成何體統?」

將近花了一個時辰的時間,伊耶總算將那爾西和難纏的月退強帶回去,離去前還狠狠的瞪了范統一眼,他都覺得自己的病被矮子這樣一蹬內傷都出來了。

又不是我的錯,為什麼總是對我有這麼大的成見?范統在心裡嘟嚷。

「我想我應該也要回去了。」珞事見兩人被伊耶帶走後,出言告辭:「范統,要保重喔。病好了再來神王殿我請你吃飯,補身體。」

「謝謝。」

這是有史以來難得沒被反話道謝,尤其在他體虛成這副模樣說出來的話都沒有一句正常的現在,這兩個字可說是難得可貴啊!

「暉侍,范統就……交給你照顧了。」珞侍笑著跟修葉蘭說完後,就離開了。

因為他知道心裡最著急、也很內疚的就是他。

「………」

頓時獨處的兩人,沉默的互看著對方。

修葉蘭走到他床邊,到了一杯水,將他扶起來靠在他肩膀,小口小口細心的餵著范統。

他口乾舌燥的事情,修葉蘭近然會發覺,他無不時刻的在想,他是不是真的跟他有心靈相通,其實他是武器吧!

「還要嗎?」修葉蘭柔聲地問,范統搖搖頭。他將水擱置一邊,打算讓范統繼續躺著休息,他卻拉住他的手,修葉蘭疑惑的看著他的臉。

「我有事,所以要再擺出那種表情……」

你的表情,我看得很難過,就像噗哈哈哈說的一樣,我只是衰了點,不然巧克力我們兩個都有吃,怎麼會只有我有事呢?

所以,不要再露出這麼傷心的表情。

「范統,抱歉都怪我沒注意,才讓你生病的,很難受吧,真希望是我代替你躺在這裡受苦。」修葉蘭緊緊的抱住范統,悲切的說。

「………」不太想說話的范統,頭往上一抬撞了修葉蘭的下巴,讓他痛得摀著下巴,眼角還泛著吃痛的淚水。

「范統你幹嘛撞我?」

被自己愚蠢的舉止,跟著撞得眼冒金星的范統,甩甩頭虛弱地瞪著他。

「你很礙眼,進去。」

「咦?」不懂范統為何突然下了逐客令,但他當然不可能就這樣離開。

范統負氣地翻過身背對他,修葉蘭心裡其實有些意外,他會做出這麼任性可愛的舉動,在生病的緣故嗎?他曾經有看過范統在生病時的模樣,確實平常比較不會要求的都會劈哩啪啦地說一堆叫他去做。這算是平時對自己不在乎的人,生起病就變得小孩子性東要西要?

「吶,范統別生氣了,生氣傷身生病的身體會更不舒服哦。」修葉蘭從後面抱住他,將他攬到自己懷裡,討好撒嬌的說。

「我有事……」

「恩,我知道你沒事,是我在窮擔心,過了今天又是一條活龍,要做什麼都行。」

「什麼做什麼,亂正經的……」范統微微皺起眉,發燙的雙頰又增添一絲紅彩。

「當然是……帶你到處去吃館子和遊玩約會啊!不然你想到什麼了?」

「唔……」

被修葉蘭挪耶幾句後,范統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雖然他不覺得自己有想錯,但只要修葉蘭不承認,就是自己思想亂入。

可惡,都他誘導我講出亂七八糟的話。

不過他總算是會開他玩笑了,不然他一直嚴肅地盯著他看,讓他很不好過。

「范統,就這樣……什麼都不做,讓我抱著你到噗哈哈哈回來,好嗎?」修葉蘭的聲音充滿怯意,怕自己會拒絕他,明明不需要詢問的,他也會希望他能留下來。

生病的人,最怕一個人了,那會感到很不安。

但過於吵鬧也很不好,就是了。

范統輕輕環抱著他的腰,將頭埋入他懷裡,聆聽著他強而有力平穩的心跳聲,睡意頓時襲來,沉重的眼皮在閉眼之際,他忽然想到自己有東西要給修葉蘭。

「抽屜……給我。」放在抽屜裡的東西,是要給你的。范統指著抽屜,示意修葉蘭自己去拿。

「這什麼?」抽屜裡擺著一個正方形的盒子,修葉蘭疑惑的問。

「就是……這個……仇人節的祭品。」

禮物被翻成祭品,真是夠不吉利的,不管在怎麼習慣,他依然對自己的反話感到無力。

「可是你不是說你沒有準備嗎?」

「時間的題目啦!」時間的問題,不是他沒準備,不過他慶幸『他沒準備』,不然他一定沒辦法招架他們幾個的熱情和質問。

修葉蘭將盒子打開,裡面躺著兩條環扣在一起的項鍊戒指,上面用東方城文字,不,應該說是范統他那個世界的文字,刻印著他們的名字。

「不習慣叫你暉侍,所以文字上就顆著我不習慣的名字,那樣不可以嗎?」習慣叫你暉侍,不習慣叫你修葉蘭,因為是要戴在我身上的,刻修葉蘭感覺很彆扭,所以就刻暉侍了。

雖然這樣不是很好,但他還是覺得依自己感覺怎樣去做比較好,何況,暉侍也是屬於他的名字。

「范統……」修葉蘭像似還沒回神的,低喃他的名字:「這算是情人對戒嗎?還是求婚戒指?」

「!!」

你說前者我不反對,但後面那句就太………

雖然一開始他有這麼打算,但最後被自己反駁掉了,男人送什麼戒指啊?送戒指項鍊已經夠奇怪了,不要再讓他抬不起頭了。

「范統,我好高興喔!」

「唔哦啊啊啊啊────」被修葉蘭一個激動地飛撲,壓倒在床上,緊緊的抱住。

「范統這還是第一次你為我做出充滿愛意的實際舉動欸!我真的不是在作夢嗎?」

沒禮貌,說的好像我辜負你一樣,明明就是你過於肉麻了好嗎?見修葉蘭難得露出這欣喜若狂像孩子般的笑容。

范統認真的在心裡反省是不是真的是他太沒行動了?都是修葉蘭毫無保留的將他的愛傳達給他,而自己卻什麼也沒說過或做過?

恩………好像真是這樣。可是要像他一樣這麼厚臉皮的成天說一大堆情意綿綿的情話,不如還是叫他去死算了,用想的就胃痛。

「你喜歡?」

「我當然喜歡,只要是范統送的,我都愛。」

「就算你甚麼都不說、不做我也知道……」修葉蘭低聲咬含他的耳廓,說:「你很愛我。」

再度脹紅了臉,他覺得自己的熱氣不斷升高,高到可以冒煙了,修葉蘭還不適可而止的進一步,讓他那何不了他傳遞給他的燥熱。

「謝謝你,范統。」

「我愛你。」

親吻,在兩人嘴唇互相碰觸,感受到范統高一倍的體溫,他伸手撩起他的衣襬,想幫他解熱,卻孰不知那樣只會讓他更敏感感受到修葉蘭撫摸他的觸感,讓他更有感覺。

修葉蘭愉悅的摸上他身體的每一處,因為在意范統現在還是病人的緣故,他沒對他做出更過分的事。

只是彼此輕吻著、撫摸著,雖然無法滿足內心裡想得到他的渴望,但看著頸間的項鍊,他就可能幸福到死掉了。





你的一舉一動、情緒起伏皆是影響我一切的人,

就算你不曾說『愛我』,我依然知道

你內心渴望我的心。








沉月祭壇被自家妹妹盧了不少時間,晚回來的噗哈哈哈,一進門就看到范統和那個假黑毛不堪入目的畫面。

動作比腦袋運轉的還要快,他連解釋的機會都沒給,就把修葉蘭給殺掉重生去了。

「………」見修葉蘭被自家火冒三丈的武器給當場宰了,范統頓時無法對噗哈哈哈抱怨什麼,因為噗哈哈哈的鄙視眼神比往常還要深很多,外加還有隱忍著哀怨的表情。

「范統,你這不知廉恥的傢伙,竟然趁本佛塵不再做這種無恥的事情,虧本佛塵還為了你的事情奔波。」

「本佛塵……要跟你解除契約,你這主人本佛塵不稀罕!」噗哈哈哈一說完,一溜煙就跑個不見蹤影。

最後他還是拖著病重的身體,划船去接修葉蘭,然後跟著他到處去找噗哈哈哈。

為什麼我要這麼辛苦?范統在心裡哀怨,不停對噗哈哈哈解釋請求他回來。



─ END ─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e: No title

嗯? 哦 你是說之前喔!
不知道耶 那麼久了
也許當時就是想看堤實吧!?(誰知呢)攤手
黃況我說的是 好寫成度 這樣 =ˇ=++

奇實說 海伽 太 那個了...
我現在只有滿滿的 堤海 不好意思(炸飛)
尤其越看後面越是如此 哀哀 (海伽甚麼的 好難寫)
還是繼續我的提實好了 (雖然 我依然還沒想到要用甚麼主題、時間來切入 )

No title

海伽的話也是OKOK啦,
不過如果妳是千實的話,點文怎麼會是堤實呢?
怪哉?!

Re: 是沉月之鑰?

我明明就只是說大綱寫完了
堤實目前還眉想法 正在重看中
(重看的期間只會讓我想寫海伽)←似乎都沒寫過
不忍說 我比較 千實←也是唯一寫過的
(而且不用重看 我大概也能寫 完全心鏡糾心問題 頂多給甜頭 因為他們兩個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

阿 反正 還在努力 =ˇ=+++
耐心等待ˇˇ


是沉月之鑰?

我好像一度想要看,可是我忘記最後怎麼了XDDD
如果有第二部的話實在.....會讓人卻步。

黑子的三篇寫完了,那堤實咧QQ

Re: No title

襄 沒看過沈月嗎? 水泉寫的喔!
不錯看 推薦(眨眼) 完結了 頂多再出交代更清楚的番外
(但據說似乎有第二部←不希望有= =)

阿阿阿── 點文慢慢來(眨眼)
我只能說 黑子的三篇 我都寫好大綱了(好有愛)炸飛

No title

雖然不認識人物所以沒有認真看,
可是有新文就要推!!
趁機【敲碗】點的故事!!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