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誘》願意與否【堤實】點文四

贈 襄



從國中開始慢慢展露頭角,現今為當紅模特兒之一的永藤實羽,畢業後兩年工作滿檔的她,爆出一則新聞八卦在藝界造成轟動,卻以神速般的時間落幕。

為什麼呢?

因人氣紅不讓的實羽,身邊跟著許多狗仔在周圍忽悠著轉,當他們發現名模實羽與當潮得了無數個攝影大獎年紀輕輕就是大師級的名攝影師,甚至還是名模之一的蕪木那伽的主攝影師,堤郁依有親密的『交往』行為後,八卦新聞周刊瞬間竄起亂流般的狂熱。

卻也在經紀公司為兩人辦的澄清記者會上,澆熄了火熱,這時間甚至還沒滿一個月。

這一切都因兩人看待的態度………


「我們高中就開始交往了。」堤郁依面對滿滿的記者和燈光,從容的語氣平淡無奇的帶過。甚至還摟著實羽的肩膀,豪不避嫌地將兩人的關係光明化,好似一開始就沒打算隱瞞,只怪外界發現太慢?

「應該說國中就開始了,只是中間小郁再鬧脾氣讓我們分開一陣子。」實羽偏著頭想了想,糾正的說。完全不在乎鏡頭前堤的大膽言行,也毫不害躁的透露出兩人間更密切的關係。

「嗯?是我的問題嗎?」無神的面容,輕皺著眉目,拖著實羽的臉面對自己,問。

「是啊!」就算堤的臉在自己面前放大好幾倍,實羽依然笑著開懷,不認為自己說錯地回了肯定句。

「……算了。」沉默地搔搔頭,不想計較了。

實羽摸著他的頭,微笑。

堤的表情帶著無奈地抓著他的手,瞬間陷入兩人世界,根本不把底下的記者和攝影機前的觀眾看在眼底,我行我素的表現出兩人非常甜蜜的交往狀態,讓所有人漠然的關注這對如此光明磊落的戀人當作公開見證,經紀公司底下的人只有低著頭掩著面垂著牆,看著已改不了的事實。

面對堤,他們只能認栽了,從一開始堤就沒有想掩飾的心情,實羽也是隨著他,反正以他們的名氣,這點八卦引響不了。



他們,如此堅信著。



而且,就算當不了紅模特兒也沒關係,只要小郁能幫她拍照就好了。

攝影師就算沒有名氣,也能自由地拍照,他們抱持著樂觀的心態面對這一切,尤其是實羽。



不願意、也不想再與小郁分開了。



最後,因為兩人的泰然自得態度,讓這件事情很快就沒戲唱,重點觀眾粉絲的心態,雖有好有壞,卻對他們不遮掩的態度和兩小無猜的模樣,逐一認同,默默支持兩人的戀情,這也是為什麼風波會如此快速落幕的原因。

外加演藝界的八卦,是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的,沒戲炒的場子,是不需要堅持的,狗仔們很快就去發掘新八卦保自己的飯碗了。







「實羽羽羽羽!我看到了喔喔喔!新聞、妳和堤先生的報導。」蕪木那伽正用誇張的表情動作,分視兩角的上演電視上的堤和實羽。

而正在上妝的實羽只是瞪大眼睛,忍住憋笑讓化妝師好上妝,不過似乎沒甚麼用,反而憋笑的臉更無法好好上妝,這讓化妝師豎起青筋。

「小、小那妳太誇張了啦!」被那伽那誇張逗趣的動作,制止不住地笑出來了,化妝師只好在一旁無奈的乾瞪眼。

「咦?」那伽完全不認為自己做了什麼能讓實羽笑的怪事,產生疑惑。



那伽因接洽了知名服裝設計公司『碧』的工作,並與實羽合作拍攝,所以人現在在休息室做準備,從看到這則新聞就很興奮的那伽,一直很想對實羽道恭喜為她感到開心。

不過彼此工作都很忙沒辦法當面對她說,所以趁這次工作機會能見面,她一直很期待,能分享實羽的喜悅,畢竟她和堤都是很重要的朋友。



「嘛,大概就是這樣吧,沒什麼好隱瞞的。」實羽笑了笑,坐正繼續上妝動作。

「那、那個恭喜妳!」那伽握緊雙拳在她面前,眼睛散發著閃亮亮的光芒,感動的模樣讓實羽錯愕的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最後還是笑了出來。

「什麼啊?我們又沒有要結婚,恭喜什麼呢?只是把關係公開了而已啊。」

「可是可是!受到大家的認同啊!這樣很好!」看那伽這麼欣喜感動的模樣,讓實羽忍不住想戲弄她一下。

「吶~小那那也跟小海公開好了啊!」實羽小聲地覆在那伽的耳邊說。

「!!!」那伽的反應依然跨張的瞬間倒退三尺,臉上爆紅,語無倫次:「不不不不,我和鬼婆婆才、才不是……不可能的,鬼婆婆鬼婆婆………唔哦哦哦哦~~」

縮在牆角,陰狠殺人犯的表情,就算成了知名模特兒依然改不了這副可怕的表情。

她像是想像了將這件事情說出去,一定會慘遭小海的爆打的慘烈陰影。



「哈哈、小那,回神啊……」沒想到會讓她那麼激動的實羽,只能無奈地看著這對歡喜冤家到底能走到什麼地步,反正不管怎樣她絕對會支持他們的。

她當然知道小海的身分如果與現在的那伽關係公開的話,會引起多大的轟動,雖然這整年來,小海很努力創建男模特兒的形象,但畢竟是以女模特兒出道的,總會有些傷人的輿論,他們之間的關係,大概還要再等穩定一點,才有辦法公諸於世吧。



不過,以小海和那伽的個性,一定沒辦法像她和堤那樣,如此坦然吧!

因為他們兩個都是很有趣又可愛的孩子啊!



小小的在心中竊笑了一下,抬頭發現已經黑臉的化妝師,實羽僵直著身子傻笑,乖乖地給化妝師準備,反正以那伽現在的模樣,要振作起來需要一點時間。

笑了笑,歛下眼,神情卻顯得有些失落。

不如說,在煩惱些什麼……







「好,很好。」攝影棚,攝影師對實羽和那伽比了個OK的手勢:「兩位辛苦了。」

「辛苦了。」

「小那辛苦了。」實羽拿著一瓶水走到那伽身邊。

「啊!哪裡、妳才是……反、反而是我要說抱歉,一直在NG……」想到剛剛自己的表情一直冷靜不下來變成殺人犯的表情,重拍了很多次,她就覺得不好意思。

就算這份工作做了這麼久,她還是會很緊張,是個很慢熱進入狀況的模特兒。

「哈哈,最後成果好就好啦!別那麼介意。」拍了拍她的肩膀。

但看那伽依然很失落的模樣,想了想,有些怯懦的問:「吶,小那等等有空嗎?」

「咦?」

實羽突然用很認真的表情抓著那伽的手,說道:「我有事情想拜託妳!」

咦咦咦!???

被人用那麼慎重的表情說有事相求,讓那伽受寵若驚的手足無措,卻拼命地對實羽點頭。

「我絕對有空!不管甚麼事,我都會做!」一秒把自己賣了。

「太好了!」實羽開心的漾起小花,狂甩著那伽的手。



旁人對於這兩位知名模特兒亂沒形象的舉動,不予自評的自動忽視這邊奇怪的場景。







目前所處『JUNK』附近的某一間咖啡店,兩個打扮怪異的女孩兒,穿戴著長披風、壓低帽、方框墨鏡,手捧著咖啡坐在大玻璃前方,注目著前方交流的車道。

室內對於這兩個奇異打扮的人,多了點關愛目光,尤其跟她們坐在同桌的人,更是如坐針氈的忍不住顫抖,直到那竊竊私語的聲音將他的理智給崩斷。



「我說妳們兩個給我適可而止一點!」壓低的男音,雖然罵得是兩個人,揪住對方耳朵的卻只有那伽一個。

「嗚啊啊啊~~好痛!」那伽含著淚看著黑著一張臉梶原海。

「啊?我說你們到底在玩什麼遊戲?」撫著額頭,看著這兩個打扮怪異的名模特兒,其中還有自己的女朋友。

突然被那伽Call來說有緊急事務,現在卻在這裡看她們搞笑?

面對眾人的目光,小海習慣性地壓低自己的聲音小聲說話,雖以男模特兒出道了,長年的習慣卻有點改不了,尤其與那伽出門的時候更是如此。



「哈哈,小海抱歉啦!」實羽拿下帽子,吐吐舌。

挑著眉,撐著頭:「也該把『緊急事務』講來聽聽了吧?」再說這句話時,小海的眼神是瞪著那伽的,雖然有眼睛的都看的出來是實羽的問題,但他就是對她很不爽。

因為,那伽是拿著手機用哭的跟他說的,還以為真的發生什麼事,抱持著會被罵的準備,將工作延遲,現在看來卻是……一場鬧劇?

她根本就只是因為被別說『需要』,感動才哭的,混帳!



「呃……其實,也沒什麼啦……」眼神飄忽的實羽尷尬地玩著自己的手指。

雖然是她說要那伽幫忙的,可是真的要說的話,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其實,這種事情……問小海應該是知道的吧?

因為他跟小郁最近走很近……問小海……



不停用眼神偷瞄小海的實羽,扭扭捏捏的態度讓小海大人不爽到了極點,正想發作的時候……



「啊!是堤先生……咦?」那伽望著玻璃窗外對面一到熟悉的身影,但身旁卻跟著一個不認識的成熟女人。

跟著一起看著窗外的小海皺起眉,轉頭看著低垂著頭的實羽緊握著雙手有些顫抖。

「吶……你們說……小郁他……」斷斷續續的話語,發顫的身子,最後淚眼汪汪的抬起頭來對現在唯一可訴苦的兩人大喊:「小郁他會不會劈腿啊?」

「他、他是不是不要跟我分手?他從以前就對成熟的女人……嗚嗚嗚嗚嗚嗚~~」話都還沒講完,眼淚就撲簌簌地滾下來,淚流滿面趴在桌上將哭的難看的自己給藏起來。



不一樣了,現在的心情跟以前……不一樣了。

如果現在小郁跟她提分手,她一定會受不了的,因為、因為……

她是那麼喜歡小郁,和小郁走過那麼波折,甚至連千千也被自己傷害了,如果現在小郁跟她提分手,她真的沒辦法像以往一樣還能那麼鎮定啊!



「實羽………」看實羽哭的如此難過,那伽心裡也很難過,隨後便激起一股衝動。

瞬間站起身就想往外走,卻被小海一掌打回座位。

「你你你你幹什麼啦?」摀著發疼的頭,那伽慌恐含淚的對著莫名其妙的小海。

「妳這臭茄子到底在衝動什麼?」小海對她比個中指,鬼婆婆上身。

「我我我我哪有衝動!我只是、只是……想找那個色情QQ頭理論!」咬著牙,那伽不能忍受的看著哭的那麼傷心的實羽。

想到今天她還為了堤與她的新聞對她道賀,卻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這麼大的危機,這種沒神經的舉動,讓她自責的要死,即使她不知情,也還是覺得很難受,感覺上像自己在實羽的傷口上抹鹽一樣,當個落井下石的人。

她不能接受啊啊啊啊!



「要理論也不是妳這般衝動,妳這笨茄子!」再次賞了個愛的巴掌。

「嗚嗚嗚嗚~ 小海只會打我,卻一點用也沒有啊!」蹲角落,碎念小海的壞話。

「妳~說~什~麼?」惡角長舌修羅化的小海低啞的吼了那伽。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小的知錯了,大人饒命!嗚嗚嗚嗚嗚~」鬼婆婆!!

「小海,你知道些什麼嗎?」抹抹臉,實羽將希望放在他身上。

「不知道!」一秒回拒,讓兩人瞬間呆愣。

沒想到小海會毫不留情地回答,這讓實羽的心再度受創了,那伽又在一旁散發著黑氣碎念小海的沒用、慘忍、鬼婆婆等等的壞話,讓小海再次爆打了她一頓。

小海滿臉不悅的轉過頭看著實羽,手指著她很有氣勢的說:「我甚麼都不知道!可是,妳是堤的女朋友!不管發生什麼事,與其在這邊胡亂猜測不如去找堤那傢伙好好問清楚!」

「小海………」吸吸鼻子,實羽可憐兮兮地看著小海。

「難道妳對堤一點都不信任嗎?」小海指著那伽:「如果這顆笨茄子敢亂懷疑我,我絕對會砍了她!」

「咦咦咦咦咦───!!?」

望著眼前這兩對即使常常打打鬧鬧感情卻很好,碰過比她更多困境走到現在的依賴、信任、分不開的彼此。

實羽回想著自己與堤每個回憶,從在一起到分開,還有堤對她提出互不見面、互不關心的話語中那份難過,還有……



『我喜歡妳,實羽。』



那份溫暖的擁抱,顫抖的聲音,害怕離去的慌恐。

小郁………



猛然站起身,對著停下打鬧的兩人說:「我、我想找小郁問清楚,不想猜測、不想懷疑,我相信他。」

「實羽……」眨乾在眼中打轉的淚,那伽握著實羽的手,給予支持的勇氣和精神:「加油!」

「嗯!我出發了。」重作精神,對兩人揮手道別。



眼見已經離開走到對面街的實羽,小海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唉~真麻煩……」

「小海?」那伽疑惑的偏著頭。

「啊啊,沒事的啦。」聳聳肩,目光追著窗外的兩人的身影,笑了笑。







鼓起勇氣追出來的實羽重新穿戴好她的墨鏡和帽子,因為還沒想好自己該怎麼問堤比較好,只能將自己藏在巷子中抱頭懊惱。

「說要問清楚,可是要怎麼問呢?」無奈地嘆口氣,呆呆地蹲在巷角中,抬頭望著藍白的天空,這讓她想到以前她和堤還有千洋最喜歡到的那個河堤躺在草地上仰頭看著午後天空的日子。

時間,過了很久了呢,每個人都在追求自己的夢想,握住身邊重要的人的手。

她對千千……有很多歉疚,所以看到他能重拾笑容,為了另外一個人而漾起幸福的容顏,她比誰都還高興,不想讓千千位她煩惱,所以這件事得自己解決!



「好!」下定決心,拍拍身上得灰塵意氣凌然站起身。

「好什麼?」

「當然是直接到小郁面前問清楚?」

「問什麼?」

「問他有沒背著我外遇………咦?」赫然發覺自己的自言自語出現怪異點的實羽,僵直著身子,呆然的轉過身,果真看到那張熟悉面無表情的面容。

「什麼外遇?」堤郁依疑惑的問。

「呃、小、小郁你怎麼在這?我、我……」腦子混亂成糨糊的實羽想解釋什麼卻不知從何講起,手足無措的模樣,在一道聲音響起後……



「堤先生怎麼了嗎?」



用冷靜的面容看著那個陌生成熟的女性,最讓她介意的其實是那女人胸前的胸部,是個波霸,可惡!

「嗯?堤先生的朋友?」女人扯著堤的衣袖,挨近他的身笑的輕藐。

啊啊啊啊!這女人果然很讓人火大,不要用你的胸部是碰小郁啦!他對波霸女沒轍啦!混帳!你這色情QQ頭!!

內心早已歇斯底里的實羽,不悅的脫下墨鏡和帽子想搶明的說:「我是……」



「她是我女朋友。」卻被堤平淡的聲音蓋過,她呆愣地轉頭看著堤。

「想要一輩子在一起的人。」



他的聲音是那麼清晰認真,聽在她耳裡卻有些遙遠,飄飄然的心,有些不可置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小、小郁………」

「哎呀,原來是永藤實羽小姐啊~ 真是抱歉,妳穿那樣還真看不出來,呵呵。」女人笑吟吟的說出有些刺耳的話。

「上田小姐,別戲弄她了。」堤無力地說。

「哈哈,不過是開開玩笑,就心疼了嗎?堤這樣不行喔,會被老婆吃得死死的。」上田一反剛剛的媚態,用手肘推了推堤。

「無所謂。」堤牽起實羽的手,對她漾起溫柔的笑容:「一輩子被她吃得死死的也無所謂。」



這張只屬於她的溫柔笑顏,在這一刻她知道自己先前的愚蠢,不用再問什麼,不管這女人跟堤是什麼關係,她都知道堤是愛她的,很愛很愛的那種。

環抱住他的脖子,將臉埋進他的肩窩,不停不停地叫著他的名字,感受他給予的溫暖和滿滿的愛意。



「呵呵,看你們感情這麼好,真令人羨慕。」上田小姐輕撫著實羽的頭,讓她轉頭面對她,對她說:「實羽小姐,我絕對會把妳變成最美的新娘,交給我吧!」

「咦?」

什麼?新娘?我?

看著滿頭問號狀況外的實羽,堤繞著她的脖子將她拉近自己,唇順勢的湊上去吻住她的小嘴,親吻起來。

零碎的吻,一路到鎖骨,這讓實羽十分緊張,因為這裡可以大街上,眾目睽睽的,看看每個人都已經回頭看她和堤兩人親密的舉止,在那邊指指點點了。

「小、小郁別這樣,你在幹嘛啦?」實羽紅著臉,推拒著。



「嫁給我,願意嗎?」



「什麼?」

「不過也沒有『否』的選項,就是了。」堤咬著不知何時掛在她脖子上的項鍊,仔細一看鍊子上掛著的是一枚亮麗的鑽石戒指。

「小郁這是……」

這一切發生的都太虛幻了,一點都不真實。

「實羽,妳願意嫁給我嗎?」牽起她的手,親吻著左手無名指的指節,從骨子裡散發出的自信使實羽眼中的堤帥氣凌然。



小郁正在跟她求婚,這是真的,這真的不是自己在作夢……

高興地撲上前,抱緊著堤。



緊緊的、緊緊的,永遠都不會放手。



「我願意。」



不管多少次,她的答案依舊。

和堤永遠在一起,牽著他的手,踏上人生的每個階段,一起分享彼此每個心情、每個點點滴滴。







另一邊,吵著一定要跟過來看的那伽,淚流成河的角著手帕,歡喜的見證這感人的一幕。

「太好了呢,實羽、堤先生……嗚嗚……」

「夠了笨茄子別再哭了,到底是想哭多久?髒死了,我就說沒事了嘛!」小海受不了的將她拖走,不再丟人現眼。

「小海……」

「幹嘛?」

「你明明就知道的,堤先生的事情。」

「少囉嗦,我什麼都不知道啦!」臉皮薄的小海,惱羞成怒地丟下那伽自己一個人快速的跑掉。

「小海果然也很關心實羽他們,真是太好了了了了。」那伽莫名地也跟上來追在他身後跑。

「妳煩死了,死茄子,去死。」

「小海你現在要去哪?」

「工作啦!滾!」

「小海我跟你去。」

「妳到底煩不煩啊!」





就這樣,一年後,堤和實羽的婚禮辦得轟轟烈烈,在眾人的見證下,結成連理。





《FIN.》





後記。

攤掛!! ←只有這兩個字能形容我現在的心情,真的累爆了= = 完全沒有草稿的狀態、外加早已對色誘中毒生疏沒愛腦袋空白的狀態,我能想出這篇看似大放閃光的文,我覺得生命都用了一半了,不忍說。而且他還莫名的爆字,這到底居心何在?

襄,我放送了兩個CP給你耶!! 雖然,海那一整個只是拿來搞笑用的XDDD 反正最後,我還真的噴出來(勝利) 一開始想要放後記的碎碎念,現在都覺得沒力了,算了,反正那些拉哩拉紮的話一點都不重要= = 就帶過吧!

恭喜我自己,第四篇點文完結!(唔哦哦哦 還剩 木日啊!木日梗你為什麼還沒降臨在我腦袋裡?快給我出來面對,渾蛋!)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其實已經結束了

""配對故事是甚麼???""
這句話 不要在意了 我也找不出豬絲馬跡.... 不了解昨天我在幹嘛
馬掉他!!

其實我腦袋空白了
大概 結束了吧= =
(你那邊要留 只有一句話我想說:其實我還沒看 如果我有看 就會留言了 )攤掛
(所以你那篇贈給朋友的 就代表我看了 然後 遠目了 我只要在網路上看自創文 真的繪腦弱 就算是御我和水泉 一樣的= = 不是你的問題)

我家快結束了,靜待妳家囉

妳睡眠品質那麼好,就無法跟我一樣靠作夢啦!害我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說作夢成性是好或不好了嘖。

其實對現在的我而言,贈文不是一種壓力耶!
高中超誇張的那一段是一直有被趕著跑&責任感,但會出約定呀跟這次開放,純粹是想要多點靈感&看妳們收到時開心(?)的樣子。

既然我同學那首都改了,應該就不用默哀了吧(歡呼)
""配對故事是甚麼???""這句話我真的看不懂。
目前治斐或創角都有可能,反正重點是在光馨身上,所以寫/想到後來自然而然地是誰就是誰囉,我現在不是把等你當作第一目標去思量,等待它自己慢慢迸出什麼來。

我這樣會乖乖地拿馨當主角啦,
寫女生當然比較習慣呀,畢竟我比較懂得女性思維。
而且女創角又不用跟著作者的思維走,所以更喜歡。
不過這一切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國中就是自創起家吧,
所以我不像妳那樣排斥自己設立出一個角色與個性。


都變短了 : )

Re: 開心嗎?

我沒有夢這種東西 我只有有感而發 和 靈敢大神陪伴= =
是阿 因為我喜歡水泉吧(微笑)

卻實很欠揍= =
寫自己喜歡的配對 就是心情爽啊!!
要靠著贈送給別人的''壓力'' 來有動力寫文 也是很重要的 我認為
故事和配對都是很重要的 =ˇ=++
配對是吸引目光點進去看 故事 當然好壞不說 就算壞 也會因為配對被騙進去看(去死)
你說你同學點的那首嗎? 為你默哀 行不?
配對故事是甚麼???
歌沒問題 但你有問題的試配對要怎麼連結歌和故事吧xddd
你要拿一個創角 去寫 等你 嗎? 我覺得我寧願 拿治斐... ==

對 我就是要馨馨當主角 他才是主角!!
小襄卻實都比較常用女生當 因為你是女生嗎?
不過襄的女生 絕大多數都是創角...
(莫名的想講 你可以在懶一點沒關係)←直接拿裡想要的人物個性去寫 輕鬆這樣= =
(雖然要先經歷創明這該死的手續)
敖嗚~~= = 我身邊的正常人 只剩下襄 和 木魚了 ←可是後者 不會想要我寫文給他 他比較希望 我快點把欠債吐完(但有時候就是想逃避阿 不行嗎?)
好吧 我允許你敏感一點 我辛苦一點 重申一萬遍 這樣行咩?(攤掛)

真的瘋狂在留言.....

會想要有個特別的世界觀,感覺很容易是被小說們影響的。
我就常常在寫小品呀(而且是連角色名都.....)或者寫一些由夢改編的東西。

這大概就是系的不同吧,妳揣摩角色是顯於外在的動作、表情,而我是在揣摩性格與內心思維。
正巧就是設計相關科系vs文學相關科系的對照。
妳也是不用這麼氣,因為我寫的劇本都是舞台劇跟電影畫面沒什麼關係。
會用這個解釋法應該也是我看了太多太多的劇了(而不是電影)

我覺得我應該還是會回妳 妳開心就好(欠揍)
不過認真地覺得如果只是自己喜歡的配對的話,好像沒有太大的點文的必要吼?
因為我其實比較care故事性而非配對(當然雷不算)
所以我應該還是會繼續點歌+點配對的形式吧(雖然我實在對於某一首歌很......)
無論如何《等妳》跟《三寸天堂》對我的挑戰性都沒那麼高(認真)

好啦,讓妳叫光馨啦,我也會慷慨就義地增加他們兩人的戲份,應該會極難得地讓馨當主視角吧(可以的話我通常都會選女生)不然我不知道如何寫出光的戲份......
我知道妳沒有想要禁斷也真的有兄弟風或友情風的存在。
但是妳都說妳身邊沒什麼正常人了,那我會變得比較敏感一些,應該也情有可原吧 : )

Re: 诶 我很乖!!

麻 大概是 我還在一直狂看漫畫和小說的階段 完全沒間斷
所以 寫同人總比較輕鬆(打滾)
寫自創 我總是會想要個特別的世界觀 腦袋就會爆掉....
(我溫度 一整個 一直被我重寫了三個版本的開頭了= = 所以 大概覺得 苦手吧 我在想)
我很喜歡揣摩角色 下意識 大概 這只是因為會畫畫
所以 他的每個動作 細節 表情 我都會想寫進去(有時就會便繁複)
我個人認為 我寫同人 寫的角色都還蠻中肯到味的(偏頭)

你是寫劇本 我們是寫腳本 (哭噴)
分鏡 你甚麼鬼 我不想要認識你 鏡頭甚麼的 用電腦做 也是神煩
(你們是屬於3D自拍自演 我們屬於電腦平面自己做3D做動畫.... = =)

诶? 所以 你想點劇情嗎?
原來如此 我不知道耶 你也沒說(偏頭) 因為 我每次問劇情要啥 對方總是回我 我開心就好= =
你覺得 這樣我還要問嗎....?
(好吧 以後小襄特定會問一句''有劇情需要嗎?'')
歌要配合對方選的配對確實很.... 總之你加油(搭肩)
但如果是我 我還是會讓對方選歌和配對
原因:與其要我自己配對這種我認為更麻煩的事 那不如甚麼都丟給對方寄好了!!的心態
(寧願把我的腦挑戰在劇情上 也不要做無聊的配配樂...)

那就快想吧~ 不然我就光馨光馨的叫了(我個人認為 就算你想到了 我依然會這麼叫)
因為 我主要叫是想看光和馨阿!!
還有 我到底要講幾遍 我真的沒有要他們斷禁的念頭啦!!!(翻桌)
我從以前 也會寫 普通的友情兄弟愛阿阿阿啊!!
為什麼以前就不看你這麼計較?(攤)

留言會那麼長都是妳害的

"不愧是同人"這句話不微妙呀,我還是覺得自創的個性不管變不變,無論如何作者最大,絕對不會得罪其他也很愛那個角色的人。
而且已經設定好的角色很容易有自己不太喜歡的部分嘛,例如那些鬼打牆的啦、扭扭捏捏的啦,而且重點是現在我漫畫都不愛了,還要愛回去同人也是挺麻煩的。
寫自創除了要取名很麻煩以外,我超愛!而且可能是大學一直在寫劇本的關係,短篇又很重視角色個性揣摩,所以我現在應該不會比較偏掉(應該啦)

色情QQ頭是的確很色,我也相信他私底下應該會是個親吻魔之類的,但是.......我都看一些不重口味的東西妳知道,所以還是必須為此尖叫(?)一下。

純對話這招我也還蠻長用的耶(掩面)
可能是劇本寫多的後遺症吧,我就只想寫兩人的互動,動作這時候就不是重點啦(其實是想逃避)
以電影畫面而言,就很像是漸漸拉遠鏡頭,男女主角變得越來越小,甚至可能出了房子或者街景超大,但聲音卻還在的畫面。

荒不荒廢這件事情就不討論了,牽托成我們真的很busy就是了。
點文是要對方選沒錯,
可是妳就只讓我點配對沒點劇情呀(雖然我是亂入)
之前襄信輕食館是點歌(=劇情)沒點配對呀。
劇情跟配對都被限定的話很沒有發揮空間耶,不過這應該是我強迫妳們點歌的原罪啦(欠揍)

可以不要再稱呼我那篇為光馨了嗎?
怎麼樣都不會是兄弟禁斷,要趕快幫女角想個名字才行!(啊又是我最不擅長的部分orz)


PS我相信我有回得比較短XP

Re: 是久違的長篇留言回覆喔

用感動的目光看著這封留言的長度
有 懷念到!!! XDDD
多多少少坦然面對 會比遮遮掩掩 找一堆畫掩飾 來的好
至少 會都是祝福的訊息比較多 我覺得(雖然還是會有落井下石的不良記者)

看起來 你挺喜歡這篇的感覺(偏頭)
雅雅欣慰了(攤掛)

何謂''不愧是同人?'' 這是甚麼微妙的發言?
嗯~ 對我而言 與其自創裡面的角色我覺得同人已經設定好的角色 比較好抓
只能說 自創的角色個性 感覺上我多多少少會讓他們偏掉XDDD←麻煩

海那的出場 就是拿來當笑點 搞笑用的XDDD
我記得 慢畫好像實與自己也有講過 雖然是說 ''我傷害了千千''之類的(偏頭)
反正 這是事實阿~(打滾)

帥氣的堤 就是要有 最後大魔王 威風凜凜的出場簡而有利的方式(大笑)
诶 要有色情QQ頭的名派 做點色色的事啊!!
好吧 其實 大概是寫多了 這種已經是最低等級了XDDD

我就是分了很多海那的戲給他們
我覺得 在這篇裡面 他們是很重要的 當然要有始有終結束他!!!
不然如果他們的戲份真的結束在與實羽分開那段 然後結束在實羽和堤和好親親密密的那裡
不覺得很虛麻麻麻麻~~~~(打滾)
而且那算是腦袋 邊打邊一定要做的設定橋段!!!
其實最後 小海應該要停下來 踹飛那伽的 但 我已經懶的在多打幾個字了= =
(我累了....)
所以後面完全用對話帶過(這似乎是我現在結尾如果不想打的話 就用這招逃避的方式....)

應該說 荒廢太久 沒有草稿直接面對螢幕 會有不實在感和卡文發呆的無力感
(以錢就算沒有草稿 我也照打阿阿啊!!!)

哈哈 去認真吧! 你已經做出要贈文的動作了
當然就要跟我一樣 慷慨就義一點 請為我寫光馨 顆顆 (歡呼)
給人點文 不就是對方選嗎= = 你哪裡大方了 這是一定的!!!!
(頂多 開了想要贈文的動作 但那也不叫大方 那叫腦袋壞去 跟我一樣XDD)
話說 小襄箱這篇 其實是亂入阿 我說(聳肩)
不過 也感謝 讓我在先往增加了正常向的同人文就是了XDD
(鮮網那邊我以前的文貼完 就真得甚麼都沒了 都被BL取代了
↑ 頂多還有幾篇 因為看動畫看到有感而發想寫的而已)

就這樣 感謝你的留言 =ˇ=++
我的光馨 等你喔~

是久謀的心得唷

> 前段是老夫老妻風嗎?
不過台灣媒體實在很值得抨擊一下(誤)
其實坦然面對就是最好的方法嗎?
(突然想起我花言情語佐薰那篇←誰還記得XD)

> 不能當紅也無謂……那三行好喜歡。 有跟原作切合的感覺。

> 那伽這一段出現實在是太有畫面性了,不愧是同人(咦)
太久沒有在描摩角色,讓我覺得這點實在是超困難的orz
不過小海跟那伽感覺就一定會被狗仔追得不停哈哈。

> 給我適可而止……這句也超像小海會說的話,不過感覺應該是對堤。
 比自己寫的時候更懷念色誘這部漫畫(應該是因為我沒出現什麼角色吧)
 啦啦啦~這一段都好好笑(尤其混帳那句)
 連千千也被自己傷害了……這句話感覺有點自肥(欠揍)

> 雖然知道劈腿擺明了是誤會,但是堤的反應也太棒了吧!!!!!!!!!!!!(激動)
果然還是喜歡淡淡甜,希望堤的台詞,可是突然大親就.....我真不鹹濕(欠揍)

> 喜歡小海最後的反應,我好吃傲驕這路哦(咦)
前期是海>堤,後期是堤>海,現在海又追了一點分上來哈哈


>> 沒有草稿真的超難寫的,雖然我最近好像比較常這樣,
然後就對著鍵盤發愣,或者被fb或plurk或劇拉走(欠揍

>> 看妳的後記讓我瞬間後悔點文啦.......
  櫻蘭是什麼鬼什麼鬼什麼鬼(迴聲)
光馨是什麼鬼什麼鬼什麼鬼(再迴聲)
不過妳都這樣慷慨就義了,我也會認真的 Q^Q
  突然認真地覺得我開放點歌又開放點配對實在是大方(欠揍)


(我專程開一篇記事本出來打,真是認真不已XD)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