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接龍》碎之聲。第一章 (蕓夜)


偌大清明閒麗的校園,一群學生擠在正廳的大廣場,對著貼滿公佈事項的排行公佈欄討論聲四起,形成巨大的噪音汙染場。


「不會吧,這次全年級最高得分又是他!」一聲聲不可置信又挫敗的聲音響起。

「哈哈,果然溟頤學長超厲害的,每次都得全校第一。」卻也有些愛慕崇拜的聲音支持著。

「這學生真上進,這世代就是該有像這麼積極有前途的孩子。」老師的讚美話,也在教職員辦公室裡閒話家常。

此起彼落的議論聲,對於那個被全校師生談論的對像,正無關緊要的坐在教室看他的書。


「小溟頤,你又再度成為全校家常便飯的話題人物了。」一個長相俊帥高挑的青年走到面相陰柔白皙,有著一雙漂亮有神鳳眼的『大美人』身邊。

那人美麗的臉龐是每個男人的夢中情人,但此人卻穿著男生制服,再三證明他的性別,也讓不少男人對他心碎,當然還是有帶著異樣企圖的人前來糾纏。


「既然你都說是家常便飯了,還來我面前提幹嘛?」刑溟頤抬起他漂亮的臉龐,一雙大大的鳳眼瞪著身旁的那人,充分表現出他的不悅。

「沒什麼,只是覺得大家很無聊,還是壓力太大,總是要為了這種事情議論紛紛。」俊帥冷酷的青年拿起旁人的書,遭受到第二記白眼也無關痛癢的,隨興翻了幾頁丟還給他,便趴在桌上,懶洋洋的模樣讓旁人看著真不爽。

「炎單杰,我個人認為要比閒的話,你絕對比任何人都要閒上幾百倍。」刑溟頤重重放下手中的書,拼命瞪著這個成天上課睡覺的人。

「我很忙的。」炎單杰趴在手臂裡的聲音悶悶的傳出來。得到這樣的回答,讓溟頤氣得往他頭上砸了一個響頭。

「該死,為什麼像你這種傢伙得全校第二名都不會被議論,我這麼用功拿個第一名也是理所當然,當老天保佑有長眼睛,但卻被每個人念得要死,這算什麼天理?」怒罵大肆吸引著為數不少教室裡學生的目光,每個人用擔憂和疑惑的表情看著這全校一二名該不會大打出手,只是不明白為什麼是第一名的那個在生氣。

「我說小溟頤,大家是誇你,不再在念你,你惱羞成怒後的語句還真是亂用。」炎單杰終於抬起頭,用著不以為意的表情淡淡得笑著說:「你到底是感謝老天爺,還是在罵祂啊?」

「不要叫我『小』溟頤,都幾歲了還叫『小』。」溟頤完全不想理會擺明取笑他的問話,再度對他的稱呼有意見而生氣。

「在我印象中,小溟頤就是沒長大啊,還是這麼可愛。」

「如果你能像以前一樣叫我『小善哥哥』會更好。」炎單杰冷酷的面容難得有了笑容,周圍的女生都看傻了眼。

「我真覺得你根本就是一隻扮豬吃老虎的豬!」溟頤受不了的碎罵一聲,撇過頭不想再搭理他,因為他知道這個人總有千萬種的理由來打發惹火他。

炎單杰笑著撥弄他的頭髮,讓老大不爽的溟頤再度送他一記白眼,他卻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趴在桌上開始準備他的睡眠。

負氣的瞪著他幾眼後,用手撐著頭開始等逐漸安靜起來的教室,教授從門口走進來後,開始認真上課。


刑溟頤,大學二年級生物科學系,在校是個風雲人物,不只是因為在這所升學就職率高,又很嚴苛的學校成績相當優秀,在師長面前也是個令人稱讚的好學生,就更不外乎他那張漂亮臉孔的長像,更是吸引人的魅力所在。

只是吸引的對象都不是女生,女生的反應總是兩極化,不是羨慕的前來討教他怎麼保養的,不然就是忌妒他那張皮像,他本人對於此事一直很懊惱自家父母為何把他生成一張女兒臉,讓他這大好青年總是被一群像蒼蠅般,趕也趕不走的男人糾纏。


而他身旁那個總是漫不經心,懶洋洋趴在桌上睡覺的是他的兒時玩伴,炎單杰。

同樣大學二年級生物科技系,萬年第二名,有時候溟頤會認真的想他是不是故意將第一名的寶座讓給他,想到這點他就很生氣,三不五時叫他認真一點不要放水,只是對方像完全不了解他在生什麼氣一般的裝笨,總之對於炎單杰他實在不知道他是偽善功力好,還是真的比自己差一點。

而他那張俊帥的臉跟他不同,是個完完全全吸引少女的『少女殺手』,他不只長的英俊,還有女人總愛的冷酷性格,只是跟他相處多過於他父母的溟頤,很清楚這人的個性有多差,總是老愛以戲弄他為樂,好像看他生氣的爆跳如雷是他人生一大樂趣一樣,興趣爛到不行。

這又讓溟頤疑惑他到底是愛耍帥,還是顏面神經失調。



「唉~」溟頤微微嘆了口氣。

「對了,小溟頤」忽然炎單杰又突然從桌子上爬起來,一手撐的頭目光看著他的肩膀說:「那隻黑貓哪來的?」

「嗯!?」往他目光看去,發現他是在說他肩膀上那隻正躇著他臉撒嬌的黑貓:「我今天早上發現牠的,應該是被不小心的車子撞死的。」

溟頤用手指導弄著黑貓的脖子,黑貓舒服的發出咕嚕的聲音,伸出舌頭舔了舔溟頤的手。

「我說過同情心不要這麼氾濫,路上的東西不要亂撿,黑貓怨氣最重。」炎單杰冷默的看著那隻正在任性撒嬌的透明黑貓。


從小,溟頤的身體就有吸引怪東西的能力,不管是什麼樣的道法師都無法壓制他的能力,而他家都是以驅邪除魔的世家世世代代香傳,也就是早期說的陰陽師世家,所以才會在小的時候認識這樣的溟頤。

他的體質正好跟溟頤相反,是有保護陣魔的功效,所以雙方家長才會讓他時常跟在溟頤身旁,小時後的溟頤可愛又不懂事理,早熟的他就像他的大哥哥一樣,兩個人總是玩在一起。

想到以前的溟頤他就懷念,長大後他就像對世俗開竅了一般,對什麼都默不關心,跟那個總是叫著他『小善哥哥那是什麼、什麼』完全背道而馳的發展,想到這種種他就嘆息。

唯一留下來的,大概就只有從小到大同情心氾濫到了極致,不管那些冤魂對他是有企圖、善心惡意,他都不在乎的跟其相處,對於這點也讓他感到頭痛。

雖然知道他會變成這樣子的理由,只是單純長得太可愛,常被誤認為女生,所以常常被一群男孩子欺負玩弄,對於女生他很清楚他的性別,小時候生性害羞內向根本也不可能找女生們玩,女生們也因為他長得漂亮,還有一種不可侵犯的氣息,所以也不會找他玩,因而他就變得更孤僻、更內向了。

所以,才會對於那些跟他一樣孤獨的冤魂,伸出同情的手,他就是看不慣,心地善良有朝一日,也許會害死自己也說不定。


「炎單杰我看你只是因為討厭貓而已吧。」溟頤取笑道,難得抓到他把柄可以好好笑他,他當然不會放過。

「啊,是啊,因為我對於一隻叫小溟頤的野貓沒轍啊。」他投降似的揮揮手說,這又讓溟頤瞪了他好幾眼,才剛想發作,檯下的教授已經出聲喝止,這兩個從下課就吵到上課沒完沒了的資優生,就這樣亂七八糟的話題結束。



大學生活跟以往不一樣要上個一整天,沒課就能走了,剛好今天只有幾堂課,兩人一下課就走到今天早上溟頤發現黑貓的地方,讓炎單杰將黑貓超渡,好投胎轉世。

「要好好升天喔,這樣才是乖孩子。」溟頤不捨的摸了摸黑貓的頭,牠睜著黃色的大眼睛看著溟頤對他喵了幾聲,看著一人一貓的道別場面,炎單杰無奈的在旁念起咒。

一道白光佈上黑貓的身體,飄在半空中的黑貓黃色的大眼睛仍不停注視著溟頤,最後牠彎起瞇著的雙眼,喵了幾聲像是在說『謝謝』一樣,消失離開光點直達天際。

溟頤看著天空,漂亮的臉孔漾起溫柔的笑臉。


「如果這時候你那群打不死的粉絲在場的話,看到你現在的表情一定會暴動。」炎單杰那張神經壞死的臉出現在他眼臉咫尺,淡淡的說。

「怎麼你就不暴動?」垮下臉來,瞪著這個三不五時喜歡娛樂他的人。

「因為小溟頤可愛的表情我從小看到大,習慣了。」雙手環在後頭,涼涼的說,並往自家方向走。

「對了小溟頤的爸爸今天回來嗎?」炎單杰像想到什麼回頭過去問。

「嗯,從西方的……什麼地區回來,我也不記得了。」溟頤想了一下,皺起好看的眉,放棄在去思考自己的父親是從哪裡回來的。

「自己的爸爸從哪裡回來也要關心一下啊。不過你沒印象也不能怪你,因為伯父這次好像是去了一座沒有名字的偏遠小島。」炎單杰碎念了一聲,兩人邊走邊說。

「那個老頭年年往外跑,就算死在外面,也是他的事,幹嘛關心?」溟頤擺著臉嘴硬的說,像是個鬧脾氣的小孩,看他這樣的反應讓炎單杰又不自覺得仰起嘴角。

「果然是個長不到的小鬼。」

「你說什麼!」

「好了小鬼,家到了,明天見。」

「如果可以,我不想再見到你了。」溟頤對著背對他揮手的炎單杰,在他身後大吼。

雖然兩人的相處模式是有這麼點令人擔心,但他們其實感情很好,就像人家常說的『越吵感情越好』一樣。


「我回來了。」打開門,總會聞到媽媽在廚房裡做飯的菜香味,和一張跟自己十分相仿的溫柔美麗臉孔笑著對他說:
「歡迎回來。」

「啊,小溟頤你回來啦,快過來給你看個好東西,這是爸爸從失落的小島拿回來的寶物喔。」今天有點不一樣的是,許久未回家的父親也像個大男孩似的拉著兒子的手,到客廳裡來看他的戰利品。


刑爸爸雖然稱不上跟炎單杰一樣的英俊,卻也是個跟溟頤一樣的俊美,而且眼角邊還有一個美人痣。

夫妻兩個長得這副模樣,想當然爾自家兒子也不會難看到哪裡,甚至有超越父母親的姿態。


「你這樣亂拿東西好嗎?人家都已經『失落』了,還拿人家的寶藏。」溟頤對父親的考古職業興趣雖然沒什麼意見,只是偶爾有些寂寞而已,不過他可不會承認。

「啊,就是失落的才供人發覺嘛。」刑爸爸在他那個『百寶袋』東翻西找,找出了一樣東西興奮的說:「來,這是給溟頤的禮物。」

刑爸爸給他的一枚很漂亮的古銅鏡,不是那種從西方人傳來有個柄的拿在手上的鏡子,而是很東方的寶鏡,兩耳邊還有著顏色很漂亮的流蘇。

「為什麼給我這個?不是給媽媽?」溟頤有哭笑不得的衝動。他明明是個男的,為什麼自己的爸爸還要送他一枚鏡子?他百思不得其解。

「啊,因為我第一眼看到這枚鏡子就覺得是該給溟頤的,媽媽的禮物也很漂亮,她也很喜歡。」

「而且媽媽跟我一樣,都覺得這枚鏡子很適合小溟頤。」聽到父親的回話,溟頤帶著僵硬的笑容轉頭面向一直笑得很溫柔的媽媽,她正拿著爸爸給她的禮物哼著愉悅的小歌曲,擦拭愛護一副很寶貝的模樣,讓溟頤也做不出當下的反應,只能嘆息在嘆息,自家父母到底是把他當兒子在養還是女兒在養?


收下那枚寶鏡,他先是疲憊的上樓換衣服,便瞪著被他擺在桌上的寶鏡,拿起來左看右看的,也看不出爸爸說的『適合他』是哪裡適合他了。

不過這枚鏡子真的很漂亮,從地底挖出來的東西,通常有一半的東西都是不完整的,這枚鏡子卻跟被保養的一樣好,這真的是很奇怪。

他輕輕摸上鏡子兩旁的流蘇,那顏色和觸感特別的好像不是這世界上的物質。


內心從小就被父親探討這世界許多歷史的傳說事物很感興趣,之所以會讀生物科技,也是因為能在探討更深層的物種哲學,所以面對這種充滿疑問又吸引人的東西,他的腦袋就會不自覺的想更深入的了解,這樣東西是怎麼組成的,這就算是一種職業病吧?

從兩旁的流蘇摸上鏡子背後的刻文,這感覺不像是裝飾花,反而比較像是…….炎單杰他家那一類的咒文法陣,只是比較西方化而已。

好奇求學的心態,讓他知道為什麼爸爸會送這樣的東西給他了。

他興致勃勃的拿著寶鏡,突然一不小心被他鋒利的邊緣畫傷了手指,血滴在鏡面上。


「糟糕。」將寶鏡放下,抽起身旁的衛生紙打算將鏡面上的血滴擦掉,卻發生一個離奇的現象。


他剛剛滴下去的血,就這樣被鏡面吸收,整個鏡面染成不透明的紅色,身周刮起了一陣詭異的風,繞著鏡面和他為中心的纏繞,然後……破裂成上百片的碎片。



一個長銀頭髮的女人,出現在他眼前。


題目 : 自創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