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接龍》碎之聲。第二章 (木魚)


面對身邊突然激颳起的劇烈旋風,讓溟頤不禁瞇起那雙漂亮的美目,接著伴隨聲『啪嚓──』響起,原本完整的鏡面頓時碎裂成上百片。

在溟頤驚訝鏡子破碎之餘,前方剎然佇立了個浮空的人影,那人耀眼的銀白色髮絲因風鼓舞搖曳著,緊閉的雙眼彷彿在睡夢中…


溟頤呆望出現在前眼的人兒出神,她那雪白透徹的肌膚,及如娃娃般精緻的臉龐,美得令人驚豔…然而她的四周好似有層霧氣包圍,朦朧得好不真實。

正當溟頤震愣住時,她緩緩地睜開原先緊閉的雙眸,碧藍的瞳色澄如青潭那樣清澈透明,眨著尚未完全清醒的眼,像是在注視著溟頤又像穿透過他看著遠方…


「妳…」溟頤還未脫口的話,因為那女人忽然傾斜向前倒下的身軀而停住。

溟頤迅速的伸手拉住才沒使她落於地,撇眸瞼著此刻倒入懷中的靜謐無聲地美人兒,竟不自覺鬆了一口…
或許,他也需要一點時間來思考至剛為止所發生的一連串事情。

小心翼翼的將她抱起放置床上躺平,體貼的幫她蓋好被子後,便隨意的坐在床沿邊,拾起早已破裂不勘的寶鏡,輕摸著背後刻印的咒文,陷入寂靜沉思…

半晌,身後原來規律平穩的呼吸聲,開始變成急躁的喃喃:「不…不!」

「!」

立即起身把這枚鏡子收進抽屜,走至床延探查時,赫然發覺她額上滲著細微的冷汗且直顫抖著…

察覺不對勁的溟頤,邊用濕毛巾幫她擦拭著邊思索著該如何是好…於是,便抓起書包翻翻找找,尋那總被遺忘在角落的手機。

因為平日都不常使用,所以十分不熟練的按下手機聯絡名單裡唯一的朋友──炎單杰。


這時,剛洗完澡的炎單杰俊臉滿是滑落地水珠,正用吹風機吹著濕漉漉的頭髮,響起手機的鈴聲打斷了他吹髮的動作,來電的顯示更是吸引了炎單杰的注意,因為他鮮少會主動打來找自己。

「怎麼?小溟頤在想我啦!」電話那頭一接起,慵懶的嗓音不正經的說道。

「你想得太美了!」

想也沒想,溟頤就回應一句。
即時是有求於人,溟頤對炎單杰的口氣還是一樣強硬,仿若根本不是他有求於炎單杰,而是炎單杰有求於他。

「事情是這樣啦……」向炎單杰解釋大致發生的經過,後者聽著聽著…開玩笑的輕佻態度漸漸凝重了起來。


「你先別輕舉妄動!等我一會,我現在過去找你。」炎單杰快速的交代了下,馬上就掛斷了電話,絲毫沒給溟頤一點插話的空間。

面對僅剩『嘟嘟──』聲的手機,溟頤輕嘆了一口氣,「真是的…就愛瞎操心。」


闔上手機蓋後,炎單杰隨手擰了條乾毛巾,往濕髮亂搓揉著幾下,也不管依然在滴著水的髮尾,拿起萬用的驅魔道具背包,急急穿上個外搭外套,奪門而出。

若照小溟頤的說法…以他的特殊體質,那女人極有可能是千年修成人形的妖孽。
開什麼玩笑,這樣下去可不妙啊!

狂奔至漆黑的車庫中,牽出一輛炫紅色的腳踏車來,炎單杰跨上椅座後奮力地踩著踏板,一心只想盡快趕到凕頤身邊的他,顧不得路人紛紛因閃躲不及而投以的驚嚇眼光。


由於兩家住在同一地區,只是相隔五巷道口遠而已,不過才花了十分多鐘便到達目的地
──刑溟頤家。

任意將腳踏車停置一角落,炎單杰來到門口處按了下門鈴,本來因劇烈運動而上下起伏的胸膛,大口喘息之際…隨著門扉漸漸開啟竟猛然停止,好似他根本無剛那些舉動,英俊的臉孔顯得十足從容。

望著來應門的她,炎單杰彬彬有禮的道了聲:「刑媽媽好!」

「哦,是單杰啊!」刑媽如花般的漂亮容貌,此刻正堆著個燦爛的笑靨,「來找小溟頤嗎?」

「是的。」炎單杰遞給刑媽一個大大的微笑,令人看了也被受感染到他的好心情。

瞧見來者是炎單杰,坐在客廳的刑爸也親切地打招呼:「單杰來,讓刑爸好好看看你,我有好一陣子沒看見你了吧…嗯,果然越長越帥呢!」

「哪有。刑爸才是英姿煥發,感覺越來越年輕了!」

「你這孩子就是嘴巴甜…」刑爸聽得笑地合不櫳嘴,開心的直道,「我們好久沒有一起下盤棋了,現在來一局,如何?」

「現在的話恐怕是不行…」炎單杰揮動手上的背包,解釋:「明天課堂上有門重要的抽考,所以我有些不懂的題目想來跟小溟頤討教。」

「這樣啊…真是可惜。」聽聞炎單杰的說詞後刑爸滿臉惋惜,但仍又補充一句:「若你讀累了想休息,刑爸不介意隨時跟你玩上一局!」

「老公!…真是的」始終都沒開口說話的刑媽,在聽到刑爸的這句不死心的話,毅然插話了。

「單杰不要理他。」拉過炎單杰的手臂,刑媽輕拍著他的手,眼神彷彿看的是自己的兒子般,語氣柔和的說著:「看見你們兩個成績如此優異,我放心了不少,也很為你們感到驕傲。單杰你平日總是要費心地照顧我們家小溟頤,刑媽真的很感謝你,小溟頤有你這樣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不會啦,太過講了。」面對刑媽這般肯定的信任,一向能言善道的炎單杰也謙虛了起來…

刑媽笑著抱了下已經高過她一個顆頭的炎單杰,然後才伸手指了指樓上,說:「上樓吧,等會在幫你們送消夜上去。」

「好。」刑媽窩心的舉動,讓撇過身一步步走到二樓的炎單杰露出了難得地真誠笑容。

望著炎單杰那高挑的背影,刑爸刑媽對於孩子們如此地『上進認真』,心底都不自覺倍感安慰,卻塾不知『討論功課』只不過是個幌子罷了…


來到溟頤門前的單杰,禮貌性仰手敲了敲門『叩叩──』

出來應門的溟頤馬上遞給炎單杰一技大白眼,且不忘諷刺道:「真假!就只知道在我爸媽面前裝乖。」


說完,溟頤自勁的轉身進房不再搭理對方,而炎單杰對於溟頤的反應,只是有些無所謂的聳聳肩,並不以為意。

走在率先進房的溟頤後方,炎單杰習慣性地將背包扔至房間那張在正中央的小桌凳上,開始環顧他這幾個星期沒見的熟悉地方,進門第一眼便可看見一扇批覆著深藍色簾子的大塊落地窗,及擺放著多數書目的整齊大型書桌,這樣簡單的擺設使得整個房間更乾淨俐落。

最後,視線落在躺於床的人兒上,炎單杰一雙深邃的美目屏息地注視著,甚至還懷疑地搓揉下雙眼,不太相信剛所看到的景象…


「這、這是怎樣…?」炎單杰難以置信到抖著音發問。

「因為她會冷啊!」

聽見如此理直氣壯的回答,炎單杰只能無奈的捂著額。

他瞪著眼前捆成一大團的不明物,十分不解究竟要怎樣才能包成這地步!?
才這樣想著…眼尖的她便揪起幾絲散落在外的銀色長髮,警戒的瞇起雙眼凝視,銀髮…


掀開件件覆蓋在她身上的厚重被子,一張小巧精緻的臉蛋毫無遮掩的顯示出來,睡夢中的她依然緊皺著雙眉、輕喃的囈語,好似正被惡夢困擾不以,讓人不禁想叫醒這沉睡塵凡的人兒,不忍她受到這般的折磨。

面對她絕美出色的外表,單杰並沒有像溟頤剛開始看見的那樣錯愕訝意,反而意外的異常鎮定。為了能魅惑人心,而將修行成外貌俊俏人形的妖孽他實在見多了,所以早已都見怪不怪,是產生抗體了吧!


照理說小時候就靈資過人的自己,在被開過天眼後加上每天持續不斷的打坐修練,應該是可以輕易得看見另一個空間的靈才對,只是令單杰不解的是…

為何從她身上他絲毫感受不到任何妖氣或靈氣?
莫非她不是妖?


「你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她別再發冷?」竄入耳裡的溟頤聲音,打斷了單杰的思緒。

『…問題是這個嗎?我們連她是什麼來歷都還搞不清耶!』單杰暗暗的心想。

瞟了眼蹲在床頭細心照顧她的溟頤,嘆了口氣:「真受不了你,你啊!就同情心太氾濫。」


這次溟頤沒在像平時那般直接反駁炎單杰,只是嘴角處漾起了抹苦笑。他當然明白單杰是在擔心他,也知道這樣的同情心也許有天會害了自己,但…他就是無法置之不理。

看著這樣逞強的小溟頤,單杰也不好在多什麼指責的話語,只好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要溟頤別想太多…反正,若是真的出了什麼事也還有自己在啊!


為了不再讓溟頤擔憂,炎單杰來到床沿邊昂手護蓋住她的額,低聲念著咒術:『……』,忽然冒出的亮光將手層層包圍住,接著底下的她不在滲出冷汗,些許及促的呼吸也轉變成最初的平穩狀態。

炎單杰出聲解釋,「我對她施展了個鎮定咒,這只能暫時緩和她的情緒,然而導致她這般難以呼吸的原因還是並未解決。」

「嗯。」溟頤應了聲表示明白,隨後他打開抽屜,把剛從父親手上拿到的寶鏡遞給炎單杰。

「這就是你說的那枚寶鏡?」

「是啊,這是我爸從失落島帶回來的禮物。」望著小心翼翼攙扶著鏡子的炎單杰,溟頤悠悠的說。

仔細的把祉鏡面已破碎的鏡子翻來看去,除了背面鑲有刻文的紋路外,怎麼看都像是一面普通的鏡子,所以這段刻文一定暗藏甚麼玄機,但是炎單杰從小跟著家父看遍所有的古書,就是未曾見過這般奇異的文字…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文字…」說畢,興致整個都來了。

隨手抓起仍於一旁的驅魔背包,在一陣翻翻找找後,找出一本厚厚的古老文書,一屁股坐下開始專心苦研…


此刻,炎單杰陷入只有自我的境界,雖然平日他總是一副吊兒啷噹、甚麼都不在乎的樣子,可是只要一碰到跟驅邪避魔有關的事物,都會特別熱衷。

見狀溟頤也不去打擾他,習慣性的拉開桌椅埋頭念書,房間寧靜得只剩下『沙沙──』的翻書聲。


凌晨三點,淅瀝淅瀝的敲打聲讓溟頤抬起頭來轉動著僵硬的脖子,讀得太過認真竟沒發現時間已經正麼晚了,扭頭朝身後撇去,看著不知何時早已趴在小桌凳上睡去的炎單杰,溟頤拿過一件被單小心的批在他身上,並將檯燈關掉。

然後才無聲的走到窗前捲起窗廉一角,外頭天空灰壓壓的一片,正下起細細小雨…半晌後,溟頤靜靜的伸手把簾子拉起,讓這房間再次隔絕窗外的景象。


而後,溟頤緩緩走至床頭邊,手背輕碰上她的額頭,在確定體溫正常後才又放下一顆懸著的心。

雖然痛恨但溟頤知道自己有張如女孩般的絕世臉孔,然而眼前她卻有著吸引人的傾城容顏,在她身邊一切似乎都黯然失色,也包括自己…

睨著她完美無缺的臉孔,那白皙細緻的皮膚、小而挺的俏鼻、微抿起的透紅櫻唇,及輕覆在眼眸上的細長睫毛,一切的一切都顯得如此地完美,可是眉宇間的深鎖透露出與之不合地淡淡哀愁…


「為甚麼你要蹙著眉…難道,你不快樂嗎?」


輕撫上她眉間微皺起的細眉,溟頤不知道為甚麼從看到她的第一刻起,他就覺得很痛心,或許是因為被那雙溢滿濃濃悲傷的雙眼給震撼到了吧…溟頤用著哀愁口吻問著不會有人回答的疑惑。

這晚溟頤整夜沒睡守在她身邊,床上任何一點小動靜便能驚動在旁的他。



隔日早晨時分,和煦的陽光穿透枝頭葉上地露珠灑落在床的銀髮人兒身上,刺目的光線讓床上的她睜開了雙目。

映入眼簾的是淡藍色的天花板,思緒還未釐清的她抓起床單被角,免強地撐起身子,撫著還有些暈眩的額輕喃:「這裡是…?」


「啊,妳醒啦?」


朝聲音的方向探去,視線裡倒映著個臉孔秀氣的少年,她平靜如水的眼凝視著清俊的溟頤,淡淡地開口:「你是誰?」

題目 : 自創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