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虹下【木日】點文五

贈 狄希芙





誠凜高中利用假期的時間,來個三天兩夜的深山集訓,卻在第一天的期間,發生了點小意外……


「哇啊啊啊啊啊───」

悲慘的哀嚎聲,傳便整座山區,夾雜著難以忽視,轟如雷停般的轟隆隆聲。

「山豬、山豬、山豬───為什麼這裡會有山豬軍團啊啊啊啊──」

誠凜籃球隊此刻面臨了最大的挑戰,被十幾頭山豬追在後頭跑,勉強能當作賽末點上,緊張時刻急需爆發出腎上激素的危險訓練。

挑戰自然生態。

「………」

「火神君,不要以為不講話就能逃避現實。」黑子的聲音默默在火神身旁響起,讓他做賊心虛的心驚了一下,整個炸毛了起來。

然後收到中人兇狠的目光,不好意思的解釋一下:「抱歉,早上沒吃多少東西,肚子餓得很,所以看到有吃的也不管那是什麼就……」

「你這傢伙是野生動物嗎?」反正就是去跟豬搶食,引發了這場紛亂。

到底是有餓到這種程度嗎?連生的也要吃。

「你們幾個有空閒說廢話,還不如快點給我使勁的逃命!」教練相田里子被水戶部抱著帶著跑,拿著哨子破口大罵叫他們逃命快些,順便別連累她。

「我、我不行了……」體力最差的黑子,跑到中途就宣告陣亡。

「哇啊啊!黑子在這裡倒下會死的!」在他身後的小金井和降旗推著她,緊張得大喊。

似乎都忘了以他的存在感,也許山豬根本不會發現。

「對不起,我真的跑不動了,你們加油……」癱軟無力。

「加油你妹啊!」日向急切得破口大罵,一把想抓住他。

「小心那邊有……」里子眼尖的發現他們太靠近邊緣,而他們剛好是延著斷崖跑的,旁邊甚至還有瀑布。

發現自己的失足會帶來危險,周圍卻沒任何可抓的東西,黑子眼一閉聽天由命後,感覺到有人用力抓住他的手臂。

「你這傢伙真會找麻煩。」火神不爽的罵著他,拉緊,甚至另一隻手還有餘力能攬著他的腰,將他嬌小的身子輕鬆的整個抱起。

不過……

啊!原本想抓住黑子的日向,撲了空,整個人往下掉。

「火神你這渾蛋!我絕對會殺了你!!」

墬崖的同時,還不忘給火神一記中指和他的憤怒,畢竟現在這種情況他也只剩耍嘴皮子能做而已。

「日、日向學長!!」

「日向!」隊友們擔心的臉龐和緊張的聲音,日向只能無力的感受自己往下掉的身子,甚麼也不能做。



看來,就到這裡啦……

定眼望著,自嘲的一笑,年紀輕輕就抱著必死的決心,也真不簡單。



頓時,一道人影衝出來,跟著他往下墬落,那人抓住他的手,將他整個身體緊抱至懷中。

「─────!!」





不知道自己掉落了幾公尺深,只記得自己撲了個空,從山谷上掉下來,而墬崖後到現在,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只覺得頭有點痛,其他似乎都還好,甚至有點溫暖和舒服的感覺,究竟那份安心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撫著額頭睜開雙眼,目入眼簾的是轟然巨響的清泉瀑布,在眼前放大了數十倍,代表自己距離瀑布的位置十分相近,這事實到是讓剛清醒的日向十分驚恐的不敢動彈。



「別動的好,雖然這裡可以容量兩個人的位置,但還是有點危險。」另外一個人的聲音從上頭傳來,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是被人緊抱住的。

「哇啊啊!木、木吉你怎麼會在這?」這回日向真的被嚇到了,而且當他發現自己整個人都在木吉懷裡的時候,先是錯愕得滿臉通紅,才急急的掙扎推開他。

「日向動作別那麼大,危險。」木吉死抓著他,安撫。

「那、那也不需要抱我吧?兩個大男人的,很噁欸。」

現在兩人所處的位置是在崖面上一塊不大的凸石,兩側剩餘的距離大概只有幾十公分而已,反觀前面的距離,讓腿伸直都還綽綽有餘,疊抱著確實比較安全,不過那限定為正常的男女。

像現在這樣兩個大男人抱在一起能看嗎?就算沒有別人,他的面子也掛不住,因為他居然像個女人一樣的被木吉抱在懷裡護著。

當然他也不樂見自己抱著木吉的模樣就是了,這光想就胃痛。



「你就當作我怕高,抱著你我比較安心,不行嗎?」

「聽你鬼扯。」

如此相近的距離,木吉吐在他耳邊的氣息,他能敏感的感受到,不受控制的劇烈心跳聲,他害怕自己的緊張被身後得人聽見,而強硬的拉開一點距離。

見他離開自己的懷抱,木吉臉上掛著明顯的失落感,只是日向現在一點也不想看到他的臉,所以沒見著。

「話說回來,你沒事吧?」他總算意識到這個嚴重的問題,他們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還能毫髮無傷,根本是奇蹟。

他只覺得自己身上雖然痛,但應該都只是擦傷,沒有大礙,這都是因為木吉跟著他一起跳下來,護著他的原因。

他還清楚的記得那個毫無顧慮,躍身跳下來的身影,臉上帶著緊張和他理不清的情緒,抱著他一起往下墬落,剎那間明明是這麼恐怖的事情,卻在他懷裡感到一絲安心。

「嗯,大概沒事。」

「什麼叫大概啊?」聽到這含糊的回答,日向忍不住爆躁起來,東摸西看的確定他真的沒事。

他可清楚,木吉這傢伙總是喜歡勉強自己。

「沒想到日向這麼擔心我啊!」木吉笑的一臉燦爛,任由他上下其手。

「廢話,如果你又受傷我可怎麼交代?球隊可不能在失去你。」看來沒甚麼大礙,日向稍微放鬆一口氣。

也覺得他們兩個真命大,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只有擦傷,超不真實的。

「只因為全隊嗎?」木吉反問,日向奇怪的抬起頭來,望進他帶著溫柔的目光和淺淺的笑容,這又讓牠不自覺得緊張起來,亂跳的心臟是他難以喘息。

「不、不然呢?你還想怎樣?」怎麼今天碰上他一直在結巴,真是煩死了。

「我還以為像日向臉皮這麼薄得人,做出這麼大膽的事情,別有用意呢?」

「什麼?」挑著眉,木吉的話讓他不能理解。直到他看清自己的動作後,激動得收回放在木吉胸口和大腿上的手。

「你你你別誤會了,我只是在看你哪受傷了,你明知道的還故意什麼?」

慌亂的手足無措的日向,一直很可愛呢,木吉臉上的笑容加深了不少。

反而是被他這樣明目的取笑著,臉皮薄的日向也開始口不擇言:「你這傢伙,如果哪裡又受傷了,害球隊在輸球,我們可不只要兌現和教練的約定,還有利息耶!」

「你的腳已經沒可能有在多的一年了,不要帶來麻煩啦,你這白痴。」忽然意識到自己說了個敏感的話題,頓時他覺得自己才是個白痴。

不安的轉過頭看著木吉的臉,只見他帶著一慣性的溫柔笑容注目著他,好似甚麼都不在意一般。



說真的,他就是討厭他這點。

眼前這個猜不透的男人,明明是這麼熱愛的籃球的,卻可以為他們犧牲到這種地步,就算以後不能在打籃球,也可以嗎?

約定很重要,但是未來也……



「如果我真的帶來麻煩的話……日向是隊長,可得秉公處理把我換掉,我不會有怨言的。」

「嗄?你在說什麼啊?」瞠目結舌的死瞪著他。

木吉聳聳肩,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輕鬆的笑著說:「當我拖累誠凜的勝利時,不能在跑後,誠凜背號七號可得麻煩你了。」

這個人,他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沒有我,誠凜一樣是支很強的隊伍。」

真是火大,不爽到了極點!

日向氣憤的將口袋裡的東西用力砸在他臉上,還忍不住多踹他幾腳,氣憤難耐的差點又要失足掉下去,是木吉急忙的抓住他的手臂才不至於釀成悲劇。

不過日向並沒有領情,一手甩開他,充血的雙目泛著一絲有如錯覺般的淚光。

心,狠狠的抽了一下。



「這究竟值得嗎?」低下頭,不願意讓他看到這副狼狽樣。

他從不想讓人知道他有多關心木吉。

「高中籃球真的值得你用一生來去換嗎?」



誠凜高大的守護神,守護誠凜、創建城凜籃球隊的男人,也許這支球隊對他來說真的很重要,但『籃球』呢?

未來以後的日子,不能在打籃球真的可以嗎?

一直以來他們確實在依賴木吉的強大,此刻後來他們發現,那份強大是會像堅硬的大石碰到熱水,瞬間粉碎一般的脆弱。

這份依賴因而顯得額外……礙眼。

他們,究竟帶給他多大的負擔?



「你絕對是個麻煩,當你真的不能在跑的時候,對所有人都是一個麻煩,因為我們會帶著對你的犧牲,感到自責。」

「當上一年的全國第一有什麼好光耀的?最終得來的還不是只有空虛,因為你在也不能打籃球了啊!」

一口氣講了自己平常絕對不會講的話,稍微激動的心情也逐漸平穩下來。

他知道討厭他的理由,只是因為他們的性格背道而馳。

那副對什麼都坦然,卻在乎每一件事物的眼神;看似什麼都沒在想的頭腦,卻意外的思考了很多,他的一切都讓他很煩躁,因為……



木吉伸手攬過他的肩膀,在次抱緊他的身子,這次他並沒有推開他。

「抱歉,我沒想到因為我的事情,讓你想那麼多,一定很有壓力吧?」

「畢竟日向是球隊中的隊長,也是個很認真的人。」捧起日向的臉,閉上眼睛輕碰他的額頭:「可是我並沒有想放棄籃球。」

「?」

「雖然也許不能再跟你們一起比賽,會有點寂寞。但不代表不能在玩籃球了,不是嗎?」木吉輕笑著,並拉扯日向的臉頰:「我喜歡籃球,可不是想要當職業選手。而是不論發生什麼,隨時隨地在哪都能玩,這才是我所愛的『籃球』啊。」

「到時候日向你可要讓讓我啊!」燦爛的笑容。

「我最喜歡跟日向一起打籃球了。」率真的發言。

「………」



他對他的一切都感到煩躁,那是因為,他就是沒辦法像木吉那樣直率的說出,他到底有多喜歡和他一起打籃球。

在球場上他習慣,當他轉身時,他的身影就會出現在他眼前,然後帶領一切邁向光照耀的地方。

想和他一起贏過每一個強敵選手、想和他分享所有喜悅、所有與他在一起的榮耀。

所以,才會覺得很害怕,害怕他的腳哪一天不能在與他奔馳在球場上。轉身看不見他的身影,只見他懊悔的模樣。

這才是他最不樂見、最害怕的事情。

不願意,在看到他受傷了。

可是他卻想的比他更遠,依舊對籃球有比他更多更多的熱情。

這個人的思維,一直都是他比不上的。



「我一定會認真的把你打趴。」

「诶!?真慘忍。」



兩人輕靠著額頭,相視而笑。

在等待就緣的這段期間,他難得知道了日向的想法,知道了他其實很在乎他。



「話說,你用什麼丟我?」木吉看了被他捏在手中的東西:「護膝!?」

「啊啊,剛好在買東西時,看見的順道買給你。」不自在得斂下眼,又回歸傲嬌模式了。

「這可是為了好好保護你的腳,別給我大賽沒打完就先陣亡了,到時我可不饒你,你這白痴。」

看了看手中的護膝,心裡一甜,爆出燦爛的笑顏:「我知道了,隊長。」

被他過於耀眼得笑容給弄得七葷八素,直到他的臉在他面前放大了數十倍。

「你這渾蛋,嚇誰啊?」

「隊長,跟你報告一件事。」木吉用一臉認真的表情說,讓日向也跟著正襟危坐了起來。

「剛剛其實我是耍你的。」

「嗄?」

「那些可憐的話,只是為了想聽日向對我的真心告白,耍你的。」木吉手環著兇,理所當然的說:「誰叫日向明明擔心我,卻死不承認,才出此對策的。」

「沒想到,得到更好的情報呢。」

「………………………」

頓時,身周散發著濃濃的殺氣,才讓木吉有意識的發現自己的玩笑開得太過火了。

不,應該說不該把真話說出來的。



「你‧這‧禿‧子,給我去死吧!!」



日向愛的鐵拳在這狹窄的岩石上,木吉只有狂被毆打的份。

不過看他也沒有想閃躲的意思,手依舊緊抱住他的腰,妻管嚴的任由日向爆打他。



因為日向的一切,他都很喜歡。

不管是他認真的一面,還是暴躁兇惡的模樣,還有關心他的那張不坦率的表情,他都喜歡的不得了。



握住他揮舞的手,輕柔的吻上他的唇,就像偷了腥的貓,甜蜜的闖入,加深這道吻,直到日向沒了氣為止,他才戀戀不捨得放開他。

日向咬牙切齒羞紅了整張臉的模樣,也最喜歡了。



上頭掉落了幾顆小石子,兩人不約而同的往上看,先是看到突兀的黃色,明瞭是里子請了救難隊的人來救他們後,他們才發現在自己的上頭,有一道淡色的七彩紅層。

「那是……彩虹嗎?」

「大概吧,畢竟今天天氣很好,這裡又離瀑布那麼進。」

「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見彩虹。」日向臉上露出一道欣喜得笑容,看到他露出這麼可貴的笑容,木吉又忍不住的想戲弄他了。

「看來剛剛的一切,彩虹都幫我們見證了呢。」

「咦!?」

呆然的轉頭,又見他那得然自得笑顏,好不容易退去的紅潮,在度爬上來,顫抖著身子,惱羞成怒的猛送他一記頭槌。

「你給我去死啦!」

不只想撞死他,也想撞昏他自己,乾脆就這樣失憶了,最好。





當他們被救難隊員救上來的時候,日向立馬去追煞火神這個罪魁禍首,要不是因為他引起風波,他也不會跟木吉一起掉下山崖,還讓他在木吉面前這麼沒面子,被他調戲。

這一切都是火神的錯!



當日向和火神的追逐中,坐在一旁的木吉愉悅的拿起日向幫他買的護膝,穿套在右腳上,藏不住的滿溢欣喜掛在臉上。

「木吉學長,那是日向學長送的吧。」黑子默然的站在他旁邊,平淡的說,這讓好久沒感受到黑子低存在感的突然出現,而嚇了一跳。

「嗯,是啊。你怎麼知道?」

「前幾天看日向學長在商店街裡,挑護膝挑的很認真。」黑子輕笑著:「原來是要送給木吉學長的。」

看向前方被逮著的火神,接受了跟自己一樣的愛的鐵拳,不如說更加憤怒?

木吉看了看自己腳上的護膝,再次漾起幸福的微笑,卻也在下一秒臉色蒼白。

「黑子,你們有叫救護車嗎?」

「咦?」

「我覺得我快不行了……」一說完,木吉的身體就往前倒,露出血肉模糊的背。

剛剛他一直背對的原因,只是為了不讓日向發現自己其實傷得很嚴重,但也不至於有身命危險,只是現在體力耗盡陷入昏迷,周圍的叫聲都離他好遠好遠好遠……



剩下的,只有日向那張倔強的臉龐,既擔心又憤怒的眼神,什麼也容不下了。









─ 後記 ─

打完後,我只有一句話想講:這根本就是日向中毒吧!

呦,小木吉 我把你詮釋的病的不清啊我說(掩面)

然後不忍說,這篇寫了兩天,其實從一開頭就有一種很不實際的感覺 (扶額) 其實我很討厭寫文出現這種感覺,因為這會代表我的故事在虛浮的飄過每段文字= =

雖然 看的時候 是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可是 還是不喜歡這種感覺 這會讓我不安 (哭趴)

總之 黑子點文 總算告一段落了,希望小芙你會喜歡 (我能要求心得嗎?)被打

在極度想睡覺的狀態,打出這篇,讓我的眼睛很吃力,腦袋很腦弱,這到底是多想要表達對對方的愛啦!不要拿你們的閃光刺傷我的極虛的身心吼吼吼吼!

還有火黑也請注意,明明不是你們的戲,就不要在一開始噴出光芒,這不好!雖然下一秒木吉學長就用帥氣又惹人的方式出場了……

我實在受不了我的腦袋,去死吧!

其實這篇日向的話,大概是我看黑籃木吉那邊的想法,我對於他們都能接受只能在撐一年的木吉的腳感到難過,眼前的勝利雖然重要,但未來還可以跟更多更多戕害的選手比賽,不也是很重要嗎?那時候我就在想,男孩子為了一時,而丟棄未來雖然當下不會後悔,可是日子久了就會迷網,而感到傷感。

總之希望木吉的腳可以好起來來來,大概就是這樣。(打滾)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