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木魚 // 妖尾》緋色之花【傑艾】

曾經擁有最強公會之稱的妖精尾巴,在天狼島事件失去了好幾名堅強有實力的同伴,事隔七年的現今同等於落沒。

當尋回重要的夥伴後,為了重振公會過往的名聲和榮耀,消失七年的夥伴們比以往更加努力工作,甚至志向參加三個月後的大魔鬦斬武大會,搶奪下最強公會的名號。

這都是為了在這七年間,拼命支撐妖精尾巴留下來的夥伴們的努力,而向世人訴說『妖精尾巴回來了』。


某日,當每個要參加大魔鬦的參賽人員都在強化練習的同時,妖精女王必定出場的艾爾莎卻執意接了個任務,帶著以往像山一樣多的行李出門了。

「艾爾莎突然接的任務,會是什麼呢?」小歇片刻,露西在破舊的吧檯前,撐著下顎問:「米拉小姐知道嗎?」

「嗯~」米拉微微一笑:「反正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嘛!」

看米拉一副知曉,卻不願意講還笑的別有深意的模樣,雖然好奇,但還是別執意的問好了。

米拉帶著深沉的笑意,擦拭著手中的杯子。


其實,也沒甚麼好隱藏的。

事隔七年的現在很多事情都改變了,就算記憶仍停留在昨日,但差距七年的事實仍是無可抹滅的。

逝去七年光陰的他們,要處理的事情、要告別的事情、還有要回味的事情,很多很多都是他們逐一去彌補的,並且再次堅強的面對未來。




站在某一處海岸線的海灘上,艾爾莎望著眼前這片寧靜的海洋,聽著海浪拍打的聲音;感受著海風吹撫的濕黏;以及海水獨特的鹹味。

是個什麼都沒有的海洋,平靜的別無他處。

但她緋色的眼眸卻看的認真,望進心底深處,撩撥起回憶的翻騰。


「艾爾莎小姐。」頓時,身後傳來叫喚她的聲音。

一對中年夫婦,丈夫攬著妻子的肩,婦人手中緊抱著一個甕,對她欣慰地笑著說:「謝謝妳,找到我們的『兒子』,我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報妳。」

這對夫婦的兒子,是個敦厚老實之人,卻因為不願意看到身旁的朋友做盡壞事不知悔改,而想報案因遭殺人滅口。

夫婦擔心兒子,就算報了官也一無收穫,才會下此最後辦法,想用微薄的金費聘請公會的人,但這種小事一直都沒有公會想裡會,唯有艾爾莎接洽了這份任務,而且她並沒有收下他們的謝禮。


艾爾莎對他們笑了笑,指向身後的大海:「我只是想來看這片海域而已,剛剛好你們離這裡很近。」

「對於我能為你們辦到的事情,我也很開心,所以謝禮什麼的,就不用了。」

他們一看就知道是窮人家,為了自己的兒子盡心盡力的尋找,明知道聘請公會根本就不會有消息,但他們依然不放棄任何希望。

就算妖精尾巴在落魄,一慣的行事風格仍是沒變。


況且對艾爾莎而言,最大的謝禮大概就是這片海域了。


這是,她活下來、踏上地面的第一步。
是那時候,一個人哭泣的自己,努力活下來第一眼望見的海岸。


看著她悲傷既感慨的雙眼,夫婦對看一眼後,提議:「艾爾莎小姐,在那邊的山坡上種著一片很美麗的花海。」

「是幾年前一位藍色頭髮,右臉頰上刺著圖騰刺青的男子種的。」丈夫比著離這裡相近的坡崖,如此說道。
咦?

「當時我還和他說過話呢,看得出來他是一個沉著卻帶著很多悲傷的男人。」婦人微紅著臉笑了笑,眼睛裡卻散發著對需要關愛的孩子般的憐憫眼神。

艾爾莎聽了這些話,並沒有辦法冷靜自持。

沒有多想,只是一股腦兒的想知道:「可以告訴我詳細的路怎麼走嗎?」


聽著夫婦的指引,艾爾莎前往他們說的山坡,回想著他們方才的話。


『他說他在等一個他歉疚一輩子的人,他不奢望得到對方的諒解,只期望能再見到她一面。』


是他嗎?會是他嗎?急躁的往上走。


『幾年前,評議會傳出他逃獄的消息。』


『那花的顏色就跟對方頭髮的顏色一樣。』婦人和藹地笑著:『火紅的令人深醉。』


越走越快,最後拔腿奔跑。

一步步的向前,就像曾經的自己,奔跑著邁向未知的未來。
就算會遍體鱗傷,她依然堅強地往前邁進。


『跟艾爾莎小姐的頭髮一樣呢。』



入目眼簾的是一片艷紅廣泛的境野,接近傍晚的夕陽灑落在花朵上,艷麗光耀,蕩然心弦。

那花沒有名字,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麼花,它等著讓人來幫它命名。
而她沒有名字,沒有人特別記得她叫什麼,直到那人幫她命名。
就跟眼前這副景象一樣的,名字。


『艾爾莎‧史卡雷特。』兒時的笑容,依稀的殘留在腦海裡,一絲都沒有忘記過。


『原來是妳頭髮的顏色。』帶著溫柔的笑容,就算不知道她是誰,那人記得的是她的名字。


無力的跪坐在茵紅的原野上,輕撫著地上開滿的紅花,鮮豔火紅的堅強生命,盛開著滿山滿谷。

她笑著,輕柔的堅毅笑容。


前方一座在崖邊突兀的石碑吸引她的注意,走到石碑面前蹲下,上面並沒有刻上任何字,可是她認得那個與紅花綁在一起的飾品。

那是她一位故友身上唯一一樣飾品,她不會認錯的,因為這是小時候為了對方生日她在礦區撿到一個漂亮的碎石,再請別人打磨成飾品掛在身上的禮物。

墬鍊與紅花的莖相繫,就算枯萎了 ,仍緊緊相連。


她好似能感受到做這件事的主人,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和期待,在跟對對方說一樣,輕輕地笑著,撫著石碑碑面。

依那人的性格,一定會先道歉吧。


『對不起,我知道我沒那個資格對你說什麼。』


然後……


『可是,如果你的真心喜歡她,那請保佑她一切平安,回到她該回去的地方。』



風,吹亂了她的髮,身周紅纓狂起,狂亂的如紅瀑般,與她融而唯一,訴說著千言萬語。
為她起、為她轉、為她狂、也為她思念。


『我已經無法守護她了。』


不是無法,而是沒那資格。
對你而言,一定是這樣想的吧?


向已故的人祈禱,不是為了奢望得到對方的諒解,而是與對方相同的心情,守護他們重要的人。

在她的一生中,存在著從小就把她看的比自己重要多的人們,用他們的生命、高大的背影,護住她、擋住會傷害她的一切。

即使傷害他們的人是自己和那個人。


就算過了七年,她的時間被停止了七年,回憶仍是停留在最初的美好和傷痛。

不管選擇多少回,她一定還是會傻傻地釋出雙手,緊握住那個傷她最深,卻怎樣也忘不掉、無法恨的對方的手。

死心蹋地的心,是一樣的。
明知道自己的心對方也許不會接受,還是義無反顧地為對方付出、相信、原諒。

他們都一樣傻呢。



折下紅花,高處遼闊的天邊,沉墬海平面的炎陽,光亮一瞬的海波浪,撥著被吹亂的紅髮,回憶和幻覺,一幕幕的,隨著逐漸平靜的心,掩藏在心中,最深沉的禁地。

打著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那個人的心情,當看到這片緋紅的花朵時,內心的激昂就如同他們再次見了面一樣,心痛的難以呼吸,卻又渴望感受對方的體溫和存在。

複雜矛盾的心,是名為『愛戀』的無物,被深深隱藏不願意提起的秘密。

就算傷痛平復,難看的疤痕依舊提醒著他們……



「我已經有未婚妻了,對不起,我辦不到。」


依舊提醒著他們,他們不適合擁有彼此。


「是個很重要的人吧?要好好活著珍惜對方喔。」


就算用謊言瞞蓋過讓彼此止步,依然喜歡他。

就算沒有結果、就算不被祝福,她的這份感情還是會成為她堅忍不拔的生命力。


她一直不認為她是堅強的,她的堅強建築在想守護重要之人的心,所以不願意看到他們離開,不希望自己失去,那顆最美的心。



新的紅花,打上新的結,擺放在無名碑上。
當重新睜開眼時,便會是她在一次的重生,立定不搖的往前走。


他的答案,即便是存在他們之間,最美的距離。



紅花點點繁雜交錯撲灑滿天星辰,妖精赤美鮮紅的撩人身姿,翩翩起舞穿梭著,那立於不敗的妖精女王赤色之心,美麗的令人難以別開雙目,深刻的刻印於心。


『我們要一起活下去。』


從他握住她的那刻起,那份剪不斷的羈絆,深藏著更多難以言喻的情感。
訂下的,是他們一生一世糾結在一起的緣。



緋色,是她豔紅頭髮的名字。
專屬於她的名字。







─後記─

好久沒來個正常的一篇幅字數了。(2913) 而且也超久沒寫內心戲了。也許就是因為是內心戲,所以字數才可能不這麼多吧。不過我個人覺得自己寫內心戲是一種挑戰不失控、還要別人也看得懂的大難題。(這種時候我就會想 為啥我是繪圖苦手呢?用畫面多好啊,我說。)
勒,這一整篇下來,完全沒有傑拉爾的名字,哈哈。其中出現的『故友』是西蒙喔。(有猜到嗎?) 然後那邊的橋段,艾爾莎的禮物什麼的都是自編進去的,別太認真去想有沒有那樣東西了。=ˇ=++
麻,這篇限定追加了『悲文』與『回憶』,回憶是有了,悲文……就因人而異的去感覺吧。(我個人覺得是淡文又有點甜這樣)←比起悲文,更喜歡淡文,所謂的滿滿的遺憾這樣
吶吶~賀文出爐了,祝兩位生日快樂,食用的開心。(樂滾) 對你們大聲說:我要心得!!哈哈ˇ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