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羽虹 // 家教》眼前的距離【綱京】

從十年後的世界回到原本正常的生活,除了心境上要調適外,還有一點難耐的情緒想釐清。

當他們從噩夢般的未來回來後,過了一段好長平靜的日子,只是安逸沒多久,京子就發現自己的哥哥又突然不知道在忙些什麼,和阿綱他們一起瞞著她們,不願意讓她們知道自己又在做什麼危險的事情,並默默守護。

這次,她想過再去深入逼迫他們要對自己坦白,不是想避開危險,而是當阿綱坦承對她們訴說所有事情的真相時,那時的表情非常痛苦,她不願意再看到阿綱露出那種表情,也不想讓他擔心自己會不會受到傷害和恐懼。

因為露出那種表情的阿綱,令人心碎、不忍。
而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現在看著阿綱時會忍不住的發起呆來,就只是為了想看著他的臉。

明明他還是跟以前一樣做事笨手笨腳的,莫名其妙跌倒後依然笑笑地搔著頭站起來,有趣可愛的模樣只會讓人會心一笑。

只是有時候,她會發現他跟以往不同,變得成熟、可靠,會讓人臉紅心跳的那種男人。

是的,這就是最近自己看阿綱最大的不同。

跟他在一起,會變得很不自在,甚至失神的盯著他看,心跳也不慎安靜的劇烈的跳動著,怦然心動。

而且,她對於可以跟阿綱站在對等位置上的庫洛姆,有一絲忌妒。

阿綱一直很照顧庫洛姆,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庫洛姆也很崇敬阿綱,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心情,但她會有一絲絲忌妒他們之間的關係。

忌妒?

那種心被縮緊難過的心痛感覺,是忌妒吧?

會有這種感覺的原因,是……



「戀愛!」小春的臉在眼前放大,義正嚴詞的說:「絕對是戀愛不會有錯。」

「戀愛……嗎?」

「嗯,京子的朋友喜歡的那個男生,這麼照顧別的女生,除了吃醋沒有別的了。」

老套的問法,幸好小春是個單純的女孩,沒有想到那其實是她自己要問的,而且在還沒釐清自己的感情前,她並不想對小春說她在意阿綱的事情,因為小春從很久以前就喜歡上阿綱了。

自己實在無法這麼任性,想要後來居上。

只不過自己從以前就對阿綱抱持著好感是事實,在每個人都嫌惡他罵他廢材綱的時候,她其實是知道阿綱比任何人都還要善良,而且溫柔,一點都不討厭他,甚至希望阿綱能夠依賴他,跟她做朋友。

難道說,當初的好感,建築成現在的……『喜歡』?

可是她又明白,自己喜歡阿綱的感覺跟小春不一樣,小春她是真的很喜歡阿綱這個人,是他真實的模樣,可是她卻……在意的是另一面成熟的阿綱。

明明都是阿綱,卻給人有不一樣的心情。

真的是好奇怪呢。





「笹川,過來一下好嗎?」班上的級任導師,向京子招招手。

「有什麼事嗎?老師。」

「那個麻煩你能幫我把這堆東西搬到理社教室的倉庫放好嗎?」望著老師手上雜亂堆得比他人還高的物品,京子先是怔了一下,才微笑的說好。

「嗯〜這些東西只給你一個女孩子搬好像太強人所難了……啊,澤田麻煩過來一下。」見著她的為難,導師也知道她的東西似乎太多了,剛好叫住要走進教室的阿綱一聲。

「澤田,麻煩你幫忙笹川將這些東西搬到理社教室擺好,老師先謝謝你們了,有急是先走了。」交代完畢,一溜煙就跑走,看來是真的很急的樣子。

「那個…重的東西給我吧。」阿綱搔搔臉頰,伸手拿走幾樣看起來比較重的物品。

「謝謝。」

「嗯,沒什麼啦。」不知道為什麼兩人之間的氣氛旋遺著尷尬。

奇、奇怪京子好像不太開心的模樣?阿綱僵硬的想著,有些擔心。

真是的,在心情亂糟糟的狀態下和阿綱兩人單獨相處,感覺很緊張。

京子撇開頭,雖故作鎮定,但臉上的紅潤卻掩飾不了,她澎拜的情緒。

各懷著心事的兩人,忐忑不安的一路沉默。



「嘿咻,呼〜這個是最後的吧?」將東西全部放好分類,花費不少時間,都已經上課了。

「謝謝你阿綱,如果你沒來幫忙,我想我現在一定很苦惱。」京子遞出剛剛特地去買的飲料,在阿綱臉上冰了一下。

「唔,沒什麼啦,可以幫到京子的忙我也很開心。」不好意思的搔搔頭,接過冰涼的飲料,飄散的目光時不時的偷看京子的表情。

「怎麼了嗎?」發現阿綱在看她,故作冷靜地笑著問。

「啊!呃…沒有,我、我只是……」吞吞吐吐的模樣總讓人心急的看不下去,如果這時里包恩在的話,阿綱一定又會被打的。

「我只是……有點擔心京子妳而已。」

「擔心我?」

「恩……總覺得妳最近好像沒什精神,時常在恍惚,很難得呢。」臉瞬間昇紅,對於自己講出口的話十分沒自信,也許只是他會錯意了,這樣講京子一定會覺得他很奇怪吧?

不,應該早就覺得他很奇怪了,在她面前出糗那麼多次,也不差這次了。越想越哀傷,阿綱無奈的嘆口氣。

「…………」

咦咦咦?笑容……京子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瞠大眼,阿綱不可自信地看著京子面無表情的臉,在心中無比懊悔自己剛剛講的話。

啊啊啊,果然是我想太多了嗎?京子臉上的笑容都消失了,第一次遇到這種事,現在該怎麼辦啊啊啊?在他的記憶中,京子總是笑容可掬的模樣,不停想著自己字不是太多管閒事,而惹她生氣,慌亂的不能自己。



反倒是京子心裡被阿綱的問話,問的七上八下。

他知道,阿綱一直看著她。那是不是連她煩惱的心情,也都……

與其自行煩惱的里不出頭緒,倒不如問個清楚。

「那個阿綱我……」

「對不起。」

「咦?」

才剛想對阿綱說什麼的京子,被他那一聲彎腰九十度的道歉給嚇到了。

「我我我我知道是我太自以為是了,說了一些自以為了解妳的大話,對不起。」不安的攪著手指偷看:「我只是有點擔心妳……」

吞嚥一口口水,猛然抬起頭,僵硬的嚷道:「如果妳沒事的話……那我先走了。」

一溜煙就想跑走,卻被身後的力道給抓了回來,他狐疑的轉過頭,看著正低著頭的京子。

「京子……?」

「你、你誤會了,我並沒有生氣,只是有點……」看著抓住阿綱衣襬的手,難以開口的說:「我只是有點高興和不知所措而已。」

「诶?」完全不明白京子的意思,腦袋瞬間空白。

「恩──就是阿綱很關心我,我很開心,真的。」

「還有,最近我確實有點煩惱,沒想到被阿綱看出來了,所以有點不知所措,因為……」

因為,我的煩惱就是你佔據了我滿心的思緒,讓我不知如何是好的面對你。

看京子難以言喻的模樣,阿綱再次脫口而出:「有什麼事是我可以幫妳的嗎?」

阿綱認真的臉龐和擔憂的神色,又讓京子不自覺地紅了臉,有些慌亂的說:「那、那你可以告訴我……」

告訴我什麼?喜歡的人是誰?對庫洛姆有什麼看法?還是……

尚未理出頭緒的自己,難以理解自己最在乎的是什麼事情,只能像這樣乾瞪著眼,讓她覺得自己很糗。

「京子想知道什麼?」阿綱疑惑的偏著頭,續問她。

「就是那個……庫、庫洛姆最近好嗎?」

啊啊,我真是白癡,問了最無關緊要的話。唉,算了,反正確實有點擔心庫洛姆,從回到原本的世界後,就沒再見面了。

「啊,庫洛姆嗎?說好也不算好吧,感覺就跟最初一樣,只是她好像最近心情有些低落。」阿綱回想著上次看到庫洛姆那副擔心六道骸的模樣,就覺得傷腦筋,想讓她打起精神來,卻又不知道怎麼做。

想了想,他忽然開心的說道:「京子和小春不是跟庫洛姆很要好嗎?如果是你們的話,她一定能打起精神來的。」

果然,阿綱對庫洛姆的事情,一直很關心,也許比關心她和小春還多,除了阿綱本身就很溫柔外,應該還有更多她不知道的實情。



能夠對等的站在阿綱身邊的人,不是她。

頂多她只是阿綱想保護的人其中之一而已。



「果然比不上嗎?」低聲,喃喃自語。

「咦?京子剛剛說了什麼嗎?」

抿抿唇,重拾笑容說道:「沒什麼。阿綱下課後,可以帶我和小春去找庫洛姆嗎?我們都很想她呢,從回來之後,就沒再見面了。」

「京子……」

「都上課半小時了,我們走吧阿綱。」鼓起勇氣,牽起他的手。

她想要跟以前一樣,跟以前一樣自然的和阿綱相處,而不是現在這種心亂如麻的心情。



但她也知道,已經回不去了。

在發現自己的感情後,再也回不去了。



她只會更加忌妒、心痛自己不是阿綱心目中最重要的人。

這樣的自己,真的好討厭喔。



「京子我其實……一直很擔心妳。」被牽起的手,跟在後頭,阿綱緩緩訴說自己的心情:「從未來回來後,京子就有點不太一樣,我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只是感覺上妳好像有點……避開我?」

咦!?

「其實,我有點難過呢。」苦笑地搔搔頭:「畢竟讓你們遭遇到那麼多危險,就算盡力想保護你們,卻還是讓妳們害怕。」

「當初雖然妳和小春都說不在意,會堅強的支持我們,可是我總是在想妳們……妳是不是很討厭欺瞞妳這麼多,卻讓妳遭遇到危險的我。」低下頭,緊握住的手,有些顫抖。

「我並不想讓京子討厭,這種事情平常也盡量不去想,只希望我可以強大到能足以讓妳承接妳的不安,不想再看到妳擔心受怕,強忍著淚水的模樣了。」

不會忘記她的淚水,絕望的不安,卻為了不讓她們擔心而強忍的堅強,不想再看到了。

所以,為了給他最重要的人一個安定的生活,他想要變得更加強大,強大到足以守護好重要的人。

「我對阿綱而言,到底是甚麼樣的存在呢?」

「诶?」雖然迷惑京子這句話的意思,但他想都沒想的就回答:「很重要的人、一生中最最最想守護的人。」

最不想讓妳受到傷害、最不願意讓妳哭泣,因為,妳只適合那張充滿朝氣,笑吟吟的容顏。

「我知道了,這樣就夠了。」

之前的不安和心痛,全都在阿綱堅毅的表情下,化為烏有。

她忽然覺得自己的煩惱超幼稚的,完全看不清阿綱是多麼在乎她。

不管從以前到現在,遇上多少危險和悲傷,阿綱總是能最先發現她,用他笨拙的方式陪著她,危險當前擋在她身前的背影,是那麼巨大、那麼令人安心,這一切都是阿綱在乎她的決心。

自己卻還為他和庫洛姆的事情那麼『吃醋』,這果然不像自己呢。



「阿綱!」

「是?」

「你要加油喔,不管碰到什麼事。」

「啊!?好的。」雖然不明白他自己到底說了什麼話,讓原本沒精神的京子,終於露出笑容,但看著她那充滿朝氣的溫和笑容,他只覺得自己的能量瞬間被填滿,活力滿點,好似不管發生甚麼事都能努力地往前衝下去。

「我會加油的。」

我也是,我也會加油的。



就算現在無法與你肩並肩依賴著我,但我會努力成為更適合你的女孩。

有朝一日的期望,自己能夠被你信賴的牽起這雙手,而不是成為被保護者的身分,給你保護著。

我也想成為你的動力,支撐你往前走的動力。









─後記─

又是一篇字數屬於正常狀態的文 (3920),一定是因為CP是綱京的緣故吧我說。(而且這篇其實也是屬於內心戲) 我對家教嘛~女角什麼的指認是我家小庫洛姆啦!(攤) 京子小春不忍說,沒那麼喜歡,外加其實我是阿綱總受啊!(掩面) 根本完全不敢用阿綱視角來寫 (本來就沒預計) 如果真的用阿綱來寫的話,我想會崩掉的,絕對會崩掉的吧我說。(攤掛)

說真的,京子的感覺對我來說不太好抓 (除了沒愛是個很大的重點外),在漫畫裡她總是用表情帶過一切喜怒哀樂,只能說是個冷靜自持的女孩?可是卻不遲鈍這樣嗎?唔哦~好吧,算了就是這樣,去掉一些拉拉雜雜的情網糾結,我只希望這篇可以讓羽虹虹滿意,為了超久沒獻賀文給你的我,一點誠摯的肺腑之心,祝妳:生日快樂!耶耶!!我愛妳,這樣,哈哈←總是喜歡告白一句XDDD

不忍說,我本來想寫自創文給妳,不過因為我要趕稿了,寫自創文會破字數,而且也比較需要點時間,所以我就PASS掉了,這篇我是花了一天,打出兩篇賀文(+妖尾)出來的,只為了日後我要趕稿修羅 唔啊啊啊啊!

吶,就先這樣了。六月的賀文、點文,全數還清,哇哈哈!修羅場我來了。(先攤掛XDDD)



羽虹虹!!! 祝你生日快樂~~>口< (2012/7/3)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e: Re: No title

> 麻 我也對這種正常字數感到失落(不)
> 但 也慶幸XDDD
> 我對綱京也很無感啊! 我居然能一天就想出劇情 我也很意外
> 對於堤實來說 真是抱歉 不過我相信 那是因為他已經美好結局了的緣故XDDD

No title

因為是BG所以是乖乖地看完且留言了。
真不愧是內心戲文章,場景整個超級少。
而且看妳暴字看成習慣,居然這麼快就拉到底也是非常意外。
內容的話,家教這東西已經被我遺忘許久,
也沒對任何一個CP有愛所以......應該是不予置評吧(欠揍)
沒有辦法生出像海伽/堤實,那樣有內容的心得文XDDDD

最後,藉此一說:羽虹生日快樂!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