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命》謊言x真實【試閱】

在際遇中人總是常常在想〝如果時間可以重來該有多好〞或者是說〝這輩子我永遠跟這個人八字不合〞等等不切實際的話語。
  
  當自己遇上覺得不如意的事情和不適合的人時,在這一場場錯誤的交際裡,我們之間的關係真的是一場錯誤,還是一場難解的情緣?
  
  
  
  我,現今的大地騎士 ── 喬葛‧大地。
  
  
  感同身受的想著,如果知道當初當選太陽騎士的人是這種人的話,那我一定會砍掉重練,絕不會跑來當大地騎士,尤其是當這種人的手下。
  
  格里西亞‧太陽,這個厚顏無恥、總愛壞我好事的大人渣!
  
  
  永遠跟我八字不合的渾蛋……
  
  
  
 
 
  
  
  在一天風和日麗的上午,一個長相俊朗、敦厚老實的男人,優閒的走在聖殿的長廊上,雙眼環看著四周事處物色,是否有上等『獵物』好挑起他狩獵的慾望。
  
  轉過聖殿的轉角,眼睛為之一亮,前方十二點鐘方向有一位酒紅色長髮、腰身纖細、身材高挑、完美比例的女祭司映入眼前,男人連忙上前搭訕。
  
  
  「這、這位姐妹…妳、妳的手帕掉了…」早在口袋裡準備好多條手帕的男人,正是我們口裡稱呼最敦厚老實、講話甚至有結巴的大地騎士-喬葛騎士。
  
  一如往常的做好『全大陸都知道』的結巴、害羞、走向前與那位面貌十分貌美,聖殿見不到,光明神殿卻隨處可見的女祭司搭訕著。
  
  不突出、不風流,表現的一副敦厚老實的好好男人,是會讓女人放鬆戒心的,這時就要順便邀請她們來自己的房間,然後……
  
  
  碰!!
  
  
  一聲巨響,用力的打開大地騎士的房門,來者一進門就閃亮了昏暗的房間,不光是他背對著陽光,光是他那頭金燦燦的亮麗長髮就閃得令人眼花撩亂,在加上那一臉燦爛的笑容,更是讓整個房內增添了幾分耀眼的光彩。
  
  
  「哦~我親愛的大地兄弟,偉大的光明神剛在太陽耳邊輕聲叮嚀自己似乎很久沒跟大地兄弟好好來一場光明神的交流。」清了清喉嚨,高亢的聲音響起。
  
  「所以,太陽為了不負光明神的希冀,火速趕到了大地兄弟充滿光明神慈愛的房裡,省思著自己怎麼可以忘記太陽最好的兄弟,希望太陽沒打擾到大地兄弟對著信徒傳教的美好優閒的午后時光。」
  
  
  太陽騎士,那輝燦有如聖經般的話語,配上他優美燦爛的笑容,就好比是世上最美麗的樂聲美景。
  
  
  可是看在喬葛眼裡,那簡直是現今史上無敵厭惡的嘴臉。
  
  
  
  「不,太陽騎士長當、當然沒有打擾到,我、我最近也挺想你的…雖然也想去找你…來一場光明神的、的交流,只是怕你太過心勞…所、所以才沒去的。」
  
  「沒想到大弟兄弟真是跟太陽心有靈犀,啊、啊!這一定是光明神所要傳達給我們的旨意。」
  
  「每想到、太陽騎士長還、還記得我…」喬葛揚起了他那『敦厚老實』〈咬牙切齒〉、『無比感動』〈惡狠狠〉的臉,一臉深情(?)的看著格里西亞說道。
  
  「呵呵,太陽怎麼會忘了自己最重要的大地兄弟的呢!美麗的小姐,是否能請妳讓點空間讓太陽一起加入你們呢?」格里西亞輕聲優雅的走過來,對著那位美艷的女祭司露出標準的太陽騎士燦爛笑容,迷的女祭司一愣一愣的點頭,雙頰發燙的讓出了一個位子。
  
  
  天啊!居然能同時讓兩位美男子靠近,她是發了什麼運啊?
  不行……實在是受不了,這樣她會短命的。
  
  
  「呃!大、大地騎士、太陽騎士,我、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事,先告辭了。」女祭司說完一屁股的站了起來,連忙告辭離去。
  
  女祭司害羞並火速的離開後,房裡只剩下一個笑的人蓄無害的太陽騎士和一個實質上已經怒火中燒的大地騎士。
  
  
  「你他媽的,到底是想怎樣?」在寂靜的空間裡,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大地騎士破口大罵的聲音:「這一星期中,你知道你到底打斷我多少次計劃了嗎?」
  
  「咦?太陽沒想到自己為了遵守光明神的教誨,而打擾到大地兄弟了,太陽真的十分感到抱歉。」格里西亞歉疚的模樣楚楚可憐,如果是普通人一定會馬上原諒他,甚至忘記生氣的原因,誰會去對一個開口閉口都是光明神的優雅美男子生氣呢?
  
  
  可惜的是,大地騎士不吃這一套……
  
  
  「王八蛋,你給我收起你那張虛偽的嘴臉,和那擾人心煩的詞句。」喬葛粗暴的抓住他的衣領提了起來,由於這個關係,兩人靠的十分的近,火熱氣息噴在對方在臉上,畫面好不曖眛。
  
  面對喬葛的怒火,格里西亞那溫柔優美的臉蛋並沒有改變任何一絲表情,唯一不同的是平常微笑得嘴角不見了,有如帝王般藐視的銳利眼神,直視著大地,這讓喬葛感到不寒而慄,但在他面前他始終不會示弱。
  
  
  「哼,怎麼敦厚老實的大地騎士,三不五時的就約女人進自己的房間,也不知道在幹嘛,孤男寡女的我看是想幹嘛就幹嘛吧。」格里西亞冷冷的說。
  
  「怎樣?你是羨慕還是吃醋啊?我有女人緣,哪像某人只能愛虛幻的光明神,讓自己一輩子當處男呢?」被怒火攻心的喬葛也絲毫不遜色的反嗆回去。
  
  「你說誰是處男啊?」這一擊簡直是戳到了格里西亞的痛處。
  
  「回答的人啊!」
  
  
  沉默的氣氛,兩人之間的戰火一觸即發。
  
  
  「混帳,你又知道我是處男。告訴你私底下我可是幹得多呢,只是你不知道,哼!」格里西亞甩開喬葛的手,生氣的大聲放話,只是…
  
  「什麼?有誰會要你這種技術不好的處男啊?你在吹噓什麼?」喬葛怒目著他,音調裡有他沒察覺到的緊張。
  
  「我的技術好不好你又知道了些甚麼?」
  
  「哈,看你這樣就知道,還需要測試什麼嗎?」
  
  「哼,你可以去問問看審判我的技術有多好。」格里西亞冷笑著,充滿挑釁的看向喬葛。
  
  「什麼!?」
  
  喬葛瞪大了眼,臉上雖充滿了不信,但內心卻覺得格里西亞說的也許是事實。
  
  
  也許每個人都知道,整個綠芽城的人都在相互傳著,他和雷瑟‧審判有著不能說的秘密,只是因為緋聞主角的其中一方是審判,所以沒人敢去調查,究竟太陽和審判之間到底有沒有關係?
  
  在喬葛心中是一直隱藏在心底不願去面對的疙瘩。
  
  現在,格里西亞自己親口承認的說出他和審判之間的關係,這讓喬葛腦袋一瞬間空白,再將他的話慢半拍的吸收了解後,由剛剛的冷靜轉變成了足以燎原的森林大火,再度緊緊抓住格里西亞的衣領提了起來,無法控制的過大力氣使格里西亞撞上身後的牆。
  
  
  「唔,痛、你幹嘛啊?」格里西亞吃痛的回吼。
  
  「你跟審判做過?」喬葛瞪大雙眼惡狠狠的吼著眼前的金髮人兒。
  
  「我和雷瑟有沒有做過干你屁事。」
  
  「你真的跟審判做了!?」如果說剛剛是半信半疑,那現在他絕對是深信不疑了。
  
  
  意識到這點後,喬葛腦袋一熱,粗魯的抓起格里西亞的下顎,一個充滿佔有慾的吻就由上而下的落在格里西亞那粉嫩的嘴唇上,啃咬著,一點也不懂憐香惜玉。
  
  格里西亞死命的掙扎著,感受到喬葛的怒火,雖然不了解對方為什麼那麼生氣,他做不做干他屁事……喬葛的手往他衣服裡面伸,穿過了腹部之後撫上了他的乳首,搓揉著,格里西亞也因他粗暴的動作發出令人感到害羞難耐的呻吟。
  
  「你、你放手啦…」在快要窒息前喬葛終於放他自由,格里西亞大口大口的吸取氧氣,白皙的臉頰帶著迷人的緋紅,嘴裡吐出令人迷惑的呻吟聲配上一副迷濛的雙眼。
  
  瞬間,讓喬葛的理智飛走了。
  
  順手將格里西亞往床上一帶,一個翻身壓在格里西亞身上,低下頭從脖子落下一個個火熱的吻痕一直到到半敞開的胸膛,雙手也沒閒著玩弄著胸前粉嫩的突起。
  
  
  「啊…不、大地你…」朦朧的雙眼含著未掉落的淚光,嘴裡不停發出令人難耐的嬌吟,雙手推拒著,卻被喬葛一個反手將自己的雙手扣在上頭。
  
  「既然你說你技術很好,那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好吧。」喬葛露出惡劣的笑容,拉起他柔軟的金色長髮,靠在唇邊輕吻著。
  
  「你!」
  
  
  「反正,你都跟審判做過了,不是嗎?應該不差我這一次吧?況且你總是三不五時的打擾我的興致,我最近總是有些欲求不滿,就湊合著拿你來發洩算了,誰叫你總是來打擾我,嗯?」
  
  
  無情的話語,讓格里西亞瞪大他那雙藍色的眼眸,露出一臉脆弱受傷的表情看著喬葛,頓時讓喬葛瞬間失神,開始後悔剛剛說出口的話,但話已說出口要再叫他收回去是不可能的,咬著牙,讓情慾突破裡智,佔滿著他的思緒。
  
  
  
  現在,想停也已經停不下來了。
  
  
  
  
  
                          《試閱篇 結束》   
  
  
  
  
  
  ─ 額外話 ─
  
  這是小女子我第一次出同人本!!(歡)
  (裡面的圖都是小夜親自繪的,雖然技術不夠純熟,但我很用心去畫每一張圖,就為了能呈現最好的給讀者>口<)
  希望大家看了這篇短短的試閱篇會喜歡的想去買(炸掉)
  嘿嘿~(打滾)

寄賣點為 可米購 打作者區 蕓夜 或 社團名 BLUE ACCENT藍調 都可以找得到哦!~

謝謝大家ˇ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