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酒精中毒【黑火】

當半夜凌晨人正睡得最深沉的時候,擾人的手機聲頓時響起,而且還沒有停止的跡象,就像是要響到手機的主人接為止才肯罷休。

白皙的手在黑暗中摸黑尋找手機,觸碰到機體的冰涼後看也沒看人是誰,瞇直的雙眼疲憊的睜不開。

「喂?」雖然被打斷睡眠,但依舊保持一貫淡漠的語調和無波的情緒。
「喂喂喂〜黑子嗎?黑子吧!哈哈,早安啊〜」手機內傳來瘋言瘋語的雜聲,而且外界的聲音還很吵,這倒是讓還迷迷糊糊的黑子稍微清醒了一點,他看著手機上顯示的人名,在看著掛在牆上的時鐘,凌晨三點半。

「………早安,火神君。」

火神哈哈的笑了幾聲,然後用很快的速度念了一段英文,似乎是在跟別人講話,黑子只覺得疑惑這麼晚了他為什麼還在外面遊蕩,這實在不像火神會做的事,另外和火神對話的那個聲音,不太熟悉但卻有點印象,黑子瞪著手機漠然的問:

「火神君現在在哪裡?」

「嗯?啊……我現在、在哪啊?」他好似問了身旁的人,因為對方嘆了一口氣叫他把手機交給他,讓對方直接跟黑子接觸。

「你好,我是冰室辰也。」

「………你好。」黑子冷漠的回應。

說不出現在是什麼心情,有點鬱悶也有點生氣,不過他很信任火神,理當相信他這麼晚還在別的男人身邊這點,根本不會發生什麼事。

但當火神意識不清的時候,就不難保證對方不會對他做什麼,他很明白火神擁有多麼天然可愛的氣質。

而且,冰室……火神的義兄,這身分對他來說是個威脅,因為火神很信任對方也很重視依賴,讓沒什麼情緒起伏的黑子偶爾還是會對火神過於在乎冰室感到心煩,就算知道那沒什麼,但想將火神占為己有的心態強烈到連那一點不安都想抹去。

「喂?黑子君?」大概是因為對方都沒聲音,所以他才不確定的喚一聲。

「抱歉,請問你們現在在哪裡?」黑子直奔重點,他現在只想快點見到火神。

「哦,你放心,我和大我只是稍微敘個舊聊聊天,他不小心喝多了,現在在往他家的方向,不過……大我好像沒帶鑰匙呢。」冰室苦笑了一下。

黑子望著自己書桌上擺著的鑰匙,那是火神特地打給他的備份,好讓他方便進出,畢竟兩人早已是交往狀態了,總是會希望有個獨處空間,火神又是自己一個人住,理當是把他家貢獻出來當作兩人溺在一起的地點。

「大我一直吵著要見見你呢,你們感情真好。」冰室笑了笑,然後又聽見火神用英文說了一堆話,不過他現在的話實在太難辨識了,沒聽懂半句。

「恩,我和火神君的感情很穩定。」黑子隨意換了一件衣服,抓著鑰匙準備偷溜出門。

「那真是太好了,能和黑子君在一起,我也比較放心。大我他的性格比較衝動,有黑子君在身邊,總是比較安定。」

「何況他看起來,很幸福。」

對他來說,火神是他很重要的弟弟,做哥哥的總是會擔心弟妹是否幸福,和另一半是否相處的好,另外冰室會擔心火神不外乎還有個原因……

那個透明嬌弱的少年,能訓服老虎,實在不簡單,也讓他擔憂自己弟弟會不會吃虧,不過看火神一個晚上嘴上三句不提一次黑子會死的樣子,又看黑子那麼急切的想見到他,那麼在乎對方的兩人,確實令人安心。

聽到這番話的黑子歛下眼簾,頓時知道對方是什麼來意了,只是想確認火神幸不幸福,額外確定他是不是被自己逼的,這樣嗎?

「我們很相愛,請放心。」堅定的語氣說明了和火神的關係沒一絲虛假,是無比認真。

「啊,是嗎。」

得到承諾後,虛寒幾句才掛掉電話。

天未亮的天空,冷空氣濕冷的打在身上,讓他忍不住縮了縮自己的身子,只想著快點見到戀人對自己露出天真的笑容,治癒受凍的心。





當來到火神的居所,只見火神一個人坐在他家門口,醉醺醺的模樣不醒人事,沒想到冰室會讓火神一個人睡在這裡,就算知道他快到了,未免也太放心了,如果遭遇到什麼意外怎麼辦呢?

嘛,好吧,大概只有他會想偷襲火神而已。

黑子蹲在火神面前,直盯著他的睡臉,伸手輕輕捏了他臉頰一把。

「唔嗯……」火神皺了皺眉頭,緩緩睜開眼:「黑子……?」

「早安,火神君。」

「唔?早安?」搞不清楚狀況的火神,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伸手掏了掏自己的口袋,怎麼找也找不到鑰匙,黑子將自己那柄鑰匙塞進火神手裡。

跟他不同,火神的手非常的溫暖,讓他眷戀的緊握住他的手,一起把他們的『家』打開。

扶著走路東倒西歪的火神來到自己的房間,讓他躺在床上後,連忙想倒一杯水給他喝,手卻被火神一個用力的拉了一把,跌在他身上。

「黑子,好想你……」火神在他身上蹭了蹭,貪婪的攝取黑子身上獨特的味道,令人安心的味道。

「火神君……」望著他迷濛的臉,就算失去辨認能力還是會想到他,甚至叫著他知道他在自己身邊。

低下頭,唇與唇輕疊在一起,軟舌探進對方的口中,交纏的流下充滿情色的銀液。

黑子報復般的咬破火神的唇,血腥味充斥在口腔,他吃痛的皺緊眉頭推開他,黑子強硬的壓住他的肩膀,如果是清醒的火神他大概沒辦法那麼輕易的就壓制住他。

「唔,痛……」充血的紅瞳激起水霧,在黑子眼中十分引人犯罪。

「火神君竟然瞞著我和冰室見面,還讓他看到你這副模樣嗎?」黑子輕咬著戀人的喉結,在上面印上自己的痕跡:「明明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黑子、黑子……」火神伸手攬住他的脖頸,一聲聲無意義的叫喚,耳朵緊靠在他胸口的位置,聽著火神急速的心跳聲和喘息重疊,炙熱的身體好似要把他融化一般。

「哲也……」聽到火神面紅赤耳的叫了自己的名字,黑子歛下眼簾,覺得火神真是奸詐,用這副模樣誘拐他,還用這種引人入勝的聲音叫自己的名字,讓他不好再欺負他。

不過,他也沒想要這麼輕易原諒他就是了。

「火神君,下次絕對不能再瞞著我任何事喔。」黑子靠在他耳邊低聲的說,吸吮著他柔軟的耳垂。

「恩……」

「火神君,我喜歡你。」環抱著,親吻著裸露出來的胸膛。

「哲、哲也……我、我也……喜歡你。」喝醉的火神特別坦承,也特別愛撒嬌。

如果是清醒的他,是不會說出這麼可愛的話,雖然他偶爾會沒自覺的說出疑似很強烈的告白,但如果可以他更希望像這樣明確的說『我喜歡你』這樣的話。

在清醒的火神口中。

「恩,我知道喔。」漠然的面孔帶著輕柔的微笑,淺色的藍瞳漾著眷戀的目光。

喜歡,從一開始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了,不然這麼認真的你不會跟我告白,我如果不喜歡,也絕不會答應你的交往。

早就已經,兩情相悅了,不是嗎。

纏綿擁抱的夜晚,充斥著情色的味道和酒精的薰陶,伴隨著惡劣的懲罰意味,讓懷中比他還高大的戀人痛苦難耐的哭叫著,卻又寵溺的落下碎吻,得以感受到彼此身體上的愉悅,直到天色翻起白肚,才累的沉沉睡去。

望著火神被晨光照耀英挺的臉龐,火紅的髮更加刺目,帶著安逸的笑容,環抱著他沉睡,像天使般的睡顏一樣閃耀。

閉上淺色的藍瞳,依偎在他的胸膛,聽著平穩的心跳聲,帶著滿足的笑容在他懷中,期待他清醒時的表情。





「唔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火神果然不負黑子的期待,輾轉清醒時,頭疼的很厲害,發現自己全身赤裸,股間還有不舒服的黏滑感和疼痛,在看著自己懷中一樣赤裸裸的黑子,頓時腦袋發白,眼前發黑後,下一秒慘叫出聲。

這是今天第二次在睡夢中被吵醒,黑子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翹的誇張的藍髮,完全沒有火神一早的精神,慵懶的撲倒在柔軟的床鋪裡,卻還記得和對方道一聲早安,繼續睡。

「早你的大頭啊!!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酒醒的火神似乎忘了昨天到底發生什麼事,只依稀記得他和辰也去敘舊還喝點酒,然後、然後呢?

他該不會是被辰也給灌醉了,就為了從他口中套出什麼不可告人的話吧?

還不到太笨的火神,很了解冰室是什麼個性,不達到目的就會不擇手段,對方會請他喝酒就已經很詭異了,他至少還記得冰室一直問他和黑子的事情,非常關心。

難道他真的說了什麼?不、現在應該處理眼前為什麼他和黑子兩人會在他家,全身赤裸一副就是做完那檔事的模樣!

「因為你三更半夜說想我,我就來了。」簡略了很多過程,選了對他有利聽的也開心的答案說。

「我、我怎麼可能說這種話!」心情總是表現在表情上的火神,臉一瞬間紅了起來。

「冰室君可以作證。」

「唔呃…………」火神頭痛的思考著昨晚的片段。

雖然他和黑子已經是情人了,告白這種話也已經豁出去了,但,這跟他想的不一樣,對於自己是被壓的那方,他真的覺得面子掛不住,就算不是真的在乎面子問題。

在心裡層面也不是討厭,而是覺得羞恥,自己居然被比他還嬌小可愛的黑子給放倒,這怎麼想都不合理,說給十個人聽九個人都不會相信的。

但,喜歡他也並不是為了想佔有他,當然自己也不是被他逼的,他也有提過自己在下面,可是那種疼痛他不希望給黑子承受,所以一直以來都是這種模式。

彼此都用自己的方法表現出愛情,並是充分的感受到,放在心坎裡。

黑子見火神陷入沉思,自己抱緊了他的腰,打算繼續睡,上方的火神卻說了一句不明所以的承諾。

「我會對你負責一輩子的。」

抬起狐疑的藍瞳,見火神用平靜的臉孔對著他說:「在我心裡,確實無時無刻都想見到你。」

說完他才臉紅的發覺自己又講了蠢話,急於想掩飾害羞的心情,黑子卻笑了出聲。

「你、你笑什麼啊?我是很認真的!」

「恩,我知道的。」黑子玩味的笑著說:「可是火神君,那句話應該是我對你說才對。」

「嗄?哪句話……」思索一下才知道黑子指的話是哪句:「神、神經!那句還分誰說不說有什麼關係,沒差吧!何況我看起來比較像……」

「恩,火神君只要負責更愛我就好了。」

瞠大眼,火神現在比較懷疑是自己酒醉還沒醒,還是黑子頭殼壞去,突然講了一堆肉麻兮兮的話來嚇他。

「火神君的一切都是我的,誰都不能搶。」緊抱住火神的腰,膩在他身上。

「………黑子你該不會也喝了酒還沒清醒吧?」

「我喝了火神君嘴裡殘留的酒精和這裡的東西。」黑子伸手往他的下體摸去,讓火神整個炸毛了起來。

「混帳,你給我滾!」用力推開他的頭,想將他整個人從他身上拔起來。

「我不要。」黑子任性的緊抱住他的腰。

兩人比了一場拉力戰後,黑子露出哀傷的眼眸把他和冰室半夜還在外頭廝混的事情講的很哀怨,好似他背的他偷外遇一般糟糕火神才舉白旗投降,但警告他不准再亂摸。

黑子就像偷了腥的貓一樣,露出得意的笑容,在火神胸膛上喬好舒服的位置,繼續安然的補眠。

火神一把撐著頭,無奈的嘆口氣,碰上黑子他總是吃虧的那方,但卻不討厭他表現在自己身上明目的占有慾和任性。

果然,是太寵他了吧?火神無奈的想。

最後,因為懷中的戀人睡得很香甜,原本就很疲累的身體,大概又勞動了一晚,自己也感染到幾分睡意後,兩人環抱著彼此,做著擁有彼此的夢。





─ FIN. ─





─後記─

最近似乎都在挑戰練習眾多的CP,我一直覺得我家小黑子在當受的時候,很有攻的潛能,可是怎麼我要寫他攻的時候,就是有一種違和感 (掩面) 甚至會覺得這麼主攻的小黑子根本不是小黑子唔哦!

然後火神的那份嬌羞讓我拼命拿他天使般的笑容天真笑容的圖猛看,我才能寫下去,我深感覺得我的雞皮掉滿地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是和寫黑火嗎……)(認真思考)

嘛,這篇放在草稿裡已經擺很久了(是我前兩本的筆記本XDD)現在他終於出來見世面了,雖然這篇從一開始就已經跟草稿的大綱發展不一樣了(草稿大概可以看出玩弄火神的謎樣黑火黑←沒這麼表示出是黑火成分)

總之,看這篇要三思,哈哈XDDD (至少對我來說)

希望大家看的開心,顆顆。(逃跑)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