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月》逆光【暉范】下 之二 (完)

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一盞微小的亮光

等你去察覺

感受它的溫度、它傳來的溫柔






「哇啊啊啊──等等、暉侍,衝動點、衝動點啦!」

從混亂中把修葉蘭給拖出來後,因為有家無歸,兩人只能回到東方城設立給西方城外交大使梅花劍衛的住處。

一回到這裡,修葉蘭一反剛剛頹靡的模樣,一把腰攔的抱著范統衝進房間,壓制在身下,狂吻起來。

「唔、縮、縮手啊!暉侍……」范統在他的『熱情』底下,拼命掙扎。

他才不想在這種明顯是發洩的情緒下,被修葉蘭給吃了。

「我說給我放腳啊!混蛋!」范統情急之下,一個勁力一腳踹上修葉蘭的跨下,讓對方痛的癱軟在他身上顫抖發不出聲。

稍稍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范統緊張的扶著修葉蘭的手臂,焦急:「暉、暉侍、你要不要緊?對不起我是故意的,你有事吧?」

范統笨拙的撫著他的背,不知所措的模樣,在心裡暗罵自己的這麼步小心,還不知輕重,雖然是修葉蘭不聽他的話,襲擊他的不對,但自己下腳不知輕重,還很衰的踹到男人的要害,看來就算是新生居民那裡被踹了也還是會生不如死。

他是真的很自責懊惱,大概是看他的語氣很焦急不安,修葉蘭熬過一會非人般的劇痛後,對范統扯開一個勉強的笑容,冷汗直流。

「暉侍,你不好嗎?沒關係,我是故意的。」從剛剛就一直在道歉,修葉蘭只能無奈的摸著他的臉,硬是講出幾句嘻皮笑臉的話,給他安心。

「范統,我一瞬間以為我在也不能給你性福了。」

「你、你白痴啊!聽什麼話!」

「不,我是說真的,雖然我從來沒想過要生兒育女什麼的,但我可不想埋沒自己高超的技術,不能給另一半性福,這可是恥辱。」

「你這一踏,簡直要了我的命。」

「…………」你去死好了。

范統在心裡咬牙切齒的咒他,笑自己的愚蠢,剛剛應該把他踹回水池重生的!

端倪的看著修葉蘭還有餘力說笑話,應該是沒有很嚴重,范統仍然在心裡鬆了一口氣,雖然剛剛他才想把他踹回水池裡去。

「誰叫你要這麼冷靜。」不忘念他幾句,他還是很生氣修葉蘭突然襲擊他。

「我哪有衝動,我只是比較熱情表達我對你的愛。」修業蘭向他抱怨:「何況也不能怪我,畢竟我們互不相見的日子,你都把時間給了那爾西了,我可是既心寒又忌妒。」

充滿酸醋性又毫無辯解的話語,范統頓時放空自己的眼神當作逃避變成這種模式的修葉蘭,被忌妒心給沖蝕的他,特別煩人又無理,而且最後遭殃倒楣的都是范統。

在尚未發展成情侶關係時,不管修葉蘭心裡多想將范統占為己有宣示主權,那時候的他根本沒有理由能束縛范統,所以就算碰上在怎麼吃味、不順心的事,他都只能默默的承受,甚至逃避,忐忑不安的想著何時自己會失去范統、對方又會何時厭煩他的存在,讓他膽戰心驚,不敢表露出太多感情。

當他知道他們是兩情相悅後,他有一段時間總是再用自己愚蠢的方式測試這到底是不是夢。

對他來說現實的世界,宛如沒有一絲暖光的黑暗,他只能活在自己的幻想中,自以為所有事情都照著他的思想走,那些包容他一切的同伴、崇拜自己的弟弟、迷戀自己的人,還有更多無來由的溫柔,他都只能想著這只是自己幻想出來的美夢,這樣他才能在這殘酷的現實活下去。

只是,有時候事情會失控,讓他不得不面對現在的一切都是真的,是他自私的將幻想留給信賴他的人們,最後讓他們痛苦、流淚。

他不是沒有感情的,就算是欺騙自己、裝做自己從沒付出真心,這樣離開的時候,就不會傷心,這也都只是自欺欺人的說法,所以如果可以他並不想再讓自己落得這般進退兩難的地步。

他不想再讓在乎他、信賴他的人,露出痛苦的表情,甚至讓自己的心疼痛的無以復加。

這世界,已經不只有那爾西可以牽動他的心弦了。

原以為不會在跟這個世界牽扯上關係,但他卻隨著范統重回這裡,甚至到了范統的世界,介入范統的人生,讓他成為他心裡最重要的位置,只因為不管自己提出多糟糕的要求,或者不堪入目的記憶、還有心底那絲脆弱,對方都無條件的溫柔的包容他的一切,漸漸融化那顆冰寒的心,想和對方永遠在一起、永不分開。

所以當他用自己的身體觸碰到對方,心理的不安多於狂喜,因為這代表他又重回這個他想逃避的黑暗世界,讓他必須繼續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已經無法想像自己必須從范統的世界裡離開的自己會變成怎樣。

他已經,無法離開他了。

所以就算聊表了自己的心意,范統也回應了,他仍無法告訴自己這是真實的,直到他對他那無聊的測試提出抗議後,他才慢慢地接受這份現實。



自認算是比任何人了解修葉蘭的內心的范統,呼出一口長氣後,大字形的攤在床上,直碌碌的盯著修葉蘭猛瞧,看得對方都不自在的摸摸自己的臉。

「我臉上沾到什麼嗎?」

「真的很常有看見你了。」

修葉蘭睜愣,露出溫柔的笑容,躺在范統身邊的位置,連繫的,是那雙緊握住的手。

「幾天不見我這張帥氣的臉,果然很思念吧!就算和那爾西長的一樣,哥哥依然比弟弟帥多了。」一直對自己的皮相很自豪的修葉蘭,就算面對自家兄弟,也會小心眼的比較一下。

尤其,是在戀人面前。

倪了他一眼,不打算讓修葉蘭太囂張:「那爾東比你吵雜多了,也不會像你一樣添麻煩。」

「范統在說謊哦〜」修葉蘭撐著頭,一臉奸笑的說:「那爾西可不像我那麼會討你歡欣,何況就算你們的關係改善了,你和那爾西之間的相處還是會讓你頭痛吧?」

「明明就只有跟我在一起才會感到放鬆。」

「……………」該死,為什麼就沒有可以反駁他的話呢?



確實和修葉蘭相處是最能讓他放鬆的,他可以不用在乎自己的語言障礙,還因為他們彼此知道對方太多事情,而熟悉到可以依賴對方,雖然修葉蘭是這副模樣,但其實他一直都是個很可靠的人,只要收斂他白痴的舉動,就可以讓人再多信賴他幾分。

而且他很明白,修葉蘭絕不會想離開他,這點范統到是有一定的自信。

比起他,修葉蘭更怕自己哪天厭煩他離開,所以之前當兩人要在一起時,他總是用他的方式確認這是否只是他的幻想,他從不認為自己可以得到幸福,就算范統一直陪在他身邊,確確實實牽牢著他的手,修葉蘭心裡的不安還是存在。

不管對方外表在怎麼堅強隨性,他都明白這個人的內心有多無助脆弱,有多恐懼重要的人離開他身邊。



緊了緊手中的力道,范統開始細訴那爾西來找他的理由是為了月退。

最近月退來找那爾西的時間變多了,但他除了盯著他的臉發呆以外,還三番兩次遭受到性命的威脅,雖然他不太在乎自己的命何時會被月退給收了,可是有一點讓他在意的是月退臉上不同以往參雜了痛苦複雜的表情,不再是單純的恨意,還有更多看不清的情緒在眼中。

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能讓月退少痛苦一點,他的存在在月退心裡是這麼矛盾,不願讓他死,卻又想殺了他,而那爾西自己也是拼命的想彌補月退心裡的大洞。

不奢望還能從回從前,只要能夠讓他少痛苦一點,他什麼都願意做。

這就是那爾西和范統近期來頻繁通信的內容,雖然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只是那爾西心裡一直存在的糾結,隱藏自己的情緒裝作他接受月退施加在他身上的態度,了然的不讓人擔心,因為他已經沒資格讓他愛的人擔心。

他已經剝奪修葉蘭太多時間和心思在他身上,所以他不希望連伊耶也跟著他煩惱,雖然這樣講很自大,但伊耶確實是個會為他的事留意在心的人,何況那爾西認為堅強的伊耶不會明白他的心情,只會覺得他想多了、恩格萊爾一直都是這樣、不要在意之類的話。

所以他才無法對伊耶坦承,更不會對修葉蘭說,因為他認為自己的哥哥既然已經重生,就不該再為他『上輩子』的事繼續束縛著他,他不希望自己成為束縛修葉蘭的人,是該有自己的重新的人生要過。

可是,月退的事情仍然無法讓他放下,當他不自覺將問題全部發洩在信上甚至寄出後,范統和那爾西的通信、私見逐漸的比之前頻繁,因為那爾西認為自己應該保持禮貌的態度,到本人面前處理自己的煩惱,雖然他和范統面對面的面談總讓彼此很尷尬,不過時間久了也都習慣兩人之間那劃不開乾冷氣氛。

另外想見他的原因,大概還有……想知道他和修葉蘭的關係好不好,而已。



當范統一股腦地將事情全交代完,修葉蘭的思緒也已經整個放空了,眼神飄緲到遠方,經過范統的一番說詞和自己腦袋想出來的結論,修葉蘭哭笑不得,心情複雜的很。

他沒想到之前自己不過是希望弟弟和自己重要的人能夠相處融洽,不要讓那爾西對范統有什麼誤會,讓他知道他其實是好人,但沒想到效果會好到超乎自己的想像,現在那爾西傾吐心事的對象完全屬於范統一個人的,這讓修葉蘭內心無比高興弟弟交到知心朋友,又無比傷感自己哥哥的地位和情人的時間,都被扼殺了,他真的不知道該對這種情況說上好還是不好。



「我似乎有點能理解陛下的心情了。」修葉蘭哀怨的吐出不明所以的話。

「咦?」

月退的心情,大概跟他一樣,自己重視的朋友和那爾西突然感情劇增,自己卻有種被冷落的感覺,大概就跟現在修葉蘭有如同等的心情,只是月退有發洩的對象,那就是成為范統情人的他。

這在月退心裡才是罪大惡極、不可原諒的等級。



修葉蘭撒嬌般地抱著范統的腰,將臉埋進他的胸膛哩,貪婪地吸取屬於范統的味道,補足這幾日的需求,雖然這遠遠不夠,但他現在只想這樣緊緊的抱著他、依賴他。

唯一可以在他面前表示脆弱、任性的人。

「雖然我這個做哥哥的也許不太及格,但作為情人,我想我夠帥氣、夠體貼,不管在繁忙的工作絕不會丟下自己的戀人加班,這樣的我應該是及格的吧?」修葉蘭悶悶地說。

范統低頭看著他的黑髮,拍拍他的頭:「不及格啦!」

不管這句是否是真的還是反話,修葉蘭都會將他理解為對自己有利喜歡聽的答案,他在他懷裡低聲地笑了笑。

「我第一次覺得我和那爾西果然是兄弟,我們也有喜歡同一件事物,依賴同一個人的時候。」修葉蘭抬起臉,瞇直了危險的藍眸,警告:「不過,范統是我的人,就算是那爾西我也不會讓的。」

「就算陛下拿著天羅炎要我的命,我也不願失去你。」

修葉蘭捧著范統的臉:「何況,我剩下來的人生是屬於我的,那爾西的人生,也不該只繞著我轉,他能夠正視自己和陛下的感情,我覺得這是好的開始。」

「我只希望他現在能夠幸福,而能給他幸福的人,一直都不是我。」雖然臉上掛著笑容,但笑容底下的憂傷卻掩飾不了。

一直,都是最重要的弟弟,不能陪在對方身邊、不能成為他的倚靠,甚至彼此都是對方的束縛,過去的他們,痛苦太久了。

聽著修葉蘭的告白,也讓他想起那爾西的話,喃喃自語:「你和那爾西果然很不像。」

「嗯?因為我們是兄弟啊!」

「是,我不是說,你們關心思考的模式,很不像。」

表面上什麼都不說、表現的不在意,但卻很了解對方、也很關心對方。



他們,真的很相似。



『就算恩格萊爾拿著天羅炎架在你脖子上叫妳離開我哥,你死都不准答應他。』

那是那爾西突然關心一下修葉蘭的狀況時,講一講飆出的威脅話語。

『能給修葉蘭幸福的人,是你,我希望你可以一直陪在他身邊。』

大概是不習慣講這種話,那時候那爾西的臉已經紅到邊際了,彆扭的模樣讓他下一秒就逃走,但逃走前怯弱的想得到人的肯定。

『我和哥哥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吧?』

他因為怕說出反話破壞氣氛,他用力的點頭加微笑的嗯了一聲,那爾西才難得露出靦腆的笑容離開。



他們兄弟倆,都是一樣的,都希望彼此能得到幸福,害怕自身的存在誤了對方。



重生的世界,不管對這對兄弟還是月退,都是新的考驗和新的開始,過去的生活,太過負面的他們,都恐懼明天,卻也希冀著明天。

手中抓著的希望,是改變的前兆,是照亮他們黑暗道路的一盞光。

在這黑暗的現實中,他們選擇改變過去,只因為他們意識到自己還有未來,與重要的人的未來。



〝希望你幸福。〞

這句話,他們都沒有說出口,卻早已明白在彼此心中。



「啊!范統,你怎麼可以和我在一起的時候,還是一直想著那爾西的事情,我明明在你眼前,你要看著我啊!」好不容易安撫了修葉蘭,他又突然開始無理取鬧了。

「不行,我得懲罰你,一直想著那爾西,還將時間全都給他,我受不了了!我一定要把這幾個星期的分全部補回來!」聽到這番宣告,范統就有非常不好的預感。

「你等兩下暉侍,我可是在幫你搗亂你哥哥的事情,我很辛苦的,你要鬧了!」想掙脫修葉蘭的懷抱,保全自己早已被奪走的貞操,他依舊無法習慣自己在修葉蘭面前變得不像自己,而且每次做完他都累得像廢人,實在很不喜歡。

雖然被人服侍很好,但那個服侍人的傢伙,不要趁機毛手毛腳、要求再來一次,就很完美了。

「你花太多時間照顧那爾西冷落我,你不覺得該補償一下嗎?」

「償還個人啊!不要鬧了!」意識到修葉蘭不安分的手已經探進自己的衣服裡,范統死命掙扎推拒。

「范統,我們這麼久沒做了,你應該也不滿很久了吧?不要害羞啊!」

「誰害羞了!我說我要我要我要我不要啦!」抓著修葉蘭的手,嘴裡滿是拒絕的反話,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

修葉蘭見他這麼不想跟他親熱,他停下手上的動作,望著他,露出苦澀的笑容,翻了個身坐在他身邊,反倒是范統意外的見他居然停手,往常不管自己在怎麼掙扎他都沒停過手,不過大概是這次他反抗的太激烈的緣故。

他也不是不能理解修葉蘭的心情,畢竟他這幾個星期完全避著他,沒見著他固然很想念,但他個人還不太習慣用肢體交流感情,因為修葉蘭一開始為了測試這是真的,不管日夜都在要他。

他就像是在確定眼前的痛楚和快感都是真的一樣,確認不管他的要求有多離譜,范統都不會離開他、深愛他,或者就算這一切都不是真的,至少也可以在夢中得到他的一切,這如此自虐的舉動和想法,他就像是意識到修葉蘭的小心思一樣,任由他放肆,直到身體受不了為止,才讓他認真面對眼前的自己和現實。

當修葉蘭接受後,他才收斂回復到以往那種無視獻殷勤有糖吃;有事一句甜言蜜語當問候的模式。

面對肢體接觸他實在有點害怕,不是不喜歡修葉蘭碰他,而是過於有感覺會沉醉在肉慾裡的感覺,會讓他害怕,他可不希望自己在變的更不正常。

而修葉蘭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問題,所以當范統認真在拒絕的時候,他也不敢再放肆,只是他『范統不足』的有點嚴重、非常嚴重,他真的需要能量補充。

所以坐在他旁邊,露出無辜又渴望的眼神攻擊范統不佳的意志力,成功地在范統心裡碎念修葉蘭的卑鄙,居然露出這麼可憐兮兮的表情,讓他不忍心再拒絕他。

范統很瞪著他磨著牙,將頭撇到一邊不再看他,但露出通紅的雙耳騙不了人,他其實也渴望被修葉蘭抱,畢竟不只沒見面,他們連做那檔事都過很久了,不過他不希望是在他這麼衝動『熱情』的情況下,抱著『懲罰』的名義折騰自己。

修葉蘭從身後抱著他,低語的笑聲,道說一句話後,含著他柔軟的耳垂。



他知道范統已經許可了。



「你這卑鄙的傢伙……」難得沒有被反話干擾的咒罵,配上羞紅的雙頰,和難為情的主動伸手壓住他的頭,深深吻住他的唇,探進他的口腔內,將剛剛的話,吞進彼此間的內心深處。

修葉蘭笑的溫柔,享受范統害羞的主動和那顆與自己分不開、緊繫的心。





遇見你的那天起,我才知道我一直逃避的現實

是這麼美好。

你的溫柔直率和包容,以及那雙溫暖的手心,將我拖出冰冷的殼中

成為我脆弱的依靠

我的暖光。







『謝謝你成為我後半生最重要的人。』







─ FIN. ─





─後記。─

唔哦哦哦哦!被我拋棄已久的沉月,終於將他給祭上來了!(攤死) 因為手邊第一階段的黑子短篇大概都發光了,所以想說來動手處理我的棄坑XDDD 何況也有人在討這篇文的飯碗,所以他就這麼坎坷的放上來了!(被打) 雖然打著暉范的名義,不過那爾西的戲很多,哈哈,畢竟這六回下來,主因還是那爾西和月退的情感糾葛(?)還有私心的伊耶哥哥和暉范而已WWWW很歡樂的我將他們亂七八糟的情緣(?)給吐出來了,真感動!這樣我就可以投入黑子短篇第二彈了!(淦)

希望大家閱讀愉快,喜歡上這六回,下次有緣沉月再見!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