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我們的學長【青若桃】

《注意事項》

食用前請記住幾點:

1. 本篇為 青→若←桃

2. 本篇桃井為性轉,男。

3. 本篇青峰與桃井之間的關係,是如親兄弟般要好的青梅竹馬(心裡)。

4. 本篇請連接青峰賀文之五,矛盾,那篇皆為後續觀賞。

5. 本篇會有一連串的後續和番外,所以不代表結束,這樣。

沒問題,就往下看吧!





『阿大,有沒有什麼人是比籃球更重要的?』


既擔心又好奇從小到大除了籃球是他的情人以外,孤僻的青梅竹馬會不會到老都還是孤單一人,他卻對我的話嗤之以鼻,不屑的笑了幾聲後道出他慣有的囂張宣言。

我無奈地苦笑,雖然會擔心他,但其實他是個很有魅力的人,認真起來也很專情,只是能納入他眼、感興趣的人,實在少之又少。

所以,如果當那個能抓住他的心的人出現,相信他一定會好好把握。

而我……


『不說我,那你呢?』


意外的,他居然會反問我。


『現在沒有。』


是我的答案,他卻摸著我的頭,笑的意味深長,我瞬間有種心思被看穿的感覺。

其實我們是一樣的。

在乎的除了自己還有對方,只是從不明說,心知肚明。

所以當那個可以牽動彼此心弦的人出現時,內心的掙扎,怎麼也釐不清。

無法放棄、無法自私。



什麼人,可以擾亂你的步調?
被擾亂的人,原來是我。




桐皇學院籃球部自主練習的時間,隊長今吉四顧張望後,轉頭對一旁的若松喊道:「若松,可以麻煩你去找一下青峰嗎?我有事找他。」

「嗄?為什麼是我去找?」瞪凸了雙眼,難以置信這種勞差事會發生在他身上,而且對他來講找誰都好,就是不想找青峰,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有點尷尬。

各方面。

「櫻井今天是值日生,桃井他被叫去圖書館做事,兩個都會晚點到,所以麻煩你了,前輩。」今吉笑的一臉燦爛的解釋,搭著他的肩膀目送。

「…………」若松看著自家隊長老狐狸般的笑容,只好無奈又無法推辭的認命去找青峰。



若松看了一眼今天的天氣,決定往人煙稀少的偏舍找,雖然他們相處狀況不佳,但不知道為什麼除了桃井和櫻井之外,他也是能最快找到青峰的人。

或許,是他不想承認自己很在意、很崇拜這個比他小一屆,實力堅強的後輩。

他的強大是不爭的事實,但他的行為舉止和無理的態度,不能容忍。

別看他長的一副屌兒啷噹的樣子,其實他可是很注重禮節和禮貌這些小細節的人,所以見青峰那副對甚麼都不在乎、唯我獨尊的模樣,總是看不慣的跟他吵起來,甚至自己還被那傢伙揍過。

想到這點心情又惡劣了起來。

不過,自己卻又對那傢伙……


帶著複雜的心情,總算在樹蔭底下找到他要找的人,那個褐色皮膚在陰影底下顯得不慎醒目,簡直成了好笑的保護色,大剌剌地躺在那裡。

低頭俯視他的睡容,就算在睡覺也依舊皺緊眉頭,這點倒是跟若松他自己有點像,他們都是有一張撲克臉的人,也是……

彼此感到最棘手的人。


踢了地上的人幾腳,只見黑白分明睡眼惺忪的眼緩緩睜開,青峰打了個呵欠,看了若松幾秒後,翻身,無視。

「別無視我!臭小子。」被人明目張膽的看不起,若松氣的多踢對方幾腳,直到青峰發怒的狠瞪他一眼。

「你煩不煩啊?不過是偷個閒,又不是不去。」不用若松明講他就知道對方來找他的目的,雖然一改之前囂張跋扈的性格,會與人配合也會出席社團練習,但偶爾也會像現在這樣翹掉社團活動,說到底依舊還是個麻煩人物。

「你以為我喜歡像老媽子一樣念你?要不是隊長找你,又沒人能找到你,我才懶得管你。不來練習還總是添麻煩的傢伙,我才覺得你很煩。」若松不爽的抱怨成堆。

青峰沉默的皺起嚴肅的眉目,不耐的嘖了一聲後,心不在焉的掏掏耳朵,坐起身打個呵欠,還是一副很睏的模樣,伸了個懶腰後隨即起身往體育館走。

若松錯愕地看著他的背影,尚未反應過來。

這傢伙……吃錯藥了嗎?居然這麼乖?一句話也沒頂的聽話?不對勁,非常不對勁啊!

「喂,青峰!」若松拉住他的衣襬,一臉擔憂急切地問:「你身體不舒服嗎?還是我跟隊長說一聲,你回去休息?」

「嗄?」青峰皺起奇怪的眉,他的表情一副若松才有問題一樣怪異,若松見他這副表情,倒是有自己的關心被糟蹋的感覺,臉上一紅惱羞成怒。

「你這是甚麼欠揍的表情?我可是關心你欸!」

「我才想說你有問題吧?不是你說今吉找我嗎?為了讓你好交代也錯了?到底要我怎樣?」對若松一個勁的嫌他麻煩感到不爽,聽他的話去做,又被懷疑自己是不是有病?做人怎麼這麼麻煩?

「不是啊,你今天很反常欸,平時一定都會跟我槓個兩句,今天怎麼那麼安分?超怪的。」

聽對方將自己講得如此劣質,湛藍的銳眸閃爍著不耐和複雜,發出抱怨:「前陣子才說我被虐狂,我看那是你吧!不找我吵架,是渾身不舒服嗎?」

用力甩開他的手,青峰自顧的再次轉身離開,下一秒卻又被身後的人緊緊拉住,這次是確實的拉住他的手掌。

溫熱的掌心,讓青峰煩燥的想罵人,但在當他回過身看見若松臉上的表情時,一個字也說不出口的嚥了回去。

那雙認真淺色無雜質的眸子,望著他就像要看到他內心深處去一般,讓人想逃避。

青峰覺得自己變得很奇怪,不知從何時開始,他無法直視這個人,明明從前尚未意識到還能對他大聲反駁,現在卻變得無法反抗,是自己的心境變得脆弱,還是有甚麼……被改變了?


『有什麼除了籃球,是阿大在乎的對象?』


頓時想到桃井曾經對他發出的疑問,當下他對這問題感到好笑,現在想到這句話後,腦內出現的對象為什麼會是眼前這個人?

兩人僵持了許久,被若松這麼盯著看讓他感到很不自在,為了掩飾他內心的慌亂,板起兇惡的臉孔:「是有什麼意見?你倒是說啊?」

被青峰的大嗓吼了一句後,若松像夢醒一般愣然的鬆開他的手,帶著微紅的頰搔搔頭:「不,沒有,我只是……」


「我……根本一點也不想跟你吵架,如果可以,我反倒是希望能跟你好好相處。」


青峰生日時,他沒有將自己內心的期望告訴他,他們反而先逞口舌之快了,現在卻這麼認真地將心意傳達給他,頓時有些害躁。

撇開頭,疾步的快速離開,赤紅的耳在他短短髮中透露出來,發燙著。

青峰愣了一會後,嗤笑了一聲,緊跟在對方身後。

「別跟著我!」

「我和你的目的地一樣,不跟著你跟誰?傻了?」

「你可以走別條路!我現在不想看到你!」

「前輩,你真的很有趣你知道嗎?」

「別把別人當娛樂,你這臭小子!」


這個人,就是對什麼都很認真,也很容易發怒、臉皮又薄,就是他的視線一直看著他,才會有那麼多成見,因為不符合他的期望、不回應他的心情,所以兩人的關係才會那麼惡劣。

可是當他也認真看著對方時,赫然才懂得,這個人要得很簡單,只是要他一點認同就會開心,這是多麼可愛的想法?為什麼他以前都不知道這個人這麼有趣?

如果早點發現,或許……之前就不會把關係弄得那麼糟。

相繼鬥嘴離開的兩人,並未發現站在他們身後的一抹粉色身影正注目著他們,那雙緋色的目光眼底露出複雜的心思。




回到體育場,就被回來的那兩個人的爭鬧聲給吸引,今吉見若松真的帶青峰回來了,雖然好像在吵架,不過好像只是單方面若松被青峰用言語逗弄,這種玩笑般的相處,跟之前比起來好太多,讓人安心不少。

當今吉想走過去時,從門外走進來的緋色身影,一左一右的勾住青峰和若松的手臂。

「阿大你又在欺負若松前輩了嗎?」

「桃井?」

「…………」原本還掛著調戲笑容的青峰,見到桃井後臉上的表情沉了下來。

「圖書委員的工作結束了?」若松低頭看著身形矮小長的卻不錯的球隊經理人,桃井五月,青峰的青梅竹馬。

「恩,今天有新書進來,花了不少時間整理。」桃井笑容可掬的回答。

在若松面前,他總是特別不一樣,變得比較溫柔,說話輕聲細語,甚至會刻意討好對方,身為桃井的青梅竹馬,青峰在怎麼遲鈍也有發覺,何況他每當看到桃井和若松兩人氣氛很好有說有笑的時候,胸口就然著一把火。

那傢伙在他面前總是板著一張臉,卻在五月面前笑得那麼開心……

青峰倪了一眼自己的青梅竹馬後,掙脫對方勾上來的手,冷漠的說:「別對那傢伙獻殷勤好嗎?看了就噁心。」

桃井清楚青峰是在對他在若松面前裝可愛這點看不慣,不過他打算無視掉,畢竟青峰也一樣。

一樣,在若松面前吸引他的注意。

「阿大你這樣說也太自私了,不准我和若松前輩有進一步的關係嗎?你就這麼喜歡我?」桃井挑釁的環住若松整隻手臂,在青梅竹馬面前原形畢露的露出陰險的笑容。

他那張好看清秀的臉龐漾著危險的笑容,緋色的眼閃爍著擾人的陰光,邪惡的像隻偷了腥的貓,青峰對他囂張的態度感到惱火。

最近這傢伙,很喜歡惹怒他。

「你這小子少在那自作多情,就算全世界的男人女人都死光,我也不可能對你有意思的!」

「啊啊,同理,我也這麼覺得。被阿大這個笨蛋喜歡上,才是悲劇吧!」桃井擺擺手涼涼的說。

「臭小子!你最近有越來越欠揍的趨勢,有種現在來單挑,用籃球!」單純的腦袋,很快就被桃井的話語激的失去理智。

「誰要啊?我只是個懦弱的球隊經理人,專門動腦袋的,跟你這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野蠻人不一樣。」桃井向他做了個鬼臉,拒絕。

「你到底還有沒有男人的志氣?還是你就只是個『小美』(May五月)?」青峰仰著頭鄙視比他矮了個身節的桃井。

被人這樣俯視,尤其對方還是青峰的時候,這口氣就嚥不下去,況且他還拿他最在意的身高和名字來激怒他。

因為兩人是青梅竹馬相處久了,都知道對方的弱點,很快就能大吵一翻,也因兩人太過熟悉彼此,所以吵起來格外麻煩。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原本從若松和青峰的爭執,變成桃井和青峰。

一直是球隊經理人的桃井,是個心思細密冷靜觀察的存在,有他提供的情報總能讓每場球賽贏的很輕鬆,但這樣冷靜自持的人,現在卻像小孩子一樣和青峰一般見識的大吵大鬧。

身為隊長的今吉就算快卸任,還是對眼前這情況感到無比堪憂,內心的哀嘆桐皇到底何時才能安靜平順的度過每一天?

往常不管青峰有多任性,桃井總是會包容他,但現在卻不是這麼一回事,明眼人也都知道,青峰故意在找桃井的碴。

真搞不懂這兩個人心境到底起了什麼變化,才會變成現在這樣?

被夾在兩人之間聽他們爭執的若松,不耐煩的爆出青筋,往他們頭上各送一個爆栗,才停止這場鬧劇,衍發下一場的戰爭。

「一年級的小鬼!給我適可而止!」前輩的威嚴是不可侵的,就算這屆一年級在怎麼沒大沒小,被惹怒的若松絕不會默不作聲。

「好痛喔,前輩。」桃井摀著被爆打而隱隱作痛的頭,平時整齊的緋色短髮亂翹起來。

一旁的青峰也沒多好,反而他覺得若松打他的力道比揍桃井時還要用力,光聽聲音就知道,尚未等青峰發作一直關注這邊情況的今吉即時出聲喝止。

「好了,別玩鬧了,你們幾個已經妨礙到練習了。」今吉拍著手帶著危險的笑容,要他們為部活動時的爭吵做懲罰:「罰青峰和桃井你們兩個『一起』打掃休息室和倉庫,若松負責監視他們和檢查。」

聽到今吉刻意把『一起』兩字加重了聲線,青峰和桃井臉上的變化十分一致。

「為什麼我要跟阿大 / 五月一起啊?分開不是比較有效率嗎?」

「為什麼這個兩個小子的事,我也要算在內?」

三人異口同聲,這時候倒是十分有默契,尤其是青峰和桃井,該說真不愧是青梅竹馬嗎?

「嗯?因為你們三個最近很煩啊!」完全不想解釋,今吉笑得燦爛地說出積怨已久的話。

隊長的壓力和威嚴,是不可以挑戰的。

雖還有很多怨言,但基於『隊長都是個可怕的生物』這點,三人心不甘情不願的消失在門外。



今吉無奈地搔搔頭,心想只要他們三個的問題不解決,每天都會像現在這樣有得吵。

不過問題的中心點,卻很不自知啊,完全沒發覺他是他們兩個爭執的來源,甚至某人本能比大腦的意識還快,大概也在煩惱自己變的很奇怪吧?唯一有自覺的人,心思太細膩喜歡鑽牛角尖,絲毫不敢出手動作,寧願像這樣耍嘴皮子,也不想破壞平衡。

今吉就像看透三人心思一般,在腦中猜測這三人行該怎麼走下去,每天吵吵鬧鬧也不是辦法,他只期望有自覺的人趕緊做出決定,就算不是為了團體,也為了自己好。

畢竟,內心的掙扎必定難熬。

一半是自己最重要的人;一半是撩撥起心弦的人,定是想著要是能兩全其美就好了。

「啊啊,想遠了。」今吉聳聳僵硬的肩膀,對別人的事情太過熱心,本就不是他的性格,他只是單純的想看八卦而已。

推著滑落的眼鏡,渾然不知臉上的笑容,皆讓隊友們激起不寒而慄的寒毛。





被雙人懲罰一起整理倉庫的兩人,氣氛僵持沉默的自顧自的事,青峰心不在焉的將東西拿了又放、放了又拿,最後決定正大光明的罷工。

就算『洗心革面』也不改除了籃球以外的懶散,青峰蹲在角落撐著頭明目張膽的偷懶直盯著桃井,對方一定知道他停下手邊的工作,卻不會對他這點提出抱怨,要說桃井對青峰的習慣與包容也好,明明在這點跟往常一樣,青峰不了解冷靜的桃井近期來的浮躁究竟是怎麼回事,當然,他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

總覺得他們兩人之間,有什麼正在悄悄改變,他捉不住。


「喂,五月,你不覺得我們變得很奇怪嗎?」不擅長思考的青峰,習慣的將自己的問題丟給桃井去想、去解決,他從沒想過,如果當有一天,桃井不願意在回答他任何問題時,他會變成怎樣、他們之間的關係會變怎樣。

他們是青梅竹馬,對彼此的存在就想呼吸一樣習慣,就算不想承認,他們也是最了解對方的。

所以,就算桃井在怎麼看不慣青峰的所作所為,頂多也只是被唸個幾句、嫌他囉嗦,他們從未正面起過衝突,更別說是認真的吵架。

但,現在他們就像是為了某個人介入了他們之間,而發怒、忌妒,吸引對方的注意。

為了,某個人……

青峰難得陷入沉思,他那顆早已生鏽的腦袋,正在緩慢的運轉他們之間的事情。

桃井睇了一眼,苦澀的笑了笑。

雖然阿大是個笨蛋,但本能的直覺早已告訴他問題所在了。

桃井從口袋裡掏出一隻面色兇惡抱著籃球的藍色小雞吊飾。

「啊!」看清桃井手中的東西後,大叫:「你這小偷!」

「什、沒禮貌的傢伙!明明是你粗心自己掉的,我好心幫你撿,竟然不感謝我,反而罵我是小偷!」桃井一時被冠上罪名,不悅的反駁。

「什麼啊?這東西我幾天前就掉了,既然在你那幹嘛不還我?想占為己有?」

思考反應極慢的青峰,像打開了開關,頓時讓桃井啞口無言,因為他說的沒錯,他是刻意藏起來的,只為了測試青峰的反應。

當這東西不見時,青峰是著急的還是無所謂。

「阿大何時喜歡這種東西了?怪詭異的。」

「你管我!」一把搶過桃井手中的小雞,看了一會後快速收進自己的口袋,煩躁的嘖了一聲。

「那是若松前輩送的吧?」雖是疑問,但語氣裡有十足的肯定。青峰挑著眉,像在問他怎麼會知道一般,桃井識趣地笑著解釋:「之前意外看到若松前輩對著這隻小雞發呆。」

怔愣了下,褐色的皮膚漾起不明顯的緋紅,青峰不自在的撇開頭,心裡沒來由的覺得欣喜。

眼尖的桃井當然不會看露青峰那一連串細小的表情變化,歛下眼,秀麗的臉龐漠然嚴肅的道出:「阿大,我能再問你一次,曾經那個問題嗎?」

那個曾經我們都答不出來的問題。

「除了籃球,還有什麼人是可以激起你注意、在乎的?」

最了解對方的皆是我們彼此,所以,我們不可能瞞得過對方自己正在一點一滴地改變這點,所以我很清楚的,當除了阿大以外,能夠讓我在乎的人,第一個我想告訴的人……


「我喜歡若松前輩,這是我現在的回答。」


就是你。

或許,我們曾經有過那個吸引自己的人,但卻毅然的放手。

也許只是因為那個人沒能讓我們停下腳步;也可能是那個人消失得太快,在我們尚未察覺之時,離開了我們的世界。

隨著時間、隨著曾經胸口有如撕裂般的疼痛,心就像漏個大洞,阿大悲傷的臉龐,我知道當意識抬頭時,我得捉住,捉住能牽引我和阿大之間情感的人。

明明我們的個性這麼不同,喜歡的東西也不一樣,但喜歡的人……卻始終相同。

不願意在看到阿大失去後悔恨的表情,不管是籃球還是人,都想守護,只是當自己也身陷其中難以自拔時,卻無法冷靜的處理彼此的感情,讓我知道自己也只是個笨拙的人,還妄想的想守護我們的平衡。

自大又愚昧。


「阿大你的回答呢?」

青峰直盯著桃井認真專注的緋色眼眸,在那裡面隱藏了許許多多他不願去察覺的複雜情感,對他、對他們、對那個人的感情。

他看似會一頭亂撞有著勇往直前衝動般的性格,實際上,退卻又保守,為了保護自己他會選擇逃避,不管是籃球還是那道淺色的身影,甚至是桃井眼中複雜。

不願去想、不願意向前走,只讓胸中無名怒火攻心和桃井做無謂的爭吵,實質上他是明白的,明白他們兩個人之間只是想維護現在的關係,不願說破罷了。

只是當這份感情越來越沉重後,烈火無情般的感情,燒掉了許多障礙、燒掉了原有的平衡。

可是,五月啊……

「我說過了吧?我最討厭別人憐憫我,你那張擔憂的臉,我已經看膩了。」

我真不了解你那顆複雜的腦袋為什麼總是想著一堆複雜難解的事情,就算我們之間的關係會改變,但那也只是代表我們是站在平等的對立點上。

「是男人,就決一勝負啊!」

桃井發愣地看著青峰笑的一臉自大又充滿自信,花了幾秒理解他是在跟他下戰帖,也就表示……

「喂,你們兩個一年級的,居然在偷懶嗎?」若松背著門外的光線,出現在他們眼前,此刻的他就像希望的發光體一樣。


是前端的終點。


「我們一直在為無謂的事情做爭執呢。」

「是啊。」

「和阿大爭吵,我都覺得我的智商降低了。」

「你欠揍嗎?」

「阿大,不坦白的人,在愛情上可是很吃虧的喔。」

「不用你管。」

桃井露出近期來最真誠燦爛的笑容,不是諂媚般做作,而是他青峰大輝所認識的那個桃井五月。

青峰攬住桃井的脖子,利用身高差距柔亂他的粉色短髮,堅毅的湛藍直視著若松,清明的一掃先前的鬱悶,指著若松大喊:「前輩等著接招吧!」

「嗄?」

完全搞不懂這兩個小鬼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若松瞠目結舌看著這兩個感情突然又變好的傢伙們。

「既然你接受本大爺的挑戰,現在就來去一對一吧!」

「嗄?你別開玩笑了,你這籃球笨蛋!!」

望著這兩個人,雖然不了解他們之前為什麼爭吵,也不懂他們到底做了什麼協議,但……很高興他們能夠和好。

「喂,五月我可不准你跑!」

「若松前輩!」被青峰勒著脖子的桃井,對已經離的有點遠的若松大喊:「我,很喜歡若松前輩喔!」

「咦?」突然被人告白,而且還是男生,雖然不是少被桃井表示喜歡,但,莫名的他有一種這不是玩笑的錯覺,讓他不自在的臉紅起來。

「啊啊!五月你很噁心欸!」對於桃井偷跑的行為,青峰只覺得起雞皮疙瘩,完全不想效仿自己熱情的青梅竹馬。

他有自己的步調,照著自己的步伐走就夠了。

「愛就是要大聲說出來啊,像阿大這麼悶騷,這場勝負一定是我贏。」

「少做夢了,白痴。」

兩人漸行漸遠的吵鬧聲,消失在戶外籃球場中,他們還真的突然打起籃球了。

若松無奈地看著那兩個身影,臉上漾起淺淺的笑容。

他們,就只是兩個麻煩的小鬼罷了。




「啊啊,青春真好。」

「嚇!」今吉忽然出現在若松旁邊,嚇了若松一跳。

「王牌和經理都走了,倉庫和部室都還沒整理呢〜」今吉笑著苦思的模樣,只讓人感到不妙:「既然是前輩,那就交給你處理一年級的善後了,『前輩』。」

今吉拍著若松的肩膀,笑吟吟的離開。

若松死握著拳頭,全身顫抖的,下一秒爆發……



「該死的一年級!你們給我回來!!!」







─ FIN. ─







─ 後記。─

我第一次打文,在開頭寫了那麼多食用的注意事項XDD 打到末的時候,覺得有點交代沒完的感覺,所以只好用食用前注意了,畢竟這是短篇,連接時期和多餘的情感,實在擠不進正文裡面(攤手) 不過桃井跟若松的感情,倒是會放在番外(30題題庫)裡面。總之就是靠著對桃井在若松面前的示愛而忌妒,原本就隱約知道自己對若松的感情抱持著難解的情愫,是在桃井坦白和擔憂中,才認真面對自己的感情的青峰的故事,這樣。我一直覺得青峰有著跟外表大不相同的細膩,或許也只是因為不想思考太難解的事情,所以才會一直在逃避,不管是他最喜歡的籃球還是夥伴,都選擇了放手,是個有鴕鳥心態的青峰跟火神那種表裡如一大不同。所以靠著桃井的關愛(?)希望這次能夠把握好的戀情,啊哈哈,如此這般(講太多了)。

然後這篇足足有七千多字,是給樹的踩樓的指定文,因為事後爆出了三十題題庫,一堆的青若,為了方便好寫懶得想,所以讓他成為一系列了,哈哈哈哈!

麻,希望會喜歡這樣。(看著這篇,感覺還有很多要補足和任人補腦的空間WWW) 何況裡頭還有我的私愛,真不好意思(燦笑)←完全沒反省的臉。

下一回見。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e: 樹

我收到你一萬次的感謝了 真的 我都覺得你在上課也在謝謝我(大笑 不要臉)

是喔,就是你開的梗、造的孽。
我收拾(攤) 這到底XDD

小桃井是守護天使WWWWW
小青峰如果跟他學 我會先一掌扭斷他的脖子
因為他害我起雞皮疙瘩掉滿地XDDDDDD

No title

再一次感謝蕓夜願意寫青若文給我!
看到青峰為若松的事著急,我的嘴角已經不停上揚xDD
我真是有夠壞的!(明明是你親自叫人家要這樣寫的
雖然大概知道結果是怎樣的...
不過桃井要加油啊!很喜歡對愛情坦白的桃井!
青峰你快學學人家桃井啦>口<!
還有新的一篇蕓夜親愛的可以慢慢更新!我會永遠等著你//////\!加油!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