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青鳥【青若】

食用前注意:

1. 本篇桃井性轉為,男。

2. 本篇皆為連結文以:矛盾(青賀文)→我們的學長(青若桃)→雪(青若)→青鳥(青若) 為順序食用。

3. 本篇還有後續,謝謝。

沒問題,請往下看吧!




若松因生病請假在家休息,一整天沒看到熟悉的人影而悶悶不樂的青峰,在經過桃井的挑釁下,現在正站在若松家門前,發呆。

「…………」我到底……在這裡幹甚麼?

站在門口將近十分鐘的青峰,因一副壞人樣,路過的路人與鄰居都投來異樣的眼光交頭接耳。

衝動之下兩手空空的來探病,這雖然不是青峰糾結的原因,但多少還是覺得應該在路上買點水果才是,這樣才不會尷尬、才不會遲遲不敢按門鈴。

抹了抹臉,死瞪著若松家的門牌,心裡默念著:本大爺好心來探病,就是上天的恩賜,那傢伙的病一定很快就會痊癒了,在拖個幾天的話………他一定會鬱悶而死的。



歛下眼廉,嚥了口口水後,視死如歸的表情按下了門鈴,回應他的是一片寂靜,等了很久都不見門後有什麼動靜,正當他不耐煩地想按爆若松家門鈴的時候,門從裡面打開。

入目眼廉的是一臉孱弱額上還貼著退燒貼布,背後揹著一個還在吃奶的嬰孩,身上掛著一個戴著頭巾的小男孩,兩手各牽著一對雙胞胎兄妹。

「…………喲!」因為眼前這幕太令人不知該如何回應了,所以青峰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

「……是你啊。」當若松認清眼前這人是誰後,相當疲憊的應了一聲,搖搖晃晃地走進去,示意青峰進門,他已經沒力氣去思考青峰來幹嘛等等複雜的問題,現在他只想休息,但身上的小鬼們卻不如他願。

青峰不慎在意的自顧進門順手帶上,尾隨不穩的腳步來到客廳,若松終於像用盡全身的力氣一樣,頹然的倒在沙發上,剛還掛在他身上的小鬼反應迅速的在他倒下去時跳開,但背上的揹的那隻因瞬間下降的震盪嚇的哇哇大哭。

「唔哦────」聽到若松悶在沙發裡痛苦的呻吟了一會,心不甘情不願的爬起來,將背上的嬰孩改為抱在手裡,搖搖安撫後才乖順的不在哭泣。

已經改為坐在沙發上的若松看著三個小鬼圍在青峰面前,六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青峰,對方到是皺著眉目,不是不耐煩而是疑惑這群小鬼看著他幹麻,當若松想用沙啞的聲音解釋,三個小鬼以先發問。

「比若松哥哥還要高的巨人!」

「而且超黑的!」

「是巧克力巨人!」

「噗嗤!」小孩童言童語的表示看到青峰的黑皮膚和身高感到驚奇,在最後一聲的結論,若松頓了頓後笑了出來。

「哈哈……哈、咳咳咳……」不過對現在如此虛弱的他,光是笑就會很痛苦和疲累,連連咳了許久。

青峰狠瞪著三個小鬼一眼,也送給若松一記白眼:「在笑啊!咳死活該。」話雖這麼說,卻還是站在他面前幫他拍背好讓對方能夠舒服的順口氣。

被人突然這麼溫柔的對待,對象又是青峰的情況下,若松雖然詫異,臉上卻掛著享受的笑容,沒漏看若松臉部的表情,青峰噘著嘴,對下意識做出關心他的舉動因讓他開心的露出笑容,感到羞怯的微紅著臉。

不習慣看到他那麼自然可愛的笑臉啊!究竟在純情什麼啊……想一頭撞死這個不像自己的青峰,內心百般吐槽。

眼見若松好了一點後,發覺自己的褲腳被人拉了幾下。

低頭看著身下三個小鬼:「幹嘛?」

「巧克力巨人來我們家幹嘛?分送巧克力?」戴頭巾的男孩一說完就被青峰賞了一記鐵拳。

「不准叫我巧克力巨人!」暴怒。

「巧克力大哥哥?」雙胞胎裡的哥哥偏著頭問,顯然這稱乎青峰還是不滿意的彈了他的額頭。

「是黑黑的大哥哥!!」雙胞胎裡的妹妹指著青峰笑道,跟剛剛一樣做出歡喜的結論。

「……………」就算仍不滿意被冠上這稱號,青峰只能怒視著不能下手打女孩的原則,無言。

而沉默就表示默認,三個小孩已經確定他是『黑黑的大哥哥』無誤。



無奈地只好撇了一旁坐在沙發上帶笑意看著他們恍神的若松,伸手輕觸他的額頭,即使隔著退燒貼布依然能感受到他額上燒熱,蹙緊眉目。

「你到底在幹嘛?不好好休息將照顧小鬼的工作攬在自己身上幹啥?」

這五個光是擁有八分相像的面容,不用問也知道這四個小鬼是若松的弟妹,甚至連想都不用想的也知道若松體貼自己的父母才將照顧弟妹的工作交給自己。

只是仍對他父母感到不悅,畢竟他都燒成這副模樣了,還能放心將小孩交給他照顧?難道不知道他現在連自己都照顧不好嗎?而且讓小孩子跟病人在一起,他父母是腦袋壞掉了嗎?

青峰出自於關心在心裡碎念了一堆,但在口頭上還是想譏諷若松的不是,只見若松無辜的看了他一眼,想說什麼卻欲言又止的閉上嘴巴。

青峰將他手裡抱的嬰孩不算溫柔的抱過去放進旁邊的嬰兒籃裡,眼見嬰孩又要哭了,大掌輕拍著孩子的胸口很神奇的那躍躍欲試要哇哇大哭的孩子,不見眾人的意料禁了聲。

「喂,小鬼們!既然也是當哥哥姊姊的,也要負點責任照顧你們最小的弟弟,不要拖大哥的後腿才是男子漢!」青峰用霸道的口吻,指揮著一直看著他的三個小孩,在他們眼睛裡閃著敬佩的目光。

因為他們家的所有人對最小的弟弟很沒輒,他很愛哭三不五時就哭、不合他的意也哭,根本是小霸王,但青峰只是輕拍了幾下,卻能夠制止哭聲和吵鬧,這讓三個孩子紛紛投向既崇拜又佩服的目光。

不過,被人忽視和歸類為男人,還是得抱怨:

「人家是女孩子,才不是什麼男子漢!」雙胞胎的妹妹不滿的抗議,在場是有女生的。

「女孩子就是要懂得所有家事和照顧小鬼的責任,這樣才是好女人,可不要什麼都不會,這樣可沒任何男人要妳,會變老姑婆哦!」青峰賊笑的說,報復性心態的看著哇哇亂叫的小女孩,快速地跑到弟弟面前又哄又拍的惹小霸王開心。



青峰滿意的看著他想要的結果後,轉身面對若松:「吃飯吃藥了?」

「……還沒。」若松木訥的回答。

他對於青峰對小孩子很有一套這點,感到意外,是因為孩子王的特性嗎?他一直覺得青峰對小孩很沒輒,而且此時的他……忽然覺得很可靠。

是自己已經病的神智不清了?把桃井看成青峰了嗎?這樣的青峰很不真實啊!

「喂,不管你現在腦袋在想什麼都給我停止!我可不是五月,雖然那傢伙很會照顧人,但他可沒有照顧人的基本本質!」

意思就是料理,桃井五月照顧人很上道,但叫他做吃的東西出來,是神等級的無能。

若松在心裡認同的想,忽然發覺最近的青峰越來越能懂得他臉上的表情和心裡在想什麼了,這是否代表他們的關係比以往更加密切?

「看你照顧人感覺很詭異,因為你根本就是最需要人照顧的傢伙。」

「生病奄奄一息的傢伙,沒資格說別人。」

兩人和平不到幾分鐘,又開始耍嘴皮子,就算若松生病也不改好強的慣性,就是想互相譏諷幾句,兩人之間的相處模式就是從鬥嘴開始的,想改也改不掉了,何況他們也沒有想互讓對方的意思,因為這就是他們最自然的相處模式,不管未來他們的關係會變如何,如果沒了平時鬥嘴的趣味,他們一定會渾身不對勁。

青峰彎下身背對著他:「上來。」

「幹、幹嘛?」錯愕的看著他的舉動,不明白。

「帶你去賣!」青峰一臉認真的回答。

「嗄?賣什麼啊?你想對我做什麼?」若松緊戒的看著他,一把抓了沙發旁的枕頭,瞪視。

「吼,你很煩欸,帶你回房間啦!」自己的好意一在被曲解,總算耐不住性子的暴怒,雖然一開始就是他的話引人誤會的。

「去、去房間幹嘛?你到底想對我做什麼?」這聲已經不是驚恐可以解釋了,已經是驚叫的程度了。

「……………」青峰沉默地站起身,身子挨近他,抬起若松的下顎,邪笑:「原來你這麼想我對你做什麼?」

「你……你別開玩笑了……」若松試著挪動自己的身體,但他整個人被青峰牽制在沙發裡動彈不得,有些害怕的問:「你真的想對我做什麼?」

「你說呢?前輩。」

青峰的臉和他之間的距離,靠的連呼吸都很明顯,在心裡像下咒般以自己是病患為由,他沒辦法掙脫他的藉口,帶著點點期待等著接下來發生的事,就像在那場雪中做的『特別』的事。

若松閉緊著雙眼,下意識緊張地抿緊雙唇,就算青峰真的想吻他,看他這副滑稽的模樣,也會喪失鬥志,更何況對方還在生病,並不是怕自己會被傳染,而是對他的溫柔,不想讓若松在難過的時候,承受更多他沉重的感情。

青峰捏了他鼻子一把,作為欺負,惹得他哇哇大叫,用力拍開他的手。

「呆子,你也想一下自己的生病好嗎?我可不想被傳染。」一貫的口是心非,青峰伸手繞過他的雙膝撫著背部,就要來個公主抱。

「哇阿──等等、我、我想待在這裡就好。」誤會青峰想對做色色的事這點,已經讓他無地自容了,在被他打橫用公主抱法,那還要不要給他活啊?丟臉死了。

「在這很吵,你無法休息。」青峰皺眉駁回,不打算讓病人繼續跟小鬼們在一起。

「沒關係啦,反正我神智快飛離了,再吵都睡得著了,何況……」若松歛下眼,拉著他的手臂,低頭用聞若細小的聲音說:「看著你,我也比較安心。」

這話是說真的,在青峰還沒來的時候,他強健的像超人一樣,就算四個小孩交給他照顧他都能把自己和孩子們顧得很好,這就是為什麼父母可以安心的出去工作的原因,但當在監視器裡看到青峰出現在他們家門口的時候,他就亂了方寸,一瞬間放鬆了下來,無力的知道自己其實病得很嚴重,還有惡化的傾向。

明明只是普通的看病,他卻對青峰來看他而欣喜諾狂的模樣,真的很糗,想來他真的病得很嚴重。

「…………」青峰沉默地將若松放回沙發上,抓著他的肩膀,認真無比的對他說:「前輩,你還是快點好起來吧!」

「嗯?」

青峰撇過頭,虛浮的飄進廚房,使勁用手撐住快倒下去的身體,紅著臉欲哭無淚的想:

不然我的心臟大概承受不住你的攻擊!

人在生病的時候真的很可怕,因為會特別感到不安,所以隨便幾句話都是內心最誠實的表達,平常在怎麼嘴硬的人,這時候都特別坦白,這樣還讓不讓人保持冷靜啊?



「青峰你要幹嘛?」廚房外傳來若松疑惑的聲響。

「煮粥啦!等等給我吃下去墊胃配藥。」

「咦?」像是看到世界大驚奇的反應,若松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目:「你會煮飯?」

方才那副虛弱低啞的聲音,頓時被這個不真實的現實給驚嚇的活了起來,雖然早預料到他會有這種反應,但實際聽到還是很不爽。

「破你的眼界真抱歉喔!給我安靜乖乖地坐在那邊休息!可以的話給我閉上眼睛睡覺!好了我會叫你。」打斷他還想嚷嚷叫的聲音,無聲地嘆了口氣,頓時發現自己的腳邊又站了三個小鬼。

「………幹嘛?」這兩個字大概是他今天講最多的問句。

「黑黑的大哥哥跟孝輔哥哥是什麼關係?」雙胞胎妹妹睜著純真的大眼眸,女孩有著一張清秀可人的面容,長大後一定是個美女,而且她的頭髮跟若松的顏色最相近,淺淺輕柔的鵝黃色。

看著她青峰能自行補腦若松如果是女人的話大概會長成什麼模樣,是風韻十足的女人啊!參雜點暴戾的氣質,感覺就像難以親近的冰山美人,攻下這妮子,成就感滿點。

啊啊──想偏了。



「妳覺得呢?」玩味的反問,他也很想知道自己和若松在別人眼裡是呈現什麼樣的關係,雖然現在問的對象只不過是個小鬼罷了。

「是特別的人吧?」

「有點重要。」

「是情人吧!」

「……………」三個小鬼再度玩起一人答一句,最後以妹妹做出結論,只是這次的結論讓他懷疑現在的小孩的心智年齡到底有沒有跟他以前同步,他怎麼記得自己和桃井小時候就像個無知的野孩子一樣,又蠢又好騙呢?

「………為什麼會這麼覺得?」雖然被視為情人感覺很爽,但他很疑惑這幾個小鬼只不過是看了他和若松一點的互動就會覺得他很重要、特別、是情人的身分?他相信若松絕對不可能會跟別人討論他們的關係處在多曖昧的場合,就更別說眼前這三個小鬼了,就算是自言自語被他們聽見………這到有可能。

「因為黑黑的大哥哥一來,孝輔哥哥就變得很奇怪。」戴頭巾的男孩依然第一個搶著發言。

「恩,連表情也是,我們從沒看過孝輔哥哥會露出那種溫柔又開心的表情。」雙胞胎裡的哥哥附和補充。

最後由雙胞胎裡的妹妹做驚世駭俗的結論:

「不對,重點是互動喔!黑黑的大哥哥你是在調戲孝輔哥哥吧!」

「…………………」

現在的小孩絕對跟他以前學的東西不同!連調戲都出來,他到底要解釋什麼?還要解釋嗎?反正他們是兩情相悅啊!雖然從沒正面確定過他的心意,自己也總是用模糊的答案回應他,若松或許並不這麼認為吧?也可能他沒有他所想的那樣……喜歡他?

想到哀傷處就覺得煩躁,早知道上次把話講清楚就不用這麼麻煩的在這邊猜忌對方的心意。



「小鬼們給我滾出廚房,盡你們該盡的任務,我要煮東西,不聽話的等會沒東西吃啦!」嘖了一聲,將三個小孩趕出去,認命地做家庭主夫的工作。

因為自己的嘴巴很挑,所以多少會一點基本照顧自己的胃的技能,雖然表面上完全看不出來,何況有人效勞總比自己動手做來的好,他可是主張不把麻煩事攬在自己身上的原則。

但實際上讓他真正學習煮飯的源頭是第一次吃到桃井做的東西,剎那間他像是看到一個身穿黑斗篷手拿鐮刀的大哥,對他發誓自己如果還有命活著,絕對會去學習怎麼煮飯,不然他會被桃井給殺了。

不過他其實是第一次煮飯給別人吃,就算是桃井也不曾有,絕非他對自己的料理技術沒信心,反而是太有信心了,只是沒有特別的人能讓他如此而已……

青峰掛著笑意,他知道他找到了,自己內心空虛的一角,有了那個人的注入。





看著熱騰騰的粥,滿意的將它端出去,只見三個小鬼分別躺在若松身邊和大腿上,手裡還有一本童話故事書,想來是叫一個病人講童話給他們聽。

這群小鬼……明明就叫他們要分擔前輩的負擔,他們反而在製造麻煩,前輩會用來越嚴重都是他們害的啊!

將粥放在桌上,輕觸著他的額頭,剛剛已經換了一個退燒貼布,感覺好像有退燒一點。

感覺到一絲搔癢,若松扇了扇眼簾,睜開迷濛的雙目,失神的望著青峰。

「現在感覺怎樣?」青峰關心的問。

「恩……還好。」

「起來把粥吃了、藥吃了就去睡吧,這三個小鬼的房間在哪?」

「出客廳左手邊就是了。」若松靠著青峰的幫忙站起身來走到廚房洗了個臉讓自己清醒一點,在青峰輕鬆抓著三個睡死的小鬼,不忘叮嚀一句:「快把粥吃了。」

「…………」忽然老媽子的身分互換過來了。

不過被人這麼呵護的感覺,很幸福、很甜蜜。



幸福………

睇了一眼剛剛念給孩子們聽的故事書,『青鳥』的故事,其實這是一本很厚的故事,裡面雖然有點繁雜,或許一時之間孩子們無法理解這本書的含意,但很簡單的這只是再說『知足常樂』,生活的每一件事物都是為了追逐『幸福』的尾巴,而做的努力。

當人越長越大就會失去越來越多東西,熱情、積極、勇氣和直率。

他沒有勇氣去面對自己和青峰之間的感情,就算想問當時的話到底是不是他所想的那樣,卻害怕的得出他只是開玩笑、戲弄他的答案。

不知何時早就失去直率的個性,雖然自己的表情常出賣他的一切,但嘴巴上仍不願承認。

甚至他也無法積極放膽地去追求青峰,因為他覺得這樣會帶給別人困擾,不管怎麼說兩個男的在一起,就算是兩情相悅也還是會遭人用怪異的眼光直視,他早就失去放膽去追求的熱情了。

說穿了,就只是個膽小鬼而已。



省思苦笑著,他對現在青峰時而對他好、對他溫柔的現況感到滿足,雖然有時還是會忌妒一些和他要好的人,可是他多少是明白在青峰心裡,他是不一樣的。

『我只會對我重要的人做這種事。』

指尖輕觸著自己的嘴唇,剛剛兩人靠很近的時候,他一度以為青峰會跟他接吻。

那時候說的話……是真心還只是想看他慌亂的反應?

會如此猜忌一定是因為當下沒吻著吧?不過青峰說的對,他在生病,是不該做出這麼親暱的舉動,就算他是笨蛋,萬一感冒了不就他的錯?

所以,他可以這麼安慰自己吧?

將自己縮在沙發上,望著漫著白煙熱騰騰的清粥,是青峰親自煮給他的。

盛了一碗捧在手心裡,感受到除了手裡的溫熱外,還有那份滿滿的心意,妄想著當自己把這鍋粥吃完,病一定很快就會痊癒了。

『孝輔哥哥現在覺得自己的青鳥在哪裡?』

想到剛剛雙胞胎裡的妹妹這麼問他,雖然他沒有回答,不過心裡早就知道答案了。



「喂,粥不是給你取暖用的,快點吃下去好吃藥去睡覺休息啦你!」青峰一回來只看見若松捧著碗發呆,連動一口都還沒有,就拼命朝他碎碎念。

「青峰。」

「幹嘛?」突然被若松一把抓住衣領,讓他跌進沙發裡,如果不是他反應快用手撐著,一定會撞得亂七八糟,正當他想抱怨時,唇被人給擄獲了。

雖然,只是蜻蜓點水一般的輕碰,青峰還是清楚的明白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錯愕的看著若松。

只見他用認真的表情對他說:「我喜歡你。」



頓時,這個世界沒了聲音,只有兩人的體溫和彼此眼中的對方。

他沒有聽錯剛剛若松的告白,同樣也沒對剛剛自己被吻了一下質疑是錯覺,他很清楚這是現實,但就是因為太明白、太真實了,才讓人這麼不可自信。

他終於明白自己的心意了。



「抱歉,還在生病就吻了你,只是情不自禁罷了……」若松尷尬地搔搔頭,他不懂現在青峰的表情代表什麼意思,只能小心翼翼地扯開話題:「粥很好吃……」

「騙人,你根本就還沒吃吧!」青峰開口的第一句話就堵的他啞口無言,這讓他感到羞憤,他剛剛可是鼓起了十足壯烈犧牲的勇氣開口告白欸,居然第一句話是想找他吵架嗎?

「我………」當他想極力反駁的時候,青峰用實際行動堵的他『啞口無言』。

深吻,探進口腔內部最深入彼此距離的吻。

若松下意識的環住他的脖子,一反上次的木訥,這次有好好回應青峰的吻。

青峰抱著他腰,吻的身下的人快沒氣才放開他,按住他的頭埋在他的肩窩,在若松耳邊輕輕呢喃:「我早就知道了。」



早就知道,你的目光是向著我。

如果我的能力是你關注的原因,那從這之後,請你看著我這個人。

看著青峰大輝這個人。





他不知道這算不算是青峰對他感情的回應,但他覺得現在有牢牢捉住他的感覺。

果然,我幸福的青鳥,就是這隻『青色』華美的艷鳥。





─ FIN. ─



─ 後記。─

這篇到後面脫軌了啊啊啊啊─── 雖然沒照著腦袋的劇情走,甚至還引出了若松告白的劇情(遠目) 啊啊,總之他們既囉嗦又麻煩的終於快速的走到這裡了。(看來我下意識希望他們別再糾結增加我的麻煩,所以才這樣爆出來的吧!) 依笨蛋不會感冒這點,隔天若松痊癒了,青峰當然也是個健康寶寶這樣WWWW 然後這篇也是爆字的狀態(6724) 一定是小鬼的問題!寫他們我好累XDDD 一整個超搶戲的(攤) 而且其實我有幫他們想名字,可是我不知道要把介紹放在哪裡啊XDDDD 總覺得被青若兩人的小鬥嘴和三個小鬼的連環接力全給封死了XDDD放哪都不對。戴頭巾的男孩是孝太、雙胞胎哥哥是孝和、雙胞胎妹妹是孝美,嬰兒不會講話所以沒名字,這是去買晚餐騎車的路上想的XDDDD總之都是很簡單的單字這樣XD

好,努力生產下一篇。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e: 樹

居然第一關就萌殺你了!!(大笑)
哦哦,我也喜歡那種大哥,我相信他那麼老媽子,家裡一定很多孩子,而且他看起來就是那種要帶很多弟妹的哥哥臉 真的!!
其實我也喜歡那段,不忍說(自己講XD)
因為 青峰總是愛玩弄他 沒辦法
這讓他感到不安 而且一開始的關係那麼不好WWW
當然要心存質疑 囉哩吧縮一堆(攤掛)

我也很安慰 真的XDDDDD
所以,我們靜待下集的甜情蜜意吧WWW (我要你出墨鏡錢給我(笑))

Re: 南瓜

WWWWWWWWWW 太好了,能讓你能量滿格(樂滾)
我覺得他們根本在玩你追我跑遊戲XDD
一整個就是很不受控制的 突然亂閃一下XDD 不管是讓你們 還是青峰都秒殺WWWWWW

好喔,後面我努力(攤)
最後一篇 我想會盡全力戴墨鏡XDDD(不 傷的是我的眼和腦袋)
我愛南瓜瓜WWWW(到底)

No title

對...對不起(扶額
雖然若松生病了,不過貼著退熱貼布走出來的若松我真是一秒被萌殺///////(艸
還要對弟妹照顧有加,我真的很喜歡這樣的大哥哥!
原來若松懂得照顧後輩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啊喔呵呵//////\
主動向青峰表白的若松也是一樣的萌啦!
不過上一篇的青峰已經說得那麼明顯,即使是頭腦簡單(?)的若松,不多不少還是會意識到吧////////\
很高興兩人終於走到這個階段了!我也老懷安慰了啊(擦汗
我已經做好被青若的愛萌得溶化的覺悟!所以來吧!(?

No title

我的神我愛你我的能量瞬間補滿了(???
前輩跟青峰真的是(噴血(什麼啦###
超期待後面的啦加油噢!!!(ㄎㄅ
希望這兩隻甜到爆的傢伙能幸福一輩子(殺小#
然後我愛若松前輩(到底#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