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螢火蟲【青若】

食用前注意:

1.本篇桃井性轉為,男。
2.本篇皆為連結文以:矛盾(青賀文)→我們的學長(青若桃)→雪(青若)→青鳥(青若)→螢火蟲(青若) 為順序食用。
3.本篇還有後續和番外,但其實這篇是一個段落的終結,謝謝。
4.本篇後,產量要先暫停,因為要趕C32稿子XDDDD

沒問題,請往下看吧!


轉眼間冬季盃已經結束,邁向新的一年、新的學期、新的戰力,以及全新的戰線,將再次重登戰場,抱著與往不同的心情,全力以赴的迎戰之前的對手,回敬踩著他們往上爬的隊伍。

戰爭的結果,決不會跟先前一樣。




桐皇學院的夏日集訓,在一座有『螢之光』著名的偏野深山,作為集訓地點。

今天跟往常一樣,平凡的………

「青峰那傢伙又擅自脫隊,跑到哪了去了!!」

今日跟往常一樣,不平凡的在一聲響徹雲霄的怒火中展開新的早晨。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櫻井反射性地在一旁拼命低頭道歉。

已經升上三年級的若松,在今吉畢業後接管了籃球社的隊長一職,從以前就對櫻井的性格感到棘手,不管是今吉還是他都一樣。

「我去找他吧。」桃井拍了拍櫻井的肩膀,給以一個溫和的微笑,示意他別緊張,這倒是即時解救了若松的危機。

「找誰啊?」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從樹叢裡傳出,青峰滿身大汗的出現在眾人面前,用手臂抹了抹臉呼了一口氣後,手指著若松對桃井說:「要找人也派這傢伙,你自願什麼勁啊?」

「阿大你別太……」

「青峰─────」雷怒聲的肺活量打亂桃井的指責,若松一掌巴了青峰的腦門,在一拳揍了他的肚子:「你這混蛋跑哪去了?」

「很痛欸!!」抱頭也不是抱肚子也不是,兩個被揍的地方都傳來火辣辣的疼痛感,抱怨當下當然還要為自己澄清:「看也知道是去晨練!」

「請遵守團體活動,你這笨蛋。」若松糾正的敲上他青色的腦袋。

「誰要跟這群菜鳥一起活動啊!」青峰滿臉鄙視的瞪著新進的新生,他的話當然會樹立很多敵人和眾人的反感,只是在入隊的那天每個人早就以見識到桐皇王牌的實力。

何況他們其實明白,這位王牌嘴巴雖壞,但隊友稍有不順或困難都會包容和指導,甚至他私下付出的努力更多,明明已經強到沒人跟得上的程度,卻不曾鬆懈練習量也是最多的,看過這樣的青峰的人們,對他刺耳的發言也只是聽聽就算了。

「別以為升上一個學年就了不起了,你這自大狂!」當若松還想出手往他頭上送時,青峰一掌捉住他的手腕。

而且,隊長非常繪制服他,雖然最後兩人看似會吵起來。

「你是打順手了嗎,前輩?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叫公報私仇,昨天晚上好不容易逮到只有我們兩個人、氣氛又好的情況下,你居然中途踩煞車,要不是因為我慾火難消,你以為我大清早出來晨練是幹什麼的。」青峰將兩人的距離拉到咫尺,用只有兩人聽得到的聲音調笑著說:「說來說去這都是你的責任哦,前輩。」

「你!」被青峰低聲的話語堵的啞然面紅赤耳,只能死瞪著他。

「阿大~」桃井陰柔的聲音從旁冒出,面帶著燦爛的微笑,緋色的雙眸閃著艷麗致死的精光:「你對若松前輩做了什麼啊?」

「哼,不用你管,你這程咬金。」青峰憤哼了一聲,想到昨天桃井破壞他的好事,就一肚子氣。

「哦~原來那時候若松前輩表情怪怪的、面紅赤耳、衣衫不整真的跟你有關啊~」桃井臉上燦爛的笑容,多了點陰影。

被學弟這麼觀察細緻,即使覺得對方應該早就猜到了,若松還是不希望他把這件事給點破,當下桃井是沒說什麼,但被青峰一激,這既難堪又丟臉的事情,被大剌剌的攤開來,瞬間無地自容了。

「哼哼,知道這傢伙是我的所有物,你就別白費心機了,不管你怎麼破壞,我和前輩絕對會直奔本壘的。」

誰是你的所有物啊!混帳!別正大光明的在這裡宣示對我有企圖好嗎!我人還沒中聽。若松在心裡無限哀嚎。

「哦~離若松前輩和你告白三個月的時間,都還沒壓倒過若松前輩,你會不會太遜了點,阿大。」被青峰這樣笑的張狂在他面前示威挑釁,這瞬間斷裂了桃井的理智,陰狠的笑著踩青峰痛處。

「你這傢伙……怎麼之道他跟我告白了?」雖被狠狠的痛揍了一拳,但他比較疑惑的是桃井居然知道他和若松私下的關係。

「哼哼,別太小看我的情報網了,何況對像是若松前輩。」桃井雙手環胸,高傲的宣言:「你這輩子都別想碰若松前輩,我會阻擾你一輩子的阿大!」

「你這傢伙……」

「你們這兩個傢伙給我是可而止!是當我死了是不是?」一忍再忍總算爆發的若松,各送了他們一人兩記爆栗,怒氣沖沖的離開。

不管是桐皇的新生還是舊生,都對這三人的關係習以為常了,明明是若松與青峰的戰爭,吵到最後總是變成桃井和青峰兩人鬧的不可開交,若松受不了的逃離現場。

這就是他們桐皇的日常。



飛快的逃離那兩個人的若松,獨自在樹叢的角落掩著發燙的面容蹲下身,想著他應該殺了那兩個一年級的,到底想讓他羞愧致死到什麼地步?

深山早晨的涼風很舒服,快接近夏天的春意是最舒適的季節,雖然之後的練習會使人感到燥熱,這也是無可厚非的,畢竟想要贏、想要一雪前恥,只要有現在的青峰,結果一定跟之前不一樣,他相信。

說到青峰……他就無力的想嘆氣。

兩人的關係在三個月前他主動和青峰告白後,有了明顯的改變,雖然青峰還是喜歡跟他鬥嘴吵架,他說看他生氣爆跳如雷的樣子很有趣,說完這句話他通常會氣的揍他一拳掉頭就走,本以為青峰會不滿,但他沒有,反而會用讓他渾身不自在的笑容看他,他知道青峰是在愉弄他,看他因為他的反應而認真臉紅的模樣。

久而久之生氣時揍青峰已經養成了個習慣,反正他就是欠揍。

另外,青峰總是三不五時的就調戲他,甚至會對他……性騷擾。

對,性騷擾,像昨晚就是,他將他拉近只有兩人房間內,就對他任其親吻、上下其手,身上的衣服都快要被動作迅速的野獸給全脫掉的時候,他聽見門外的桃井在找他,瞬間拉回了他的理智,阻止了他們彼此突破最後一道防線。

他喜歡青峰,青峰看起來也是對他有意思沒錯,以過去的種種異常曖昧的舉動來說,他想他可以認為青峰是喜歡他沒錯,所以他願意和他接吻,他也渴望青峰的碰觸,只是……

多少還是會很不安,在青峰沒有明說『喜歡』之前,那些曖昧的說詞和擾亂他心弦的舉動,都會讓他覺得有疙瘩在。

如果真的喜歡他,為什麼不明說呢?面子很重要嗎?他都告白了……

想到這裡就覺得鬱悶,在次無力的嘆口氣。

「嘆什麼氣啊?好運都被你哀嘆掉了。」青峰的聲音突然從上頭出現,這嚇的他跌坐在草地上。

「你不要突然嚇人啦!白痴!」

「你最近真的很愛罵我和揍我欸!」青峰忍不住嘟嚷幾句。

「明明就你欠揍又欠罵,怪我。」

「………今天晚上把時間留給我。」決定不跟他計較。

「要幹嘛?」

「帶你去看個好東西。」青峰對他露出一個耐人尋味的微笑,若松只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便不在多問了。

青峰和他之間,還多了個改變,他總是喜歡跟他玩驚喜。



在一天桃井配置下的團隊練習和個人訓練下來,舒舒服服的洗個澡後,就想攤死在被窩裡,但依稀想起青峰稍早和洗澡前的話,若松還是打起精神到說好的地點找人。

「真是搞什麼啊?來這種暗的嚇人的地方,走路都走不好。」烏漆摸黑的樹林,夜晚中沒一絲光亮,他還忘了帶手電筒或手機可以發光的東西,拼命被樹根給絆倒,在口中唸唸有詞。

在不知走了多久,都沒看到青峰的人,不曉得是不是自己走錯了,畢竟這麼黑他一個勁的直走,雖然青峰叫他這麼做的,但在黑暗中找不到熟悉的身影還是會感到恐怖。

頓時自己的肩膀被人輕拍了一下,心跳了一下但還是欣喜的轉過頭,入目眼簾的卻是一張鬼怪露齒的驚恐臉孔。

大腦機制空白了幾秒,反射動作比腦袋運轉的還快,一拳揍向帶鬼怪面聚嚇人的傢伙,被揍的人吃痛的跌在地上拿下面具。

「這樣你還能打我,是已經打我練到反射動作了嗎?」青峰摀著臉向對方抱怨,卻被若松一把抓住衣領,瞪大雙眼用鐵頭功用力撞擊青峰的頭,這又讓他痛的摀著額頭在地上打滾。

「青峰……你是找死嗎?」額上也被撞的疼痛不已,紅了一片,但若松是真的被嚇到,只是太過於震驚反應不過來,所以現在是怒火中燒想殺人的狀態。

「開開玩笑而已啊,前輩。」青峰打哈哈的擺擺手,請他冷靜。

「這種玩笑一點也不有趣,混帳!」抓著他的衣領,低著頭,覺得自己眼有些濕意。

「嘛,我知道啦。」青峰無奈的笑了笑,拍拍他的頭:「從你當上隊長後,你總是把自己搞得很緊繃,稍微放鬆一下吧。」

「至少,在我面前。」

在我面前,不管你多脆弱,都沒關係。

我會成為可以讓你依賴的男人,讓就算再怎麼愛逞強的你面前,也可以放心依靠的對象。

沒想到青峰有注意到他當上隊長後確實給自己壓力很大,而且心煩意亂,因為桐皇從上屆開始招募的都是有能力的選手,在這些選手中很多人都是像青峰之前那樣自負的傢伙,自己的實力也不是勘得上能被信服的程度。

但青峰一開始就對他們下了馬威,讓新生知道像他這樣的人都能讓他驅使聽話,好讓他這個隊長有信符立,這樣總可以鎮壓大部分的人,其餘的就是靠自己的實力和努力來去證明自己是有能力的隊長,取得每個人的信符,不行每次都靠青峰。

況且每個接下隊長都有上一屆的期許和願望,他必須帶領桐皇打進全國冠軍才行。

因為責任感特別的重的緣故,所以使得自己很緊繃,他確實覺得心煩意亂,而這點被青峰給發現了,不過……

「誰要靠這總方法放鬆啊,白痴。」在他隔擋的掌心上打了一拳,揉了揉被激出水氣的眼,就算被他說了好聽話,他還是不能諒解:「叫我出來就是為了要嚇我?」

如果說是,就扭斷他的頭!

「當然………不是啦!」大掌揉亂他的髮,牽著他的手從地上爬起,往更深處的地方走,他們在一做湖前停下來,終點。

「今天早上發現的。」

「……晚上黑黑得也沒什麼好看,而且這裡月光也照不到。」若松四顧張望了一下,只覺得前方是一潭黑色的墨水,不懂青峰帶他來這的用意。

「黑才好,另外有個比月光還美的東西。」

「什麼啊……」

「噓!」摀著若松的嘴叫他安靜,拉著他的手示意他坐下來:「在等一下。」

若松聽話的耐心等青峰要給他看的東西,兩人肩併著肩,在安靜的樹林裡只有兩個人彼此的呼吸和體溫從旁傳來,黑夜帶點冷意的涼風讓人忍不住縮縮身子,青峰將人攬進懷裡,趁機吃豆腐的賊賊一笑。

白了他一眼後,沒多說什麼,畢竟被人這樣寵著呵護著,心頭的暖意正在發酵。

「前輩……」青峰小聲的拍拍他的肩膀指著前方,在順著他的方向看去時,眼尾先發現點點綠光在黑暗中發亮。

「咦!?」吃驚的看著四周突然升起的螢綠,小巧美麗的飛舞著。

「要進入夏季的證明。」在青峰那雙幽暗的深色眸子中,染上光點:「這片湖很清澈,這些螢火蟲提前到來了,是開賽的『煙火』。」

望著這片被螢綠的光點給佔滿湖面,帶著期許和保證:「這次不會在輸了。」

這個人就算失去對籃球的熱情,也依然是在打著籃球,可見這個人是有多麼喜歡籃球,到無可放手的地步。

現在將他的籃球魂點燃了,戰爭勢必會比之前要來的激烈,為了能在這樣的強大的力量身邊,他必須更加努力才行。

「嗯,不會輸的。」

我相信你,會將我們所有人帶入勝利。



若松掛著淺淺的笑容,看著他豁然起身的高大背影,有些失神,忍不住問出他內心的疑惑。

「我們的關係算交往嗎?你喜歡我嗎?」

「嗄?什……」本想去靠近湖邊的地方抓一隻螢火蟲來,卻被若松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給驚愕到,不小心踩到草與水的濕滑處,嘩然一聲跌入湖裡。

「…………」

「青峰……你還好吧?」看到他那麼大一個人摔進湖裡,其實有點好笑,不過他還是挺有良心的敢緊跑到湖邊詢問。

「你啊……真的是……」青峰用手扶著頭,低聲呢喃的碎語。

「嗯?你剛剛有說話………哇啊!」當若松想低身去聽青峰講什麼的時候,就被對方給一把抓住往下一拖的一起跌進水裡,趴在他身上。

「你這白痴到底在幹嘛啊?」莫名奇妙的被拖下水,若松冷的聲音都有些發顫,不滿的看著青峰,卻被他那雙墨藍的深瞳給驚駭住。

「你怎麼啦……?」突然這麼認真,好像有點生氣。

「我看你是在耍我吧?」青峰對他火大的怒吼。

「什麼?我哪裡耍你了啊?」面對青峰突然的怒火,若松皺著眉目,莫名。

「不然為什麼到現在還覺得我們沒有在交往?還認為我不喜歡你?」

「因、因為你沒表明過啊……」若松頓時覺得有點委屈,可是看著他這副模樣他有些害怕,所以有點心虛。

「難到那兩個字真的那麼重要嗎?我的心意、我對你付出的一切,難道就不算什麼?」青峰不自覺的使勁力氣抓著他的肩膀:「如果那兩個字真的那麼重要,那好啊!我喜歡你,我非常喜歡你,這樣行了吧?」

條然的將若松往後一推,站起身來背對著他,摀著面容,此刻他覺得自己頓時有些狼狽。

「你根本不懂吧,不懂我有多麼喜歡你……」青峰的聲音傳來陣陣哀傷,配上身旁點綴的螢光,那背影看起來更加悲傷。

若松低下頭,頓時有些自責。

他不是為了想聽見青峰對他說喜歡,只是想確定他的心意,可是自己這樣質疑他,就是不相信、懷疑他的感情。

他確實已經做得夠明確了,是自己太白痴,居然會問他這種問題……傷害了他。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在若松主動道歉後,青峰沉默了良久,才有辦法吐出一句話:「你也不需要道歉,也許是我之前做得太過分,才會如此。」慘然一笑,伸手要將他從湖水裡拉起。

若松雖然搭上他的手,卻沒想起身的意思,他緊緊握著青峰的手,冰涼的額頭輕靠著即使被冰水弄的一身濕還是溫熱的大掌,低低的喃喃自語:

「對不起……我只是有點不安而已。」不知是因為寒冷而顫抖,還是激動的顫抖,他緊緊的握著青峰的手,深怕他下一秒離開他身邊:「我明知道你在我身邊,可是我卻沒辦法將這一切化為真實……」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就是因為喜歡你,所以才會不安啊……」

青峰跪下身一把抱住他的脖頸,兩人不在說話,安靜的傾聽對方的心跳聲,唯有飛舞在身邊的螢光環繞在他們身邊,細細的為他們點上陰柔的光溫。

「如果現在還會不安,那我會用更多時間,來平息你的不安。讓你深刻的體會到,我青峰大輝,就在你身邊,是屬於若松孝輔一個人。」低沉的聲音在他耳邊低語,按壓著他的頭顱,親吻著他的耳垂:「我是認真的。」

「嗯。」輕輕的點點頭,臉上滑下一道晶螢。

一吻落下,用手擦拭掉他的淚。



他們從不知道愛一個人能夠這麼痛苦,想著該怎麼對對方好、想著該怎麼傳達『我愛你』的話語,是這麼困難。

在初澀青澀年代,他們細細的試探彼此的底限、細細的探索對方身上的優點,戀上的無可自拔、戀上的如此酸甜苦澀。

不是相愛就能甜蜜一輩子,而是相愛只是愛情開始的第一步。

他們努力向沒有終點的賽道上,並肩扶持的走下去。

在這一刻,他們知道,自己和對方是彼此相愛的。





─FIN.─





─ 後記。─

啊啊,一如往常的又噴了,我還以為他能在最多三千初解決(在打前面的時候) 我懷疑是中間那段嚇人的場面,還有桃井和青峰很煩害的!(說真的嚇人那段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青峰你有病嗎?) 然後,他後面的結局居然跟我預想的不一樣XDDDD 我本來想讓他們在水裡脫道裸上半身被桃井打STOP的說!(為了那句一輩子都別想吃前輩的詛咒) 沒想到他最後變得有點小悲(yay) 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XDDDD (說好的甜道溶化死了 哇哈哈哈)

下回大概要很晚才會相見,就算見了大概也是番外的 桃若,但我想先停在這告一段落的小結局上,來專心趕我的稿子了XDDDDD 所以,咱們又要暫別了。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Re: 樹

確實不需要任何墨鏡呢!!! 我錯了,我的預知跟結果 不符合XDDDD
哦 因為我是打的人,所以字數多就代表有打不完、想該地感覺XDDD 所以 我會一直想自爆我的字數
你真的確定看了青若文,有壓抑到你的性慾嗎XDDDDDD 我超懷疑
他就是這麼愛抓小動物WWWW 但沒抓著就被若松秒殺了XDD
他本來就是要獻給小青峰!!!!(大笑)
哈哈,你和桃井誰要當隊長
你說下一篇青若嗎? 我不知道欸,其實它變模糊了,也許就這樣斷在這裡結束XDDD
只剩桃若
不可考(攤)
說真的 你家那篇桃若不打出來 我覺得很阿雜 (總有甚麼還沒做完 應該要做 而且他在慢慢消失靈感的FU 這實在很不好 雖然我已經寫了大綱 之後看應該還能夠找到感覺(大概))
哀哀,總之,就得我脫稿吧!!!(攤)(抱)

No title

墨鏡什麼的我不需要!為了看青若我願意閃瞎自己的雙眼!!(太太冷靜
每次看蕓夜的文總是有種停不下來的感覺!完全不覺得字數有很多耶?!每次不知不覺間就拉到後記,心裡不由得在想”哎喲!怎會那麼快就結束啦?!”這樣xDDDDDDDDD
雖然如此,不過我還是會像青峰一樣,努力壓抑自己的性慾!然後藉由翻看蕓夜的青若,減少自己對若松的欲望!(握拳((X
然後今篇的青峰真是有夠可愛的xDD!竟然到河邊抓螢火蟲,這個萌到我了xDDDDDDDDD!(這孩子就那麼喜歡抓小動物嗎xDD?
不過有一點我還是得吐槽一下,如果桃井沒去找若松,我家孝輔的第一次就真的就這樣奉獻給青峰了Q口Q!幸好桃井出現了啊啊啊啊!你絕對是守護若松貞操隊的重要成員,嗯嗯!(?
現在蕓夜可以專心在自己的稿子上了!無論多久我也願意等你的!
啊,是說下一次該不會有H吧嘿嘿A///q///A?就是青峰今次欲罷不能,下次終於順理成章將若松成為自己的人A//////A哎喲很期待下一篇的來臨喔!蕓夜親愛的加油!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