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贈蘋果》最遙遠的距離【黃赤】

有一段時間,在流行一首歌,那首歌的歌詞有一句話,很符合我現在的戀情。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確不知道──我愛你。』

美麗輕快的樂聲,傳進耳裡是一絲愁容的苦澀。



我啊,喜歡的那個人高尚如帝王般的難以親近,卻又孤傲可人的令人憐惜。

我的視線離不開他,為了讓他的視線注目在我身上,不停、不停做著愚蠢的事,來吸引他的目光。



「哇啊!小黃你這是怎麼回事?」球隊經理桃井五月再看到從門口走進來一跛一跛的金髮少年,驚愕的聲音引來許多人的注意。

「誒?就……今天體育課不小心扭到腳。」黃瀨傻呼呼地笑著搔搔頭。

「吼,真是的下禮拜可是要比賽欸,你怎麼可以這麼不小心?」桃井雙手插著腰責備。

「抱歉………」

「哈,真蠢,居然會在體育課扭到腳,看來黃瀨你這小子再過不久就會從一軍名單給被刷下來了吧?」青峰在一旁轉著球嗤笑他。

「實在太散漫了。」一邊將球完美的拋出去三分進籃的綠間,一慣的嚴肅地說。

「黃仔是笨蛋哦!」紫原蹲在黃瀨受傷的那隻腳旁邊,咬著波卡一邊用手戳著他受傷的腳玩。

「小、小紫原這可是真傷,是會痛的。」黃賴被他有一戳沒一戳的弄得皺起他那張漂亮的臉,出言制止。

隨後他偷瞄了一眼靠著牆認真書寫記錄的籃球社隊長,赤司征十郎,他不像其他人一樣向他說教或嗤笑、擔心他,他甚至連頭都沒抬起來過,黃瀨失落的垂著頭,露出苦澀的笑容。

「啊啊啊啊啊!!」桃井的慘叫聲二度傳來,甚至比剛剛還要淒厲。

「五月妳很吵欸!」青峰掏掏被耳鳴的耳朵,抱怨自己的青梅竹馬的大嗓門。

「哲、哲君你的手怎麼了?」桃井看著尾隨黃瀨進來的第二名傷患,右手整個手掌被繃帶牢牢包緊。

「家政課時不小心被燙到了。」黑子淡漠的回答。

「喂哲你怎麼這麼不小心,下禮拜可是要比賽欸!你這樣怎麼傳球?」青峰大步向前輕柔地抓起他纖細的手腕,皺著眉頭說。

「黃瀨已經不可靠了,怎麼連你也一樣?」綠間推著滑落的眼鏡,也跟著皺起跡不可尋的眉目。

「小綠間真過分,我哪有不可靠啊……」黃瀨無辜的說,但一講完就被人譏諷。

「把自己搞成這副模樣,還有臉說話嗎?」

「你們幾個根本就是偏心啊!我扭傷腳就不見你們噓寒問暖的,換成小黑子你們態度各個大變!」黃瀨在一旁吶喊不平,所有人都對他視而不見的模樣令人心寒。

餘光眼尖的發現站在牆邊的赤司放下手中的本子動身來到他身旁,越過他,黃瀨愣然地看著赤司的背影,看著他走到黑子面前。

「保健老師說多久才會好?」

「我其實沒有那麼嚴重………一個禮拜。」接收到赤司狠戾的視線,黑子乖順的回答。

「嗯。」赤司沉思了一會後轉過頭看著黃賴:「涼太你呢?」

「……………」以往只要赤司叫他就絕對會迅速回應的黃瀨,突然沉默的愣在原地,好似在神遊。

「黃仔?」一直蹲在他旁邊的紫原用力戳了下黃瀨的腳。

「哇啊啊啊!痛死人了啊!小紫原你幹嘛?」這招果然瞬間抓回黃瀨的神智。

「赤仔在跟你說話。」紫原咬著洋芋片口齒不清的說。

「咦?你剛剛說了什麼嗎?小赤司。」黃瀨一臉不安地看著正面無表情明顯散發危險氣壓的赤司。

「黃瀨,你是白痴嗎?」青峰無言的白了他一眼,完全沒有憐憫之情。

先不說赤司跟他講話他沒聽到,還愣頭愣腦的問赤司有沒有說話,根本是找死!

「盡人事的享受最後的人生吧,黃瀨。」綠間搖著頭晃過他身邊,繼續他的練習。

「誒………?」他是不是真的在黃泉邊崖行走?

「黃仔保重。」都到了最後,紫原還要在戳他的腳傷一下,不過在他起身的時候他小聲地低估幾句:「黃仔跟赤仔一樣,都很不坦承呢~」

咦?轉頭看著紫原,想問他剛剛那句話的意思,卻被赤司用嚴厲的語氣叫住。

「涼太。」

「是!」整個人緊張地拱了起來,等候帝王的發落。

「給我到休息室來。」語畢,丟下這句話轉身離開,沒在理會其他人的奚落聲。

看著赤司毅然決然離開的背影,黃瀨頹然蹲下身,完全不理會自己的腳傷正在叫囂,反正左胸口位置的地方正不輸給腳傷要來的隱隱作痛。

真慘……將頭埋進臂彎內,自嘲的露出苦澀的笑容。

不管做什麼都沒辦法得到他一點注目嗎?竟然就這樣看也不看我的從我身邊走過去,連一點關心也沒有。當受傷的對象是小黑子後,卻會主動向前關心……

我果然……無法在他心裡留下任何一個位置嗎?

運動神經不錯的黃瀨,照理說是不可能那麼輕易就扭傷腳的,只是剛好他那堂課跟赤司他們班的體育課一起上,理當每次只顧著看赤司的一舉一動時常分神的黃瀨,在怎麼厲害,還是常東摔西扭的撞的全都是傷,不過只要能惹來赤司一點注意,這些傷就是他光榮的戰績。

只是近來赤司對他的態度越來越冷漠,之前至少還會向前查看他的傷勢,現在連看都懶了。

果然還是被討厭了吧?

無奈地嘆一口氣,垂頭喪氣的走到休息室去。

只見赤司輕靠著牆手環著胸閉目養神的等他,只有兩個人的休息室,瀰漫著沉重的氣氛和凝重的低氣壓。

黃瀨緊張得難以吞嚥哽在喉間的口水,厚著臉皮先對赤司道歉:「那個、小赤司我、我剛剛不是故意恍神的,我只是、只是……」

只是想著你,心在絞痛而已。

話結巴個沒完,也吐不出一句正常的解釋,現在他只覺得心情盪到個谷底,難受的無以復加,想問赤司他在他心裡到底是留個什麼樣的位置。

如果只是隊友、只是朋友,那可不可以不要把視線從我身上離開?如果是討厭……那對不起我給你添麻煩了、對不起我依然會一直喜歡著你、對不起我仍是會做一堆愚蠢的舉動來吸引你的目光。

對不起,我就是無可自拔地愛上你。

在心裡拼命的吶喊著,卻說不出口,連對視他那雙瞳眸的勇氣也沒有,明明是最渴望他的注視,卻在關鍵時刻像個膽小鬼一樣,愚蠢又可笑。

「涼太。」赤司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前方咫尺:「涼太……」

他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叫著他的名字,用低沉好聽的聲音,喚著他的名。

一雙纖細卻不失嬌弱的手掌,撫著他的臉,將他整個視線倒映著他那雙雙色異瞳的眸子。

「涼太,你在想甚麼?」望著他姣好的脣形在他面前開開合合,想就這樣含住吸吮著他的芳澤,貪婪的嗜著屬於他的味道。

「涼太。」

「想你……滿腦子、想的都是小赤司你的事。」失神的看著他,歛下眼簾,帶著怯意伸手摟住他的腰,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他不知道能對赤司撒嬌的底線在哪,只能帶著試探性的不安,一步步的測試自己可以做到哪裡,他才不會生氣、才不會推開他。

「想我什麼?」附在他耳邊,低喃。

抿了抿唇,就算再怎麼恍神,他還不至於把自己的心意告訴對方,因為他害怕被拒絕、也害怕再也碰觸不到對方,所以寧願這樣當個膽小鬼的隱藏自己的心意。

「涼太。」赤司伸手撫著他的背脊,一路往下,手掌移動的路線來到前端、來到跨下!?

「小、小赤司!?」這回黃瀨總算有反應了,但赤司卻一手按住他的頭顱,牽制他想反抗的舉動。

「回答我,你在想我什麼?」輕柔的命令句,讓黃瀨遲疑。

他真的可以把自己最真實的感情告訴眼前這個人嗎?

見黃瀨還在猶豫的期間,赤司隔著他褲頭的手不安分的觸碰著同樣皆為男性敏感的部位。

「如果再不老實說的話……」掛著邪媚的笑容,舔舐著他帶著耳環的耳,輕咬:「你家的『小涼太』大概會不保哦~」手掌一個用力掐住男性脆弱的前端,威脅。

「等、等等小赤司冷靜住手啊!如果沒有『小涼太』那我還用什麼給你『性』福?啊!」快人快語、後知後覺的發現,剛剛自己的嘴巴吐出什麼糟糕的話語。

「哦~是幸福呢?還是性福?」赤司衝著他笑得燦爛。

「呃………都有。」話都說出口了,也被對方確確實實的聽個清楚了,如果這時候在否定,那他的『小涼太』真的會離開他。

「所以呢?為什麼要給我幸福?」

「………………」閉上眼睛做最後的掙扎,等在睜開他那雙沉金色的黃瞳時,認真無比的抓著赤司的肩膀,心一橫,大聲對他說:「因為喜歡你,好喜歡、好喜歡小赤司!」

「會一直受傷,都是因為小赤司在我身邊讓我不能專心。而且當我知道如果我受傷時,小赤司會溫柔地過來照顧我,就會覺得……」

「就會覺得就算受了傷也無所謂?」黃瀨的話突然被赤司打斷的接下去。

「呃………是……」沒想到赤司居然會知道自己的心意,這讓他一時錯愕,而隨著他這一聲承認,剛剛那個魅惑的小赤司消失了,瞬間轉換了個陰狠的面容。

「小、小赤司?」不懂為什麼他突然轉換這麼快,而且他手掌緊握的力道越來越大,讓他忍不住流下一身冷汗。

「別太得意忘形了,黃瀨涼太。」從不會叫他全名的赤司突然用兇惡的語氣吼了他的全名。

「為了吸引我的注意就把自己搞得全身是傷,很有趣是嗎?那,你要不要給我先去死一回,好讓我在對你感到傷心難過一點?」

低下身,手掌離開黃瀨的男性游移到他受傷的腳踝,輕語:「這一點都不有趣,你這笨狗。」

「……………」

他忽然,明白了些什麼。

看著赤司難過的表情,他真的覺得自己很白痴,居然用受傷來博取對方的同情,可是他這個人從不會施捨、也不會同情任何人。

唯有站在他身邊的人,爬到與他相同位置的人,才能得到他的關心,自願墮落的傢伙,只會被捨棄,而他就是個放棄往上爬,只想在安全的距離下,望著他那身高高在上的身影。

以為離他他最近的距離,其實是最遙遠的。

「對不起小赤司,對不起……」大掌輕撫著他的臉,拇指搓揉著他揪起的眉毛,額輕靠著額,重複著他的心意:「我喜歡你,因為太喜歡小赤司了,所以才會用這麼笨的方法,我以後不會再這麼做了。」

「絕不會再讓小赤司擔心,但可不可以答應我,不要把你的視線從我身上移開,一直、一直看著我。」低聲懇求地說著。

這不是威脅也不是交換,而是低下的請求,為了他的一絲目光,他什麼都可以不要。

只要讓他愛著他,就夠了。

「涼太你真的很笨。」突然被赤司敲了個一記響頭,黃瀨無辜地看著他,只見赤司對著他露出個柔美的笑容。

「目光早就已經被你完全佔滿了啊!」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你離我多遠,而是只要伸手,就能抓住你的程度。

膽怯的怯意,不敢向前、不敢確認,變得膽小慌亂愚笨的自己。





「那個、我說小赤司啊,我覺得你的手再這樣摸下去,我也許會控制不能。」黃瀨滿身汗有些艱難的對赤司出言警告他那隻又在不安分的手,在他的跨下摸來摸去。

「嗯?說什麼呢?我有叫你忍耐嗎?」赤司魅惑的甜甜一笑,危險又充滿劇毒的陷阱,不過對此刻的黃瀨來說,就算會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小赤司這可是你誘惑我的。」

「是啊,你可讓我等很久了,笨狗。」手環勾著他的脖頸,在他耳邊吹氣。

從第一眼見到你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勾引你,沒想到你這笨狗卻始終不敢動作,只會傻傻在一旁看,做一些沒意義的舉動。

看得真讓人不爽,所以才想戲弄你一番的。

愉悅的聽見黃瀨低吼了一聲,並深深擄獲住他笑彎的薄唇,做著他一直以來想對他做的事。

擁抱、深吻、將對方摟進自己的靈魂深處。

愛著、疼著、愚弄著、欺負著。





如果這是夢,那他寧願永遠都不要醒。

如果這是現實,那就讓他沉溺在這個人懷裡,淹沒致死吧!





─ FIN.─







─ 後記。 ─



唔哦哦!在此祝小蘋果生日快樂!獻給你甜甜澀澀又微色色的黃赤文XDDDD(到底再絞什麼舌)

呦,其實這篇應該在第一個分段就該結束了,但我想起自己在節錄噗上說小黃瀨要在小赤司變成誘受時變身為大色狗,所以我只好默默繼續增加(攤掛)←果然腦袋跟實際劇情完全不能同步XDDDD 不過加了那段感覺很開心wwww (果然還是私心無限大吧!) 這篇一整個滿足我喜歡小赤司叫『涼太』這兩個字的慾望!不忍說!(我覺得叫涼太就是比較其他人要來的酥麻多了!)←冷靜

打著這篇一下是興奮 (因為聊天) 一下是超想睡覺 (聊天冷卻) !!!!然後就在那邊吶喊著阻擾我睡覺的人都得死!一整個想把小黃瀨的小涼太給喀嚓掉的程度了!!!wwwwww

總之,希望小蘋果會喜歡哦哦哦!WWWWW 就醬!愛你wwwww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