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2 黑子 新刊》妳轉身,是你【青黑。赤黑】試閱

【試閱】




帝光中學盛名的籃球隊,隊員超過百人,是中學聯賽三連霸的超強豪門,如此實力堅強的部隊,是經過嚴苛的挑戰考試,升上一軍成為正選球員。

今年,入學的新生裡,有個備受矚目的傑出選手,還是一年級就已經待在一軍,雖然有好幾個跟他一樣有能力的球員,但唯獨他是最顯著的,而今日是一軍公布新正選球員和候補的日子。

「六號,青峰大輝。」

當隊長唸到他的名字時,他先是不可置信的呆愣,直到旁邊的隊友拍著他的肩膀對他說恭喜後,他才反應過來,欣喜若狂的握著拳頭大喊「好耶!」活得像個天真的大孩子,為獎勵而露出燦爛滿足的笑意。

隨後聽到後頭各個他在意的對象的名字。

「綠間真太郎、紫原敦,以及最後,赤司征十郎。這些全都是正選名單調換的人員,以上。」

果然那幾個傢伙也當上正選球員了。青峰在心裡暗笑的看著的他同濟,傑出優異的隊友,對他來說這群實力堅強的隊友,比任何人都挑釁他好戰的挑戰心。

這個年紀的青峰大輝,滿腦子只有籃球,籃球是他的生命,簡直是把籃球當他的情人了,在他的人生理論當中,只容得下自己、隊友、對手。

一心以籃球世界轉的傢伙,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誰吸引而改變,或改變他人。



✾✾✾✾



一天的團練結束,通常籃球隊的人都會自動留下來自主練習到很晚,青峰也不例外,即使他已經是正選隊員了,依舊照著平常的方式和籃球獨自約會。

帶著籃球打算到比較偏側三軍用的場地去練習,卻被自己的青梅竹馬現在是球隊的經理,桃井五月給喚住。

「青峰君你要上哪去?」

「嗯?是五月啊,別用那種奇怪的名字叫我啦,怪噁心的。」青峰皺著眉目轉過身看著抱了一堆換洗衣物,正在做經理工作的桃井,對稱號不習慣的抱怨。

「因為叫阿大會被別人閒人閒語嘛,我才不想跟阿大傳出什麼誹聞呢!太有損我的名節了。」桃井搖搖頭,嫌棄地說。

「妳這傢伙是欠打嗎?」冒著青筋,下一秒就想把手中的籃球往她臉上送。他沒嫌她這個母老虎就不錯了,居然還擺出這麼不屑的臉,到底是誰比較委屈?

「所以呢?你不練習?」

「我當然想啊,不過最近晚上練習的人變多了。」指了指吵鬧的體育館,無奈地說:「聽說三軍用的第四體育館是空著的,就到那裡去了。」

「咦│││!?」桃井忽然發出巨大的驚嚇聲,著實的嚇了青峰好大一跳。

「妳、妳幹嘛?發神經哦?」

「難道阿大不知道嗎?第四體育館的傳言!」

「啥傳言啊?」青峰一臉沒興致的掏掏耳朵,剛被她那樣一叫,頓時有些耳鳴。

桃井面露嚴肅地對著他的臉,認真地說:「那裡聽說晚上會有幽靈啊!」

「………………看來妳病的不輕呢,五月。」挑著眉,青峰拍了拍桃井的額頭,遺憾的嘆氣。

「我是認真的啦!別不信邪,同樣是球隊經理的小美親耳聽到見識到的!」看青峰完全不相信她的話,她著急地在他耳邊嚷嚷:「在第四體育館裡,會傳來球鞋的摩擦聲和打球的聲音,卻不見半個人!你不覺得超恐怖的嗎?」

「是是是,好恐怖哦,我都嚇出一身雞皮了。」擺明敷衍她的擺擺手,自顧的走掉,完全不理會身後桃井的警告,只當她在兒戲。

「喂!阿大,我是說真的啦!笨蛋阿大,你出什麼事我絕不會理你!」見青峰當她白痴不領情的模樣,桃井負氣地在他身後扮鬼臉放話,怒氣沖沖地回頭做她的事。



「呿,開什麼玩笑啊?如果真的有會打球的幽靈,那我還想跟他一對一呢。」走在通往第四體育館的長廊上,眼看前方是還開著大燈的體育館,想來是還有人在使用的狀態。

青峰毫不在意的打開門,問候:「晚上好。」

「……………………」空無一人、鴉雀無聲。

啊啦│││不會吧?還真的踢到鐵板了?不,剛剛開門的時候明明還有聲音的,難道有人想裝神弄鬼嗎?難得大腦機制高速的翻轉了一連串的猜測,青色的瞳眸在無人的籃球場轉了又轉,就是沒看到半個人影。

小心翼翼的嚥下一口口水,舔舐乾澀的唇,當他試圖想移動一步的時候,不屬於任何人的聲音帶點遲疑的語氣,從身後傳來。

「那個……」

「哇啊││││」

反射性的抱頭跳開,縮在一角,樣子十分可笑,不過性命關天誰還管面子問題,先逃再說,畢竟被鬼魂勾走靈魂,死樣也不會好到哪去。

不過如果真的是鬼魂不管怎麼逃大概都沒用,就別說只是抱著頭縮瑟在一旁。

「呃……抱歉,我不是有意要嚇你的。」大概是難得看到有人在聽到他的聲音後,還留在現場,『幽靈』生澀的向青峰道歉。

青峰遲疑的微微轉過身偷看那名『幽靈』,只見『幽靈』在看清他的臉後,正確無誤的叫出他的名字。

「咦,你是青峰君吧?」

「……………」他可不記得何時跟『幽靈』打過交道了,跟昆蟲和動物倒是比較多。



「哈哈哈哈!什麼啊這理由也太好笑了。」青峰和眼前這個有腳卻被誤認為『幽靈』的少年,實際上確實存在的人類。笑聲迴盪在只有他們兩個偌大的體育館裡,當他聽完淺色少年的解釋後就無法停止笑意。

「青峰君笑的太誇張了。」淺色少年困擾的說。

「因為這太好笑了啊,竟然是因為存在感太薄弱了,沒有人注意到你這個原因,怎麼想就怎麼蠢。」雖然剛剛他確實有被嚇到,不過這都是五月突然跟他說這裡有鬧鬼的傳言,他才會特別在意。不過就算桃井沒跟他說,以淺色少年的薄弱感,仍是會震驚一下。

「是說,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青峰仰著頭奇怪的問,他不記得自己認識這個人,不,這樣說不對,就算跟他講過話,他應該也不會記得,要不是被這傢伙這麼嚇了一跳印象深刻,不然以他的存在感還真無法想起。

「………因為青峰君一年級就成為一軍,是當上正選的名人嘛。」淺色少年笑了笑。

「啊,是喔……那你叫什麼?」不慎在意別人怎麼看他,他比較好奇眼前這個有趣的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我………」淺色少年欲言又止的表現雖然有些在意,不過他也不想勉強對方。

「如果不方便的話也沒差啦,只是叫你時會很麻煩。」

「也不是不方便什麼的……」少年低下了頭,用細小的聲音說:「黑子,我叫黑子哲也。」

「呦,請多指教啦,黑子。」青峰拍了拍黑子的肩膀,再問:「你是籃球隊的吧?在這裡練習……是三軍的?」

對方皺起細小的眉目,有些困擾的想該怎麼回答青峰這問題。雖然他不懂這有什麼好煩惱的,難道是怕他取笑他嗎?

當青峰快失去一探究竟的耐心時,黑子才從沉默中回答:「我不是籃球社的,只是聽說這裡晚上比較少人,所以才來的。」

「喜歡籃球?」見黑子點了點頭,青峰更奇怪的問:「那加入籃球社不就好了嗎?」

「……不行,體質問題。」這回他倒是很快就回答了。

「運動可以改善虛弱的體質,看你一副弱不經風的模樣,是該好好鍛練鍛鍊。」青峰上下打量黑子這個人,他不只存在感低弱,連身材也屬偏瘦的,深怕一個颶風就把他吹走了。

黑子笑了笑:「沒關係的,帝光中學籃球社社員那麼多,佔了個多餘的位置,對球隊也不會有好處的。」

「說什麼傻話啊?天底下可沒有球隊不需要的選手,就算不能上場比賽,所有人一心向上想贏的心情是一致的,就算只有加油聲,那也是給球場上正在比賽的選手最大的助力和支持。」

「而且不是社員的你,居然也練習到這麼晚,相信你一定是超級喜歡籃球的。」青峰指了指練了滿身大汗的黑子和身旁凌亂的球,笑著推崇:「那何不入社試試看呢?」

黑子愣了愣,他沒想到青峰會說出這種話,在他的第一印象來說,他以為青峰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是他誤會了嗎?還是關乎到籃球,他就會比較有自己一套的想法?

想來是後者才是呢。

「我會考慮的。」黑子慎重地說。

回應他的是一抹燦爛的笑容。

青峰站起身拉拉筋骨:「那來打吧!一對一。」

「………我很弱的,青峰君。」

「我會放水的。」

「這句話聽了真討厭,你還是別讓我了。」

「哇哦 ~ 看不出來你這麼不服輸。」青峰像發現新大陸的拍拍黑子的頭,對這個人越來越感興趣。

雖然是一面倒的局勢,不過兩人越打越激烈,因為黑子不喜歡認輸,而青峰是看到對手越難纏就會越認真的類型,理當把黑子秒殺的速度就越快。

不知這樣一來一回打了多久,直到黑子累趴在地上,在也站不起來後才宣告停止。

「你看起來挺能打的嘛,雖然體力弱了一點,但這麼激烈也不見你出現什麼問題。」青峰丟了一條毛巾蓋在黑子臉上,並體貼的在旁邊擺了一罐水:「你說體質問題該不會是敷衍我吧?」

黑子沉默了一會:「不,我沒有敷衍你,我的問題……比較特殊一點。」

看來到底是什麼問題,黑子並不想多談,青峰只好自討沒趣的摸摸鼻子不再多問了。

猛然間黑子迅速彈坐起來,著急地問:「現、現在幾點了?」

「你覺得我看起來是會戴手錶的人嗎?」

爬到擺在牆邊的書包裡翻找了下手機後,迅速地收拾東西,並跟青峰道別:「抱歉我還有點事,我先走了,那個、那個………」

「哦,球我收拾吧!」青峰善解人意的聳聳肩,無所謂的說,看他那麼焦急,應該是錯過什麼了吧?

「謝謝你,青峰君晚安。」當他要踏出門口,身後的青峰叫住了他,他疑惑地回頭。

「明天見,哲。」

黑子頓了一下,溫和的露出淺淺的笑容,沒有回應他這句話,也沒反對他用親暱的叫法叫他,關上門隔絕他們之間的視線。

青峰大字型的癱在地上,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

現在他很期待明天啊!



從第四體育館出來後,黑子使命的跑道校門口,只見一道身影靠著牆佇立在月光下,拉起了偌長的影子,閉目養神的手環著胸,很明顯地在等人。

「抱歉,赤司君。」黑子急忙的跑到那個有著艷紅醒目的赤色髮色的人面前:「讓你等很久了嗎?我剛剛沒注意到時間……」

赤司征十郎,同為是帝光籃球隊一軍正選候補名單的成員。

他緩緩睜開被月光照射而晶瑩的雙色異瞳,看不出情緒的眼直盯著滿身大汗的黑子,伸手平順他亂翹的淺色髮絲。

「頭髮還是濕的,衣服也還沒換,是想著涼嗎?」赤司皺起好看的眉,說教。

「我沒那麼脆弱的,赤司君。」對他過度保護的態度,黑子無奈的說。

「以後不需要這麼著急。」兩人身高差異不大,但他還是像大哥哥一樣的寵溺的摸著黑子的頭,表情柔和的點道。

「恩,我知道了。我們回家吧,赤司君。」主動牽起赤司的手,卻被他不著痕跡的躲開。

「哲也,我說過了吧?你這模樣時,別做這種親暱的舉動。」背對著黑子,冷漠的說。

明明就是你的動作比較曖昧……黑子在心裡嘟嚷著,水色的眸子參透一絲落寞。

因為太開心,才會忘記,一直以來對赤司君的依賴……

可是他們的關係,在那天明顯的改變了。

「今天交給你的練習做得怎樣了?」

「練習了幾次才抓到訣竅,之後就會順手了。」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大概是受了青峰的影響,黑子問了他心裡的疑惑。

「為什麼赤司君硬要我參加籃球社呢?明明我……」歛下眼,他剛剛回答青鋒是騙人的,因為不那樣回答,會很麻煩。

「因為哲也很有才能,是與我們不同一般的強大。」赤司理所當然的說:「在我是世代,我會創建一支比任何人都強的隊伍,顛覆這個時代。」

「而哲也是維繫整個隊伍,不敗的象徵。」

意思就是他有絕對的自信能爬到王者的頂端,得到他要的結果,而赤司說的話從沒失誤過。

他的話,是絕對,正確的。

即使黑子仍不明白自己在球隊的定義,因為他身上有個致命的弱點,這個祕密只有赤司知道,因為他們是青梅竹馬,而且任何事都瞞不過赤司的眼。

赤司並不在乎他身上的『問題』,依然照著自己的想法幫他提交入社申請,也幸好他的存在感薄弱,沒人發現黑子哲也這個人,就算在三軍裡大概也沒人知道這號人物,就別說他從沒出現過在人面前。

只是每天在偏僻的體育館裡,做著赤司交代下來的訓練單,現在甚至因為自己嚇到了不少人後,那裡更是任他使用。

唯有今天有個特別的訪客。

想了想:「赤司君的球隊裡,會有青峰君嗎?」

「…………大輝是一定的,他各項平均實力大概都是最強的。」赤司撇了他一眼,拉住黑子的手:「沒想到哲也居然對那傢伙有興趣嗎?」

「不是的。就像赤司君說的,他實力很強,而且他比任何人都要來的顯眼。我只是依你話來問而已。」帶點逃避意味,他並不想告訴赤司自己今天和青峰有所交集,因為依他對赤司的了解,說他過度保護有點不一樣,他對他有特別的佔有慾,所以當他講出青峰的名字時,他就做好會被質疑的準備。

「哦 ~ 是嗎?」放開他纖細的手腕,帶著危險的笑容:「麻,你說的對,大輝確實很顯眼沒錯,將來……你大概跟他最合得來。」

黑子在今晚了解這句話的真諦了,雖然對青峰還不是很了解,不過依他在球隊擔任的任務,他和青峰大概是真的很合。

那是道耀眼的光,可以襯托黑影的光芒。

「不過,這不代表我會把你讓給任何人。」隨後,赤司低聲地補上這句話。

對於這句類似告白的話語,黑子並沒有特別的反應,因為從以前到現在赤司總是這麼對他說。

這絕非告白,只是他個人的宣示主權而已,他對他並沒有特別的意思,他們只是習慣彼此在身旁而已,就像他習慣依賴著赤司、按照赤司的話去行動,像個沒主見的傀儡娃娃。

不是沒有厭惡過這樣的自己,而是赤司一點一滴剝奪他的『想法』,讓他失去他後什麼也不能做的無助,赤司的存在就像帝王一樣,跟他這種活在別人身後的影子,不同。

他學會順從,隱藏自己的內心,在所有人面前隔絕一道牆,不讓任何人闖入,就算是赤司也無法,唯有一個人時,他才能偷偷喘口氣,躲在自己的小天地裡,也幸好赤司不是會完全限制他的那種人。

不過,最近他們單純的關係,正在崩毀。

屬於發生在他身上的秘密,打破了所有的平衡,讓他越來越不能正眼面對赤司,他也明顯地想擺脫『黑子哲也』這個人。

明明和他相處的人一直都是『他』,卻渴望一個『錯誤』。

沒錯,那是『錯誤』的,是不曉得什麼時候才會消失的詛咒。

唯有那個『錯誤』他不會跟赤司講和,其餘他想怎樣都可以。

在他們各有所思的時間裡,很快他家就到了,赤司家還得走一段路,所以他總是會先看他進門才離開。

「哲也,最近我會比較忙一點,不需要等我也可以。」赤司說的大概是他忙著學生會和籃球社的事情,雖然才一年級,但已經確定他是下屆的會長了,所以有很多事情要忙,就別說已經選上一軍候補選手,每天練習量必然吃重,何況赤司還是個自我要求很高的人,有時候他都懷疑赤司哪天會過勞死,不過調節健康也是他注重的一環,所以應該不會有這問題。

「當然,你要留下來等,我也很樂意看到你。」赤司笑得燦爛地說。

「赤司君晚安。」用門再度隔絕今天第二個人的視線,自己這個舉動是大膽了點,不過他知道在言語上偷了腥的赤司不會計較他這小小的反抗,他反而會覺得很有趣吧?

背著門扉,微微嘆口氣,看著自己因練球而有著厚繭的手,其實他很迷惘,迷惘自己到底是『誰』。

每天他都得看著自己身上任何一處隨著歲月留下來的痕跡,才能明確的肯定自己的存在,如果連同這些痕跡都隨著他的身體改變,而消失了,他真的會失去他『自己』。

「哲也……你回來啦,吃飯吧。」母親聽到門口的聲音,探頭出來,神色露出了遲疑,隨後勉強地笑了笑。

「嗯,我去換個衣服。」歛下眼簾,不去看母親臉上的表情,那充滿擔憂和煩惱的模樣。

這份『詛咒』改變他的一切、他的家人、他的存在,他不知道這噩夢般的情況何時才能結束?逼迫自己不去在意、不去想,但,他的世界確實因為這項改變在崩毀。

不管是赤司君,還是他的家人,他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明天見,哲。』

腦內忽然響起那道爽朗期待的聲音,因為是『他』所以期待著,如果青峰知道他身上的問題,會不會也像赤司一樣改變,不再期待『他』?

就這樣子吧,讓自己抱持著美夢做久一點,從那個人的眼中一直倒映著『黑子哲也』這個人,證明他的存在。

唯有他,他不想改變。



✾✾✾✾



青峰的生活很簡單,單純的來學校睡覺、吃午餐、社團,有桃井盯著他,考試都能低空飛過,畢竟成績太差是會被勒令停社的,把籃球是為情人的青峰當然不可能離開籃球,所以就算在怎麼討厭學習,還是會乖乖聽桃井的話。

今天莫名的特別餓,還沒到午休肚子就一直發出噪音,為了班上鄰居的耳膜還有自己的胃,他去買了一堆麵包回來果腹。

回班級的時候經過二班,道路被一群女生擠了個水洩不通,每個女人犯花癡般的瘋狂己在某個金髮少年身邊嚷嚷叫。

黃瀨涼太。這個人青峰難得知道是誰,因為能跟他比體育成績的傢伙不多,而這傢伙有顆顯眼的金髮和不錯的臉蛋,外加還是模特兒出生,運動個項目也很好,成績他沒在意所以不清楚,不過五月好像有提到似乎也不錯的樣子,所以很多女生倒貼他,就算是學姊們也不例外。

像他這種樣樣都完美的人,他既不會抱持忌妒或羨慕的心情或成見,因為他對別人的事情一點興趣也沒有,不過造成交通阻塞的元兇這點就很不爽。

「喂……」

「啊,小黑子!」

本想叫這些女人讓點路,教訓一下那傢伙,卻被他突然用神采奕奕閃動著光芒的笑臉用亢奮有精神的聲音所叫的名字給打斷。

青峰迅速的轉過頭去,卻不見那道淺色身影,只見有著跟對方相雷同氣息的………女孩!?

「小黑子妳要去倒垃圾嗎?我幫妳吧!」黃瀨殷勤的接過對方手裡的垃圾袋,雖然對方一秒拒絕的把垃圾袋拉回來。

「謝謝你的好意,黃瀨君。不過我自己可以。」輕柔動聽的女聲,就跟她的人所散發的氣質一樣清靈柔和,是個有著水色中長短髮的女孩。

「不然跟小黑子妳一起走吧!」

「跟黃瀨君一起行動,感覺會遭到很多麻煩。」女孩冷漠的拒絕,口氣嫌煩的說。

「誒 ~ 小黑子好過分哦!我明明就會保護妳的哦!」黃瀨撒嬌硬要跟的死黏著她。

「如果不跟著我,就不會有任何問題。」知道堅持己見的黃瀨很煩人,最後女孩只有無奈地隨他意了。

「小黑子講話好犀利啊!總是一語刺穿人家的赤子之心。」黃瀨表情痛苦地抓著胸口。

看著兩人漸行漸遠的身影,剛剛那串話分明就像黃瀨在追那女孩一樣對她獻殷勤,只不過被對方回拒的模樣簡直是慘不忍睹,但看的出來女孩並不討厭他。

別人家的事,青峰不想管,他只是因為那個姓氏吸引了他的注意,但發現對方跟他認識的黑子根本不是同個人後,便聳聳肩的離去。

不過,他們兩個之間的感覺很相似……對了,他忘了問哲的班級。光從昨天的認識他可以略知黑子並不喜歡回答私人的問題。

青峰不暇思索地往他班級走去時,並沒有發現一雙水色無波的眸子,正默默的注視著他……

「怎麼了嗎?小黑子。」黃瀨隨著對方的視線往後看,也不見半個人,頂多是他那群粉絲看他回頭再亂叫而已,想來這不會是她關注的事情。

「沒什麼。」低下頭,快速離開。

黃瀨也沒多說什麼,歡欣鼓舞地跟在她身邊,就像隻忠心的大黃狗一樣。



在快接近社活時間,青峰先行繞道三軍使用的體育館,果不其然那裡還有人在使用,不過他也只是抱持的僥倖的心態看黑子有沒有在而已。

「請問有什麼事嗎?」突然某個社員走到他面前問。

「嗯?喔,沒什麼,不用管我,我只是來參觀的。」青峰隨口敷衍對方,青色的哞子轉了一圈後本想離開,卻忽然想確認一件事。

「你們認識黑子哲也這個人嗎?」

不是他不相信黑子的話,而是他的直覺告訴他,他的話並沒那麼簡單。

「黑子?不知道欸。」

「沒聽過。」

「我們的社員嗎?」

有幾個人已經認出他是一軍的青峰紛紛繞過來,對他的問題皆是一臉茫然。看來黑子說他不是社員是真的,即使他還是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哦,那沒事,謝啦!」擺擺手,提著籃球就要走後,身後的人一臉怯意又期待的叫住他。

「青峰同學,如果方便的話可以指導我們打球嗎?」

愣了愣,才發現這群傢伙都是一年級的,難怪會好聲好氣的回答他的問題,如果是二三年級看到他,大概恨不得他快點消失,畢竟他一個一年級就佔了正選的位置,心高氣傲的前輩們總會看不慣的帶頭找麻煩。

聳聳肩,他沒異議地答應他們,反正練習在哪練都一樣,何況自己晚點要佔用他們場地等人,就當作場地費吧!



傍晚六點半,三軍的體育館只剩他一個人,很多人都因為『傳聞』而不敢待在這待太久,寧願到第一二球場去,那群陪練的也有警告過他了,不過知道『幽靈』真相的他,在等的就是那抹『幽靈』的出現。

意外的是他居然這麼晚才來,是因為自己讓那群人佔用太多時間的緣故,他才不出現的?看來以後自己還是乖乖地先去一軍球場團練好了,不然剝奪那小子的時間,他也不好意思。所以說啊,為什麼不參加籃球社呢?如果參加了什麼時候用場地都可以啊!

等人的其間很無聊,就算是沒什麼在運轉的腦袋,也會稍微啟動一下,不停地在心裡碎碎念。

頹然的倒在偌大的球場中央,望著天花板,他忽然想到昨天黑子並沒有對他承諾今天會來,那自己在這邊等不是很蠢嗎?

煩躁地閉上眼睛,他想起今天早上看到的那抹水色清靈的身影,那個女孩也叫『黑子』,巧合?還是和哲有關係?兄妹?如果問他的話他會回答嗎?有什麼是能問的,有什麼是不能問的?

青峰第一次除了籃球以外,對其他人事物感到興趣,他的心強烈的想認識『黑子哲也』這個人,雖然他不懂為什麼,不過是一晚的相處,就讓他有這種渴望的想法,明明黑子的籃球一點也不強悍。

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很喜歡那傢伙所散發出的感覺,也喜歡那傢伙在身邊的感覺。

雖然不強悍,卻很吸引人的籃球。

猛然睜開雙眼,青色的眸子對上那雙水色無波的瞳,心臟有漏了一拍的錯覺。

「………你想嚇我?」

「不是,只是好奇青峰君在幹嘛。」黑子蹲在他頭的上方直盯著他,淡然地回答。

迅速地坐起身,扶著額頭頭痛的說:「下次出點聲音,就算心臟在強健被你這樣神出鬼沒,遲早會無力的。」

「青峰君在幹嘛?」黑子沒答應他,反而問他倒在地上幹嘛。

「看也知道是等你等到不耐煩啊!」

「………如果我沒來呢?」意思就是昨天他並沒有答應他一定會見面這件事。

睇了他一眼,伸手報復的揉亂他水色柔軟的髮絲,笑道:「我的直覺告訴我,你會來的。」

「青峰君是野生動物嗎?」拍掉他稍嫌得意的手說。

甩了甩被打的手,略過黑子的質疑,隨口問今天在意的問題:「對了哲,我今天看到一個跟你挺像的女孩,雖然沒看到她的臉,不過感覺很像。」

「青峰君是感覺派的呢。」

「什麼啊?」不是被沉默打掉,而是得到一句莫名地感嘆。

沒選擇沉默是因為他知道青峰一定會問他這個問題,而知道是知道但怎麼回答他,卻不是他想面對的。

「我聽黃瀨叫她,她跟你一樣叫黑子,你們有關係嗎?」

面對青峰一臉好奇想得到答案的表情,黑子歛下眼簾,抿了抿唇,緩聲低喃的回答:

「哲奈,黑子哲奈。」漠然的藍瞳,黯淡無光的承認這個人:「是我妹妹。」



那是一道錯誤,無解的詛咒。

不是妹妹,而是黑子哲也,沒人知道為什麼他的身體會變成這樣,是男抑是女。

『她』的出現,毀了他現有的生活。



從那時候起,他有兩個身分……

是哲也、也是哲奈。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