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命》春酒【陽X烈】

春節特案系列之一  春酒【太陽 × 烈火】
  
  
  
  
  

  『你們就像是我的兄弟,你有聽過兄弟可以換人的嗎?』
  
  
  當我對他說出有如誓言般的承諾後,他那雙金沉色的大眼閃耀著耀眼的光芒,在昏暗的森林裡,吸引著我的注目。
  
  
  『格里西亞,你也是我的兄弟,不能換的那種。』
  
  
  堅定的話語配上那雙炯炯有神的眼,他有著比我還要真誠笑容和信念。
  
  奇克斯‧烈火小騎士,最接近烈火騎士的人,我深信不疑。
  
  
  
  
  每逢春節,家家戶戶祝禮送賀、介紹好媳婦……不,我是說光明神殿的十二聖騎士將會出去對著民眾招手、微笑,說說祝賀詞,然後就會有婆婆媽媽們上前介紹好姑娘,或是幫家中剛出生的新生兒、兒子女兒孫子曾孫曾曾孫曾曾曾孫……抱歉,取個討吉利的好名字。
  
  然後發個福氣紅包,這福氣紅包是由聖騎士之首,我太陽騎士親手發放的,民眾有如飢餓的狼群蜂擁而上,就算是大地的守護盾也無法檔,何況是聖騎士人肉團。
  
  問我紅包錢哪來的,當然是從教皇那個老不修那裡壓榨出來,死都叫他吐出來鞏固信徒的啊。
  
  為了這件事情,教皇那個老奸看到我總是要在他那塊布下面,眼腳抽筋了還拼命瞪我,甚至放話對我的退休金動手動腳。
  
  哈,我太陽騎士可不是任何人可以陰的,不管我有沒有叫教皇吐出些錢,他仍是會動我的退休金,與其讓他玩陰得不如正大光明叫他把錢拿出來,到時候他又會在眾人面前交給我的退休金。
  
  哇哈哈!!
  
  
  「太陽,你的笑容越來越噁心了。」在一旁的暴風兄弟一邊拋媚眼一邊小小聲的說。
  
  「什麼噁心,根本就是頭皮發麻,不知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陰招。」大地變臉的技術仍是那麼好,一邊鄙視的小聲說,一邊忠厚老實的對著前方的人群結巴祝賀、後退。
  
  「………」寒冰面無表情的微微的點點頭。
  
  「各位弟兄們,你們真是誤會我了,我只是在對仁慈的光明神禱告,祂對太陽的仁慈真是無限的光明美好。」我笑得燦爛程度似乎比往日還要催燦,使得底下的婆婆媽媽姐姐妹妹們瞬間臉紅,一副快暈眩的模樣。
  
  「果真是在想些不三不四的。」大地碎碎念的白了我一眼。
  
  但我的心情照樣爽,這次就不跟他計較了。
  
  
  〝啊!〞
  
  
  突然一聲細微的女人的尖叫聲,讓我忍不住往方向看去,雖然民眾很多,但不妨礙我看見那個跌倒在地的美女。雖然想向前去扶她,可是眼前的人群實在十分擁擠,頓時看到一抹紅色的身影,躍身到那個女人身邊,細心將她扶起來,不知說了些什麼,他們兩個就單獨離開了。
  
  
  咦?
  等等現在這是什麼回事?如果說剛剛去扶的是大地,也許我還不會那麼吃驚。
  
  〈大地:去你的。〉
  
  但那個人,是烈火騎士啊,那個總是跟在我屁股後面到處走,衝動火爆的烈火騎士竟然如此溫柔的對待一個女士。也不是說烈火對待女人很粗爆,但他實在沒那個興趣,通常說到烈火總是不會跟女人兩個字想在一起。
  
  難道說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該不會是烈火的這個吧?」大地小小聲的說,並且翹起小拇指。
  
  「真難得看到他對女人這麼好。」暴風也一臉好奇的說。
  
  「那個女生我看過喔,最近常跟烈火騎士長出門呢。」綠葉微笑的說出驚人之語。
  
  「…………」
  
  眾騎士一臉木訥的看著綠葉,發現我們再看他的綠葉一臉狐疑的,不知為何大家都要看著他,並露出無辜的臉龐。
  
  「不管他們之間的關係是怎樣,你們別忘了我們還在大街上。」審判那特有的低沉嗓音喚醒了眾人的理智,連連擺笑臉、拋媚眼、裝結巴。
  
  我忍不住的往他們離去的方向看,心裡其實有點在意……剛剛的話。
  
  
  
  回到聖殿的時間已經很晚了,今天不只從早到下午都在遊行,晚上還配合皇宮等等活動事務,真的是累死我了。
  
  但今天再怎麼說都是春節,聖騎士們各自說回到自己房裡休息,實際上是很有默契的都往酒窖裡,大家齊聚一堂的喝新春春酒。
  
  審判拿著一瓶不會醉的葡萄酒,坐在我身旁,不知為何我覺得眼前一陣恍惚,總覺得今天似乎沒有喝酒的酒量。
  
  「你該不會再想今早的事情吧?」審判低低的說著。
  
  「什麼?」我裝傻的回著。
  
  「要我幫你查烈火跟那個女人之間的關係嗎?」
  
  「噗,怎麼堂堂的審判騎士長會想調查這種無聊的私人隱私啊?」我低低的嗤笑著,一口飲盡濃烈的烈酒。
  
  「………那就算了。」審判有些賭氣的皺著眉獨自喝光他酒杯裡的酒。
  
  「沒什麼,烈火如果真的有喜歡的人,會幸福才是重要的事。」微茫的視線看著一杯接著一杯喝下去的烈火那有些嬌小的背影。
  
  
  烈火騎士,對我最忠心的騎士。
  
  
  但其實他以前十分討厭我,總認為我不適合當太陽騎士,像我這種人憑什麼當眾人崇拜追隨的太陽騎士。
  
  雖然我的表現真的很糟糕,但那是因為他不了解我從此至今的想法,直到那天他被粉紅囚禁三天我去找他,不惜破壞粉紅的房子,甚至威脅了粉紅,也講出有如誓言般的承諾,他那雙金沉色的雙眸耀眼的刻進我心底。
  
  從那天開始他的世界就有如隨著我一個人一般運轉著,那真誠的忠心和那種我無法表現出的天真耀眼笑容,總在我腦海揮之不去。
  
  
  「啊,為什麼找一個女朋友這麼困難呢?我明明就是個看似大好前途、俊朗、笑容滿面、膚質又好的太陽騎士啊!」我藉由發酒瘋大聲囔囔叫著自己得不滿,這引來審判低沉的笑聲。
  
  「你笑什麼?你跟我一樣一輩子當殿男吧!!」我恨得牙癢癢的對審判說,沒想到他笑得更開心,真搞不懂這臉部神筋僵硬的傢伙到底在笑些什麼。
  
  
  夜深,眾人也都醉倒一片,幸好我感覺不能喝只是我的錯覺,即使我喝了那麼多烈酒,人也都還算清醒。
  
  在場只剩下我和沒什麼喝的審判以及羅蘭,我們三個收拾現場,並來分配誰扛誰回去。
  
  我走到暴風身邊,想將他背起,沒想到他瞬間起身,身子搖搖晃晃的走到烈火旁邊將他拉起,並一把把他推向我。
  
  我愣然的接住,只見烈火迷茫的睜開他那雙金沉色的雙瞳。
  
  「太陽長……?」他用有些低啞的聲音叫我,忽然他用力的環抱住我的脖子。
  
  「烈火?」我情急的將他拉開,只見他臉上露出那抹天真燦爛的笑容,那笑容才是催化我暈眩的酒精。
  
  下一秒他的臉微皺了起來,似乎不太舒服,雖然我號稱千杯不醉也能明瞭等等會發生什麼事。
  
  烈火用力推開我,兩人皆跌坐到地上,而他在旁邊痛苦的乾嘔起來,看來只有想吐的感覺而已。
  
  「還好吧?」我詢問,只見烈火點了點頭,我起身想將他拉起,他掙扎著不讓我碰他,我微微皺起眉。
  
  「我、我怕等等吐在你身上……」烈火臉上微紅的解釋著,想來他剛剛之所以會將我推開也只是怕弄髒我的衣服,想到這些剛剛那被拒絕的不悅感消散。
  
  「沒關係的。」我那張完美的笑容,安撫了他的情緒。趁著他還在發愣的期間,我將他一把抱起,引來他一陣驚呼。
  
  他瞪大他那雙金沉色的眼,微皺起眉頭說:「這樣被太陽長抱起來感覺真奇怪,你明明就不是騎士……」
  
  ……………
  
  我聽到後頭有竊笑的聲音,我記住你了。
  
  這只能說烈火喝醉酒了,自己說了些什麼自己也不清楚,所以才會不小心說出內心裡的實話……幹,真想砍人。
  
  
  「烈火你大概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嬌小吧?」
  
  「明明是這麼嬌小的身軀,你卻能勇敢面對前方眾多的敵人,如果我拿劍的技術好一點的話……」
  
  「我的劍,會抵擋太陽長所有的敵人,保護好重要的你。你不需要很有實力,我們只需要你在旁守護著我們,我們將會成為你的利劍。我一定會剷除所有你的敵人。」烈火閉上雙眼,雙手環抱住我的脖子,將自己窩在我懷裡,喃喃道著。
  
  我看著他,將他小小的身軀擁得更緊,笑著緩步來到他的房間。
  
  將他輕放置床上,蓋好薄被,也許是酒精的作用讓原本體溫就高的烈火燒的暖烘烘的剛剛一路抱著他,只覺得暖意直升,就有如他本身給人的感覺一般溫暖。
  
  臉頰上那道緋紅,讓他看起來更可人。看著看著臉不由自主往他靠近,明顯感受到他吐出來的氣息噴在臉上,以及他那細小的呼吸聲。
  
  我慢慢的靠近他的唇,像是著魔般的唇瓣輕輕相疊,細細的品嚐著軟唇的滋味。當我離開他的唇時,只見身下那雙金沉色的大眼直瞪著我看,我們沉默的看著彼此,明明只是幾分鐘的時間,卻宛如好幾世紀一般,這就證明著自己內心有點緊張的心虛感,就像做壞事的小孩被瞬間當場抓包,可是對方卻沒說什麼只是默默的看著你,這種感覺比被罵、被賞巴掌還要難熬。
  
  「呃……我、我先回房了,你好好休息。」我尷尬的笑著說,並快速轉身離開。
  
  卻被一雙手緊緊拉住往後倒,我吃痛的扶著頭,一隻手輕撫著我的臉,抬眼看著一臉認真的烈火,緩緩低下頭吻著我的唇,重溫剛剛那柔軟炙熱香甜的滋味。他的吻帶著強烈的佔有慾,撬開我的唇齒,將舌頭深入其中,纏綿著我的唇舌,我被他這反常卻熱情的舉動催化的迷迷茫茫。
  
  「烈火你……」他喘著粗氣帶著酒後的迷濛,那雙金沉色的雙眸在黑暗中閃閃發亮,在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一絲掙扎。
  
  他的頭窩在我肩頭上,在耳邊呢喃著說了一句話,令我膛目結舌的話。我瞪大雙眼將他拉起,只見他面紅赤耳的撇開視線,完全不敢直視著我。
  
  「你懂自己剛剛說了什麼嗎?」我的聲音明顯變的低沉沙啞,冷汗在我臉上滑落,認真的問。
  
  「………」看著烈火紅潤的臉上帶著後悔含淚的表情,下腹傳來著一把火燃燒著我的情慾,但我還是強忍住那股衝動,因為我並不想傷害他。
  
  「烈火,告訴我你剛剛說的代表的事什麼意思?」我邪惡的在他耳邊吹氣,低下頭輕舔著他的脖子,甚至刻意吻出痕跡發出一聲聲曖昧的聲音,能明顯感受到他那顫抖的身軀因我的動作而感到酥痲的輕哼出聲。
  
  雖然看著他的可愛生澀的反應很有趣,但說實在的我就快忍不住了,也許我無法等到他在說一遍剛剛的話,就先侵犯他了,底下的慾望正抵在他的雙腿之間,相信他能感受到我的熱情就快爆發了。
  
  「說啊烈火,想要我怎麼做?」碎吻持續往下,撩起他的衣襬,手夾弄著他的首乳,壓映的嚶昵聲在寂靜的房裡格外色情。
  
  他將手臂從臉上挪開,露出那雙金沉色的雙眸帶著委屈的淚汪,突然用力的推開我,我有些錯愕,認為自己是不是誤會他的意思,還是他在剛剛惡質的玩弄下感到氣憤想一拳打扁我?正在懊惱的期間,我看到烈火一把脫下他的衣服,裸著上半身,衝擊的我感官神經。
  
  要命,這隻小貓真是令人傷腦筋。
  
  我們兩人靠的十分相近,我深感覺的我的下半身比剛剛還要更挺立了,如果這時候他喊了暫停,我想我也不會讓他如願,因為這一切都是他先勾起我的慾望的。
  
  「抱我!」
  
  他在我面前用不大不小的聲音清楚的對我說,這兩個字瞬間讓我的理智煙消雲散。
  
  深吻落下,激烈粗魯的纏繞著他的唇舌,一路往下細碎的吻著他那嬌小卻強健的小麥色身軀。撫摸著他那沒贅肉有肌肉的身體,看著烈火的身體與我不同,他是個長期練劍的人,而我卻是個劍術白痴還白皙的像個女人,不管烈火長的再怎麼娃娃臉、個子再怎麼嬌小,他都是一個與我不同的『男人』。
  
  我突然意識到有著真正耀眼溫暖光芒的烈火跟我是多麼不合適,他適合的是一個愛他、溫柔的女人……
  
  
  
  就像早上那個女孩一樣,她跟烈火……
  
  
  想到這我猛然停下動作,見我不在動作後,烈火疑惑的坐起身。
  
  「太陽長?」
  
  我從他身上快速離開,不如說是在逃避,拉好了身上的上衣在手摸上門把時,烈火那低啞脆弱的聲音響起,制止了我想逃開的舉動。
  
  「難道你真的這麼討厭我嗎?」
  
  我轉頭愕然的看著他,那張男孩般稚嫩的臉爬滿著淚水:「什麼?」
  
  「你真的這麼討厭我?討厭到即使我都已經主動誘惑你了,你卻還要把我推開,讓我像個自作多情的白痴,聽信暴風他們所說的以為你會抱我?」烈火哭泣啞然的對我喊道。
  
  我的腦袋完全運轉不過來,我不懂為何他會覺得我討厭他,甚至還提到暴風他們,他們是講了什麼啊?
  
  「算了、你就當我發情期到了,不要管我。」烈火氣憤的抄起被子將自己裹在裡頭,背對著我,但卻無法隱藏自己顫抖的身體。
  
  我輕步的走到他旁邊,低頭看著他:「為什麼你會覺得我討厭你呢?」
  
  「………」
  
  「我從來都沒有說過我討厭你,這件事情小時候我就跟你說過了吧,你是我最重要的兄弟。」我輕聲的對著背對我的烈火說,喃喃道出自己的真心話:「其實我更怕你們討厭我。」
  
  裹在被子裡的人突然僵了一下,將頭慢慢露出來金沉色的眼帶著滿滿的疑惑,我坐在他的床邊,背對著他。
  
  「我雖然是個騎士但卻是個劍術白痴,就算自己的魔法、聖光再厲害,永遠也只能在你們身後,就算我抵擋的了暗來的攻勢,卻顯得自己挺邪惡的。」舉起自己白皙的手臂,在黑暗中也能看得清楚,外加自己身上有用不完的聖光,微微的發光。
  
  「審判曾說過自己背對著光明讓人懼怕,不懂自己到底是一個聖騎士還是一個黑暗的劊子手,但他卻沒想過就算我面對著光明,卻幹出許多卑鄙的事情,這樣的我實在不是一個光明正直的太陽騎士。」
  
  「但為了守護你們,守護我重要的聖騎士兄弟不管我劍術再怎麼爛,我都得尋得自己的容身處,讓十二聖騎士的人需要我。
  
  所以就算拼了命我也會保護我的兄弟,這樣的我是不可能討厭你們的……」停頓一下,牙癢癢的默默補充:「除了大地那傢伙我看不順眼外。」
  
  「別再說我討厭你這種話,你可是我最忠心的烈火騎士長,你最挺我了不是嗎?讓我不愛你都不行。」
  
  例如烈火總是會跟著我的太陽小隊為了我的事情私底下找人幫我出氣;甚至站在我這邊罵大地幫我出口鳥氣;還有如果審判沒空都是他幫我買藍莓派等等很多芝麻綠豆的小事。
  
  烈火的個性很單純,他認同的人他就會對對方深信不疑並付出所有。
  
  他的付出我都看在眼裡,所以我十分不解為什麼他會認為我討厭他呢?
  
  
  「你真的不討厭我?」烈火問得很小心,我轉過頭看著他:「所以啊,為什麼你會覺得我討厭你呢?」
  
  「因為、因為你不管我做什麼你總是一副傷腦筋的表情看著我,而且你私底下找任何人就是都不會來找我,連白雲你都常常去找……」金沉色的眼帶著淚水,手怯怯的抓著我的衣襬,像似害怕我會拒絕他似的不安。
  
  「外加……你都不叫我的名字……」
  
  「名字?」對於名字的事情,我腦袋有一瞬間的空白,下意識脫口而出:「奇怪斯?」
  
  「…………」烈火的表情有點微妙,有點不太明白他現在的心情。
  
  「呃……我以為每個人都不喜歡我叫名字,況且我本來也不常叫你們的名字啊。」抓抓臉有點尷尬。
  
  「就算是故意講錯名字也沒關係,只要你能多注意我一點,我就很高興了。」烈火小小的頭顱靠在我的背上低喃的說。
  
  抬起頭無奈的嘆口氣,背後的身子明顯得僵了一下,我輕笑的將他旋過身,壓在床上,帶著玩烈性質的對他說:「你這樣覺不覺冷啊?奇克斯。」
  
  烈火睜大他那雙金色雙瞳,隨後表情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事情一臉認真,我將手伸進他的褲頭裡,輕握起他的炙熱,打斷了他的沉思,讓他發出驚慌的聲音。
  
  「太、太陽長……?」
  
  「你不也不常叫我的名字嗎?還敢說我。」笑著低頭舔弄他的首乳,顫抖的身體敏感的感受到我給他的感覺,很快的在我手中挺起變硬。
  
  「唔……」看著他閉起雙眼,發出細小難耐的聲音,我緩緩的解釋著剛剛的舉動。
  
  「你啊,剛剛真的是把我給逼急了,我差點真的要強要你,讓我的炙熱進入你體內,感受你得一切,只是……」看著他強健的體魄,手指撫摸著那明顯鍛練過腹肌和有著健康的小麥色皮膚。
  
  「只是,有點自卑罷了。如同我忌妒大地那傢伙明明該當個忠厚老實不會偷吃的好人,卻那麼容易把到女人是一樣的道理。」
  
  「我對於很多人會把我認成女人,十分介意。」瞇起藍色的雙眼,認真的說。
  
  「………」烈火呆滯的臉,聽著我的話,看著我的臉延著脖子到敞開的胸口,白皙沒有腹肌纖細的身材和一頭金燦燦的長髮。
  
  「確實,太陽長的背影一直都會令人誤會,孤月和大地就誤會很多次。」烈火直白的話嚴重打擊到我的心。
  
  
  這是我對他傷腦筋的理由之一。
  
  
  「……在外人面前我得裝作事事和平,我可是很感動你為我做的所有一切,怎麼會傷腦筋呢?我之所以會有那總傷腦筋的表情,有時是因為你太誠實了,還有……你的熱情讓我招架不住。」
  
  「不要考驗我的耐力啊,小心我在別人面前把你拖到暗處這樣又那樣喔。」開玩笑帶點威脅的說,但烈火接的話差點讓我吐血。
  
  「就算被你當場拖到暗處這樣那樣,我也願意。」不,是噴鼻血。
  
  烈火這孩子就是講話太直白了,讓人受不了。
  
  一開始就是被他那雙清澈的雙眼給吸引,久而久之,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他那熱情的火光,真誠的雙眼自始至終不曾改變過。
  我啊,就是對他沒轍。
  
  「那一直忍耐的我是不是太白痴了點?一直不明白你的心意,讓你等了這麼久。」抱著他,手指伸進他的密穴裡輕柔的擴張它,烈火弓起了身子輕叫了一聲。
  
  「太、太陽長……唔啊……嗯………」
  
  「格里西亞。」快速抽動著,伸進第二隻,笑著在他耳邊道:「叫我的名字,奇克斯。」
  
  「格、格里西亞……啊………」拉開他的雙腿,淚水在他臉上看起來更是楚楚可人的另人衝動不已,早以支撐不住的理智硬身將身下的炙熱挺入到他那還沒擴張完全的密穴裡。
  
  「啊………!」
  
  奇克斯大叫了一聲,抓住我的手指深陷進我的皮膚裡,但現在這種美妙的感覺讓我感覺不到他給的疼痛。吻著他的唇,舌與舌交纏著牽動著銀絲從嘴角流出,我在他耳邊呢喃的說道:「我愛你,奇克斯。」
  
  「我、我也是……啊……格里西亞、唔……我愛你……」環抱著我的脖子,回覆著我的愛意,隨著我抽動的越來越快的腰身,奇克斯在我底下發出歡愉的叫聲越來越大聲。
  
  隨著時間和他那美妙的身段給予的快感,最後兩人一同到達高潮……
  
  
  
  
  
  隔天午後,烈火小隊的副隊長憂心忡忡的來到自家隊長的房門前站了許久,不知是否該敲門只能傻傻的呆在原地。
  
  今天跟往常不同的是平常七早八早精力充沛的代著小隊員晨跑巡邏的烈火騎士長,到目前為止尚未看到人影,就算去問了其他小隊的人也都說沒看見,問了各個騎士長們每個人也都笑得一臉詭異的說不清楚,甚至還被告誡說『下午再去找你家騎士長』的話,這讓烈火小隊的副隊長很傷腦筋。
  
  雖然不懂發生什麼事了,但他還是乖乖得等到下午來到他家騎士漲的房間門口,只是心中一股奇異的感覺讓他不知道是不是該敲門。
  
  呆立許久後,他深吸一口氣敲上木質房門,房門很快速的被打開,這到讓他有些驚愕,但最讓他傻眼的是來應門的人不是他自家的隊長,而是聖騎士之首 ──── 太陽騎士長。
  
  
  「在美好的早晨中,光明神的仁慈普照眾人心中,操勞於公務認真的烈火兄弟,因不適沐浴在光明神的聖潔光茫中治癒著,使他無法見他忠心的弟兄讓烈火兄弟深感歉意。託付太陽跟自家兄弟說一聲,有勞各位辛苦堅守在光明神的領地上。」
  
  一身便裝,卻不失優雅燦爛的太陽騎士長笑容滿面、面目春光,甚至有比平常還更閃亮的趨勢對著烈火小隊的副隊長說著攏長的光明神宣言。
  
  太陽騎士長微笑的歉了個身,稍稍關上房門,還呆愣在外頭的烈火副隊長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一個拉力拉走,讓他別再當房門外的木頭。
  
  
  
  關上房門後,臉上的好心情看著躺在床上背對他曲捲成一小團的包在被子裡面,酒醒後那害羞的反應讓格里西亞燦然一笑,心情更是愉快。
  
  走到床邊坐下一把抓起被子看著那雙清澈的金色眸子,臉上除了羞紅外還因為剛剛將自己悶在被子裡的悶熱,奇克斯整張臉紅噗噗可人的模樣,讓他忍不住有興奮起來,只不過理智告訴他不可以這麼不節制,要當個良好的情人。
  
  硬深深的將慾望壓下,帶著一臉溫和的笑容,白皙的手指輕撫著奇克斯的臉龐。
  
  「還好嗎?」柔聲的問著。
  
  「那、那個太陽長我昨天似乎喝太多了,我……」奇克斯不安飄移著他的金眸,他那可愛的表情讓我興起惡劣的玩笑,用唇封住他尚未講完的話語,深深吸入屬於奇克斯‧烈火的味道。
  
  「什麼話都別說,昨天很美好。」我用燦爛陽光的笑容道出這一句話,一瞬間看見奇克斯臉上的經典表情,潮紅從脖子漲致頭頂,金沉色的大眼瞪的出奇,這下他真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真可愛。
  
  想起昨晚奇克斯的主動雖然驚訝,但他那勇往直前卻害怕不安讓人心疼想好好擁入懷裡疼愛的模樣真的很迷人。
  
  烈火,果然是衝動的孩子。暴風他們講個幾句,就付諸行動,雖然躊躇不安,但效果十分驚人啊。
  
  想著想著嘴角不自覺得越來越往上揚,甚至快要哼出小曲調了,正見奇克斯用狐疑的目光看著我我才發現自己的心情似乎太好了。
  
  突然,「對了,昨天遊行的時候我看見你跟一個女孩很要好的離開隊伍,我聽其他人說那個女孩時常來找你?」
  
  昨天的驚艷差點讓我忘了要算這筆帳,之前還沒跟烈火表明心意前,不管他跟誰在一起、做些什麼我都不能管,但現在可不一樣了。
  
  
  碰我奇克斯‧烈火的人,都打翻我這桶有如太陽烈火般炙熱的醋罈子!
  
  
  「嗯!?你是說薇西亞嗎?」奇克斯偏著頭詢問。這下我知道我情敵的名字了,暗笑著。
  
  「薇西亞是有一天大地拖我處裡她的事情,之後我們就變成好朋友了。」
  
  「薇西亞怎麼了嗎?」奇克斯仍是帶著他那雙直率得燦爛的金沉色大眼問著,這個對我來說很難解釋的問題,總不能說我吃醋了吧?這樣我太陽騎士的威嚴擺哪?
  
  誰?誰說我本來就沒威嚴的,小心我讓你見識見是太陽騎士如鋼鐵般不可判拒的『威嚴』。
  
  「沒什麼,我只是很關心你而已。」
  
  「我希望你的眼裡只有我一個人。」輕挑幾搓紅色的髮玩弄在手指上,將它湊到唇邊吻了吻吸取屬於奇克斯的髮香。
  
  他的一切,希望都能屬於我。
  
  「在我的世界裡,格里西亞‧太陽就是我的一切,我忠誠的王,我重要的兄弟,還有……」奇克斯用手環抱住我的脖子,低低有些沙啞聲音在我耳邊輕喃一句:
  
  
  「我最珍愛的人。」
  
  
  陽光般真誠的笑容,我知道我現在的笑容一定比往常更加燦爛、更加真誠,在他的薄唇上印上自己的唇,甜蜜交纏著。
  
  只要跟奇克斯在一起,我的世界就有如被烈火照亮般光明。
  
  太陽不只是靠自己發光發熱的,而是結合著炙熱的火焰,才能照亮世界。
  
  理當,太陽的世界是靠著烈火熊熊燃燒。
  
  
  
  
  
  是說,真不知道要感謝他們幾個傢伙的湊合,還是要小小得教訓他們帶壞我家奇克斯,還把我的奇克斯推給一個不知明的女人,這條重罪不是那麼輕易可以原諒的。
  
  陰險的笑著,得好好思考想想,哼哼。
  
  
  
  
  
                               FIN.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