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 聖誕賀文》眷戀的熱度C【青黑】

「喂!哲 ~ 」

一名皮膚黝黑穿著白襯衫的制服,領帶鬆垮垮的掛在脖子上的高大青年喚住了前方不遠處,身材與青年相比格外嬌小,穿著一本正經帶著一副墨藍色的粗框眼鏡,長相還未脫少年般的稚嫩,實質上已經是快要三十中年人。

「在學校請叫我『老師』,青峰同學。」黑子哲也連頭都沒轉,冷漠的回答那個手長腳長很快就賴在他身後一把環著他的脖頸,名為青峰大輝的高中青少年生。
「隨便都可以啦!那種麻煩事,哲也不是真的會計較吧?」青峰任性地說著任性的話,將身材嬌小的黑子給撐了起來。

「等、等等青峰君你幹嘛?請放我下去。」黑子錯愕的望著自己懸空的腳,有些困難的想轉頭制止青峰。

對方完全不理會他的掙扎,只將黑子拖離到人更少完全死角的草叢,一屁股坐下,抱著黑子柔軟的身體將臉埋在他的後頸,嗅著屬於對方清淡的香氣。

「青峰君?」黑子困惑的喚了他一聲。

雖然平時青峰在學校不少給他性騷擾或逗弄他的惡趣味,但就是很少看他在學校突然撒起嬌來,即使這樣的青峰很可愛,但黑子還是得知道這傢伙到底怎麼了。

「發生什麼事了嗎?青峰君。」

「沒有,沒事……只是想這樣抱著哲而已。」埋在黑子後頸的聲音,悶悶地說:「單純的……哲不足而已。」

黑子沉默的撇了身後的人,便不再多話的窩在青峰溫軟的懷裡。

最近天變的很冷,血液循環不好的黑子四肢總是冰冷冷的,青峰之前還為此抱怨過,雖說抱怨歸抱怨,但他似乎很喜歡黑子會下意識找熱源體靠近而表現出的柔順嬌情,感到沾沾自喜,不得不承認他很喜歡黑子自動依賴他的感覺。

因為兩人從小就是鄰居一起長大的關係,因而有相互依賴的情感。

就算黑子的年紀比青峰大了很多,但很多時候黑子覺得自己無法在對方面前表現出大人樣,或許跟身高有點關係?有些哀傷的想……

面對青峰,他知道自己偶爾也會變的孩子氣,青峰在面對他時,有時還會比他還成熟可靠,雖然更多時候是個愛惹麻煩的大孩子。

他們的生活習慣和性格是完全背道而馳的成長,沉默寡言冷靜自持的黑子以及熱情奔放粗枝大葉的青峰,這樣的兩人會走在一起,不外乎是習慣有對方在身邊照顧,更是沒來由的絕對信任。

信任對方會一直在自己身邊,不離不棄。

所以,他們互相依賴、互相影響、互相成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就好似他們的出生與相遇就是要在一起一般的相依相惜的連繫彼此。


「哲 ~ 今天晚上一起睡。」完全沒有詢問黑子意見的肯定句,抱著他的腰的手更是緊了點。

「………青峰君有自己睡過的時候嗎?」黑子無奈地說出這句話。


兩人住在黑子租的套房裡,因為青峰說什麼都不想離開黑子,他父母拿他沒轍的將青峰託給黑子照顧,甚至努力讓青峰考上他教書的學校,這樣他們便能三不五時的在一起了。

起初執意到離家較遠的地方去工作,就是為了能讓自己不要太依賴青峰,也為了青峰是個正值花樣年華的年紀,該有他自己的生活、人際,不能老是和自己在一起,受困於此。

他是知道的,知道青峰的才華是多麼耀眼,如果讓他的眼裡只看得見自己的話,他一定會失去很多對他的人生更有價值的事物。

何況自己明明是個大人了,卻還是像從前一樣喜歡找尋青峰的溫度,眷戀他給予的溫柔與任性。

他不希望自己的存在,讓青峰的未來有懊悔。


但知黑子者莫過於青峰大輝啊!


『哲是不可能離開我,我也更是無法失去哲。』
『如果哲從身邊消失,那不管是在美好、再完美的未來對我來說都是無盡的黑暗。』
『沒有哲的世界,是絕望的。』

點點的悲傷、點點的憤怒與自信懇求的話語,在他有些微怒卻仍是笑著的語氣裡,散發出濃厚的佔有欲。


他曾問過青峰說為什麼他這麼肯定他們不會分開?不管任何事物都有分離的一天,當時他的回答在耀眼的艷陽下,青峰的身影看起來閃閃發亮的灼目閃耀,燦爛的笑容只低頭附在他耳邊用他富有成熟男性沙啞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輕喃一句話。

能令他無可忘懷的,音調。


「阿哲你好冷血……我們明明分開了三天啊!假日是我和哲溫存的時間欸!卻被赤司一句合宿訓練給打破建築我們愛之巢的時間。」青峰一臉哀怨地數落籃球社的隊長利用假日時間做特訓,但他的話只引來黑子更加冷漠的回應。

「我倒是覺得沒有青峰君的三天假日清閒又美好,真希望赤司君可以每天都辦合宿,因為青峰君實在是煩死了。」這句話半真半假,他是真的覺得每到假日青峰就會囂張的毫無節制,讓他美好的假日都在床上度過。

不管事情事,還是出外運動,隔天總是腰酸背痛的下床困難,倦怠的身子完全不想做任何事,頹廢的度過,讓他非常傷腦筋,所以沒有青峰在家的日子他過得很充實,但也……


「少騙人了哲。」濕熱的觸感襲上黑子的脖子,青峰正用舌頭舔舐著黑子的後頸,啃咬著讓對方發出驚嚇的嗚咽聲。

「我可是知道的喔 ~ 我不再的時候,哲是抱著我的枕頭睡覺的,上面擁有哲的味道。」

「……………」

「哲明明就很寂寞。」青峰得意洋洋的說著,將黑子的頭往後仰壓低的讓他能看到對方蹶著嘴帶著紅潮的面容。

「我說的沒錯吧?親愛的哲。」陽光燦爛的笑容,在冰冷的天望著他的笑顏、戀著他的體溫,讓他回想起沒有青峰懷抱入睡的夜晚,每日的失眠。

習慣,真的是很難改的東西;依賴,真的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我們都不能沒有彼此,當彼此離開自己到稍遠的地方去的時候,內心的不安和寂寞就會把自己給淹死。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當初青峰會這麼篤定他們不能互相沒有對方這句話的背後,他帶給青峰有多大的慌恐,因為他也是如此的,不能失去他,如果失去了,他的生活一定也會向青峰講的一樣,呈現絕望的黑暗,連一絲動力也沒有。

明明這個人總是帶給他那麼多困擾,但他就是無法想像沒有這些麻煩後,自己是否還算存在?

只是,讓這個大男孩太得意,不是他愛見的。


「今天學校有很多事要處理,會在火神君家做到很久,大概會在他家過夜,請青峰君今天麻煩看家了。」一說完就從青峰的懷裡溜走,但似乎被戳到引爆點,腦袋尚未反應過來身體就已經把黑子給捉了回來按倒在地上。

「我可不准。」青峰沉下一張難看的臉色,他發起火來既嚴肅又可怕,不過黑子臉上依舊是那副淡定的表情。

「別說你跟火神那傢伙單獨相處,你敢進到他家我絕對會把那傢伙給廢了,並且把哲抓到床上大戰三百回合。」

「那會精盡人亡的,青峰君。」

「死在哲的跨下我也爽……哦噗!」黑子毫不留情的一腳踢上青峰的肚子,讓他抱著肚子打滾,額上顯而易見的青筋擺明了他的不爽,狠瞪著青峰的藍眸陰沉的降下冰點。

「青峰君果然是個變態。」丟下個鄙視的目光,在起身離開的同時,青峰撲上去抱著黑子的腰,再度讓他與地面親密接觸,這下黑子是真的火了。

運用他柔軟的腰力一個旋身,伸手抓起青峰墨藍色的髮,好看的面容頓時有些扭曲陰沉的死瞪著青峰,完完全全表現出他的不滿。

「你夠了喔,青峰君。」

「哲不准去那傢伙那裡啦!今天可是聖誕節,你不陪我這樣對得起你可愛的情人嗎?我可是冒著被赤司殺掉的覺悟提早從合宿回來,還撬掉社團欸!」知道黑子已經生氣了,從不會讓對方對他真的發飆以前,青峰也有自己一貫的應付方法───死皮賴臉,給臉不要臉的任性。

「請青峰君不要說自己可愛,噁心死了。」一個身高一米八快九的大個子和那張成熟的俊容,與『可愛』兩字完全搭不上邊啊!

而且………

「如果有那種覺悟,不如把他放在正事上面,不要成天想些沒營養的事情。」

「和哲在一起就是除了籃球每天必做的正事!」

「……………」看著青峰一臉正道的模樣,黑子心裡只有滿滿的、滿滿的……無奈想嘆息。

雖然面對青峰濃濃的佔有慾感到安心與溫暖,他還是想繼續戲弄對方,讓他更加的知道自己在青峰心裡的位置比任何事物還要來的重要。

講出火神的名字惹他生氣是刻意的,被一時衝動給惹惱的青峰大概也明白黑子是故意的,故意讓他知道自己有多在乎他。

對黑子這番舉動知道是知道,但每次他還是會先發飆,只要靠近黑子的人,不管男女他都會忌妒,就像是在黑子那張漠然的表情下,看到他與黃瀨和桃井特別要好的時候會表現出一絲不安與落寞是一樣的。

他們,就是太過於在乎彼此了。

這份感情或許有些沉重,但對兩人之間的年齡差距來講,對方的絕對佔有欲卻是能讓彼此安心的證明。

相愛的年齡不是距離,但心之間的距離卻會因為年齡而有了變化,能在對方的眼中看見自己的身影毫不退色,這就是長久。


雪白的晶體突兀的飄到彼此的視野,兩人不約而同地望著灰濛的天空,正飄著片片銀白色的雪花。
開始下雪了,在聖誕夜的這天。

「哲。」
「青峰君。」

兩人十分有默契的同時開口,青峰聳聳肩的叫黑子先說,黑子抿了抿因天氣的寒冷而變的冰冷的唇,然後漾起好看輕柔的笑容。

「我突然想聽青峰君之前跟我說的那幾個字。」

怔愣了一下,大概花三秒的時間理解出黑子想說的是什麼,但他卻壞笑的提出交換條件。

「今晚三次。」
「可以。」

「………咦?」

見黑子這麼爽快的答應,讓他錯愕的腦袋頓時轉不過來,開始質疑是不是自己妄想症太嚴重幻聽了?

「今晚是聖誕夜……我想陪在青峰君身邊把之前的份補回來。」伸手環住青峰的脖子,將已經紅透的臉埋在他的胸膛,強烈的感受到青峰強健的心跳聲和那熟悉眷戀的溫度,腦海裡只感嘆著『懷念』的字眼。

明明才分開三天,就好像分開三年一樣了,他真的好不習慣床遞間沒有青峰的味道和體溫的感覺,那真的令他難以入眠。

將黑子的身體按壓進自己懷裡,無時無刻的想把他揉進成為自己身體的一部份,青峰蹭著他淺色柔軟的髮,低聲地在他耳邊低喃著他想聽的話語。

那一聲,無可忘懷動人誓言。


『我愛你。』


聖誕快樂,哲。
聖誕快樂,青峰君。



─ FIN. ─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