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執著於你【紫赤】

『小赤~喜歡~最喜歡你了!』

每當我摟著小赤這麼說的時候,小赤他總是會露出無奈的表情,但他從來不會拒絕我的撒嬌,總是回以一個溫柔的笑容,拍著我的頭,對我說喜歡並喊著我的名字時,那種幸福是世上最珍貴的寶物。

『全世界我最喜歡的東西,就是你。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伴在小赤身邊。』

即使跟全世界的人為敵。




警笛聲呼嘯,人群的驚慌和吵雜聲,圍觀的群眾蜂擁擠在一座廢棄的工地,警方警備的關注施工到一半的工地內部,並警告周圍的人群退散危險。

一名高大黝黑的身影佇立在最前線,沉著一張臉注視著裏頭的情況,心裡沒個底。

這種情況平常的他是不會有的,做警員這麼多年,靠著矯健的身手和野性直覺的破案率,讓他爬上警官的位置,退去從前毛躁衝動的性格,幾年下來練就了不管碰上什麼事都能沉穩冷靜的成熟,這樣的他對現在的情況感到棘手。

不是犯人兇殘惡劣,而是裡頭的那個人……是他從前的同伴。


無聲的嘆口氣,望著晴空藍白的天,他也是有要守護的重要之人,不能失去的那種執著,所以他明白對方的感受。

不是不能體會,而是他現在做的事,已經觸及了法律,是犯罪、是傷害。

他並不希望看到他那樣,相信那個他最重視的人,也不會希望如此。



『……敦,你在幹嘛?』赤紅的髮散落在紫原的大腿上,比他還嬌小的赤色人兒正枕在他的大腿上,他用巨大的手掌蓋著對方的臉。

『陽光,會刺痛小赤的眼睛。』

『……讓我起來不就好了。』

『不要!我希望小赤像這樣依賴我。』任性的話語,以及對方無限的寬容,他認為在這世上就只有這個人能任由他為所欲為,而對方的耐心與溫柔也都只屬於他的。

『敦真像小孩子,雖然我早就知道了。』被遮掩的半張臉,露出剩下的微笑,他知道對方一定又是一臉溫柔拿他沒轍的模樣。

『恩,我最喜歡小赤了喔!』

當他笑的一臉饜足的模樣說出羞人的告白,原以為下一秒會聽到對方的回覆,但那人只是握著他覆蓋在臉上的手掌移開爬起身,湊到他面前。

那雙赤紅色的雙瞳,美麗的閃著妖異的光芒,他很喜歡這雙眼睛,只要是這個人的一切,他紫原敦都很喜歡,想將對方的一切囚禁在自己的臂彎裡,讓他那雙眼永遠保存倒映著紫色的光芒。

感受到對方濕熱的唇,這人難得的主動,讓他愣了一秒後,壓著他的後腦勺,輕撫著對方赤紅柔軟的髮絲,將這人緊緊的揉進自己的懷中。

永不放手。



懷抱著懷中的人兒,大掌揉壓著赤紅色的髮,鼻尖充斥著鐵鏽味,有些難受,但他並不在意。

因為,紅色是屬於這個人的,就算是鮮血,只要是這個人,他都喜歡。

撫著對方的髮,散亂的紫色長髮蓋住了刺眼的白色繃帶,一圈圈的纏在他懷中人的半張臉上,遮掩住了那雙漂亮的紅瞳。

啊,不對,是越來越美麗妖豔的黃赤色,但這雙眼卻是帶走他一切的人,明明是這麼喜歡這個人的雙眼,此刻卻比什麼都還要怨恨這雙眼睛。

是這雙眼,帶走了他的一切,讓他失去他最愛的人。

是這雙眼的錯!輾爆它!

輾爆它輾爆它輾爆它輾爆它輾爆它輾爆它輾爆它輾爆它輾爆它輾爆它輾爆它…………



『敦,你知道其實我很討厭這雙眼睛嗎?』

『誒~?為什麼呢?』

對方站在他面前,將臉面對著他:『你覺得我哪裡有變?』

不解地咬著美味棒偏著頭,他只覺得對方越來越美麗,自己越來越愛他,除此之外,什麼也不在乎,也不覺得他有什麼改變。

但,如果要說的話………

『眼睛。』

眼睛變得比以前更加漂亮誘人,他很喜歡,雖然全然赤紅色眼瞳也很美,可是那隻有些淡化的澄,讓對方更加的邪魅。

『恩,這是天生的。』
『是遺傳疾病,遲早它……』

並沒有把話講完就背過他,那段話就這樣硬深深的留在對方心裡,他不知道、也不明白對方為何討厭自己雙眼的理由,但是……

『可是,我很喜歡小赤的眼睛,鮮豔的閃閃動人,不管天有多黑,都能讓我找到你。』

赤色的人兒愣了一下,隨後是他熟悉的笑容,牽著他的手,將額靠在他的胸膛,低聲低喃。

『小赤?』他並沒有聽清楚他那時說了什麼,只見他不再講話的將他們的時間留給沉靜的沉默,讓時間停留在最美好的每一分鐘裡。

那人留給他的一切,美麗燦爛不催。



伸手觸碰身旁傾倒的罐裝液體,紫色的眼眸染上漠然的黑,毫無感情的看著液體裡飄動的圓球,那是一對非常漂亮的黃赤色,是────

小赤的雙眼。


『那是天生的遺傳疾病,它遲早──』


旋開罐蓋,任由裡頭的化學藥劑流出,赤手將他最喜歡的顏色拾起。


『我最討厭。』
『但我喜歡。』


「小赤………」輕柔的眼球握在掌中,低下頭蹭著懷中人兒的臉頰,白色的繃帶有些脫落,在雙眼的位置,散落,隱約可看見那人姣好的臉蛋。

此刻蒼白無血色,安逸的緊閉著雙眼,他知道那雙眼睛再也無法睜開、他知道那雙眼就算睜開了,最後什麼也沒有,只剩空洞的黑暗。


『不管在黑,我都能找到你。』


那如果是你看不到我,該怎麼讓你找到我?
讓你一個人,找不到我的身影,我該怎麽辦?



『別放開我的手。』



吵雜的外頭,喧鬧聲一直存在著,此刻在紫原耳裡什麼也聽不見,瞠大著雙目,傻愣地凝視著他懷中的人,露出無助困惑的表情。

「小赤?」

剛剛他確實聽到小赤的聲音,他不可能聽錯,小赤的聲音他永遠都不會認錯的,是小赤的聲音!

『敦,我愛你。』

「咦?」抬眼望向破碎的窗,他確定剛剛的聲音是從外面傳來的,即使外頭吵的讓他很火大,那些噪音干擾了小赤美好的嗓音。

遲疑了幾秒,緩慢地起身,手上仍緊抱著懷中的人兒,站在建築物的黑影下,看向窗外已經西下的顏色,橙色,和那抹水藍色的身影單獨佇立在離他最近的距離的位置拿著一個黑色的盒子,疑似錄音擋的東西。

「小黑仔?」

黑子哲也始終未變的淡漠臉孔,頓時充滿哀傷的不捨以及擔憂,但他依然微微對著他笑,笑的跟記憶中的赤色人兒一樣的溫柔。

「出來吧,紫原君。」隔著牆面黑子對著裡面的他伸出手。

抿緊下唇,開啟乾澀的喉,沙啞撕裂的嗓音從紫原嘴裡怒聲吼道:「為什麼會有小赤的聲音?小赤在哪裡?」

………………

「你們把小赤藏起來了嗎?小赤在哪裡?」

他在這……

「還給我!」

他在這裡……

「把小赤還給我!!」

他在我懷裡,哪都沒去,因為我不准小赤離開我身邊,我不准讓任何人觸碰他,甚至將他帶到我伸手不可及的地方,我不要!

小赤他只是找不到我而已,因為、因為他已經看不見了。

那雙美麗的眼睛,已經無法讓他再看到這世界、無法讓他的瞳染上我的顏色,看不見我的身影,不再閃耀動人。

已經不再了,連同小赤的靈魂,只剩一具傷痕累累的空殼。


高大的身影重重的跪在地上,抽了力氣一般,只剩破碎零星的碎語和殘念,喃喃在口。

腦袋思緒非常清楚的他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知道外面為什麼要聚集這麼多人和警察;也現實的知道他最愛的人已經離開而去。

他只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所以在喪禮上才會喪失理智的撞開所有感阻攔他的人,抱走那人的身體竊取那雙對方留給醫院做研究用的那雙眼睛,為了不再讓任何跟他一樣疾病的人受苦,所以在生前他簽下了器官捐贈切結書。

他的決定任何人也阻止不了,就如同他的執著,錯誤,卻阻止不了。


「哈啊啊啊啊啊─────」響撤回天的悲裂蒼涼的嘶喊聲,讓外頭的閒言閒語停止,鴉雀無聲的瀰漫著沉重到令人自息的氣氛。

只剩黑子邁開步法靠近裡頭不安定的野獸的聲音。

「欸!」有人想阻止靠近的黑子,但站在最前面的那名挺拔黝黑的警官擺了手,示意所有人別動。
已經,沒事了。

斂下眼,當黑子來的那一刻謝幕曲終將結束。

因為除了紫原和赤司最要好的人就是黑子,赤司的病情最先知曉的人是黑子,赤司將遺物交給的人是黑子,他早就『看到』失去他的紫原會變成怎樣,所以才會將後續的一切做妥,但如果可以他倒是希望赤司不要每件事情都掌握得那麼清楚。

因為太悲傷了。

不管是赤司,還是留下的人們,還有最愛的人。


當黑子走進破舊的工廠,只見紫原安靜的抱著赤司的身體,空氣中飄散著灑落一地的藥水味和腥銹味,以及孤單躺在地上的沉金色眼球。

那已經不能用了吧?


黑子走到紫原面前,隔了一段距離,他不希望讓對方害怕警戒自己,他能夠讓他靠近,不代表他情緒現在穩定,他也不希望被紫原傷害,因為他也有會擔心他的人。

黑子將手中的黑色盒子遞到紫原面前,等待對方遲緩的將其接過,他才開口。

「是赤司君留給紫原君的東西,剛剛你聽到的,確實是『赤司君』的聲音沒錯。」示意是他現在手中的錄音檔所撥放出來的聲音。

〝別放開我的手。〞
〝敦,我愛你。〞

整個錄音檔裡,就只有這兩句話,因這兩句話讓他想起了曾經那道被他埋在懷裡的聲音,低喃的有些難以識別的聲音。


『如果我找不到敦的話,就別放開我的手。』



我聽到了、
我聽到了喔,小赤……

「嗚、嗚……啊啊啊───」即使長了這麼大的個子,他的性格始終像個孩子一樣,連無助哭泣的模樣,都像一個大孩子那麼令人疼惜。

黑子苦澀的笑著摸著紫原的頭,看著他懷裡的人,自始至終都是這麼安逸的模樣,就算被打擾了『睡眠』,他還是包容著紫原的所作所為。


吶,赤司君,被一個人這麼深愛著的你愛著,你幸福嗎?
你的答案,一定……



『敦,我愛你。』

我也愛你喔小赤,全世界上沒有人能夠比得過我的愛。
最喜歡小赤了───。



─ FIN.─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