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黑ONLY》奇蹟的夢。1【試閱2】

章之一 ── 停駐の夢
從這一刻起,停止了。如噩夢一般,終了。


當看見你催燦的笑顏,在陽光下閃耀,
就像是看到真正的光一樣。
想要在這樣的你身邊,注視著你無限的未來,
就算在你身邊最近的人,不在是我。


全國聯賽顛覆往年冠軍組常勝學校,此次是非常意想不到排名,讓各大體院、媒體焦點一一踏破才創立兩年的新勝籃球隊誠凜高中的門檻,大賽過後的那段時間,可說是熱鬧非凡。

當發燒期的熱潮過後,迎接的是新入學的新生,調整各自心態,回歸平日正常的每一天。

話雖然這麼說,但對誠凜的每個人來說,這季的球賽結束,代表將會失去一個隊友,那個一直守護誠凜的守護神 ─── 木吉鐵平的離隊。

惡化的腳傷只能讓他撐到打完這季球賽,但在與隊友一同追求夢想的心願道路中,不悔。

也不願讓任何人抱持著遺憾,成為被挑戰者的誠凜,該擁有一肩擔下榮耀的強大,而不是感傷,是向前看的堅強。

每個人心中都知曉不管前方道路有多困難,木吉也還是會努力歸隊,就算再也不能一起打球,只要還愛著籃球,夢想便會延續。

永不放棄的精神,將會傳承下去,成為誠凜新一代的指標。

所以,他們沒時間感傷也沒時間灰心,而是給予對方希望的信心和等待的空間。

只是,有些事情是往往意想不到,命運如玩笑般的直走下坡。



鏘啷!物品從手中滑落破碎的聲音迴響,驚動家中的人。

「哲也?」母親緊張的聲音從廚房傳出,往餐桌的方向看著幫忙收拾碗筷的兒子,只見黑子哲也扶著桌邊按壓著雙眼,甩了幾下。

「怎麼了嗎?哲也。」父親走到他身邊擔憂地問。

黑子搖了搖頭,對關心他的家人們露出淺淺的微笑:「沒是,只是有點頭暈。」

「累的話就先去休息吧!東西媽媽收就好了。」母親溫柔的摸摸兒子的頭,她知道每次練習回來的哲也都累得無法動彈,卻還是會勉強自己幫忙做家事,有這樣孝順的兒子做父母的很欣慰,但他們可不希望累垮他,尤其自家兒子體能很差這件事是人人皆知的事情。

「恩,好,對不起。」就算對待家人也一樣多禮,黑子緩慢地走回自己的房間,靠著門板,盯著自己的手,帶著迷惑的神色和不安的疑慮。

剛剛一瞬間他覺得自己……



    ☪  ☪  ☪  ☪



帶練新生的開場白,跟之前一樣是與別校的練習賽,這次選了同地區的秀德高中,但比賽途中球場上尖銳的哨聲揚起,原本高亢激動的情緒突然瞬間熄滅,每個人錯愕的瞪大雙眼直盯同個地方,擔任場外裁判的工作人員緊急跑到球場中心查看在場上昏倒的淺色身影。

「拿擔架來。」當工作人員的聲音打破沉重的平靜後,場內騷動了起來。

「黑子、黑子?」

「黑子君?」

「喂黑子,你還好吧?振作點!」場內外的隊友們,緊張的跑到黑子哲也身邊。

在剛剛眾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清楚看到,從不會傳球失誤或漏接球的黑子,在球來的時候絲毫做不出反應的迎面被球砸個正著倒地不起,作為練習對手的秀德高中和黑子同為帝光國中的『奇蹟世代』之一的綠間真太郎,在看到眼前這幕時,也十分驚愕。

對剛才的事情,在心裡激起一絲違和感,因為他剛剛清楚看到黑子他……



比賽因意外終止,里子和日向一同陪黑子到醫院,站在診療室前,兩人面露沉重的思考近幾日的事情,黑子突然的反常不是今天而已,每天與他練習的隊友們都看得出來他怪怪的,只是他本人說沒事他們也奈何不了固執的黑子。

他們只希望黑子是一時不順墜、是他們多慮了,畢竟現在的誠凜可不能再失去黑子這個王牌。

醫生從診療室裡走出來,兩人急切地向前詢問。

「初步檢查,因被籃球迎面砸中有輕微的腦症盪,只要多休息就便沒什麼問題。」醫生的話頓時讓兩人安心,道了謝後就到裡頭看還在睡的黑子,日向先是打電話給其他人報平安。

聽到黑子沒事後等待的隊友們都鬆了一口氣,尤其是身為黑子搭檔的火神更是放鬆,他撇了一眼雙手環胸若無其事地站在一旁其實很認真聽他們談話的綠間。

「欸,放心吧,黑子沒事了。」

「………有人說我在擔心黑子嗎?」綠間的傲嬌模式啟動,火神也不想反駁他什麼了,反正黑子沒事就好了。

當火神想轉身離開的同時,身後的綠間出言:「黑子最近發生什麼事了?」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皺緊眉頭,他不是很懂對方沒頭沒腦的問話,只是身為隊友又是和他最靠近的搭檔,他實在無法騙自己最近黑子確實有些異常。

「今天的比賽,他的動作一直都很怪異,也做了不少失誤,還有傳球的路線也不是很穩定,你不可能沒發覺吧?」既然連曾經的隊友都看的出來,那就真的代表黑子的表現絕不是錯覺,只是……

「他說『沒事』。」

想來綠間也清楚黑子固執的性格,只要他逞強否決,那不管是誰都逼不了,不,倒是有一個人可以讓他乖乖聽話,應該說那個人的話,是任何人都反駁不了的絕對。

無聲的嘆口氣,話便不再多說什麼了,既然都說沒事,那就『沒事』吧。



不知昏睡了多久,床中的淺色人兒才緩緩睜開水色的藍瞳,模糊失去焦距,努力集中看清身處在充滿藥水味的醫院後,失去意識前的記憶回歸,他記得自己是被傳來的球打個正著。

摀著額頭,疼痛的暈眩感讓他想吐,強撐的坐起身甩甩發疼的頭,依稀聽到外頭有人交談的聲音,望向半掩著的門,搖搖晃晃的走到門邊,當手碰上門把時黑子聽到自己的母親正在和醫生講話的聲音。

「醫生,請問剛才麻煩您幫小犬做的詳細檢查結果出來了嗎?」母親擔心的聲音傳來,從話中可推測出自己應該睡了很久,而談話內容事關自己身體的問題,所以他決定繼續偷聽下去。

「在經過詳細的檢查,在這還請家屬做個心理準備,現在您兒子的狀況十分危急,再不做切除手術會有性命危險,雖然手術的完全成功機率……只有三成。」盯著手中的檢查報告,醫生嚴肅的說。

「您……再說什麼?我不明白、醫生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哲也他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有性命危險?為什麼要做手術?哲也他一直都很健康,您為什麼要說這種話?」母親起先平靜的語調越來越激動,甚至抓著醫生的白袍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眼,渙散的眼神表示她的混亂,在一旁的父親無聲地抓著母親的肩膀將她摟到自己身邊。

「麻煩請解釋一下。」父親冷漠的問。在外人耳中聽來父親可說是冷靜自持,但身為他兒子的黑子知道,父親跟母親一樣心亂如麻的不知所措。

「您兒子腦中有個很大的惡性腫瘤現在正急速的擴大,因為什麼原因而引發的病變還在調查,不過在不切除會造成血液無法循環,到時候會產生腦死現象。」醫生翻了翻報告又說:「近期不知是否有發現他一些不尋常的地方,像是手腳不協調、做事做到一半定格、暈眩、昏倒,在自己面前的東西時常撈空之類的事?」

「那表示腦中的腫瘤已經壓迫到他的視神經會出現眼盲的症狀以及協調中樞損壞的問題,大腦的命令控制很多身體上的行動,損傷任何一處都將會造成遺憾或成為植物人。而您兒子腦中的腫瘤又正用一種非常快的速度擴張,而不穩定的腦中手術伴隨著極大的風險,還請家屬盡快討論出是否要做手術。」

「可是……您剛剛說手術成功的機率只有三成,那不管有沒有做手術哲也是不是都會……」聽完醫生的報告,母親虛軟的偎在父親的懷裡,因為醫生說的話都是黑子近期發生的事情,原來黑子時常會昏倒,有時候目光對不上焦距,還時常摔破東西是因為他會有一瞬間的看不到和體力比以往更差了。

「我們只是把風險和治療機會告知家屬,該怎麼做選擇我們將尊重您們的決定,我們的醫療團隊會盡力而為不放棄任何病患。」醫生對他們行個禮說聲『告辭』後轉身離開,將空間留給他們。

父親將已經整個癱軟的母親扶到椅子上坐好,握著她的手蹲在她身邊,父親一直是個很沉默的人,黑子的性格可以說是遺傳父親,長相倒是遺傳母親那天藍色的眼睛和水藍色的秀髮,嬌小可人。

現在,那雙清澈的藍瞳正染上悲傷的水霧,噗簌噗簌的掉出抖大的淚珠。

「為什麼、為什麼我們的哲也會碰上這種事?他才十七歲啊!是享受青春的年紀,是隊上的王牌不是嗎?哲也他不管碰上多少挫折困難都很堅強的面對,用盡全身的力氣也要證明自己。」

做父母的都將自己兒子的言行舉止收進眼底,他們從不會過問黑子做的任何選擇,因為他們相信自己的兒子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他們只要默默支持他的決議就夠了。

就像黑子是其他的人的影子,黑子的父母也是屬於黑子哲也溫暖柔懷支撐他的『影子』。

「這麼上進乖巧的孩子,為什麼上天要讓他遇到這種事?為什麼會是我們的哲也、為什麼……」

孩子是每個父母的軟肋,雖然他們尊重黑子生活上的固執,但他們也心疼如此努力證明自己的黑子,在能力還沒被發掘出來的那段時間,黑子的低落他們都看在眼裡,但從不知放棄為何物堅強的孩子正在面臨他人生道路的挑戰,靠著毅力突破迎來的喜悅,他們喜歡看著黑子哲也臉上淺淺欣喜的笑容。

「如果連努力的機會都不給那孩子,這叫人怎麼接受?讓那孩子怎麼支撐下去?」

所以,不要奪走他們溫柔的孩子,拜託再給他多點面對人生挑戰的機會,不要讓絕望的命運打敗他,不要讓他連繼續努力下去的機會都不留給他。

不要帶走他們唯一的孩子。



母親悲泣的哭聲和隱含的心願,迴盪在躲在門後的黑子心裡起了極大的漣漪,這消息的震撼在一開始,但現在他的冷靜和眼底的悲傷來自於自己的事情讓父母親擔心難過。

走回自己的病床,呆滯地坐在床緣,模糊地看著擺在大腿上的手,那一瞬間的黑暗,讓他的心徹底涼了,眼前的漆黑讓他不只看不見自己的手,他甚至看不見大家的笑容,以及描繪的未來藍圖。

所有,都被悲傷給取代;所有,都被同情的目光給取代。

遺憾、悲憤、絕望。

了無希望的深沉進深海裡,他忽然可以了解某人的感受,只是這次……任何人都救不了他了。



只能就這樣,靜靜地消失在黑暗中。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