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萬能保父【青黑←黃】

黑子哲也是一名保父,平日早上工作照顧的幼稚園裡的小孩,孩子們多數來講都很可愛,但調皮搗蛋的程度也很令人頭痛,可說是天使與惡魔的小化身。

不過這點程度對他來說都不算什麼,因為比孩子更麻煩的生物他都見識過。

好比說家中的兩隻生物……

「啊!小青峰你怎麼可以搶我的肉!」
「吵死了黃瀨,我正值發育期啦!」
「我也正值發育期啊!快還我!」
「有種來搶啊!」
「可惡!我不會輸的!」

一青一黃的高大巨人在不算大的居家住所上下亂竄大吵大鬧,手腳還非常靈活矯健的跑來跑去跳來跳去能夠不弄亂家具或打翻真的不得不配服他們,可以說平日管教有素?

他們愛吵鬧不是第一次,當然把屋子弄亂的能力也是一等一,只是幾次下來被黑子哲也懲罰後,也學乖要打架不能把屋裡的家具弄亂,所以就算不小心打翻什麼,都會捨身先去救要倒的東西在繼續你追我打,他實在搞不懂他們為什麼有那麼多事可以爭吵。

發揮低存在感的技能進到屋子來到沙發坐定,等他們鬧累了發現他在說,只是通常對某人來說沒什麼用。

「呦,哲你回來啦!」青峰一邊和黑子打招呼,回頭一掌打了黃瀨的額頭讓他退了一段距離,順勢親吻黑子的臉頰。

「啊!小青峰你怎麼可以偷襲小黑子!!」還來不及摀著發疼的額頭,就看到令人錯愕忌妒的事情。

「吵死了,哲本來就是我的,親他有什麼奇怪。」青峰理所當然的說。

黃瀨用跑百米的速度衝過來把青峰撞開撲抱住黑子,在黑子臉頰的另一邊也獻上一吻。

「嘿嘿~小黑子歡迎回家~」便緊緊抱住黑子在他身上蹭了蹭,黑子就這樣被一隻身高有一米八的大傢伙給纏上。

「黃瀨君請放開我,有點難受。」話雖然這麼說,但黑子臉上完全看不出有一絲難過的表情,他單純想叫黃瀨放手,因為……

「黃瀨你這臭小子放開阿哲!」青峰在他的另一邊用手推開黏在黑子身上的黃瀨,不爽自己的所有物被其他人占領。

「小青峰實在太自私了啦!」黃瀨不甘示弱的叫嚷著,兩人隔著黑子又戰了起來。

此刻黑子黑著一張臉在兩人中間,最後實在受不了一手抓一人用力一扯,讓青黃兩人的額頭親密接觸,是痛覺滿分的那種。

兩人吃痛的瞬間碰的一聲,揚起煙灰衣物在空中飄落,方才兩道高大的身影消失,留下的是在地上打滾用毛茸茸的獸爪摀著自己的額頭的大型物種。

一隻金黃色漂亮的大型黃金獵犬和一隻閃著健康烏黑亮毛的稀有黑豹。

不過一犬一貓現在的模樣實在可笑,讓人忍不住想吐嘲。

沒錯,這就是黑子家養的麻煩生物,很吵很麻煩又愛爭寵,雖然必要的時候……很貼心。

在心中忍不住溫暖的想著,不過表情卻沒半點破綻的沉著一張臉。

「你們兩個就保持那樣冷靜點吧!」黑子涼涼的說,並走到廚房準備晚餐,卻又像是想到什麼丟下一句話:「青峰君因為剛剛你搶了黃瀨君的食物,就罰你今天晚餐吃少點吧!」

「嗷!?」黑豹不可置信的睜著圓圓的獸眼,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尾巴焦躁的用力甩動,他知道黑子是認真的。

嗤嗤!旁邊的黃金獵犬一臉欠扁的模樣幸災樂禍的竊笑,還很人模人樣的用獸掌摀著嘴巴,挑釁的眼神十足十的挑起青峰的怒火。

「吼!」不悅的黑爆發出怒吼聲警示黃瀨在笑就咬斷牠的脖子。

「青峰君。」黑子的聲音從廚房裡傳出來,連探出頭來都沒有,這是他的警告。

這下得意的黃瀨笑得更誇張了,負氣的青峰狠瞪著該死的大黃狗,甩著不悅的尾巴到陽台外面的院子去,一蹬一蹬的爬上甚高的大樹,窩在上頭非常生氣的閉目養神。

黃瀨看了離去的青峰一眼,心情不錯的跑到黑子身邊跟前跟後,還很靈活靈現的幫牠遞東西,這都收入在廚房有開一道窗的青峰眼裡,不爽的程度加劇。

黃瀨這般獻殷勤的模樣,簡直令他嗤之以鼻的作噁,重點是阿哲對黃瀨比他還要好,明明只是個外來者,還敢跟他搶哲,不知好歹。

哼!低沉的從鼻息間發出負氣聲,將臉撇向另外一邊不在看裡頭的狀況,因而沒看到黑子望向他的目光。


無奈的看著隱藏在樹葉間漆黑的身影,他知道自己這麼做又必須花一段時間安撫青峰的情緒,但這也沒辦法,誰叫青峰總是愛欺負黃瀨。

他當然也明白青峰為什麼這麼喜歡戲弄黃瀨,因為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忽然有人跟他搶,心裡當然會不平衡。

青峰君還是跟以前一樣佔有慾極深、像個孩子一樣,但就是這樣的青峰君才使他安心,雖然有時會覺得傷腦筋希望他成熟點,可是如果他不將他視為最重要的人的話,那可就換他感到悲傷了。

因為比起黃瀨,青峰才是陪伴他最久的,他可是從青峰還是小黑豹的時候一直養育著的,牠們就像是家人一樣。

是的,家人。


他的父母雖然都是平凡的工務人員,但平時的興趣就是出外旅行探討世間生物生態,而且也有一番作為,所以跟世界生物協會機構的人員非常熟念,他們也時常帶著黑子飛往是界各地。

當年黑子只有八歲,在懵懵懂懂的年紀他的父母帶回一隻負傷的幼年黑豹,牠可是所有人花九牛二虎之力帶回來的小黑豹。

當時的青峰擁有一雙絕不容讓人侵犯的銳利獸眼,閃爍著孤寂和疲憊更多的是滿滿的警戒心,明明只是一隻剛出生不久的黑豹就已經擁有獵食者的眼神,在看牠身上的傷由此可見牠是飽受了世間的洗禮。

黑子在遠處看著小小的青峰不讓人靠近的躬起身軀,渾身帶血髒亂的毛讓牠看起來令人心疼,沙啞的嘶吼聲,明知沒力氣了卻還是對所有人示威。

頓時,青峰那雙空洞的獸眼看像他的位置,他沒想到自己會被牠發現,他甚至覺得周圍的大人應該都不知道自己在他們身邊,唯有青峰將視線轉向他,人性化的獸臉就像是疑惑似的偏著頭帶著狐疑的雙目注視著他,所有人見青峰不叫了,還將目光撇向別處,其他人才發現黑子在旁邊。

當下不知基於什麼樣的心情,他靠近了小小的青峰,而當青峰回過神後發現有人靠近又開始警戒的對他嘶吼,就算已經退到角落無處可去還是把自己縮的小小的,甚至亮出小小的利爪準備攻擊。

黑子站定在他們一步之遙的距離,看著他蹲下身,平靜無波的水藍無視青峰的吼叫,什麼也不做認真的注視著牠。

青峰的情緒就像是被那雙有如天空廣闊的藍給包圍,逐漸平定下來,他不在嘶叫小小的身軀柔軟的趴著,原本炸起的毛和集促的呼吸平緩,尾端小幅度的搖擺,直到黑子將手伸到他面前,他下意識的作出攻擊。

利爪劃破黑子的手掌流出鮮血,青峰明顯的為自己的舉動頓了一下。


此刻在場的所有人瞬間明白,眼前這隻小小的野生黑豹明顯擁有一般人的行為舉止,讓每個人疑惑的事也一勞永逸的得知答案,明明傷的如此之深的小黑豹照理是不可能還這麼有精神的存活,而且重點是牠的眼神實在不像一般的幼兒黑豹該有的,唯有一件事可以解釋一切。

因為在這世上七十憶人口中有極少數的半獸人,屬於人類也屬動物,牠們擁有強大的生命力,出生時會是野獸的模樣,只是動物的直覺非常準,像這種半人半獸的物種在外頭可說是被獵殺的糧食,而且也有不少不法商人想得到半獸人,因而研發不少能夠探知的器物,這孩子能夠在野外活下來實在不容易。


黑子到沒想那麼多,他只把青峰當作一隻受傷必須現在就去醫療不然會死的普通動物,不理會受傷的手,他再次伸出手。


『我不會傷害你的。』溫柔的嗓音,讓青峰圓圓的耳朵動了動,看著眼前這個有著溫暖氣息的人類。

『過來吧,你必須療傷,身上的痛痛才會消失哦!』

年僅八歲的黑子,因為見識過不少事物,也非常喜歡閱讀,因而跟一般同年紀的小孩比起來成熟一點。

平時沒什麼表情變化的黑子,漾起柔和的笑容,溶化了青峰冰冷的心,在牠眼中黑子就像一道暖陽,在一望無際的藍白裡,閃耀著。


從此之後,青峰就屬於黑子專屬的,牠也只肯在黑子身邊,任性的和黑子生活,直到他長大學會怎麼變換成人,更肆無忌憚的黏在黑子身邊。

他所有的回憶都有青峰的參予,他們兩個可說是密不可分的存在,而且只有青峰能夠第一個發現黑子,就算擁有靈敏嗅覺的黃瀨,也不能第一時間發現他。


所以,他實在不難猜測青峰討厭黃瀨的心情。

就是因為視為最重要,才不希望目光才牠身上離開,青峰對他的依賴比什麼都還要深,也比什麼都要可貴。

能夠被這樣愛你、你愛的人愛著,真的是不可多得的寶物,就算牠不只是個人,也是最重要的動物朋友。


從回想中暖暖的漾起笑容,將最後一道湯放在餐桌上,叫黃瀨準備一下準備吃飯,自己到是來面對外面那隻大概已經在樹上睡著的黑豹。

拉開窗門,走到樹下,這棵樹是他小時候父母為他種下的樹,所以可以說是跟他同年齡,不過數都已經長的那麼高大了,自己卻只有一米六的身高,青峰明明小時後都窩在自己懷裡嬌小可愛,人類的身高卻有他遙不可及的一米九,到底事什麼可怕的生長激素啊?黃瀨也是。

忍不住為自己介意許久的身高唉嘆一會,抬頭往上看著那隻背對著他的黑色身軀。


「青峰君,晚飯做好了,吃飯吧!」

「…………」

寂靜無聲,相信不是青峰還在睡,而是刻意不理會他,想來青峰在他走到門窗時就已經醒了,畢竟他不可能會忽略靠近牠的黑子。

「青峰君在不來準備吃飯的話,你本來就減少的分量,可是會被黃瀨君可全部吃光的喔!」

「……………………」明顯看到青峰的身體動了一下,過了良久他才抬起頭將臉換邊看著黑子,那眼神充滿掩飾不了滿滿的落寞,黑子無奈的對他笑了笑。

向樹上的青峰伸出雙臂,跟青峰記憶中的那抹溫柔笑容重疊以及溫和的嗓音,對著自己說:


「下來吧!青峰君。」


眨了眨圓圓的眼睛,抖動的耳朵,從樹上躍身而下的變幻,人類強壯的雙臂,就算是人類型態的青峰也有一身黝黑的膚色,他環抱著黑子將他整個人摟進牠的懷裡,緊緊的深怕他消失。

拍拍青峰的背脊安撫他的不安,沒有漏聽青峰在自己耳邊碎念的低喃。

「…………哲你最近都比較寵黃瀨那隻笨狗。」

輕笑,對牠這種小孩子爭寵的幼稚話語感到沒轍:「誰叫青峰君那麼愛欺負黃瀨君,是你不好。」

「哼,黃瀨那隻笨狗就是欠咬。」憤恨不平的說。

「可是我們是住在一起的家人,我希望青峰君不要總是找黃瀨君麻煩,我可是渴望一家子何樂啊!」

「………………」噘起嘴,煩躁的問:「對哲而言,我的存在只是『家人』嗎?跟黃瀨同等級的家人?」

退開兩人間的距離,青峰認真的看向黑子,那變幻不完全的豹耳和尾巴豎起,心煩的甩來甩去。

「對我來說,青峰君和黃瀨君都是無可取代最重要的家人和朋友。」黑子平靜的給予青峰不想聽到的答案,下一秒就想放開黑子卻被對方一把拉住。

「但對我來說,青峰君的存在是比任何事物都更加重要的人,就像青峰君依賴我一樣,我也非常依賴著青峰君。」

「完全不能想像,如果青峰君不在我身邊,我該怎麼辦,就算黃瀨君在我身邊,我想我還是完全不能沒有你。」

因為,已經是密不可分的存在了啊!

如果我們失去彼此這樣的假設,根本想像不出未來,也不願讓這種事情成真。

黑子的話以及那雙真摯的水藍,依舊是這麼溫暖的包容他的任性。


心情一放鬆,牠靠著黑子的額頭磨蹭,屬於何好的表示,陰氣氛使然當想低頭吻上黑子的唇時……

「啊啊啊!!小青峰你這個變態!居然沒穿衣服的想對小黑子做什麼?」黃瀨尖銳的聲音,破壞此刻的美好。

被打擾調情的青峰心情不佳的狠瞪著黃瀨這隻成咬金,隨後黑子就被黃瀨帶離牠身邊。

「小黑子你小心點,小青峰最近有可能在發情不能被牠生吞活剝啊!」

「哼,臭狗哲的第一次在怎也是給……噗!」

「如果想講汙檅的話語,就閉嘴吧!青峰君。」就算被黃瀨脫離一點距離,他還是可以很自然的一拳揍到青峰的肚子。

「好了,快來吃飯吧!飯菜都冷掉了。」睇了他們一眼後,丟下一句話就進屋了。

摀著發疼的肚子,青峰深深覺得今天一直在討皮癢的感覺。

「雖然剛剛小黑子這麼說,但我可沒有想放棄的意思哦~小青峰。」身邊的黃瀨漾著陰險的笑容,金沉色的瞳閃爍著狡詐的金光,危險的挑釁。

「不會輸給你的,小黑子的心我一定會得到手。」語畢,尾隨著小黑子的步伐離開,又變回忠心煩雜的大黃狗獻殷勤。

所以牠才這麼討厭黃瀨,因為牠早就知道黃瀨骨子裡是怎模樣陰險的人格。

誰說狗忠厚老實了?
牠家這隻根本陰險狡詐卑鄙無恥,敢在牠面前說狗忠厚老實牠絕對第一個咬斷對方的脖子!


踏著不悅的腳步進到屋子,順道一腳踹上黃瀨黏在黑子身上的屁股,要走進牠房間穿衣服前回頭對黃瀨比了個中指。

「臭狗,想贏我你還早個八百年。」吐舌鬼臉,放話完後心情甚好的搖著尾巴離去。

「哇啊!小黑子你看小青峰超過分的啦!」

被青峰欺負完後就是大哭大鬧的黃瀨,他每天過著平定動亂和安慰著這些比小孩子還幼稚任性的大型生物,過著無比辛勞的日子。

他深深對自己早上的工作感到美好,幼稚園的小孩在別人眼中或許有小惡魔的特質,但在黑子哲也眼中,他們全都是天使。

比起照顧他們家這兩隻大麻煩比起來,真的超級天使的。


黑子哲也無比感傷的在心裡做個結論,持續安慰著黃瀨,然後在被換好衣服出來的青峰揍了一拳,兩隻大型貓犬又沒完沒了的打起來。


平靜的日子什麼的,根本不可能到來吧?

「唉……」





─ (偽) FIN。─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