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淚,無須理由【黃赤】

『比賽結束──!!』

終止的哨聲響起,脫手的橘色球體在空中旋轉,成了眾人目光唯一的焦點。

凝結的呼吸聲,在球碰上藍框框啷框啷落入球袋的聲響中,炸開全場的騷動。

當裁判宣告命運的結局之時,雙色的瞳孔在球籃的後頭,注視著觀眾席上那醒目的金髮,帶著不可置信的面容,隨後漾起溫和富有意義的笑容。

啊啊……糟糕……

『洛山高中對誠凜高中的比賽,以103:104,誠凜高中獲得高聯男子組冠軍。』


整室的喧嘩聲聽不進他耳裡,,無所動容的精緻臉孔,在聽到列隊的聲音,深吸一口氣,吐出。

就像往常一樣和對手敬禮,因為對手是黑子在的誠凜,他平靜地對黑子說聲恭喜後,走回到休息區,不給人時間懊悔,叮嚀幾句就要離開開反省會。

白金教練按著赤司的肩膀:「所有人將東西收拾收拾,明天,在開檢討會議。」

「到時,可要好好把感想、收入說出來。」按著他的力道緊了幾分,赤司沉默地聽從。

此刻,一絲不苟的做事態度,讓不熟悉他為人的人覺得不近人情,明明是把勝利緊握在手中的男人,卻在失敗後仍有相同的做事態度,敬畏著、景仰著,各種不同的情緒使然。

只是,熟知他的人看的出來,他把混亂的情緒代為行動隱藏起來,不讓人質疑他內心是否有脆弱的一面。


「赤司司我們先回去摟!」
「小征明天見,路上小心。」

如果是平時,他們會一起離開,只是今天他們都很有默契將空間留給他一個人,他們都知道這個人無須任何人陪伴。

但,也或許是陪伴的人選不同。


低垂的赤色紅髮,批蓋著毛巾,獨自一人在寂寥的空間裡,感受著自己平穩的呼吸聲,寂靜壓抑的氛圍,直到休息室的門扉再次打開,與人共享同一個空間的氣息。

他並未抬頭查看來者是誰,只知道對方一步步靠近他,在他面前站定後,蹲下身拉著他的手,捧起他的臉頰。

「小赤司累的睡著了嗎?」話雖然這麼問,舉動卻讓人汗顏他的不知死活。

只見對方用一臉凶狠的目光瞪視著他燦爛陽光的笑容,用好聽的口吻在問一次。

「小赤司累了嗎?」深墜的黃瞳,溫和的注目著他,話裡的涵義不只字面上的意思,還有更多隱藏的話語,他聽得出來。

「你在說笑嗎?涼太。」冷漠的拍開他的手,起身背對著他:「我還不需要你擔心。」

「嗯,或許是這樣沒錯。」從身後的脖頸抱住赤色人兒,在他耳邊呼出熱氣:「但小赤司的心說它現在需要涼太的安慰哦!」

對此豪不做反應的赤司和突然大膽進攻的黃瀨,兩人獨處的空間內摻雜著耐人尋味的氣氛,黃瀨更進一步的動作,親吻著赤司雪白的後頸,剛運動完的燥熱留有一身汗味,他不在意的親舔品嗜著赤司身上的味道。

「涼太,」輕喚,身後的黃瀨低沉的應了一聲,聽著赤司的下文,只見對方轉過身面向他。

「抱我,讓我舒服。」

就是這麼一段令人抑制不了的話。

溫柔的瞇起雙眼,吻著赤司的唇,回應:「好啊!」



「唔嗯……哈啊、啊……」

淫靡的水聲,壓抑的嬌喘聲,讓獨留在隨時會有人查看的休息室中,在感官上格外刺激。

修長的手指在私處開拓準備,環抱住黃瀨的脖子,在他耳邊吐息躁亂的熱氣,不知是刻意挑逗還是恰巧在那個位置,這讓黃瀨的情緒顯得不安份許多。

「涼太夠了、進來吧……」得到赤司的許可,他也覺得自己忍耐得快要爆炸了,抬起雪白的大腿,讓他的身體緩緩落下,進入那炙熱的穴口,被緊緊的包覆住。

「嗯、啊啊、哈……」緊拉著衣領的手,將臉埋進他的胸口,承受著黃瀨碩大的壓力,頓時漾起不知所云的戲謔笑容,將手伸進對方的襯衫哩,撫摸玩起的黃瀨的胸,吸吮著那兩點。

「唔!小赤司你……」表情不知是痛苦還是興奮,黃瀨稍微制止了下赤司的頑皮。

「這樣、比較刺激,不是嗎?」不理會黃瀨的苦心,繼續嘴巴與手的動作,也動了動腰,讓自己能夠完全將黃瀨的炙熱給包裹在體內。

黃瀨傷腦筋的看著他,緊緊的抱住他的腰,無奈地說:「過於刺激可不好啊!我可不想弄傷小赤司。」

「就算弄傷我也無所謂,我不需要你的溫柔。」話語頓時鋒利了起來,冰冷的讓黃瀨受了點打擊,但他還是努力讓自己的動作不要過於粗暴,沉金色的瞳依舊溫柔的著是偽裝堅強的人兒。

將勝利緊握在手中的人,頭一次面對失敗,從高空墜入到地面的感覺,他清楚得明白。

他或許跟赤司相像的地方,大概就是只要付出一點點努力,就可能手到擒來,勝利的自負和責任是有的,只是他跟赤司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認識他們,認識他們這些在籃球場上發光發熱的人。

讓他知道自己的努力和強悍還不夠,因而他可以坦然接受失敗,很快地站起來。

但赤司不同,不管是外在的生活環境,還是自兒賦予的壓力,使他不能回頭看,只能不斷地向前,破關斬將的直視前方,不容許挫折與失敗。

他一直認為這樣的人生既無趣又沉重,但這就是赤司征十郎人生的目標,是他的一切。



『小赤司累了嗎?』

他不曾認為自己所追求的勝利及前方的道路有帶給他任何障礙,當然也不會有這種膚淺的情緒。

只是,在現實中,當哨聲響起、裁判的喧告,頓時讓他無所適從,腦袋第一次感受到一片空白。

或許,這就是累的感覺?



「涼太……嗯、哈啊……」扭動著腰肢,緊緻的小穴吞吐著黃瀨熱的發燙的慾望,進進出出撫平他穴口中的皺褶。

急促的喘息,不讓黃瀨有一絲理智的勾引,加快身下的動作,他就像是發洩般,讓自己的身體承受著黃瀨帶給他的緊迫,就像他所言的一樣,想要他粗暴的對待他,如果他不願意,那他就逼他這麼做。

「等等小赤司、你冷靜點!在這樣下去你會受傷的!」雖然被赤司磨得快喪失理智,但他下意識依然惦記著他現在的心情,勉強的控制自己,也阻止赤司這種傷害自己的行為。

「無所謂,涼太我無所謂、快滿足我啊!涼太……」吟弱的聲音,埋在胸膛的臉抬起,赤色的人兒臉上帶著笑意,仰首親吻交纏黃瀨的唇。

皺起好看的眉宇,遲疑一會,回應著他的吻,聽從的加快身下的動作,讓對方心緒迷離狂亂的呻吟叫喊,迴盪在偌大的休息室中。

黃瀨心疼的吻著他的唇、他的鼻間、他的頰、他的眼,舔落溫熱濕鹹的液體……

在心中無聲的嘆息。



不要連哭,都要找理由啊……小赤司。


題目 : BL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