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 遺【冰X漾】



雖說昨天深夜才趕回來睡覺,但想到今天七早八早還有課,褚冥漾只好拖著疲倦的身子,著裝著那件像徵性的白袍去上課。
  
  在眼睛快完全閉合,丟臉得昏倒在人來人往的校園中睡死之際,口袋那只不安分的手機突然大聲作響。
  
  褚冥漾瞬間被嚇醒得睜大雙眼,一把抓住那隻該死的手機。
  
  「喂?」
  
  『漾漾啊,你們學校有沒有說放假啊?回家一趟吃團圓飯吧。』
 
  「放假?放什麼假啊?」也許還沒睡醒的大腦不靈光,一時轉不過來。
  
  『嗯?端午節你們沒放嗎?』褚媽媽在電話那頭偏著頭疑惑的問:『小玥他們有放呢。』
  思考了幾秒。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嗯,我應該會回去。」如果沒有任務剛好排在那天的話。
  
  『什麼應該?你說你幾個月沒回家了?你這不肖子,到了外面就忘了自己的母親長什麼樣子了是嗎?』褚媽媽破口大罵,漾漾將手機從耳朵移開,一陣耳鳴。
  
  『小玥就算再怎麼忙,也還是幾個禮拜回來幾次。你這不肖子真是白養你了。』
  
  「母親大人,請別生氣,您兒子那天肯定、絕對、一定會回家跟您吃一頓團圓飯的。」漾漾心驚的向母親陪不是,甚至下了不管有沒有任務都一定得回家的死令。
  
  他可不希望以後回去被自己的母親拿菜刀追著砍,半夜還要擔心母親會不會夢遊不小心的砍自己兒子一刀。
  
  
  閒聊個幾句後,掛斷電話,漾漾乎出一口氣,剛剛的睡意全被拋到九霄雲外去了,這就是母親大人的威力啊。
  
  
  
  
  緩步走進教室,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前頭的千冬歲來到漾漾身邊。
  
  「昨天辛苦你了。那件任務真是麻煩又愚蠢。」千冬歲推了推他鼻梁上的眼鏡說。
  
  「哈、哈哈………」褚冥漾乾笑著回應。
  
  
  想到昨天的任務.......
  
  不只是麻煩又愚蠢那樣簡單了事而已,簡直是羞恥到想當場給自己一槍了結這一切得可恥啊!!
  
  
  任務內容是這樣的:
  
  因為醫療班剛好欠缺一種特殊植物的種子,需要派人去採取,但不知道為什麼不管是有袍級甚是連無袍級的人都不願意去接這額外的有外快的任務,甚至連醫療班各個都會推說自己的份內工作已經很忙了,不要再額外增加他們的工作量而盡量拒絕,因而這項任務變得很棘手。
  
  在不知情況是為何的褚冥漾被派遣接任這項任務,那時越見得知漾漾接受這份任務時的表情一整個凝重的糾起眉頭,慎重的告訴他:『種子就麻煩你了。』甚至在臨走時,還額外加了一句話:『之後如果你受傷,不好好休養想逃跑得話,我會睜隻眼閉隻眼不會把你捉回來。但僅只有一次!』
  
  
  對於被下了一個『特赦』這點漾漾的心裡當下只覺得奇怪,雖然內心激起了一陣不安,而現實狀況告訴他的直覺是對的。
  
  
  當下來到任務地點,他深深愛上這裡的環境,幽美的令人咋舌。
  
  
  動物們在清澈的湖水嬉戲喝水,花草樹木在營營微風中飄逸,散發出陣陣芬芳,這裡的空氣和水源真得是好的沒話說,連米納絲都忍不住的現身,心情看似愉悅的擺動著她那魚身的尾,難得的在漾漾身邊繞來繞去。
  
  
  但當他來到任務的指定定點後,瞬間打破剛剛的一切美好。
  
  
  如果當你看到眼前這個在花草樹木中央,在地理氣候完全不對等的場景裡有一株帶著很俗的花帽的仙人掌,穿著夏威夷女郎才會穿的草裙舞,像電動馬達一般的搖擺著自己的下身,應該屬於屁股的地方,唱著有嚴重音痴又亂七八糟的RAP時,跟剛剛的美好相叫對比,簡直是給人棒頭一擊的打破那些美好的幻覺。
  
  
  「Hi!Boy~跟我一起擺動這身婀娜的身軀吧~」那明確實是『女』郎的仙人掌,歡欣鼓舞的看著外來人褚冥漾熱情的邀約。
  
  想來褚冥漾的臉上現在正處於一片空白的空洞,下意識的拿起任務單,裡面一直有一句話讓他十分在意『任務對象不管說什麼,照著他的話去做。』
  
  原來是在說這顆仙人掌會約人跳舞、唱五音不全的RAP,這些都是為什麼這項任務看似簡單卻沒有願意去接,而越見在他臨走前用如此同情的口吻跟他道別的原因。
  
  他都覺得週遭的動物這有鄙夷的目光看他,甚至連米納斯都冷哼一聲的回去他的幻武大豆裡,隱隱約約覺得她拒絕讓他處碰。
  
  
  靠,這不是他願意的啊~~褚冥漾在內心無限的哀嚎著,米納斯仍是比平常更冷漠的不想理會她的名義上的主人,實質上想變成幻武兵器把他打成蜂窩,重新認一個主人都比現在好的氣息。
  
  
  超想哭的………
  
  
  
  「漾漾有要回原世界嗎?」喵喵一進門就興沖沖的跑到褚冥漾的位子前,打斷他哀傷的回憶。
  
  「嗯,有要回去過端午節。」母親大人都放話了,不回去?那他就一輩子都不用回家了。
  
  「端午節!?原來原世界是這樣叫的啊!」喵喵偏著頭說。
  
  「不然你們都稱什麼?」褚冥漾好奇的問。
  
  「民俗節。」千冬歲和喵喵回答
  
  「沒有。」和空氣融合的萊恩冒出一句話。
  
  「這是原世界的節日,通常原世界的小節日、習俗我們都會稱他為民俗節,只是代表性的,對我們來說實質上並沒有這些節日,只是因為我們雪野家還有鳳凰族都屬於驅魔和祈福的族別,所以才會在這天有活動。」千冬歲推了推他的眼鏡,解釋著。
  
  
  原來,端午節是小節日啊。想想也是,又不是每個國家都有投江自盡的屈原,也沒那必要和義務去祭拜人家,只是中國人的習俗罷了,而且流傳了這麼久,通常人都只記得那天要吃粽子、划龍舟比賽、立蛋等等的趣味活動而已。
  
  
  時間,真的可以讓歷史遺忘。
  
  
  「所以,你們也沒吃過粽子嗎?」突然想到的問。
  
  兩個人加一個忽然又現身的的人,看著褚冥漾一致的搖搖頭,表情看起來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那我叫我媽多做幾分,再用傳送陣分給大家吧。」褚冥漾開心的說:「我們家到了端午節都有吃不完的粽子呢,每年都得分送出去,我媽就是喜歡做吃的。」
  
  「除了漾漾剛剛說的粽子之外,不是還有很多活動嗎?」喵喵開心的大大點了個頭問。
  
  「嗯,有啊,像是划龍舟比賽或在正午十二點時,小時候都會玩立蛋的遊戲,當然我們那裏也有用艾草泡澡驅邪淨身的習俗。」褚冥漾稍微做了他們那個世界在端午節大部分在幹嘛的解說。
  
  「划龍舟那是什麼?好像很有趣呢。」喵喵閃著他那雙可愛的大眼,興致勃勃的問。
  
  「嗯~就是一種在水上划船的活動,看船身的大小分組員、帶頭隊長,齊心合力的划到終點。」漾漾解釋著。
  
  「哦哦~好像很好玩,千冬歲和萊恩參加嗎?」喵喵被激起興致的問兩位男性。
  
  「OK,反正很閒。」千冬歲推了眼鏡,精光一反的邪笑著。
  
  「飯糰。」萊恩冒出一句狀似要獲勝獎品是飯糰的提議。
  
  「好,那我來約庚庚還有莉莉亞他們要不要參加。」喵喵執起手機開始撥打、傳訊息。
  
  「那我約夏碎哥來做舒展筋骨的休閒活動好了。」千冬碎快速撥打自己親愛兄長的電話。
  
  「哼哼,說到比賽,當然不能少了西瑞大爺我啦!」總是精力充沛,穿著台客裝,一腳踩著桌子的夾腳拖,那顆顯眼的繽紛色彩的頭型,華麗麗的大聲宣告。
  
  但其他人連一眼都不看他一眼,連絡的連絡、熱線的熱線、吃飯糰的吃飯糰,讓他自己一個人唱獨角戲的冷風過境,一整個被忽是到底的五色雞頭,頭上冒出一打的青筋,然後火山爆發般的甩出獸爪。
  
  「你們這些低劣的下僕,竟然如此無視本大爺,看本大爺怎麼沙你們個祖宗八代!」完全被惹毛的五色雞頭,憤怒的嘶吼。
  
  喀!剛好跟夏碎講完熱線的千冬歲,闔上手機,習慣的推著自己亮到不行的眼鏡,目光狠瞪著五色雞頭一眼。
  
  
  兩人便一如往常的對上對方,打得如火如荼。
  
  
  「哎呀,他們兩個怎麼還沒比賽就開始打起來了呢?」
  
  「因為他們都是笨蛋,永遠打不膩。」在他們開打之際,剛剛連絡的人都陸陸續續的到了,庚無奈的扶著額頭,莉莉亞涼涼的聳聳肩,見怪不怪的說。
  
  「嘻嘻,男孩子活潑好動才顯的可口嘛~」奴勒麗用手輕碰自己鮮紅的唇,嘟著嘴邪魅的說。
  
  
  「啊,西瑞和眼鏡仔在玩什麼?我也要加入。」
  
  不知何時冒出來的雷多欣喜的就要往那兩個人的戰局跳下去之際,他的後領被一臉陰沉的雅多抓住。
  
  「不准去。」警告意味十足。
  
  「抱歉,我們來打擾了。」兩個雙胞胎的大哥,伊多溫柔的笑著。
  
  「是我找他們來的,剛好在公會碰上。」夏碎隨後的解釋水妖精三兄弟之所以會出現的原因。
  
  
  看著陸陸續續出現的熟面孔們,熱耐無比的場面,褚冥漾內心一陣無力,雖然大致上在一開始就料想到會演變成這種局面,但當真實在眼前上演,還是有種脫力的感覺。
  
  
  他們的行動力到底有迅速?還是都太閒了啊啊啊啊?
  
  
  無力,徹頭徹尾的無力感。不管經過多少年,也許他都不會習慣的。
  
  
  唉,是說,現在應該是上課時間吧!?
  
  
  
  「嗯?怎麼班上這麼熱鬧?你們在玩什麼?」教室門被打開,班長歐羅塔走進來好奇的問。
  
  「我們在約人來玩漾漾他們那個世界的民俗節叫划龍舟的比賽。」喵喵熱心的解答:「歐蘿討要一起參加嗎?人多比較有趣。」
  
  「哦~划龍舟啊,好久沒玩了,我也加入。想想當初,我那威猛的樣子把那群不自量力的兔崽子全丟下水餵鯊魚的那情景,真令人回味。哈哈哈!!」跟隨班長後面的黑袍班導豪氣的笑著自己的過去史。
  
  
  你是怎麼玩的?為什麼要把人丟下水?還有鯊魚是怎麼回事?你確定你玩的東西跟我講的划龍舟畫上等號嗎?渾蛋!
  
  
  無聲的吶喊完後,看著場面又更加的混亂,褚冥漾內心的無力感更上一層樓了。
  
  
  
  上課?去他的鳥課。
  
  
  
  
  被折騰了一整天,褚冥漾拖著比早上更加疲憊的身體回到黑館。
  
  「漾漾,你回來啦!」打開大門,是賽塔那溫柔的問候。
  
  「咦,賽塔和安因已經回來了啊!」看著今天也下場參加那混亂的『划龍舟比賽』的兩人,現在正坐在大廳悠閒的喝著茶。
  
  「辛苦你了,漾漾。」安因微笑著。
  
  「今天很好玩喔。」面對賽塔和安因那溫和的笑臉,褚冥漾笑得尷尬,他深深覺得今天根本不是好玩、有趣這些詞可以比擬的,那根本是一場內亂!
  
  
  該死,為什麼一場好好的同心協力團隊合作比賽,會像一場大屠殺一樣的,不管是內亂還是外患,都一致發生啊?這些人的腦袋在想什麼,他這個正常人就算過了這麼多年還是無法習慣嗄~
  
  「你在那邊腦殘些什麼?看了就煩。」一記爆栗從褚冥漾頭上砸下來,痛的他眼冒金星的摀著就算過了那麼多年仍是無法習慣的疼痛,不,他並不想習慣啊!
  
  「唔,學長你回來了啊………」看著這個快把他的頭打到爆漿的紅眼殺人兔。
  
  面無表情的精緻臉龐,一頭月光般發光銀髮中有著獨特的一搓紅髮,紅色銳利的獸眼瞪了他一眼的走上樓。
  
  「啊,等等我學長………」褚冥漾連忙跟賽塔和安因道別後,隨著冰炎上樓。
  
  「學長是甚麼時候回來的?夏碎學長雖然說你只是去做一些比較簡單的任務,但有必要這樣嗎?學長的財產多到可以吃一輩子了,幹嘛不好好休息呢?」褚冥漾在冰炎身後抱怨著,對於學長這個工作狂很沒轍,不管怎麼說他都不聽,指安分個幾個月就一直想往外跑。
  
  他不像千冬歲有個正當的理由能牽住學長,讓學長乖乖聽他的養剛好不久的身體,所以他一直很無奈。
  
  「那是你的一輩子,又不是我的。精靈有很漫長的歲月可以活。」學長白了他一眼,冷冷的說。
  
  「…………」對於學長看似無所謂語氣說出這句話,他心裡莫名的有一絲難受。
  
  
  人類與精靈的歲數根本無法相比,妖師是人,他們沒有很長的壽命,就算學長的靈魂受過創傷,仍是會活得比他還要長久。
  
  
  「今天,你們幹了甚麼?」學長用冰冷的聲音問。
  
  「嗯?就端午節要到了……然後比賽划龍舟…………………雖然變成了混戰。」無奈的沉默。
  
  「是嗎。」學長完全不感興趣的模樣,能確定他只是隨口問問而已。
  
  
  學長今天心情似乎不怎麼好,為什麼呢?任務途中發生什麼事了?還是他受傷了沒去醫療班在硬撐?褚冥漾的思緒在腦袋運轉了一堆,大大的黑眸上下巡視著學長有無異樣。
  
  
  「褚。」
  
  學長突然用更冰冷的聲音叫他:「你再繼續腦殘我就真的把你的腦袋打到殘。」
  
  褚冥漾僵直了身體,離學長的距離能多遠就離多遠,大大的黑眸懼怕的看著這個紅眼殺人兔,深怕他下一秒衝過來打爆他唯一的腦袋。
  
  「褚。」學長又突然叫了他。
  
  「是!」褚冥漾嚇了一跳的瞪大眼睛,大聲回答。
  
  「……………你不是要回家,明天一早就出發。」冰炎惡狠狠的撇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
  
  「咦!?學長也要去原世界?為什麼?」褚冥漾向前拉住他的衣袖問。
  
  「任務。」丟下兩個字,就轉身進入房間裡,把還在呆愣的褚冥漾丟在外面罰站。
  
  
  
  任務!?
  
  
  
  那個該死的工作狂!
  
  才剛回來,就又接了其他的任務,為什麼他就不能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呢?為什麼總是要人這麼擔心?
  
  
  
  啊啊啊啊──── 可惡,該死的工作狂!!
  
  
  
  
  明明累了一天,卻在床上翻來覆去,氣悶的想著學長的事情。
  
  他的心裡一直存在著不安,他不想在面對隔壁空蕩蕩的房間,不想再過沒有學長的日子,就算能保住他的腦袋,他也不希望學長在發生什麼意外離開他。
  
  他真的很需要學長。不管過了多少年,不管自己成長了多少,他知道他永遠都不會習慣沒有學長的生活。
  
  
  
  『精靈有很漫長的歲月。』
  
  
  
  學長的話,清晰的浮現在腦裡。他不知到學長在說這句話時的心情是呈現怎樣的狀態,是哀傷?還是無所謂?
  
  
  對於時間,學長他會花多少年的時間,還是幾個月的時間,忘懷曾經有褚冥漾這個人?
  
  
  抱著有點哀傷的心情,疲累酸澀的眼睛,終於支撐不住的沉沉睡去。
  
  因而沒發現那雙鮮豔的紅寶石般的雙眼,正若有所思的看著他的睡臉,那人走到床邊,月光灑在他那頭亮麗的銀白色長髮顯得讓那人閃閃發光。
  
  白皙的手指,輕撫著少年的黑色短髮,原本冷硬的臉孔,正溫和認真的注視著熟睡中的少年。
  
  
  
  
  
  褚冥漾一覺睡到正午,等他恍惚的逐漸清醒時,他先是臉色一陣慘白,然後開始慘絕人寰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靠。」
  
  門背一腳踹開,伴隨著一記完全不留情的拳頭砸在他的腦袋上,配上兇狠的髒字:「吵屁啊?」
  
  「唔哦~~~~」抱著被打昏的頭,等著暈眩過去,褚冥漾抬起他那張清秀的臉,大大無辜的黑眼,帶著幾泡委屈的淚水說:「對不起,我睡過頭了。」
  
  
  「睡過頭就睡過頭,亂叫什麼。」學長氣憤的瞪著他。
  
  剛剛他正看書看到一半,就被隔壁的傢伙的慘叫聲下了一跳,而且還是為了睡過頭這種小事。
  
  「學長不是說要去原世界,今天一大早嗎?我、我……我卻真的這麼『一大早』太陽都到正中央了。」褚冥漾低著頭乖乖認錯。看著他那小狗般無辜的表情,冰炎也不好在發作,無奈的嘆口氣。
  
  「我就是要太陽到正中央的『一大早』你有意見嗎?下次別在鬼吼鬼了。」無奈的揮揮手,走出房門:「快去梳洗一下,等等就走了。」
  
  「哦,好、好。」褚冥漾看著學長離開,還有她剛剛體諒的話語,心裡喜孜孜的帶著笑容,抱著梳洗用具跑到學長房間借廁所,然後整理一下,準備回家。
  
  
  
  距離上次回來原世界過了多久,他不太記得了,只是在他當踏上這片熟悉的土地時,有種久違的感覺。
  
  
  果然是他太少回來了,媽媽才會那麼生氣。
  
  
  「走吧,先送你回家。」學長一如往常的帶著帽子、黑髮、黑眼,走在前面對著他說。
  
  「啊,學長要不要來我家住?端午節其實還有團圓的意思喔,反正人多也熱鬧,媽媽她又很喜歡你。」褚冥漾笑著對冰炎進行邀約。
  
  冰炎只是用他那雙黑色的眼眸看著他許久,沉默不說話,被看得人內心發毛的出了一身冷汗戰戰兢兢的問:「我、我說錯什麼了嗎?」
  
  
  冰炎沉默不語的轉過身向前走,方向是────褚家。
  
  
  
  「我回來了。」打開家門,是熟悉的家的味道。
  
  「漾漾你回來啦。還帶了朋友!啊,你是之前那個我們家漾漾的學長。」褚媽媽很難得得出來應門,她興沖沖的看著自己很少回來的兒子一眼後,拉著漂亮學長熱情招待。
  
  「真是的,明明我才是妳兒子……」褚冥漾看著被自己母親拉著跑的學長,碎念了一句。
  
  「你又不常回來,我都快要忘了我有一個兒子了。」褚媽媽探出頭來,冷冷的嗆回去。
  
  「唔………」被堵得啞口無言乖乖認命的跟上去:「姊呢?」
  
  「小玥她晚點回來。」褚媽媽拉著學長到廚房去,裡面都是做粽子的材料。
  
  看著自己的母親很喜歡學長,而且學長似乎也不討厭被媽媽拉著到處亂跑,或許只是不好意思擺臉色而已,不過他還是很開心,因為這代表學長很注重他的家人,而他的家人也很喜歡學長。
  
  
  因為提早回來的關係,所以褚媽媽拉著她兒子還有學長在廚房忙東忙西的,第一次觸碰包粽子這種事情,一開始學長皺緊他的眉頭的跟粽葉搏鬥,大概包到第四個他就遜服了粽葉與飯料的結合。
  
  白皙的手指優雅的揮舞,褚冥漾還是第一次看過有人包粽子能包的這麼優美。
  
  
  學長果然是變態。
  
  
  一記爆栗砸在剛剛想人家壞話的人頭上,在加一記狠瞪眼,褚冥漾哀怨的抱著頭看著這個明明已經把竊聽腦袋的能力終止的紅眼殺人兔。
  
  
  「哎呀,你包得真好。哪像我們家的兒子,只會吃包起來的東西亂七八糟的。」褚媽媽開心的看著學長包出來的精美粽子,忍不住的數落自己兒子的不中用。褚冥漾默默的走到客廳,總覺得廚房的兩人世界不是他能介入的,坐在沙發上看著自己的母親和學長和樂融融的樣子,臉上扔不住掛著欣喜的笑容。
  
  
  真像婆媳婦一樣。
  
  一記狠瞪和黑氣蔓延到他身上,學長的表情像似在說:『再給我腦殘試試看。』連忙把視線轉開不再往廚房的兩人看去。
  
  
  他還想活命哩。
  
  
  
  傍晚褚冥玥回到家,看了學長一眼,兩人只是默默點了點頭,自從知道褚冥玥是公會得人見人怕的巡司後,他們在家的關係並沒有什麼改變,就跟以往一樣,褚冥玥會帶著好吃的甜點給褚冥漾吃,而他也欣然接受,一切像是沒發生過。
  
  她還是他的姊姊;他仍是她的弟弟,不會因為知道了真相改變些什麼。
  
  晚上,褚媽媽在飯桌碎念著褚爸爸在這種時候都沒空回家後,三個人在飯桌上氣氛愉悅的吃著這頓『團圓飯』,雖然學長不是他的親人,但就某種關係精靈與妖師是種淵源極深的關係,所以這也算是一種『團圓』吧!?
  
  
  不管是千年前,還是千年後,精靈與妖師仍是深深的連繫在一起。
  
  
  
  夜晚時分,褚冥漾躺在床上睡不著,起身下樓去倒一杯水,在經過學長寄住的客房,他輕輕的敲了敲門,沒人回應的情況下,帶著疑惑打開門,優暗的房間,並沒有半個人,窗戶的開著的。
  
  褚冥漾偏著頭想了一下後,腳下踩著傳送陣,瞬間移動到他家屋頂。
  
  「哇啊!」不過因為一時腳步沒踩穩,就要摔下去的時候,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抓住他的胳臂。
  
  「你是白痴嗎?」學長暗罵了一句,瞪著有點驚恐未定的褚冥漾。
  
  「啊,謝謝。」呆愣的看著學長,他發現有一個東西正強烈的吸引他的目光。那是一頭深水般墨藍的髮絲,長垂到他家底下,那東西正坐在他家屋頂上俯瞰著夜晚的城鎮,他有著一雙銀白色透明的眼睛,很虛幻、很哀傷、很空洞的看著。
  
  「你們原世界都叫他為『屈原』,是這個世界這個節日特定的守護神。」學長解釋著。
  
  「呃……」他以為屈原應該是穿著古老中國服飾,是個蒼老的老頭子,沒想到是個………憂鬱的美型少年?這是詐欺吧?
  
  「你又在腦殘什麼?」學長的眼神很危險的看著他。
  
  「不、沒有。」冷汗,撇開視線閉腦:「所以學長這次接的任務是要將『屈原』送回安息之地嗎?」學長點了點頭,看著屈原寂寞的眼神。
  
  褚冥漾默默的走到那個名為『屈原』的人身邊,雖然他的腦袋還是無法把這個漂亮青年想成是歷史或國文課本中所畫的大叔,但看著他那雙透明沒有焦距的目光,心裡一陣難過。
  
  他那頭深水般的墨藍,他感受的到那是水流組成的頭髮,而且仔細看那頭頭髮有許多殘渣,這就是屍體泡在水中腐爛,被魚食後的樣子吧?
  
  雖然端午節吃粽子的用意就是為了將粽子丟到長江中,防止魚去吃屈原的身體,只是人們根本不知道魚是否有侵害到他,而且被水泡爛的身體一定也很難受。
  
  前世受盡了委屈,死後的屍體仍然受盡折磨。
  
  
  然後……
  
  
  「我們遺忘了你。」
  
  褚冥漾輕聲的說,而那雙透明的銀眸偏著頭轉頭看著他。
  
  
  「你一定很寂寞吧?在冰冷的湖水中,時間帶走了人,也帶走了最初的記憶,然後成為故事。我們遺忘了根本,你一定很孤單吧。」
  
  
  從前他完全不會去想那些已經不存在或真實度低廉的傳說故事,只是將一切當做睡前小故事或教材裡出現過的文章,聽聽就過去了,完全不會去想到那背後的含意。直到進了Atlantis異能學園,雖然很衰但卻平穩的日子改變後,他看過很多被時間帶走逐漸消失、沉睡的神祇、神獸,甚是連人的靈魂,被遺忘後的悲哀。
  
  他們確實活在這世界裡,守護著他們守護一生,所愛的世界。
  
  
  屈原的目光很淡薄,但他笑了。
  
  對著褚冥漾露出了笑容,然後撐起瘦弱的身體,看著學長。
  
  
  
  「可以了嗎?」學長問著,屈原淡淡的點了點頭,看向褚冥漾,他的目光不再是一開始的淡薄,比較像溫和的書生。
  
  學長唸了一串咒文,屈原腳底發出一道光芒,身體逐漸漂浮起來,頓時他的身體出現了變化,那頭深水般墨藍色的長髮退去消散,成了一頭中國式的短髮,青年般的長像慢慢浮出了歲月的紋路,透明的銀白色雙眼,幻化為炯炯有神的黑瞳。
  
  不再是青年長相的中年男子,聲音略微低沉的笑著對褚冥漾說了。
  
  
  「謝謝你。」
  
  
  「咦!?」眼見著名為屈原的靈魂在光芒中慢慢消失,這世界又再度少了一個被遺忘的守護神。看著漆黑的夜空,都市的天空,夜晚是沒有星星的,有的是人間煙火般的燈光。
  
  「學長,」褚冥樣低低的喚著,冰炎站在他身後,沒回答等著他的下文:「你認為無情的是時間?還是人的記憶呢?」
  
  
  「我啊,好像能理解學長為什麼會這麼討厭雪國妖精的故事了。」
  
  「學長的父親、妖師的真相,都是時間流逝的被害者,現實的真相與虛幻的故事。」
  
  褚冥漾轉過身看著冰炎,在他那張精緻的臉龐上,有著凡斯記憶中的亞那的影子,三皇子的孩子,他是從過往存留下來的人,當他的時間開始運轉之時,像他們這種歲數即為短暫的種族,他們會花多少時間去回憶他們嗎?
  
  「我一直在想,當有一天我死了,學長你會花多久的時間遺忘有我這個人的存在?」
  
  「然後我又想著,明明看似短命的人是我,但那時候的事情讓我覺得學長可能有永遠離開我的一天時,我………」握緊拳頭,鼻子有些酸澀:「我完全不能習慣,甚至無法忘懷。」
  
  「這是因為我是人類,因為我是壽命有限的人類嗎?因為我沒有足夠漫長的時間可以去忘記?」聲音,有些沙啞:「我很害怕學長再次消失,我更害怕我的記憶會被時間帶走逐漸忘了曾經明明很重要,卻已經不存在的人,我真的忽然覺得好害怕………」
  
  手腕被用力拉住,倒向那人的懷裡,冰炎將漾漾的頭按在胸口,聆聽著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
  
  「哇!學、學長你幹嘛?」褚冥漾被冰炎的舉動嚇的僵直著身體,心想他剛剛是說錯什麼了?還是問的太白痴了?學長打算窒息他?
  
  
  
  「一生。」
  
  
  
  「什麼?」
  
  「就算叫我花一生的時間,我都不可能會忘記有一個白痴總是在我腦袋裡腦殘的亂叫,想忘都難以忘懷。」冰炎白了他一眼,冷冷的刺傷著褚冥漾弱小的心靈。
  
  「什、什麼啊?學長你太過分了,我才不是白痴,而且那也是你要隨便竊聽人家的心聲,我都沒向你討人權了,你還抱怨。」褚冥漾認真的抱怨,換來的是愛的鐵拳。
  
  「唔~外加你總是愛打我的頭。」摀著腫起來的後腦,淚眼相看。
  
  「那是因為你欠揍,褚。」冰炎冷冷的說著,然後不理他的坐在屋頂上。褚冥漾看了自家學長一眼,晃頭晃腦的做在他旁邊卻離了一個安全的距離,防止他再繼續往他的頭上刑暴。
  
  
  
  兩人沉默的看著夜間燈火,良久。
  
  
  
  「我現在接的任務都是處理一些比較棘手的靈魂和守護神等等之類的東西,送回安息之地這類型的小任務。」
  
  「就算我要接比較大型的任務,公會或者是提爾都不會答應的。」冰炎面無表情的樣子像是在找話題隨口說說的打破這沉默的氣氛。
  
  但聽在褚冥漾耳裡,卻好似學長在對他解釋他的任務內容沒什麼危險,叫他安心一般,就算那只是他一相情願的覺得,他還是很開心學長能夠跟他解釋。
  
  
  「這樣還真是荒廢一個超級變態級的黑袍呢。」褚冥漾開玩笑的說,卻被那雙銳利的紅眼死瞪著,他連忙轉移視線裝死。
  
  「哼,我也這麼覺得。這種無聊的事情,交給你這個白袍去處裡,總比勞動我來的好。嘖,我這樣真像吃閒飯的。」學長難得會抱怨,想來沒事做讓他很坐立難安吧?
  
  褚冥漾想了一下,笑著說:「那下次我們一起去吧。」
  
  「就像以前一樣,我一直很懷念學長在身後教導著我處理很多事情。自從我升上白袍後,都覺的任務好煩喔,雖然有錢拿,但總覺得沒有以前有趣,驚險就算了。哈哈。」
  
  褚冥漾回憶著從前剛來學院的日子,一隻菜鳥新生,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知情,總在別人身後被保護著,看著前方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會幫他檔下的纖細身軀。
  
  明明那是一抹纖細、瘦弱的身影,看在他眼裡卻高大得令人安心。
  
  而他現在不再是那個什麼都不知情的褚冥漾,他有能力,他也想守護他重要的人,在當他知道沒有什麼意外是不可能發生的那時候,他就期望著自己不是什麼都不能做、什麼都守護不了的無能之人。
  
  
  他也想保護他重要的人,用他的能力,守護。
  
  
  
  「哼,白痴。」學長冷哼了一聲:「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操死你。」
  
  「嗯。」
  
  
  
  溫柔天真陽光般的笑容,配上那張冷酷的卻也柔情的容顏,在黑夜中對比的兩個人,有著難以分離的融洽感。
  
  
  精靈與妖師的連繫。
  
  
  千年前、千年後,不曾斷連的羈絆,是否代表不是遺忘,而是傳承的永恆?
  
  
  
  
  一生,就算花一生的時間,我都不可能忘記你,因為………
  
  
  
  
  
  
  《FIN.》
  
  
  
  
  
  
  後記
  哦,這就叫做遲來的端午節賀文。
  我的端午節賀文有兩篇,純屬於走溫馨路線的,不曉得看得人們會不會有感到會心一笑,或是有點失望呢?(沒H就算了,連喜歡、親親都沒出現過XD)
  總之,這篇冰漾文我不小心爆字的生出來了,真是恭喜我嗄~~~~(感動)
  在寫大綱草稿時,我以為這篇大概也只有最多四千個字,沒想到他卻標達了九千,這也差太多了吧~~~~~~~!!
  
  謝謝大家的觀看,希望會喜歡。^ˇ^
  
  PS.很早之前就打完了,但請不要問我為何現在這篇才浮出來XD 這一切都是 迷~~(打爆)


題目 : 同人衍生創作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蕓夜

Author:蕓夜
小女子蕓夜
龜速新增中,忠心期望自己的動力快回來
希望可以用我的文章,能跟更多人交流
歡迎留言交談甚歡(樂滾)

請大家多多指教!!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